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网络视频

为什么说短视频平台成了网红经济的造星工厂

来源:虎嗅网    作者:格物吱吱      2016/3/10 16:20:50

导语:新晋升的网红总是伴随着疑惑,担忧和乐观都有。

“集才华与美貌于一身的女子”papi酱火了,这个被网友后来扒出已经结婚的女人,在视频里用假声又是学台湾话,又是模仿上海话+英文,又是调侃微信里令人讨厌的语气,每一集都获得极大的关注度,现在,papi酱在美拍的粉丝数已经达到120万,随后她还开通了微博,微信等平台,微信公众号的阅读量几乎篇篇都是10万+,几个月内吸粉400万——在微信公众号已经渐入下半场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字。

不只是女播客,同样火起来的还有Skm破音,Skm破音是美拍里面一名高颜值的男主播,目前粉丝121万,总播放量超过一千万,《新年猴嗨森》短视频被赞11.7万次。与一般的歌手不同,破音的美拍内容比较特别,他自己会比较注意和粉丝之间的互动沟通,而“破家军”(他的粉丝团)则会投桃报李,为他的每支歌手打歌词,创造了#弹幕填歌词#的形式,并将#弹幕填歌词#在美拍中形成一种潮流。

新晋升的网红总是伴随着疑惑,担忧和乐观都有,乐观派认为,视频生产门槛已降低到历史最低点。并且列举了很多例子做佐证,比如:“主流的智能手机终端都已经支持1080p的高清视频录制;手机端的剪辑甚至特效APP已经足够流行;基于社交网络,用户生产的视频内容可以迅速流行。”因此“内容分发模式的变化为碎片化的视频创造前所未有的消费场景。”

质疑派的观点主要集中在“如何避免”火一把就死的尴尬局面,毕竟在互联网界这样的例子多的数不胜数,如果这些短视频平台上的草根网红不能够维持其不断的内容生产力,是不是会像这些被施加“速生速死”魔咒的现象级产品一样,在大红大紫之后迅速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质疑也好,力挺也罢,在我看来都忽视了一个关键的事实,网红经济爆红背后,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了网红经济的温床,这些不断涌现出的网红主播,成名路径都非常相似:先在美拍这样的短视频平台上传短视频,积累用户和名气,成名之后再延伸到其他领域,短视频平台实质已经成了网红经济的。

为什么短视频成了网红经济的温床

我们回顾一下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历程就能发现,移动互联网内容形态大致经历了这样的几个阶段,从最早的图文,到语音,再到短视频,以及现在风头正劲的直播,每一代形态的扩充都是为手机用户增加了更多的使用场景。背后的推动力是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手机技术的升级换代。现在的智能手机的运算能力已经堪比小型电脑,或者换句话说,电脑正在朝着手机的形态进行演变,便携是标配,短视频的兴起,很大程度上迎合了这种场景的需求。

来自行业研究机构《2015移动视频应用行业报告》显示,在所有移动视频应用中,短视频应用款数最少,仅占6.1%,但用户数增长幅度却是最大的,同比增长401.3%。可见短视频在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受欢迎程度。

短视频的兴起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方面是需求长期处于洼地,另一方面是因为视频生产门槛已经降到最低——我已经想不出有什么比拿起手机打开app就可以录视频直播更方便的方法了。有死角?没关系,自动帮你p图,需要固定位置?淘宝有支架可以买。不想加五毛钱的特效?AE级别的特效做不到,但一般简单的特效肯定没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图文时代,语音时代中,具有表演,搞怪,模仿能力的人被赋能和激活——于是我们看到,在类似美拍这样的网站上,才能诞生这么多有才艺有趣的的视频内容。

网红经济某种意义属于社群经济或者粉丝经济的范畴,但实现形式主要是通过直播(秀场)平台来实现的。从技术角度来说,相对直播,录播也是最容易过渡的一种内容形态,因此我们看到,大量的移动直播app,映客也好,花椒也好,ME直播也好,早期的市场扩张,都是围绕短视频平台进行的,美拍,唱吧, faceU等都是网红们活跃的平台,市场推广人员在这些平台里不断搜罗已经成名的或者潜在的女主播,邀请其加入直播平台。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这些短视频平台成了直播行业的上游供应商。

在短视频平台里成名的主播们,papi酱也好,Skm破音也好,艾克里里也好,变现的方法也非常多,以他们的影响力,一场付费的直播,一个小时至少数万元入账,此外还有虚拟道具的分成,以及电商,广告的收入,活跃在各大移动直播的女主播们,很多月入百万,坐拥这么多的粉丝拥趸,想不赚钱,都难。

美拍成了造星平台,表明上看是成就了其他内容平台,比如映客花椒,美拍在网红经济中并没有获利。但实质上,美拍的价值其实并没有被完全挖掘出来,网红经济的供给端,也是主播资源大部分都是靠短视频平台去培养,再主动或者被动的延伸到其他内容平台去变现,这中间的价值差价,有点类似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差价,手头有资源,那么短视频网站几乎可以毫不费力的切入网红培养,网红经纪包装这条线上,美拍负责艺人全方位的包装和培训,再输送到其他平台然后分成。

短视频是风向标,国外已经在这么玩了

短视频是天然的筛选工具,UGC很大程度上能够解决信息过滤和分发的问题,尤其是对于拥有巨大流量和分发能力的短视频平台,播放量,粉丝数,评论数,以及能否出现在首页,这些数据都决定了这个主播的人气以及潜在的商业价值。

放眼国外,老外现在已经在这么玩了。

来自好奇心的报道,Instagram 成为了印第安纳大学的另一个研究要素。Instagram 已然成为时尚圈的重要阵地。如今品牌找代言人、经纪公司找模特,都要绕不开它。为了预测下一位超模,研究者会评估新人的 Instagram 表现,包括关注人数、发图片的频率、点赞数量、评论数,甚至还要统计评论的有效性。比如喜欢你的记为正向,吐槽你的标成负向。

“80% 都是准的。对一个新面孔能不能在最近火起来。”参与了大部分调查的计算机科学家EmilioFerrara 表示,“ 他们很快都能走上顶级的秀场。”

而对于中国的短视频平台来说,他们就是线上的前哨,就是星探,就是经纪公司。网红经济时代已经到了,不同之处在于,明星经济是高高在上,刻意与你保持距离感,而现在则是接地气,拉群,打赏,发祝福,给粉丝过生日……从这一点来看,网红经济倒是很符合互联网的气质。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