网络营销

互动主题:数字化的整合营销

来源:艾瑞网 作者:张阳 2015/10/30 12:12:16

导语:2015年10月29-30日,由艾瑞集团主办的“2015年艾瑞互联网营销峰会”在上海浦东嘉里大酒店盛大开幕。

【艾瑞网 直播】2015年10月29-30日,由艾瑞集团主办的“2015年艾瑞互联网营销峰会”在上海浦东嘉里大酒店盛大开幕。本次上海艾瑞营销峰会以“匠心讲坛”为主题,同时吸收融合北京峰会与广州、杭州创新峰会的内容,以“营销”作为切入点,吸引了诸多行业内的重量级嘉宾分享营销案例与心得,探讨互联网营销的创新与变革,为新经济时代下的互联网营销模式把脉。此次“2015年艾瑞互联网营销峰会”亦是艾瑞峰会十周年的收官战,磨剑十年,今朝试锋芒;“艾峰”十年,往昔焕荣光。期待下一个互联网十年也继续与您共同分享成长历程!

以下是数字营销峰会互动主题:数字化的整合营销现场实录

(图为数字营销峰会互动现场)

主持人:感谢以上四位嘉宾的精彩分享,相信在座的各位可能还会有一些关于数字营销的问题想要去了解,接下来我们有请媒介360的执行总监孙洁瑾、刘顺、江兰、以及品牌专家魏家东给大家做一场关于数字化整合营销的圆桌论坛。

孙洁瑾:今天我受到艾瑞的邀请来主持这一场圆桌,我是来自媒介360的,大家好。媒介360希望在360度的平台上做一些跟大家的互动和沟通,所以我也特别高兴来参加圆桌的主持。今天我看了一下圆桌的主题,其实题目都非常的大,好在今天请到的这几位嘉宾都是带着干货来的,所以今天跳开这些题目说一些更干货我们用案例来说话、创新的思维来说话,最后还会留一点时间给在座的各位做一些互动的提问可以问到场上的各位嘉宾。现在我们先有请蓝色光标的电商CEO丛远华,云联传媒江兰,悠易互通的刘顺还有我们的品牌专家魏教授。我请各位先各自介绍一下,也请用一两句话简单分享一下最新对数字整合营销一些特别的感悟,请丛总开始。

丛远华:我是蓝色光标的丛远华,刚才主持人介绍我的背景因为我刚刚在集团负责CMO之前我负责蓝标电商,蓝标电商本身是从蓝色光标分拆出去的一个独立的公司,今年应该是下个月会在新三板上市,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很多年了所以有经验可以和大家分享。

江兰:我是云联传媒的创始人,实际上我在互联网营销的圈子已经16年了,从这几年的趋势来看我们还要抓住人群、技术和大数据的概念,力争给广告主提供更好的服务。

刘顺:我来自悠易互通,主要负责的是程序化购买,现在希望能够把程序化购买变成一个更大的平台,就是说不光只是完成PC和投放,能够对接更多、更广的资源流量数据。我们希望未来很多的购买行为、很多的营销行为发生不单只是靠手工跟媒体联络,而是靠资源、靠平台直接智能化的实现,这是我们的一个愿景。今天万一要是有一些聊比较大的话题也有一些互动,但是正如主持人所说还是希望多一些案例跟大家分享,谢谢。

魏家东:我从传统媒体工作到网络媒体,数字营销是我这几年一直在从事包括研究的方向,我是在去年出了营销战役,这里面集合了我自己实战的一些案例包括一些方法论。我同时也是互联网研究管理专业的老师讲网络整合营销的课程,下面的互动我也会和大家分享一些我的方法包括一些案例。

孙洁瑾:想请各位嘉宾从魏总开始,其实数字营销整个的过程的演变和未来的一些趋势您比较关注哪几个方面?

