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手机游戏

手游新政“申报制”尴尬:境外游戏只需苹果审批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杨清清 陈宝亮      2016/12/8 8:16:18

导语:相较于喻平的决绝,更多的中小手游开发者仍不忍转身离去。而代价就是,他们要在新政与现实之间拼命找寻漏洞,以期作为安身之所。

手游新政“申报制”尴尬:境外游戏只需苹果审批

苹果落实手游新规的举措,客观上导致了App Store中国区上的境外游戏只需经过苹果审批即可,但国产游戏却多了一道拿版号的手续。

12月底,是国内手游开发者补办版号的“大限”。而在“末日”之前,历经了半年来的错愕挣扎、奔走呐喊、痛陈利弊、煎熬等待之后,开发者们开始考虑各自的出路。

今年7月1日,《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新政”)正式实施,要求新旧移动游戏必须取得网络出版服务许可(即版号)。此后,广州天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喻平因洋洋洒洒写下给总理的公开信而名噪一时,甚至引发广电总局特别回应其公司游戏审批进度。

有的开发者很悲观。近半年后,喻平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流时显得格外消沉,“两个游戏还在办,而且,聊这些我觉得没什么意义。”

对于喻平而言,不仅是“聊起来没意义”,甚至做手游本身也不再有意义。经历版号风波后,这位在游戏行业摸爬滚打10年的创业者,发现自己突然对游戏没有了爱。上月初,喻平从互联网创业,摇身一变走向实业创业,开始兜售自己纯手工制作的牛肉干。

相较于喻平的决绝,更多的中小手游开发者仍不忍转身离去。而代价就是,他们要在新政与现实之间拼命找寻漏洞,以期作为安身之所。“对中小开发者而言,漫长的审批等待,就是生死存亡。”多位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重压之下,部分手游开发者也确实找到了这个漏洞:App Store。

苹果审批境外游戏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以下简称“广电总局”)印发的手游新政,自7月1日起,新上线的游戏必须取得“版号”方可上网出版运营,已上线游戏需在10月1日前补齐“版号”。两个月后,广电总局将这一审批补办的时间节点延期至12月31日。

对于大的游戏厂商而言,受新政的影响较小。由于自身资金、资源实力雄厚,大的游戏厂商往往能够投入足够的时间、资金进行产品研发,并在整个游戏生命周期内将成本消化掉。但对于中小游戏开发者而言,游戏的上线时间决定了生死存亡。为了尽快拿到版号,许多中小团队甚至不惜买版号。据《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报道,与版号对应的中介代办公司随之浮出水面,代办费动辄数万元。

在这个过程中,有开发者开始发现,手游新政并未对境外游戏做出明确规定。在新规中,仅对国产游戏和进口游戏(即履行正常进口手续进入国内的境外著作权人授权游戏)做出上线前取得版号的明确规定,但对于诸如App Store中国区中的大量境外游戏,未作出明确要求。

尽管在广电总局颁布新规之后,苹果公司于6月30日发布致中国地区游戏开发人员的通知,要求中国地区游戏开发者必须申领版号。然而在App Store中,大量境外游戏可以直接上线,苹果的通知中也未对App Store中数量众多的境外游戏做出明确规定。据统计,从7月1日至11月1日,广电总局进口网络游戏审批栏目下,通过审核的手游产品仅有33款,与之相应的是,大量境外开发者于7月1日后在App Store上线的手游,却并不在列。

一位接近国外游戏开发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App Store是一个整体,所有应用都可以通过iTC后台设置来选择向某些地区开放或屏蔽,而绝大多数App上线时选择的是“所有地区”。“据我了解,拥有国外开发者账户的游戏开发者是不需要提交审批信息的,至少暂时不需要。”

“苹果落实手游新规的举措,客观上导致了App Store中国区上的境外游戏只需经过苹果审批即可,但国产游戏却多了一道拿版号的手续。”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游戏行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

根据数据分析平台App Annie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自2014年至2015年,iOS App Store中国区商店收入排行榜前1000名游戏中,国产游戏数量分别为553和617。然而,App Annie预计2016年这一数字不增反降为570,相较于2015年下跌7.6%。

曲线规避监管

在生存胁迫下,发现新规漏洞的中小游戏开发者开始了侥幸的尝试。

一位资深游戏公司人士12月7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部分国产游戏已经可以不需要版号就在国内发布。

“比如,提交游戏时首先选择在一些东南亚的国家发布,这样就可以不用提交任何诸如版号之类的资质。等苹果审核通过之后,在进行游戏发布的同时,再勾选中国市场。”

除此之外,国内苹果商店的监管也形同于无。该人士告诉记者,“比如,我们手里有游戏已经批了版号,按总局规定,这个版号仅对应一个游戏、一个游戏名称。但是在App Store中,我们使用五六个游戏名称提交,却只用这一个版号,最后这些游戏都可以过审。”在他看来,广电总局没有那么多人手去执行抽样检查,因而App Store也就“走个过场”。

除上述情形之外,业内人士孙志超12月7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在“App审核信息”部分的“备注”中填写虚假游戏版号,或将产品类别从“游戏”更改为“娱乐”等分类,同样是逃避审批的方式,“现在是申报制而非准入制,小团队、小公司的作品是管不过来的。”

“现在行业处在一个迷茫期,”前述游戏行业人士坦言,“我们了解过,新政出台时的存量游戏大约有2万多,每月还会新增不少,需要审批的量太大了。”

一位广电总局人士12月7日同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了当前的新政执行窘境,“人手根本不够”,但他也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监管部门的态度,“抓住就玩完”。

尽管如此,更多中小游戏开发者宁愿铤而走险,开启“曲线救国”模式。事实上,相较于按照新规拿版号所增加的成本和减少的收入额相比,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式来回避审核,支出更少,无疑是更优方案。

但对另一些“遵纪守法”的开发者而言,漫长等待之后,极有可能是死亡。“国产游戏本身就稍弱,如今还面临差别监管问题,造成对民族移动游戏产业事实上的歧视,对产业发展极为不利。”上述游戏行业人士感慨道。而他的诉求只有一个:或公平监管,或针对国产游戏和进口游戏,变强制拿版号为鼓励拿版号,通过柔性方式加以引导。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