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终端

每月都有公司倒闭 2016是VR元年也是卒年?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      2016/12/22 8:43:20

导语:噱头炒得火热却缺乏优质内容,无法给观众带来良好体验的行业现状,让不少刚刚诞生的VR产品,阵亡在起跑线上。

今年VR产业刚起步就有众多从业公司栽倒在起跑线上。漫画/王鹏

“2016年是VR的元年。”自今年年初开始,这句话就在文化产业圈盛传。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一时间,VR+演唱会、VR+影视……貌似什么都能“+”的VR产业如火如荼,甚至吸引了王菲、鹿晗等一众明星的视线。可令人尴尬的是,临近年底,不少VR视频平台不再更新、公司濒临倒闭的消息接连传出。噱头炒得火热却缺乏优质内容,无法给观众带来良好体验的行业现状,让不少刚刚诞生的VR产品,阵亡在起跑线上。

假红火

明星开演唱会瞄上VR直播

几天前,王菲发布年底“幻乐一场”演唱会的宣传视频,号召歌迷通过VR直播的形式观看演唱会。天后一发话,人们的视线又一次被拉到VR两个字母上:VR产业刚步入元年就被不少明星瞄上,纷纷试水尝鲜。

VR即虚拟现实,指的是利用计算机生成模拟环境的技术,由于有多源信息的融合交互与三维动态的体验,应用此技术可以使人沉浸在虚拟的场景中。“戴上VR眼镜,假装我在现场”,成为VR技术的独特优势。在演出领域,由于VR技术号称能让观众跨越时空,身临其境般感受线下演唱会的现场,也就成为不少商家盯上的商机。

一开始VR视频直播只在虚拟偶像中流行。今年年初,二次元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在台北国际电玩展上举办虚拟现实演唱会。不少宅男、迷妹头戴VR头盔,手持控制器,本是虚拟形象的“初音未来”出现在他们身边。通过操纵控制器,观众还能“走”到舞台正中央,让偶像在自己眼前跳舞唱歌。在“初音未来”甩动她标志性的长马尾时,还有玩家担心被她的长发打脸,把身子突然往后缩了一下。

到了今年夏天,不少歌星也开始制作VR演唱会。7月初,鹿晗宣布通过米多娱乐APP推出“世界上第一个完整的VR演唱会”——“鹿晗《Reloaded》全国巡回演唱会”。随后,莫文蔚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站在杭州落幕,谭维维在成都举办户外演唱会,分别通过爱奇艺及榴莲VR进行直播。而王菲在时隔四年之后复出举办的唯一一场演唱会,因其票价奇高、票量极少,更为VR在线直播赚足了噱头。

“严格意义上说,VR视频直播演唱会并不算是音乐产品,它更多偏重于视觉体验,在还原听觉信息上做得还不够,不过能让观众在视觉上亲临现场,也成为今年特别火的概念。”业内评论人王毅如是说。

真尴尬

每个月都有VR公司倒闭

“盛景网联合伙人恶意拖欠员工薪水和报销费用,总金额达200多万。”就在10月末的一天,一条红色的条幅出现在盛景网联办公大楼的门口。这家公司的员工,投诉其下属AR/VR公司众景视界,因资金周转困难拖欠员工工资。而为鹿晗、汪峰、尚雯婕等明星提供VR直播和视频服务的米多娱乐,也被曝出解散内容部门与拖欠工资的消息。很难想象,撕开VR产业红火发展的表象,不少公司的运营竟然难以为继。

VR公司出现运营问题绝非仅此两例。作为第一视频榴莲VR项目的负责人,赵彦在筹备谭维维11月首场VR演唱会直播时,曾与多家视频拍摄、眼镜售卖、技术研发等上下游公司接触。“今年七八月以后,每个月都会听说有一两家做VR的公司倒闭了。”他发现,还有不少提供VR视频的手机APP或平台也不再更新内容,“就算公司名义上还存在,项目也早就不做了。”

现在市面上有米多娱乐、爱奇艺VR、优酷VR、VR看片王、VR世界等数十个VR视频APP,但可供点播的内容不多,不少平台上最近上传的视频还停留在9月份。有些节目的点击量更是在万人左右徘徊,这样的APP早已成为名存实亡的空壳。“VR产业刚起步就跌入寒冬”的说法也在业内盛传开来。

“跌入寒冬的说法并不准确,因为就没有过‘春天’。”赵彦直言,VR产业所谓的热只是投资方的热,消费环节根本没热过。“技术研发公司能够引来投资,一些穿戴设备的线下体验店也可以吸引发烧友,但主打视频直播的平台很少能从普通消费者手中赚到钱。”VR产业始终没能变现,从业公司的接连倒闭也就不足为奇。

大困局

体验差价格高观众不买账

“这一年VR这个词被说得很火,但对于大众来说,它还只是个概念。”说起VR行业现状,完美世界(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伊迪认为,现在大多数消费者还不知道VR究竟是什么,距离“飞入寻常百姓家”还太遥远。

“归根到底是体验太差,消费性价比不高。”在王毅看来,VR眼镜的尚未普及就是第一个门槛。高级的VR穿戴设备价格普遍超过8000元,普通设备也要几千元,小型的VR眼镜价格也是三位数。可是,即便是顶尖的VR头盔,还是有不少用户反馈说“戴上没半个小时就头晕”,而百元的VR眼镜又被吐槽“效果还不如看3D视频”。

制作优质的VR视频同样存在难点,让观众有优良的浸入式体验并不简单。赵彦以演唱会的VR直播为例,由于VR拍摄镜头无法像传统摄像机一样变焦,歌手离镜头太远,观众视线里就会一片模糊;如果走得太近,面部成像又会严重变形,甚至出现双影。此外,由于观众戴上眼镜后,感觉如同站在歌手身边的舞台上,直播时,如果机位直接从歌手正对面切换到背面,他就会一下从观众的视线中消失,观众不得不转身180度,才能再看到歌手。“我们在做演唱会彩排时,反复跟谭维维确认走台位置,还突破了许多技术难题,才确保直播顺利进行,没有‘穿帮’。”

而在国内,能够制作优质VR视频的团队仍属少数,内容生产能力不足,观众能看到的作品更是少得可怜。“精品内容过于匮乏,导致观众体验差,观众不买账,市场自然做不起来。”王毅表示,没有被观众普遍认可、尚未建立起盈利模式的VR产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