魏家东:这方面其实对我来讲数字营销其实理解有不同的方式,一个是讲数字时代的营销,另外一个是数字化。数字化其实是很重要的,刘顺是专门做程序化购买的这里面是很相关的。这几场艾瑞的峰会里面都在讲大数据、技术、用户、精准都在讲这个问题,其实所有的精准都是相对精准没有绝对的精准。这里面来讲,人群的划分我们数字营销如何把人群的标签化、属性化越来越清晰,所以我们的营销会越来越精准,其实万变不利其中,不是我们要离开工具而是我们要在工具之上,策略是你对人的判断,这里面其实未来的趋势来讲大数据是很重要的,只是现在来讲数字化大数据和营销结合的还不够好,我们只是说我假设了一个数据,但是在这个营销的过程中到落地、到人的使用上还不够。

孙洁瑾:刚才您说的相对化和人本论,任何的数字营销都是要跟人结合的。刚才江总也提到了人本营销,在这个方面您有什么分享?在趋势和数字化营销的演变上。

江兰:其实这几年媒体的碎片化越来越明显,每个人每天各个媒体或者各个屏来分散,实际上无论是PC、移动还是电视,其实每一个人群在不同平台上的行为最终也是会被抓取的。在这个宗旨下我们成立的时候就奔着跨屏去的,包括一些更深度的优化因素。在实践过程中实际上遇到了很多的困难,其中有些困难不仅是技术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整个互联网环境。我们对广告主说我们抓取到人群,我觉得这个100%抓到了但实际上这个事情在媒体和第三方公司这边比例可能并不是很高,这个实际上是很实在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让客户米单的时候会说让你以哪个标准为主。现在我们还没有一家很强大的公司能够把所有的媒体都打通,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互联网营销的路子还是很长的,从人这里出发,我相信大家无论是做程序化购买还是做大数据都是围绕人来的。包括阿里,我老东家被阿里收购了之后是要一些B2B品牌的数据,这是很标志的东西,标志着阿里将来的数据也会开放。开放给谁呢?给谁用呢?人群数据到底有什么作用呢?我相信这个方面做了很多的积累。云联也是这样,我们为什么要推于基于Wifi的软件,就是希望把更好的人群信息抓取到,每个人在各种场景有很多的心理需求,把这种场景定向的技术和场景的信息抓取了以后再分享出去,让大家在庞大的库里面更好的定位、更好的为广告公司服务。

孙洁瑾:像悠易互通在行业当中深耕多面,像DSP(音)和未来的营销上悠易互通可以做什么?更多的差异化竞争优势在什么地方?

刘顺:我觉得在这个里面的竞争其实无外乎那么三点,一个是资源、一个是数据、一个是技术,当然可以添加一些其他的东西,但是我觉得最主干的是这三块。第一点我已经提到了城市化购买,因为城市化购买不是一个自己跟自己玩的游戏说我自己靠原来做精准包一些媒体在圈子里面做,更多是更广的把手伸出去拥抱更多的资源,甚至于我们在很多数字化的启迪下需要拥抱的资源不光只是PC和网上的智能电视、户外LED屏只要数字化都会接近,所以这是我们一直以来希望致力于的方向之一。第二是数据,现在的大数据这个词提得很火但真正实现成为真正的大数据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的数据没有打通依然是孤岛,这块我觉得其他的同行们也在做这样的事情希望有更多的数据打通、连接、互通。第三是进步,这块是我们更多的资源对接进来、我们的数据对接进来以后如何用技术的方式真正的运转起来。当然我们在这块有的时候也会依靠人的东西,虽然说我们是一个技术公司,我们今年也吸纳了很多来自阿里成员的负责人包括搜狗的负责人都被我们吸纳进来,我们希望能够在基础多一些发力,这样的话能够把资源、数据、技术这三块形成一个整体,成为一个铁三角。

孙洁瑾:刚才三位我听到几个关键词,一个是人本化,一个是人群的吸引力,还有一个拥抱,拥抱技术也好、资源也好、人力也好。我想问一下丛总,您作为蓝色光标的CMO,蓝色光标在数字营销领域也是非常的专业跟很多的客户都有合作。围绕着刚才的三个关键词以外您还有什么其他的分享?在未来的数字营销、整合营销方面,蓝色光标怎么样做?未来的趋势又是怎么样的呢?

