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网络营销

网红产业链:每张照片都有目的 挣钱挣得害怕

来源:新京报    作者:      2016/3/22 7:47:19

导语:精心化妆、穿搭、自拍、修图、发朋友圈,这些都是网红最基本的日常。

刚刚把微博粉丝引流到微信上时,她卖一款朋友圈爆款面膜,每单298,她自己一天接300多单,“对半赚”,净收入4万多。“当然,那个时候我最大的感受不是兴奋,是害怕。”她跟我说。

采访现场,这是胡悦要求的拍照角度和远近,她特意交代,修图再发。

“网红是职业,一定要完美”

“我是个网红。”胡悦对着台下100多个中老年男性居多的听众说。

我第一次见到胡悦时,她穿一身黑色紧身衣、大波浪渐变色披肩长发、一双CL红底鞋,站在一个被标为“网红经济”论坛的讲台上做一个关于微商的分享。

这身打扮看起来性感成熟,她上台就让听众猜她的年龄。

按照正常的套路,观众肯定尽量说年龄小。所以,台下的男听众猜“25”、“30!”

“我90年的。”她笑着说。

按照胡悦的理解,“在各个互联网领域内比较活跃、拥有一众粉丝的都叫网红。”

“3年前,我的微博有20万粉丝,只不过在2013年9月以后,我放弃微博,将粉丝都引流到微信上了。”胡悦说,自己就是网红,手下还有一个网红联盟。

而美丽,是她们的武器。她的每一张自拍都会着意P一下脸型,基本都P成尖脸,也被称为“锥子脸”。

我第二次约访胡悦,她很爽快的答应了。

出门前,她精心化妆、穿搭、自拍、修图、发朋友圈,这些都是网红最基本的日常。

哪怕下楼买包小食品,她们都要精心摆弄自己,“这是职业,一定要完美!”

采访间隙,我没有打招呼抓拍了张她正在吃面包的图片。

胡悦反应激动。“你要拍我吗?”“是上报纸用的吗?”“宝贝,你不能这样,网红的每张图片都不是随便拍的。”

她现场教我如何拍照片,拍完,她认为还可以,但这还不是最终要发出去的图片。“来,我教你怎么P图。”

她打开美图秀秀,用“美化图片”中的“增强”功能调亮暗部,“人像美容”里的“瘦脸瘦身”修饰脸型,然后用“祛斑祛痘”点掉脸上一切会被认为是斑或者痘的东西,最后选择“特效”功能调出适合当时场景的背景。

她的动作飞快,“喏,这就可以发了,一个美图秀秀足够。”她说。

“网红的每张图片都是有目的性的”

在我看来,网红背后都有商业目的、有商业链。他们其实是一个很复杂的群体。

这是因为我曾坐在胡悦对面,看着她发朋友圈自拍,然后下面就有粉丝问她口红颜色。

她立马给回复,“宝贝,这个是优雅红跟故宫红叠加的。”

宝贝,是微商圈的称呼,相当于淘宝的“亲”。

而胡悦,就是那个口红品牌的创始人,现在她的网红团队都在代理这个品牌的彩妆。

“网红的每一张图片都是有目的性的。”她说。

发朋友圈后,下面很多人询问唇色、帽子等。

她2013年9月开始做微商,现在4个微信号全部满员,名下有两家美容相关公司、1家微商、网红培训公司。

刚刚把微博粉丝引流到微信上时,她卖一款朋友圈爆款面膜,每单298,她自己一天接300多单,“对半赚”,净收入4万多。

“当然,那个时候我最大的感受不是兴奋,是害怕。”她跟我说。

这有点让我意外。

“没有商业形态、没有规则,就因为你是我粉丝,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有效文件的情况下,就十几万、几十万往我支付宝、银行卡打。”

