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互联网

“同道大叔”蔡跃栋:28岁赚上亿不算成功,买不了几套房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2016/12/29 8:08:12

导语:对蔡跃栋来说,他的人生标签是“不想跟别人活得一样”,包括标新立异的毕业设计、拒绝拿毕业证等。

“同道大叔”蔡跃栋:28岁赚上亿不算成功,买不了几套房

一个网红自媒体到底能值多少钱,“同道大叔”拿到的估值是3亿元。

12月8日晚间,美盛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美盛文化控股股东美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美盛控股)以2.175亿元,向蔡跃栋等收购同道大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同道文化)72.5%的股权。

通过这笔交易,同道文化创始人、网红“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直接套现约1.78亿元,同时让出了CEO(首席执行官)的位置,并赴任美盛文化副总裁。与此同时,本次交易后,蔡跃栋对同道文化的持股比例从72.0847%降至12.5%。而目前,同道文化的估值达到3亿元。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在上海某酒店的早餐餐厅中独家专访了蔡跃栋。蔡跃栋看起来还是一张娃娃脸,穿着一身休闲装,顶着一头“都教授”的“娃娃头”,早餐只拿了一些蔬菜色拉和酸奶。

聊天过程中,蔡跃栋叫住服务员:“一杯柠檬水,加三片柠檬”。

“处女座嘛,我可以没有肌肉,但我不能在这个年纪跟别人一样挺着着大肚子。因为我之前一段时间特别忙,劳累之后感觉自己发福了,这样的话我自己会过意不去。我是个易胖体质的人,所以这样我会控制。”蔡跃栋说。

“同道大叔”蔡跃栋:28岁赚上亿不算成功,买不了几套房

同道大叔官方微博

对蔡跃栋来说,他的人生标签是“不想跟别人活得一样”,包括标新立异的毕业设计、拒绝拿毕业证等。

同道文化CEO的继任者、来自美盛文化的企划总监章晋源还提到,在同道文化谈A轮融资时,他和美盛文化的总裁一起,蔡跃栋则带着女朋友一起。“也不装一下说是助理。”章晋源称。

对此,蔡跃栋则大大方方地对澎湃新闻表示,其实现在还是很愿意去带着女朋友出去走走,因为自己比较忙,而当时因为跟章晋源比较熟,所以觉得带女朋友出来也很正常。

2013年,蔡跃栋开通了同道大叔的微博账号,通过#大叔吐槽星座#系列漫画走红;2015年4月,蔡跃栋注册了同道文化。截至2016年8月,同道大叔在微博、微信中拥有的粉丝人数合计超过1600万。现在的同道大叔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好玩的内容自媒体。靠着捆绑星座而走红的同道大叔,设计了自己独特的12星座卡通形象,并依此开发了系列衍生品。

根据美盛文化的公告,未经审计的同道文化主要财务指标方面,截至2016年6月30日,同道文化净资产4479万元,净利润617万元。

蔡跃栋向澎湃新闻透露了此次收购的细节:美盛赴日考察了Hello Kitty的母公司Sanrio后,回来就将蔡跃栋约到杭州,半天的时间就签完所有字收购同道文化。

对同道文化提出收购的不止一家公司,其间美盛也犹豫过一段时间。蔡跃栋透露,当时,同道文化原本已经要和其他公司签约,但由于美盛文化是同道文化的股东,签约需要美盛文化的签字,而当时美盛文化董事长赵小强前往日本考察Hello Kitty的母公司Sanrio等其他IP。没想到的是,赵小强从日本考察回来后,决定收购同道文化。

在这场美盛控股对同道文化的收购中,比起3亿元的估值,更令市场瞠目结舌的可能是,包括蔡跃栋和章晋源在内的同道文化创始人团队都还是30岁不到的“小鲜肉”:蔡跃栋生于1988年,章晋源生于1991年;另一名主创人员之一、同道文化COO(首席运营官)范荪生于1989年。

这三人都是清华大学校友,章晋源与蔡跃栋甚至住在同一栋宿舍楼。

关于三个人在创业中的角色,蔡跃栋打比方称:“如果是一辆车,我觉得我是核心的内容驱动,是发动机的部分;范荪就像做外壳,包装它;晋源像开车的人。大家互相配合。”

蔡跃栋透露,在创业的过程中,三个人激烈的争吵不会超过5分钟,“5分钟之后就会冷静,想出办法。我一定不是最冷静的人,晋源是最冷静的,范荪是中间中和,容易提出解决方案。因为他是能够懂我诉求又能懂晋源诉求的人。”

从感情上来说,蔡跃栋笑称:“那就比较复杂了,还好我们都喜欢女生。”

在章晋源看来,蔡跃栋“严格意义上不是一个很商业的人”,“也不是单纯的有点耿直的艺术家”,蔡跃栋是追求完美的处女座,在他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三个字。而这时章晋源就会和他进行成本控制和无止境地追求品质完美之间的博弈。

“3亿的估值很合适”

澎湃新闻:整个过程有多快?