丛远华:我想跟大家一块分享一下蓝色光标本身的成长过程,蓝色光标19年前创建之后其实最初的强项是一家工作公关的,而且是从服务联想开始,我们是靠我们基本的就是在创业板上市的,应该叫公关第一步。蓝色光标从我们上市之后到这几年来,其实起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是什么呢?第一就是应用上市公司的平台作为一些合并跟收购,我本人本来就是一家媒广互动(音)的创始人,当时服务的客户主要是杜蕾斯、大众还有像在上海的捷豹、东风日产这些客户。蓝色光标媒广互动收购我们之后跟原来的公关团队重组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现在重心是做数字营销。整个公司的收入已经超过54%了,已经不是一个原来的公关公司了,我们这几年的投资比如说我们收了一些做程序化购买的,闭合都是竞争对手,然后我们收购了几家公司,一方面我们认为将来的数字营销一定是数字和技术驱动的,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技术精英而且我们认为将来一定是走程序化购买这个方向。另外通过收购能看出来,我们认为将来一定是走移动端,消费者现在大家都是在移动端。这几年来,我们另外一个布局就是我们在走国际化,大家可能不太知道全貌,我们目前蓝色光标有6000个全职的员工,这6000个人里面有2500个是在海外,所以我们把全球最大的社会化媒体收购了,收购了加拿大最大的媒介购买公司。我们在美国把最牛的做产品设计的公司也收购了,所以可以看出来我们在数据化和国际化的方向变成中国人在走出去国际化的传播集团。

大概一年多前我把媒广互动合并进蓝标之后,重新为蓝标组建了蓝标电商,这块有代表的是蓝标的另外一个布局。我们认为所有的数字营销很多都是浮云,但是如果说能跟电商整合在一起把我们数字营销的效果和电商捆绑在一起这是最具有说服力的,也就是为什么把这个板块重新搭起来的同时还会分拆去上市。基本上蓝标成长的过程就代表着整个数字营销的变化,我们的董事长现在提出来的就是叫智能营销,这个代表着我们公司会变成一个产品加服务,同时我们看重的是创意跟技术无缝的整合,这个代表着我们整个营销叫做终极的目标。

孙洁瑾:魏教授您写了一本书叫《数字营销战役》,数字营销现在也是如火如荼的,从时间节点上来说双十一也是一场数字营销的战役。从您的角度来说在双十一或者说四季度,您觉得有一些什么样的趋势,因为您跟品牌方的连接非常的密切,品牌主也非常关心数字营销的手段和策略您有什么可以分享的?

魏家东:这个问题很具体,但是单讲双十一因为本身我做电商很久了,我一直在服务国美在线包括亚马逊,京东也参与过双12的合作,京东卖牧马人这是我当时策划的。关于电商来讲,其实双十一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所有做企业的都要去借势,但是这里面本身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流量涌向天猫、淘宝,但是如果你在这个时间段去做另外一件事情,去做另外一个事件很难和这样巨大的流量抗争。在很多时候,我们其实尤其在重大事件里面要去借势而不是去逆势,你要在这个里面自己去造一个和双十一抗衡的事情,京东都没有去做,京东从现在开始就打的全是擦边双十一的,从十一月一号开始就陆续打双十一这件事情。在双十一的借势来讲其实是必要的,每家电商都可以获得很大的红利,但是对于中小卖家来讲要把流量放在淘宝上和天猫上。其实整个来讲,这个营销只是一个趋势方向的问题,其实整个我更看重的在这个里面是你能不能形成一个生态,这个生态像是创意加技术的组合,我觉得未来其实会形成一个生态营销,就是你在整个生态里面我们以前会发现本来我们题目里面有一个跨界的概念,你会发现跨界未来就会形成一个生态,这个生态不是说由乙方像蓝标也好或者其他的乙方构成的,未来是企业和企业之间自己就形成生态,本身因为一件大事自己互相去结合完成,就比如双十一这件事情可以组成共赢的事情。有一年双十一几家天猫品牌的电商自己联合在东方卫视投放广告这也是有的,其实这样的组合吸引流量的方式未来都会慢慢的形成,亚马逊最近拿了一个案例是和托马斯小火车还有滴滴一起组合完成的项目,这也是其中很不错的案例。

孙洁瑾:跨界生态的营销,其实是特别好的一个课题。丛总之前在蓝色光标组建电商,未来我们也可以抛开双十一,就是在四季度或者是未来怎么样从智能营销或者说打通更多的生态链,或者会不会寻求一些更多跨界的合作?

