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移动互联网

从高调开张到停工遭质疑 乐视美国“造车”始末

来源:界面    作者:李潮文      2016/11/23 10:01:36

导语:深陷资金危机的中国公司乐视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留下了一个停工的工厂,也给当地官员上了生动的一课。

乐视.jpg图片来源:东方IC

深陷资金危机的中国公司乐视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留下了一个停工的工厂,也给当地官员上了生动的一课。

电动车制造商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是乐视在美国投资的公司之一,当乐视在近日陷入资金危机之后,这家公司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工厂传出停工的传闻。

法拉第公司对此传闻予以了巧妙地回应,在11月16日公司官方微博回应中,称“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建设,并将于明年2月进入建设的第二阶段”。

“确实是停工了!”内华达州财政部部长Dan Schwatz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证实了这一传闻,“你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实是他们欠了基建商的钱,导致这个工程不得不停止。”

而名为AECOM的工程承包商也向媒体证实,“法拉第暂时调整了他们的建造日程,并计划在2017年年初再重新开工。”而早在10月份,这家承包商就曾向外表示,如果法拉第再不支付9月到期的2100万美元押金,将面临工程停工。

对于法拉第的澄清回应,Dan Schwatz表示,“你要把它解读为第二个建设阶段也可以,但你要看看事实发生了什么。”

法拉第在美国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的工厂叫Faraday Future EV plant,位于北拉斯维加斯,隶属于内华达州,Dan Schwatz作为州财政部长负责这个项目的基建部分,这也是他出面接受媒体访问的原因。

美国官员质疑乐视的激进投资

这个工厂在美国都曾引起广泛的注意,它在这片沙漠之地占地703英亩,被美国媒体誉为“世界十大建筑之一”,在计划中,乐视将投资10亿美元,给当地带来4500个新的工作机会,十年内带来870亿美元的收入。除此之外,新的巨型经济体的建立也让外界预测会给当地房地产带来一波繁荣。

作为州财政部长,Dan Schwatz一度对这个投资也抱过希望。早在2015年年初,乐视负责汽车业务的高管丁磊飞去美国和他见面,期间法拉第的高管以及一名美国本地的中间人也频繁和他沟通。

在2015年担任州财长之前,他在银行和证券业从业超过35年,对于各种金融手段较为熟悉,但是随着他对乐视这家公司的了解,他开始对这个项目持怀疑态度。

“所有的钱都是依靠质押股票以及向银行借款来建立的这家公司,这非常危险。”Schwatz说,“此外你看它公司的组织架构,有大大小小超过37家公司,但能够产生现金流的非常少,利润率只有1%-1.5%,我们把这个叫小店利润(Grocery store margins),大多数公司的利润率可能在10%。”

法拉第工厂涉及内华达州政府和北拉斯维加斯市政府,双方政府对这笔投资都非常渴望,在政策和财务上给予极大优惠。2015年12月19日,内华达州政府正式宣布通过法案,批准了针对法拉第公司的一项总额3.35亿美元的优惠方案,其中包括2.15亿美元的税收抵免和减免,以及用于改善即将建厂工业区基础设施的1.2亿美元公共费用。

在这之后,Dan Schwatz成为一名坚定的批评者,他认为政府不应该通过这个法案,质疑法拉第以及乐视是否有能力完成这样一个巨大的工程,“他们太渴望这笔投资了,但做的尽职调查却太少”。

不仅仅是他,还有一些别的官员批评州政府这一举措。内华达州议员Iran Hansen就曾这样对媒体表示:“如果这事开始了一半又失败了,你要拿这部分基建怎么办?你要拿一个修建了一半的铁路工程怎么办?到时候没什么能强迫他们完成这个项目。”