蔡跃栋:赵董事长从日本回来后,对同道的信心突然就起来了,然后就把我叫到杭州去了。我们谈得很快,基本上午就谈完,下午就签字了。

当时好几家在跟我们谈,也发了好几个意向,到最后我觉得美盛下决定是最快的,他们很果断。当时我是中午到的,下午4点就签完所有字,基本把这个事情定下来了。临门一脚。

澎湃新闻:除了美盛,有没有跟别的投资人接触过?

蔡跃栋:有,我们A轮接受了很多人,最后选择了美盛是觉得互补。

因为对文化公司来讲,重要的不是钱,我觉得钱背后的资源更重要。综合考虑之后,我觉得美盛对我们的态度比较积极,愿意把我们的事情当成一个相对比较重要的事情去看待,同时很认真,也给了很大的空间。其实我觉得作为文化企业,找投资人的话第一是资源,第二是对你积极的程度很重要。

澎湃新闻:有比美盛出更高价格的公司吗?

蔡跃栋:有公司给出比这个更好的条件。但是美盛作为我们的股东之一,我觉得特别合得来。就像找女朋友,更好的总会有,但我喜欢熟悉的,大家都知己知彼比较好。

澎湃新闻:对3亿的估值满意吗?

蔡跃栋:不是满意,是合适。在这个市场上这个价格不算高,但也不低,合适就好。

之前我一开始有想法的时候,有投资人觉得很有意思。但我也“年轻过”嘛,报出一些不大合理的价格。所以在这次之后我觉得自己在商业上的思考更成熟了,不会一上来就给别人报一个很高的价格,不会高估自己也不会低估自己。

“同道大叔”蔡跃栋:28岁赚上亿不算成功,买不了几套房

“希望同道大叔一直戴头套下去”

澎湃新闻:虽然之前你已经是网红了,有想过以这种方式“一夜爆红”吗?

蔡跃栋:当时我知道这个公告出来后肯定会有一波新闻出来,但还是没有想到(一夜爆红)。当时我刚到上海,跟几个朋友聚会,在唱歌喝着酒,突然间就很多信息过来了。

从财富上或者年龄上去看的话,我觉得没有把自己定义为成功,而是阶段性的成就。

如果说是商业上的成功,我身边有很多同龄的,他们的公司已经做得非常非常好。我身边很多三十来岁的十亿富翁、百亿富翁,所以我不会觉得自己做得多好。

澎湃新闻:这笔套现的钱打算用来做什么?

蔡跃栋:花不了什么,我算了一下,按现在的房价看好像买不了几套房子就花完了,厉害的房子可能连一套都买不了。

其实也没什么变化,可能多了一些时间。我现在一直在反思自己之前的事情,考虑现在做什么事情,未来给自己的一个计划。当下是给同道和美盛找到一些新的机会,但我希望自己在30岁之后可以找到更大的机会。

澎湃新闻:未来想怎么做?现在的同道大叔有达到你心目中的要求吗?

蔡跃栋:并没有,我是可以从很多的事情上去找到缺点的。比如我们现在应该在直播上做出更多好玩的东西,但现在还没有做得很好玩。我希望做点不一样的事情,不是别人怎么做我们怎么做。媒体的变化很快,从图片、语音视频到直播的形式,都是一种挑战,都需要重新开始,所以需要花很多的心思去想做一点不一样的事情。

另外,在商业里面,最可怕的不是跟你做一样事情的人,最可怕的是做其他事情的人,他刚好又可以很轻松地做你的事情,轻松地就过来了。

我觉得我们在这个行业里也算是外来人,但还有比我们更强大的外来人。

澎湃新闻:把这么大一部分股份卖出去不会舍不得吗?

蔡跃栋:首先这是对方的需求,希望达到这个持股比例。

对于我来说,我不是很想当公众人物,我希望生活更安静一点。作为公众人物有便利性,但会带来很多麻烦,我还是希望自由自在一点。

我希望同道大叔一直戴头套下去,平时不会在路上不会被人突然间拦住,或者说去了哪里大家都把你当成一个拍照背景。

“我不想跟别人活得一样”

澎湃新闻:听说你的毕业设计是“100个艺术家到此一游”,呈现方式就是放一个小便槽?