丛远华:我讲一个具体的案例,因为这个比较有意思的。大家都知道汽车电商对整车厂商到底怎么去做电商这件事,实际上现在炒的是比较热的,但是事实上做汽车电商有非常多的硬伤这个之间具体的细节就不说了。大众汽车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所以当我们去年年底的时候亿跟大众汽车一起,他们就说大家现在都在做汽车电商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就给他写了一个片有几个PPT,然后跟他们讲说大众应该这么去做汽车电商,最后营销老大说到底应该怎么办,说干脆我们投一家公司做合资这件事,所以我们就为此重新搭了一个新的公司,这家公司叫蓝合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音)就注册在上海自贸区。我记得去年春节的时候,我在美国主要是帮做整个商业计划,我们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这家公司专门给大众进口车卖车,然后我们买断了一些车型,这些车型是通过网上预约试驾最后转换成消费者,同时我们又跟经销商打通真正的在网上下订单,最后交车。我想在整个过程中间,本身这个模式是创新,而且我们也是借助于资本的力量说做一家合资公司放一些专业的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把跨界这一件事用的淋漓尽致。因为我们自己有一家网站,其实是不可能有流量的,所以在这期间我们无非肯定是去找天猫合作肯定是找易车合作。因为试乘试驾双十一比如说有一千辆车的话,这时候我们就跟易道其他的几个像滴滴这样的寻求合作,他们来帮我们做试乘试驾这件事。我们又开始找其他的一些只要跟汽车生态链有关的,比如说一些汽车美容店利用线下的渠道跟他们合作,他们帮我们掌握更精准的人群。比如说跟新浪用他的车表去更有效的通过微博做营销,所有的这些构成了我们整个产业链各种形态的去合作,最后的效果还是挺好,挺好的是在于说不是说把车卖出去了而是说本身跨界的过程让我们真正的知道以后汽车电商该怎么去玩,也交了不少学费,但是这是挺有意思的一个体验。

孙洁瑾:您那边做的就是利用蓝标集团的大然后不断的自我完善生态链。我想问问江总和刘总,想请两位分别用一个实际的案例来分享一下告诉大家,您两位是怎么样子来做好数字整合营销的,用最近最新一个案例来分享。

江兰:其实我们一开始的平台对于电商客户是比较小心的因为他有很多的条件,最开始的时候因为媒体也少数据库也少所以说就没太敢尝试。去年以来,因为我们投放量的增大、客户不断的完善,再加上我们最近推出的平台,发现二者结合以后对电商结合非常好,我们和一汽丰田合作在车展的时候有自己Wifi的系统,用户到了他的展台以后就可以记录下来,回到上海以后会根据自己的喜好去搜一些丰田新车的信息,实际上这个后台的数据是有比对的,到了北京以后在宾馆里无论是看到相关信息还是什么正好附近有一个丰田的4S店就主动的推上了屏,这其实就是我们场景化营销应用的案例,实际上数据比我们向的好。

我们发现Wifi这个环境有很多人购买的都是在这个平台上进行的,也是在获取信息。从这个角度上这个案例之后我们也加了后台的技术筛选,把人群的标签和用户的数据,一汽丰田实际上内部有系统,客户满意度系统是我们做的,所以说每天都会更新很多的新买车人的信息包括的的信息都在这里面,这个是完全一对一的而且是非常精准的。从这个角度上我们给丰田打造了一整套基于用户行为做的营销,这个客户还是非常满意的。我们也准备在汽车领域去做一套,他们定位人群不一样可能后台获取标签不一样,是这样的。

孙洁瑾:我插一句,其实很多家都在利用Wifi做营销,但是BAT他们也做。比如说像阿里的高德地图他们好像也在做类似的东西,江总您做这个的差异化在什么地方?价值影响力更高的在什么地方?

江兰:实际上我们不做硬件的,我们和硬件的运营方合作。其实阿里支付宝也有这个包括携程还有一个境外Wifi的功能,实际上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希望各方面打通的越多越好,在这个领域上我们和我们的平台进行打通以后从视频人群上升到整个Wifi的环境下,我们更全面的做一个画像。我们希望这个数据和阿里的地上数据能够有些交换,这样其实对双方都有好处,这个壁垒有一点我觉得是生存环境的壁垒,我相信这个壁垒如果我们双方在一些协议上能达成一致的话,我相信这种合作会更大一点。