在美国现有政治体制下,一个体量巨大的工程如果成功则是官员一笔丰功伟绩,如果失败则将成为他们政治生涯上的一个污点。

就在不久前,Dan Schwatz还曾前往法拉第位于加州的总部考察,当时他看见数百人在有序地工作,还稍稍放心,但随着公司无法按期偿付基建商的账单,资金危机进一步暴露时,Schwatz说他就难以和这些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取得联系了,法拉第的部分高管已经辞职,而乐视方面的负责人则不接他电话。

“经过这次,我真是被狠狠地上了一课,以后我对于这些投资者的承诺和实现程度,会尽最大的能力去考察。”Dan Schwatz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Dan Schwatz此前在香港有15年的经商经验,但是第一次和来自中国内地的投资者打交道。“以后对于投资者会更加严苛地考察。”他表示。

“裂变”出的汽车业务

看来乐视的资金链的确非常紧张——就这个工程而言,它能够通过轻量资金撬动更大的现金流,但拿不出这笔钱。

除了税收优惠,当地政府还同意帮助这家公司发售1.75亿美元债券;为了规避风险,当地政府要求乐视先购买7500万美元的担保债券。也就是说用7500万美元作为杠杆,可以撬动1.75亿美元的资金,但看上去乐视没有履约。

“原定的履约时间是2016年9月,但他们把这个日期延后了一年,到2017年9月。”Dan Schwatz说,“但是从我个人角度,我怀疑乐视以及贾跃亭本人是不是有钱来购买这笔债券以及完成工厂的建设。”

而根据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本市场人士向界面新闻分析称,发债实际上是一种较为便利和划算的融资方式,“很多时候向银行借不到钱,而且如果获得比较好的债券评级,发债利息低于大部分其它融资手段,也不需要抵押品,从现在乐视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拿不出这7500万美元。”

而根据工程承包商AECOM方面的消息,乐视拖欠的应支付款项为2100万美元。

乐视这几年间两次重大的危机都是发生在临近年末,这通常也是一家公司资金链压力最大的时候:上一次是在2014年年底,当时因为公司卷入与政治相关的传闻,公司股票接连遭遇几个跌停板,当时还爆出银行停止向乐视贷款的新闻;而这一次的资金危机,已经让美国内华达和北拉斯维加斯的一半官员焦头烂额。

“之前投资建厂的时候股价在80多元人民币,现在已经到了38元附近,这意味着他们很难向以往那样拿股权质押,去向银行借款。”作为曾经的银行和证券业从业者,Schwatz已经对这家中国公司的组织架构、股价等各种细节了如指掌。A股一直是乐视的重要融资平台之一,自11月爆出资金危机以来,乐视的市值蒸发超过120亿元人民币。

在过去一段时间,乐视在海外市场发展非常激进,就汽车领域而言,被曝光的投资公司就有三家之多。

除了法拉第未来,它还投资了一家位于硅谷的电动车初创公司Atieva,这家公司由前特斯拉VP谢家鹏和其他两人于2007年组建,2014年,Atieva成功吸引了北汽和乐视总额为1亿美元的投资,其中北汽拿到25.02%的股份成为大股东,乐视以20%的股份位居其次。但在2015年12月联合创始人谢家鹏突然从CEO的职位上被撤下,随后,在今年年初,北汽也将自己的股份全数清出退场,而据称接盘者就是贾跃亭。

此外,乐视还和英国老牌汽车厂商阿斯顿·马丁成立了合资公司Aston Martin JV,双方占股比50:50,计划共同设计生产电动车,其中阿斯顿·马丁负责提供整车技术,而乐视则将提供车联网技术。但这家公司极为低调,从成立后便没有再对外发声。

除了电动车,乐视今年7月宣布投资20亿美元购买美国本土电视机厂商Vizio,当时乐视全球资本高级副总裁郑孝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收购资金来自内部筹集,而且交易全部是以现金完成,而据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到目前为止乐视只支付了6亿美元预付款,剩余14亿美元尚未到账。

