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移动互联网

Uber危机的来龙去脉:这一切是怎么一步一步发生的?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罗松      2017/6/14 8:43:27

导语:有网友在Twitter上调侃:“Uber不再有COO、CFO和CEO,简直就是一家‘无人驾驶’的公司。”

Uber2.jpg

Uber创始人查尔韦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今天宣布计划进行无限期休假。此前一日,与他关系亲厚的Uber二把手、首席商务官Emil Michael的离职消息也被传出。

仅今年年内,Uber已经损失包括总裁、公关总监、财务主管、自动驾驶部门主管、工程高级副总裁、人工智能实验室主管、地图部门副总裁、全球汽车项目副总裁、亚洲业务总裁和产品及增长副总裁等约10位高管。

于是就有网友在Twitter上调侃:“Uber不再有COO、CFO和CEO,简直就是一家‘无人驾驶’的公司。”

Uber到底发生了什么危机?

Uber的危机从去年就开始显现。自2016年沙特阿拉伯的一笔35亿美元投资后,该公司就没有获得过外部的大额投资。公司内部士气达到最低点,Uber司机的不满情绪高涨。加上接受美国政府部门的调查,和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部门Waymo打官司,Uber内忧外患不断。

更加重要的是,随着Uber规模越来越大,估值日益攀升,其面临的主要矛盾也逐渐从外部转移回到了内部,公司管理的弊端日益暴露,过去横冲直撞、一切以完成业绩目标为导向的文化价值观,在现如今的阶段下,已经难以维系。

在外界眼中,Uber的内部文化、管理风格存在严重问题,这种“有毒”的企业文化会殃及员工和消费者,Uber先后曝光出了一系列丑闻和危机:

今年1月底,美国全国掀起了“删除Uber”的风暴。在美国出租车司机罢工抗议特朗普移民禁令的活动中,Uber宣布取消机场地区的临时涨价,被视为利用罢工机会为自己增加业务订单。此举激怒了许多反对特朗普的美国人,人们号召删除Uber。

2月份,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部门Waymo控诉Uber旗下自驾车Otto侵犯其专利权。Waymo指出,Google前员工Anthony Levandowski在离职前窃取公司光达系统等超过14000笔机密资料后,成立自驾车公司Otto,后来被Uber收购,Uber将其技术用在了自己的自动驾驶车中。

同样是在2月份,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在乘坐Uber专车时,和抱怨公司政策的司机发生了口角,报以粗口,引发了外界的批评。最终,卡兰尼克对外道歉,表示自己“仍然需要成长”。

6月3日,伦敦突发恐怖袭击事件,附近的人在逃离时出于习惯地叫了Uber,订单在短时间内骤增,Uber动态调整了价格。这并不是Uber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2013年美国东岸暴风雪时,Uber照样动态调价;2014年12月,澳大利悉尼的人质劫持事件中的涨价三倍……每每发生突发情况,Uber都无法识别具体情况,任由大数据动态涨价,人们嘲笑Uber是想发“灾难财”。

而就在近期,多名Uber高管被控共谋,将Uber印度一名女乘客被强奸事件栽赃给当地竞争对手Ola,Uber二把手埃米尔·迈克尔(Emil Michael)也参与其中。

更加严重的是,Uber被接连曝光除了一系列性骚扰事件。

2月19日,一位名叫苏珊·福勒(Susan Fowler)的Uber前工程师在个人博客里写了一篇文章,称她在Uber工作时遭到了男性高管的性骚扰,向HR举报,HR不仅不处罚骚扰者,反而逼迫她调换团队。后来,苏珊发现,发生在她身上的情况并不是个例,Uber中存在着性别歧视,员工之间也常常互相使绊子。之后,又有一位名叫Keala Lusk的Uber前员工站出来声称遭到女上司非礼。

2月20日,卡兰尼克紧急救火,展开内部调查,邀请董事会成员Arianna Huffington和前司法部长Eric H.Holder Jr.一起彻查上司骚扰下属的问题,以及人力资源部门的失职问题,并向外界公布调查进展。

2月23日,两位Uber投资人发表了一封公开信,称Uber的文化需要修改,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来打击性骚扰和性别歧视。

但不料卡兰尼克的一封告员工信却被爆出,让人惊愕。这份信件是在2013年发出的,信中下达多项员工规定,包括性行为,以防员工之间发生性关系 ,这份指南被Uber内部人士称作“迈阿密邮件”,卡兰尼克警告称,“你最好读读这个,要不我就会踢你的屁股。”

截至6月初,Uber已经开除了20余名与性骚扰事件相关的人员。Uber对至少215名员工展开了调查,发现20多名员工都存在着不同类型的歧视、欺凌和其他骚扰行为。

6月12日,Uber召开董事会,宣布了长达数月的调查结果。所有董事都批准了报告中的建议,包括要求二把手Emil Michael离职,吸纳更多独立董事,卡兰尼克休假3个月等等。

伴随这些丑闻的纠缠,越来越多的Uber员工选择离职。湾区的招聘人员和竞争对手的高管都表示,他们发现Uber前员工的求职申请正在增加。员工们普遍表示对公司领导层失去信心,并开始怀疑公司股票期权的价值。

高层基本真空了,接下来Uber会怎么运作呢?

uuu.png

最新Uber管理层结构示意图:浅灰色为Uber长期员工,浅粉色为近期可能上位的高管,水红色为目前职务空缺。图片来源/Quartz

和大多数规模较大的知名科技公司一样,Uber的股份采用的是 A/B 股架构,董事会9人中7人拥有超级投票权,包括卡兰尼克、联合创始人盖瑞特·坎普 (Garrett Camp)、著名硅谷风险投资人比尔·格雷 (Bill Gurley) 等。也就是说,如果卡拉尼克的盟友和他行动一致,他便能够继续保持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无论休不休假。

在管理方面,根据彭博社的消息,在卡兰尼克休假期间,Uber会由一个多人组成的委员会来具体管理,包括Uber美国和加拿大地区总经理Rachel Holt、亚太及拉美地区总经理Andrew Macdonald、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运营主管Pierre-Dimitri Gore-Coty、产品主管Daniel Graf和人力资源主管Liane Hornsey等。

Uber也在试图引入新的血液来改善管理文化,过去一周还任命了两名女性高管。其中,哈佛商学院教授弗朗西斯·弗雷(Frances Frei)将担任Uber的战略和领导力高级副总裁;苹果前高管博佐马·约翰(Bozoma Saint John)将出任首席品牌官,后者曾在苹果负责iTunes和Beats的全球营销。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