孙洁瑾:请刘总分享一下。

刘顺:现在我在聊跟以前的整合营销还不太一样,以前可能通过讲的整合是多资源、多平台的整合,跟一些传统媒体的打面和打点加以整合。现在在我来看讲到整合更多是数据的整合,我有时候开玩笑讲以前讲整合比如说电视媒体先轰一窝有一个基本认知之后平面媒体再跟上然后数字媒体再跟上,我们更多是在脑子里杜撰的故事。我假设认为第一个广告觉得会很好看我就投了,多种媒体形式形成对人的叠加和整合。现在是有了一个数据好像原来是近视眼看不清这些东西现在看清了。通过数据的方式把它整合起来,通过技术的方式加以实现。举个例子我们之前有一个案例也是这样的,我们原来希望当然这个中间有一个典故,广告主也提出了很多很奇葩的想法,我们一般在处理很多要求有转化需求改变的时候其实是比较胆战心惊的,当时这个客户我们在处理很多这样单子的时候说恨不得这个转化发生越快捷越好、越顺畅越好,让人看见有多少人点、多少人转发其实都是不断被过滤的过程,我们希望这个过程是越来越短、越来越好的。但是这个客户说中间设置一排游戏,前置认为女性消费者是很喜欢玩连连看的,她新设置了两个口之间可以通过连连看的方式不断让人记住。我们真的捏了把汗,我们再处理很多汽车客户的案子时候恨不得把立即注册四个大字放在这,就怕消费者来到这个里面看不见没有点,我们好不容易花了很多钱做了之后没有实现转化,这个客户居然提出说我要把我的转话按纽越来越少但是好在有数据的整合可以清楚多少人爱点、多少人不爱点,不爱点的人用别的方式再抓过来告诉他我的游戏变的比原来简单一些了。还有一个典故是游戏太短了30秒之内必须玩完好多消费者真的喜欢你的产品,这种消费者可以用别的方式引导过来,过去来说是瞎子看不见这个东西,所以我们觉得是在整个营销但是很零散的。

我们在做整合的一种方式是规模性,其实对于很多大宗消费品或者说在购买的过程中需要思考的消费品,大众的消费品比如说汽车,思考的产品比如说数码相机或者说药品都会通过搜索的方式去做类似于这样。不管你的亲朋好友,就是你的决策过程相对来说比较长。我们整合的是什么?我们用反推的方式归纳、总结出来,这个人最终买的这个商品或者说最终注册商品的一些信息,他过去是怎么一步步走过来的是先看了前列腺广告,当时因为着急看美剧把这个关了第二天有一个广告提醒了他才过来,还是说前两天看了广告当时没时间做这个事情过两想起来又主动搜索之后点击过来,所有这一切没有大数据你是看不到是怎么过来的,所以我们很希望有一个整合是做这种整合,把数据整合出来以后更清晰的辨别消费者是怎么一步步走到最后。我想分享刚才说的整合。

孙洁瑾:就是数据和消费者一起整合,广告主的奇葩思想相信在座的各位都遭遇过,其实各种奇葩的话也是催生新一轮创新的开始。我想问一下魏教授,因为您跟广告主在沟通的话,我想问一下其实各位刚才都说了一些创新实际的案例,下一步的创新各位是怎么样来考虑的?会怎么样子来做?魏总您在给广告主做咨询的时候,广告主有没有想过下一步创新的想法或者说路径是在哪里?

魏家东:下一步的每个企业确实不同的,因为大一点的企业可能会接触到蓝标,会和云联合作但是还有一些中小企业其实压跟连数字都没碰过。我也遇到很多像2B的企业营业额也10个亿了都很奇葩的,其实企业也活得很好,但是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我们只是通常会这样,通常来讲其实企业会想在数据怎么去用,现在互联网那么多的数据刚才也讲过了这些大数据,转化到营销未来数据营销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不仅仅是变成营销的工具其实是反向过来能不能驱动产品创新。我们给海尔做服务的时候真的改变产品包括冰箱怎么设计,当通过数据改变产品的时候在做营销的时候找米体做传播其实这些都已经排斥掉了,这里面其实是在不断的去推动这样去创新。后面其实在各种无论是说云联做的Wifi技术也好还是程序化购买也好,包括还有更其他的技术存在也好,我觉得其实在这里面技术之外还有内容的创新,其实用户在看到也是我假设的,就是这个用户到底现在有没有想法点这个产品,或者说现在愿不愿意去因为广告去冲动购买,这里面无论是我们在座的看到很多很有意思的玩法,你会发现说广告其实也可以传的,这里面其实很多企业也在考虑。一个是产品改变,第二个是内容上的改变这些都是可以的,其实根本的地方来讲数字整合营销也好所有的做法其实归根到企业来讲内部的团队如果不改变,其实台上的乙方服务都是很困难的。我们走到一个2B的企业跟他讲,你们要去做微信、要去做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其实他们有30个人在听只有两个人有微信那是两年之前,但是所幸改变比较快大概半年的时间让所有人都去学习,但是这里面不断的去做,所以说其实改变蛮多的,一个是技术如何实现,第二是内部团队在改变。