除了长得美、长得瘦、会修图、会美颜,她们极富互联网思维,通过晒各种照片和视频为自己的淘宝店或者微商带来流量,深谙“流量为王”。

她们深知得屌丝者得天下,放低身段,讨好拉拢粉丝。她们深谙O2O精髓,线上线下互动,甚至运用大数据分析粉丝的喜好。

据了解,在淘宝平台上,现在已有超过1000家网红店铺,其中排名前十的网红店铺年销售额均已过亿。

现在,销售额第一的店铺由一位叫“雪梨”的女孩经营——她的另一个人气身份是王思聪的女朋友。

2015年,仅“双十一”当天,她的淘宝店就成交了12万笔订单,销售额达2000万元。

“他是没有周末的”

当我再次联系方雨采访时,他的助手告诉我,他已经不在北京。此前一天,他还在北京讲“网红经济”。

“他是没有周末的。”助手说。

最近因为《互联网周刊》做的网红排行榜,以及新晋网红PAPI酱拿到1200万投资的事儿,“网红”现在越来越热了。

刚刚从微商培训转战网红包装的方雨也更忙了。“每天都要讲(网红讲座)”、“两个小时就要做一个PPT,不然来不及。”

周日下午六点多,跟方雨接通电话,他边吃食物,边跟我讲最近网红有多火。背景声音还是一个网红相关的讲座。

“昨天一天就有300多迫切想当网红的人加我微信,什么奇葩都有。”他说。有长得特别丑却自恋到不行的人;有的人甚至暗示可以上床,只要能捧红就行……

PAPI酱拿到1200万融资后,“网红”圈内很多人受到刺激。

方雨也在PAPI酱拿到融资消息公开的当晚,写了一篇《还有多少papi酱能拿到1200万投资?》的文章。

在这篇文章里,他梳理了papi酱火了之后,网红圈应该有的一些动向,包括抢占视频创业风口;“未来的商业入口就是红人”,比如阿里巴巴从去年开始就在大力推崇网红店;圈内要冷静思考流量变现的问题。

投资papi酱的人是徐小平——著名天使投资人。他从去年就已经关注到网红产业,胡悦告诉我,去年徐小平曾邀请她、马佳佳和另一个网红参加一个项目,并打算投资他们。

但最终因为徐小平团队为她设计的一些炒作标签她不是很喜欢,所以拒绝了。

最终,徐小平投资了马佳佳。

成为网红之后呢?

胡悦代表了一部分很能赚钱的网红。网红微商的“一夜火爆”让胡悦感到很幸运,“踩对了点,赚到了大笔的钱”,另一方面,她预感到这不会是常态。

半年之后,她代理的那款朋友圈爆款面膜因为工厂再也发不出货、最终选择以次充好被揭穿而一落千丈。

胡悦没有在此做停留,她迅速成立了自己的彩妆品牌,并在去年下半年组建了包括“宝妈”、大学生在内的网红团队。然后包装她们,带她们上辣妈学院、我是大美人等电视节目。

“又踩对了点。”她抿嘴。

这表面的光鲜促使网红经济还在持续走热,想要成为网红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正在催生一个叫“网红培训”的行业。

但胡悦和方雨的共识是,多数人在此时是不理性、发热的状态,“一心想要出名,成为网红。”

“但是成为网红之后呢?”

身处这个行业的人都有一个感受,粉丝经济已经进入理性状态,网红想要实现变现越来越难。

“像我们这样早期转战微商的肯定都赚到了钱,早期成立品牌的也都赚到了钱。”胡悦说。

当初徐小平选择投资她,除了她身上有“网红”、“富二代”、“微商”(当时微商还是一个很有争议的标签)三个最具争议的标签,还看中她名下有自创的品牌。

不过,大部分后期网红现在想要实现变现都很难。

“即便是明星,拥有巨大粉丝群,很多依然发不出货。”方雨说。

已经身处这个行业的人,已经感受到压力和局促。

胡悦还在每天晒自拍、晒产品、演讲、拉新的粉丝群、包装网红推广产品,每天睁眼就要拿手机跟粉丝互动、每天都在凌晨三四点睡觉……“真的很累。”

“我们圈子里现在讨论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方雨说。Papi酱能拿到投资,但是她的模式不可复制。网红变现难,已经成为普遍的认识。

而从投资人的角度看,好的投资对象又太少了。

在胡悦看来,摆在女网红面前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很难找对象。

她把原因归结为“网红”这个职业的特殊性,一般男人很难接受。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