而就在当时,贾跃亭在对外描述乐视未来蓝图时说:乐视的资本结构分为两大部分——上市公司乐视网,以及非上市公司叫乐视全球,乐视全球负责乐视全球化业务和中国本土非上市公司业务,当时的收购是由非上市公司乐视全球完成的,汽车业务并没有被单独提及。

在随后的9月,乐视汽车宣布完成首轮10.8亿美元融资,乐视的业务版图已经“裂变”出一个汽车部分。

“当初乐视决定做汽车,算下来至少需要四五百亿资金投资,内外部都在质疑这个决定,但乐视造车可能会让中国首次站在该领域世界前沿,自己目前已经投入100多亿资金。”贾跃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乐视汽车既定投入是500亿元。

明星团队

如果不是这次资金链出现危机,法拉第的确有着足以说服人的明星团队:管研发与工程的高级副总裁Nick Sampson此前在特斯拉、捷豹都曾工作过,是非常出色的工程师。他还聘请了多位业内专家加入他的团队,例如曾在Space X带领电池和燃料团队的Porter Harris,曾在福特、特斯拉、夏威夷航空负责全球供应链的Tom Wessner,曾在特斯拉带领制造团队的Dag Reckhorn,以及曾负责过宝马i3和i8设计的Richard Kim。

而在去年,他们又从特斯拉挖来制造行业的老兵Dag Reckhorn负责拉斯维加斯的这个工厂。为了能够和中国之外的全球媒体有良好的沟通,他们从宝马请来了Stacy Morris担任首席新闻官,看上去过去一段时间Stacy Morris工作颇有成效,就连《福布斯》这样的美国主流新闻媒体也为法拉第背书,将他们与特斯拉相提并论。

而到了10月份,有6名高管相继辞职,涉及法律、金融、战略、公共关系和政府事务等部门,包括前述曾在Space X带领电池和燃料团队的Porter Harris,他已在去年年底辞职。

法拉第未来在最新声明中对这六位高管的离职表示了遗憾,不过它表示公司已经找到新人来补充这些空缺的职位。

就在两个月前,法拉第公司庆祝了其第1000名员工入职,包括研发、市场以及工厂管理几个领域的员工,Jacky Wu(化名)去年从南加州大学研究生毕业,找工作时进入了这家公司,“一开始进去并不知道法拉第和乐视有关系,后来慢慢才知道”。

今年10月,乐视在旧金山召开新闻发布会,贾跃亭说他原本打算乘法拉第未来的量产车上台,但因为汽车在运输途中发生了故障只好作罢,他还表示,在2017年的CES展上,法拉第会展出这台量产车。外界对此一直表示质疑。

但有两名以上的法拉第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了公司在试制车间生产出了这台车,在公司里他们都能够参观,相比之前2016年CES展出的概念车FFZERO1的跑车被人指“根本不能够开,200万美元凑出来的”,这些员工证实这辆车是“可以开”的。

目前来看,法拉第的核心技术实现主要靠从别的公司挖角。一名百度美国研究院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法拉第也开出高薪向他们研究院的无人驾驶团队挖角,这些人进入法拉第后也“带去”了百度的研发成果,包括车联网等技术,直接运用在了他们的产品中,“我好像也没有看到有特别严格的竞业协议,但也能够看到法拉第那边本身没有太多的技术研发”。

而《卫报》此前的报道也称,法拉第的团队和技术能力正受到质疑。

《财经》杂志在早前的报道中援引电动车领域创业者观点指出,只要有资金投入,造出一款中规中矩的电动车是可以实现的。但对标特斯拉,以乐视汽车目前的资金和技术实力,实现难度很大。

“你知道,媒体总是这样,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把报道写得很夸张。”Jacky Wu对于公司的未来的判断并不悲观,在他看来,公司内部一切运作如常,没有任何混乱和焦虑。

但一个明显的事实是,这样一家带着明星光环的公司能否继续运作下去,还是要看身处北京的贾跃亭的资本运作能力。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