孙洁瑾:魏老师说消费数据其实是消费者的数据改变了产品的进一步创新的发展,另外一个是内容创新,可能广告内容的创新也是有更多的改变。

江兰:其实我们现在互联网很难有颠覆式的创新,基本上就是一些提升的创新,领导意识非常难。刚才魏教授说的很对,我们在打通人群的时候其实光靠技术驱动是不够的,因为现在无论是哪种跨屏技术,或者说不是跨屏只是单媒体的技术都很难定义到一对一的个体身上。在座的假如说我现在想收到什么信息能定点推送给我吗?相信没有技术会做到,将来会做到但是目前还有很多难度。其实电视媒体现在在不断的人群流失,但是电视媒体现在依然是一大媒体,仍然是二三线城市的人群以电视为主比较多一点。我们另外一个团队在做什么事情呢?大家现在对于电视的摇、扫甚至超声波的技术应用的很多,这些人群通过看某一类的内容,他有什么样的内心购买行为观看行为很重要,类似于《琅邪榜》、《花千骨》类似现在的《跑男》,我们做过研究像韩流的明星演唱会这些粉丝甚至追到了特别疯狂的程度,只要韩国人说出来的东西、推出来的产品一下子一销而亡购买的能力非常强,为这一点我们做从电视到互联网到Wifi环境,其实我们也提供了内容,就是我们Wifi平台是两部分组成的,第一个是我们的SSP,第二个是云联APP,APP就是实现一键上网。大家点了这个之后只要点上网就会找最强的信号,Wifi是永远在线的,在这个上面维系用户不仅仅是开屏的画面了,包括在访问一些APP悬浮的广告包括我们还有一个轻应用的东西。你在访问各个APP的时候不用换来换去,这实际上都是想通过一些内容维系住用户的信息,把客户的信息、客户的需求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孙洁瑾:您认为下的创新是什么?蓝标刚才也提到是智能营销能不能具体跟我们讲一讲下一步围绕着消费者、围绕着智能怎么进行创新。

江兰:营销创新是伪命题,在于说我们怎么定义创新这两个字。曾经看了一篇文章中国现在在五大领域已经超越硅谷创新,后来我们仔细读了一下因为我也在硅谷生活很多年,聊完了之后所谓的创新我们把它定义成微创只是一些小小的突破,但是跟创新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区别。因为营销本身就是一个服务,服务我们也知道品牌提需求如果说我们有一个大想法客户买单、执行的效果特别好这可能是营销行业的创新。在我们看来,蓝标看来将来的营销这块创新最主要还是数据技术加创意,怎么把它柔在一起然后怎么能给客户做一些特别好玩的东西。大家都知道今年刚刚结束的艾菲奖(音)实际上是百度跟蓝标拿到了这个奖,这是艾菲奖去年是空缺今年给到蓝标,还是说非常成功的一个项目。营销这边无非就是把这些东西整合好了,然后我们有创新,至于说平台级的创新一定是BAT,现在看来也是非常难小的企业能够在这个平台再去颠覆,因为包括在全球、中国逐步的走向平台级的垄断方向,所以想要做一些革命性的创新,实际上是不一样的。如果我们看整个数字有没有创新?有。比如说我的朋友就在做整个把工业将来数字营销、个性化定制跟后面的生产能完全无缝的整合在一起,比如说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做到眼镜完全自动的测量根据我们的度数,整个的生产过程全都是个性化去定制的,类似于这些是一些革命性的创新,这些创新有可能是颠覆一个产业链。比如说衣服现在已经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了,只不过是怎么变成更时尚、更工业化、更能保证整个的质量,这些创新才是真正的创新,营销我们还是做微创,怎么把数据、技术跟创意玩好了,这个我觉得让客户满意就OK了。

孙洁瑾:人群的个性化是为了将来革命性的创新,刘总也请您分享一下悠易互通现在在做的微创和希望下一步可能赶上颠覆式创新,您觉得下一步的颠覆式创新是什么?