蔡跃栋:对,把它包装得很漂亮放在展厅里。当时的想法就是很反对、抵触学院的教育。我觉得学生教育并没有教学生不一样的东西,而是在走老路。

当时我有一点叛逆,我想的是把100多个污秽的东西当成一个反叛作品来讽刺教育,讽刺毕业展。

澎湃新闻:即便是清华大学这样的学府也是一样?

蔡跃栋:其实我一开始的意向是考中央美院,不是清华美院,后来无意中进了清华美院。

那种感觉就像你喜欢一个女孩子,后来娶了另一个女孩子,结婚后你觉得对她没什么感情,但是又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好。

其实到大四的时候,我觉得那几年好像没有做过让人深刻的事情,毕业的时候就跟老师说,我不想毕业了,我想退学。他问为什么,我说我想做这辈子难忘的事情,后来就没有拿毕业证,然后过了拿毕业证的时间。

澎湃新闻:当时就是单纯地不想拿毕业证吗?

蔡跃栋:当时觉得自己想做一个酷的事情。现在还是觉得很酷啊,我用这个毕业证换了这个故事。

澎湃新闻:所以觉得自己是喜欢标新立异的人吗?

蔡跃栋:我不想跟别人活得一样,要找到不一样的活法。

大学这几年我最满意的就是我的毕业作品。虽然我蛮少去上学,在班上成绩一直是最后一名,但我的毕业成绩好像是最好的,老师也很喜欢我。

我当时一直在创业,毕业证对于我来说不是太重要。如果我能力足够好、有足够的信念,其实很多企业是愿意接纳你的。

澎湃新闻:不去上学的时候都在做什么?

蔡跃栋:大一大二就在创业,那时候做高考培训机构,教一些小孩去画画考大学。大三的时候开始做新媒体。

我一直很害怕自己跟更年轻的人脱节。当我发现年轻人都在用微博时,因为当时还在用诺基亚最老的手机,就把我所有的电脑和手机都换成了苹果

那时我就觉得要跟着他们的生活方式走,感受他们的生活方式,现在也是一样。最近我在看的项目是电子音乐节,我发现现在的电子音乐节未来会成为大家的一种生活方式,需要宣泄需要释放不一样。

所以我对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是很感兴趣的,找一些更年轻的女朋友是对的。

“不可能是不行的”

澎湃新闻:有设想过同道大叔没那么成功吗?

蔡跃栋:都会考虑到,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是没有安全感的。我对比了周围所有人的数据,觉得我们是比较稳定的。而且其他行业的衍生,是延长我们的周期的方式。比如开咖啡厅之后,我觉得同道可以再活5到10年。

你需要做其他的事情去增加安全感,所以我觉得,做企业的话,不光我,我身边很多企业家都是这样,不知道下一年会怎么样,现在黑天鹅事件太多了。

我觉得还是不要去想这个事情,活在当下,做好所有准备。

澎湃新闻:有没有设想过5到10年后你是什么状态?

蔡跃栋:我觉得我5年后还会在创业的路上。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对商业和创新有狂热追求的人。但具体是什么,我现在不知道。

澎湃新闻:生活的角度呢?

蔡跃栋:过5年我觉得我应该有小孩了吧,这个是我的目标。

澎湃新闻:你的择偶观是什么?

蔡跃栋:其实我做过很多期望假设,但后来发现没有用,假设和期望只能达到基本线。

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谈恋爱可能完全想不到。所以我觉得习惯很重要,就有时候你不小心跟另一个人在一起了,他有可能满足不了你所有的标准,但我是一个看优点的人,会放大她的优点,同时我很容易习惯一人,到最后没办法的话我再多付出一点嘛。

其实我对谈恋爱的经历还是比较丰富的。

澎湃新闻:对属下是怎样管理的?

蔡跃栋:我是抱着不管理的心态去做的,每一个人应该找到自己的原动力。前期我亲力亲为一点,后期发现我的工作是想让更多更专业的人来做,不该管这么细。

但当有人跟我说不可能的时候,我会告诉他还有一些新的可能性。不可能在我的概念里是不行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去解决问题。

我会考察一遍之后给他一个方案,但这时候我就会很郁闷、很生气了,当我没有一直在跟这个事情都可以找到方案的时候,我就会重新去思考他的工作定位。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