刘顺:其实因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很多的创新都是技术的创新,因为以前比较多,以前在4A公司老想创新从原来的传统媒体、数字媒体老媒体或者新媒体,硬广告投老广告线上到线下各种各样的创新,其实我觉得真的只是一种创新,我觉得技术创新才是真的创新。曾经以前互联网刚刚出来的往高是大的卖的贵一点小的卖的便宜点,这个都没什么区别。我觉得这种玩法都没有太大的创新,SEM这是真正一种里程碑式的创新,短期内都看到的是小创新,把越来越多的手工化的东西变成智能化的东西了。比如说把在会议室开会的事情变成很冰冷的把数据接到我这里来变成运作方式的东西,未来还有一种也算是小创新我不认为是大创新,还是基于大数据这样一些动作小的变化,比方说亿欧前两天也跟4A公司做培训然后到切分每一个相互连接其实都是创新,只是说原来优化的部分是等这个完成了之后通过结案报告去反省,都是我们现在在短期内看到的微创不断的由原来的手工变成了智能。

孙洁瑾:先谢谢在场四位分别的分享,我刚才也说会留一点时间给到在场下的各位有没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到台上的几位嘉宾,关于数字整合营销方面的问题或者是困惑。

提问:我想问一下悠易互通的刘总目前的DST这一块第三方DST在没有流量数据的情况下其实会越做越大,现在中国的DST比如说360和BAT收购了,未来第三方DST发展的出路在哪里?

刘顺:我觉得DST本身很难说拥有更多的资源,更多的发展前景还是技术品牌。因为这个行业现在整个数字的行业,说实话跨界这个词说好听点也可以是一个好词说不好听点也是一个难听的词,每个人上游下游该做的事情都在做,所以你做的不专只是说很泛泛的什么事情都做我觉得是做不好的,看到市场上的某一个红利很高就做一个什么事情是能短期内很好的盈利但是长线你在做什么呢?我的数据可以有自己的数据也可以有对接第三方的数据,光对接第三方其实每家和每家也是不一样的,我可以对接百度我的竞争对手也可以对接百度。对于百度的数据怎么样更好的利用这是应该考虑的,另外是如何把我的技术做的更精湛,这个大家看就是看这一块。以后比如说4A公司有他们该做的事情,有该去考虑怎么设置,我确保技术的稳定性、平台的稳定性、投放的安全性和投放的高效率,最终的结果就一定是会很好,我最后哪怕毛利在下降只是技术,哪怕只抽一个技术的品牌服务费也可以,我的技术只要好所有的资源包括4A也好、网络主也好都愿意用这样的一个技术品牌去用,不断的盘子越来越大收入一定会有一个更好的前景。但是为什么说有些小的公司会生存的很挣扎,我觉得有很多原因,就是我可能一时半会也说不了太多详细的东西,可以举几个例子。有的时候亿我人质不认为是一个真正的DST,DST这个东西说相声是没有那么难只要有嘴就可以说,有几个人员就可以说是DST,这种公司你说他往下走肯定是没有前景的。有一个公司是什么事情都想做,DST想做很多事情也不想丢还想做媒体,作为一个技术公司我认为几十号人是很合理的,作为这样的公司未来生存的空间到底是继续自己生存还是跟4A抢生意呢?我觉得就会很纠结,并不认为是一个良性的发展,回归到最后来说悠易互通的发展前景或者说DST的发展前景就是一个很好的技术平台、很好的技术公司。

孙洁瑾:如果要是有问题欢迎跟场上几位嘉宾私下沟通。我想在最后请各位嘉宾做一下今天的总结,可以包含未来数字整合营销各位觉得最重要的点是哪些,目前可能还遇到一些什么样子的问题点,如果作为自己来说的话或者自己公司来说的话会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或者和其他行业的公司一起来解决这个问题。

魏家东:我觉得在数字营销里面跟我写的那本书是一样的,为什么名字叫《数字营销战役》,其实这里面营销跟打仗一样。我们现在不流行《琅邪榜》么,其实很像梅长苏似的营销人有点像这样的。数字营销包括我们今天讲的整合,在这里面关键点其实有很多,我们如何把用户锁定的好,能不能找到这些用户,这些五用户的人群画像包括习惯、喜欢什么样的产品,这里面是我们最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后面你是不是有策略支撑,你的创意是不是足够好,后面其实还有技术。今天我们都讲了不同技术的实现,未来其实技术不仅仅是说目前看到的技术手段,因为现在来讲其实创新也好或者是其他也好,我们说现在有DST未来其实还会有其他的形式出现。包括在像社会化营销里面微博出现的时候已经很好了微信又出现了那你要不要去接受,但是你说这些东西是完全的创新吗?其实不是创新只是工具的变化而已,但是在这个里面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未来其实像蓝标在做智能营销我也很看好,因为本身智能硬件虽然说现在发展还比较缓慢但是未来一定会改变的,那个时候虽然改变不了人的意志但是这些所有的动作其实比机器的识别要好的多。我觉得那个时候悠易互通就会改变在那个地方再去抓人群的属性。其实技术性有很大的一块是驱动营销的,但是其实核心在哪里?S其实核心在于营销的本质,营销本质从没有互联网的时候其实营销就一直存在未来也会存在,这个里面我们的营销是有变化的,这个营销的本身变化其实在于原来我们在做营销的时候其实很多企业是以产品为中心,就是我算好什么产品我去叫卖就可以了,我是打一个广告告诉我的功效是什么样子,现在很多企业已经改编成以用户为中心了,其实是站在用户的角度甚至是用户来参与完成这个产品,这样的话我再加上所有的策略、创意、营销的工具、大数据,其实你的营销慢慢就出现最后的数字营销整合的效果,未来我觉得其实营销真的是很有意思的,这是在我们做好产品之后营销会帮助你的企业快速成长。

刘顺:今天的题目比较大,最后的总结也找一个比较大的词还是刚才提到的拥抱。我很想呼吁不管上游的企业、广告主还是下游的资源方还是身边数据的伙伴们,大家应该有更宽广的心胸去拥抱。对于企业能够把更多的数据开放出来去使用,现在说句实在话有很多企业更多期待能够把数据作为物理属性拥有,觉得大不了买几台服务器把东西放在里面,而且自己的地方数据是很准但是怎么跟这么多大数据通过小数据找到更多大数据那才是更客观的东西,所以一定要有开放的心态去拥抱。下游的资源方希望好的资源都开放出来,很多成交购买的物件或者只是一些流量,但是现在我们也看到了部分的门户网站甚至优质的视频网站都愿意把资源放出来,期待他们有更多的东西释放出来,拥抱整个城市化购买。我们身边更多的第三方数据合作伙伴希望他能够更开放的心态拥抱,现在很多数据还是孤岛都是不愿意打通,有出于各种各样利益的考虑,甚至有些数据来自于BAT这样寡头自己的考虑,但是我觉得未来一定是打通真正未来的前景,所以我最后的词是拥抱,希望上游、下游、身边的伙伴们都能够拥抱进来,大家一起做一个真正的大营销。

江兰:我同意刘总的看法,一个行业的发展不是一两家公司能够吃得下的,无论是BAT也好还是其他的公司都有自己的空间。云联一直秉承的是技术驱动性的公司用自己的产品帮助广告主做一些事情,实际上我们很快会和一家美国公司做技术的深入合作,其实美国人和中国人就是设计系统上稍微有些不同。他们的技术团队有40个设计者都是非常厉害,他们在设计初衷的时候和我们考虑的不太一样,由于他们的功能非常强大这是我觉得让我大开眼界的事情。另外在这个市场上中国的环境和美国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我们还是相对封闭一点,我们各个上下游的公司在做营销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但是我相信因为美国这家公司接触的时候说中国经历的事情我们两三年前就经历了,我相信随着广告主营销的推动这些局面也会慢慢的改善,但是我们愿意给广告主提供一个自助式的系统,都是为了这个产业。原来我们设计的初衷是做一个开源式的系统,但是对接的时候发现完全是开源式的做不到,因为我们也要考虑自己生存的情况,当然我们做了部分的开源,所以欢迎上下游公司一起来合作共同开发这个市场,谢谢。

丛远华:数字营销的趋势我就不总结了,我想给在座的各位因为我有一个业余的工作,就是经常把一些人做一些职业规划,我觉得你们在座的各位运气不错挺好,在这个数字营销行业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因为我们从宏观来看现在一帮人在忽悠“互联网+”,“互联网+”核心是什么呢?核心是需要你们在座各位懂数字营销这是一个基本的东西,只不过你们跟着思维整个数字营销的演变要往前去推进、学习,去真正的帮助品牌实现“互联网+”的转型。另外一块是国家现在鼓励万众创新,我相信很少有创新公司说不需要数字营销或者说懂数字营销专业的人才,所以我觉得在座的各位运气不错,我给大家的关健词就是好好享受。

孙洁瑾:谢谢四位,现在听下来数字营销的未来其实要不断的创新,与在座的各位共勉吧,谢谢。

主持人:感谢各位来参加我们的艾瑞互联网营销峰会,希望接下来你们这边还有什么问题可以继续和艾瑞来进行沟通。谢谢大家。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