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网络游戏

电子竞技崛起背后:沉迷者的热情与腐化

来源:新浪综合    作者:      2017/6/26 10:33:09

导语:电竞是一个宽泛的概念,许多游戏都有自己的电竞比赛和组织,但无一例外地这些游戏都要求玩家拥有极强的手脑协调能力与反应能力。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你在过去的25年时间里离开了地球,当你再度归来的时候会发现世间很多东西都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其中可能并不包括体育世界。

信息革命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购物、聊天、约会、政治乃至消费文化,但是体育仍旧维持了原样。足球仍旧是那个足球,场上22个人需要将足球踢入对方大门才有机会取得胜利。高尔夫也仍旧是那个高尔夫,只有将球击入小洞才能得分。在过去的100年里,似乎没有什么新的主流运动被发明出来。

但是,果真如此吗?

在伦敦东部,知名战队Fnatic的创始人Sam Mathews开设了一家电子竞技概念商店,这家店的名字叫做Bunkr。这家标榜为"世界首家电竞概念商店"的商店开设于去年12月,地址选在了伦敦最为时尚的Shoreditch地区,在这里顾客可以选购电竞装备,与喜爱的电竞队员见面,观看直播与电竞比赛。

电竞是一个宽泛的概念,许多游戏都有自己的电竞比赛和组织,但无一例外地这些游戏都要求玩家拥有极强的手脑协调能力与反应能力。这些电竞比赛与传统运动比赛并无二异,每支队伍都有自己的支持者,他们可以到现场看比赛,为他们喜爱的明星加油助威。

Sam Mathews13年前在母亲的资助下创立了Fnatic战队,并将其建立成为了全世界最为成功的电竞战队之一,它拥有不同的支部,每年在全球大大小小600余项赛事中出场比赛,涉及的游戏包括《守望先锋》、《使命召唤》、《CS》、《Dota》以及《英雄联盟》。

尽管这是一支成立于英国的队伍,但其中甚少有队员来自本土,但他们却赢得了无数殊荣。Fnatic曾是第一届《英雄联盟》世界冠军,而他们的《CS》战队则被认为是史上最佳之一。"电竞是除了足球以外,第一项真正拥有全球影响力的运动。"Mathews如是说道。

说道足球,诸如曼城这类的足球俱乐部已经开始签约来自《FIFA》游戏的职业玩家了。而一些更具野心的俱乐部如巴黎圣日耳曼则已经签约了许多来自不同电竞游戏的职业玩家了,其中就包括《英雄联盟》的玩家们。背后的逻辑相当简单:电子游戏能够吸引无数年轻人的目光和喜爱(举例来说,现在孩子第一次接触到足球俱乐部的地方通常是在《FIFA》里),因此投资电竞将会在未来取得巨额回报。

根据电竞数据收集组织Newzoo的调查,在过去的5年中,电竞产业收益已经从1亿美元飞涨到4.65亿美元了。而全球电竞观众也达到了3.85亿人之巨,其中1.91亿人经常观看电竞比赛,而还有1.94亿人偶尔观看电竞比赛,是潜在的电竞观众。

电竞选手的收入也日益水涨船高,以韩国知名电竞选手Faker为例,他每年的收入高达200万欧元,而这还不包括他的比赛奖金和商业赞助费用,而他不过仅仅21岁而已。但是这些电竞明星会否在将来与C罗或是梅西一争高下呢?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我们是否应该感到忧虑呢?

波兰电竞"奥运会"

位于波兰西部的Spodec体育场是一座繁忙的体育馆,接受举办各种文体赛事。而今年2月,他们举办了世界上最大的电竞赛事。上千名孩子和年轻人聚集在体育馆内观看每年一度的英特尔极限大师杯赛决赛。

这不仅仅是一场比赛,各类电竞相关的企业在比赛场地内展示他们的商品,参观者也可以在可自由升降、360度旋转的电竞椅上体验各种新游戏。场馆内震耳欲聋,充斥着游戏中的厮杀声和枪声,电子屏幕上闪烁着炫目的技能和战斗场景,在这很难找到一块绝对安静的地方。

专业的电竞选手和公司来这参加比赛,赢取巨额奖金。赞助商则来这展示他们的商品,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进军主流电竞市场。此时,Fnatic战队正在比赛中同来自美国、韩国以及欧洲的顶尖战队对战。虽然Fnatic是一支英国战队,但是他们之中甚少有队员来自英国,它更像是一支国际战队。

今年是第五年英特尔极限大师杯赛决赛于波兰的这座体育馆内举办决赛。现在这项赛事的举办时间长达两周,而过去,仅为一周。今年这项赛事的各项数据又创下了全新的记录:173500人在现场观看了比赛,而有4千600万人观看了网络直逼。

在ESL(一家在全球组织电竞赛事的公司)的历史上,这是转播最多的一次赛事。瑞典媒体集团Modern Times于2015年向ESL注资8700万,购买其股份,现在看来这一投资确实是物有所值。

ESL主要在Twitch上直播该项赛事。而仅在2011年,Twitch才被建立,3年以后的2014年,亚马逊以8.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Twitch,现在看来这又是一笔物超所值的收购,因为现在电竞已经彻底成为了这个星球上最为流行的赛事之一。

粉丝在体育馆内的大屏幕上观看电竞比赛
在这背后,真正令人大吃一惊的是,电竞已经成为了最受观众瞩目的体育赛事之一,远超常人想象。ESL的创立人Ralph Reichart现在仍对这一盛况感到难以置信:上千名观众目不转睛地盯着电子屏幕观看别人在虚拟世界战斗。他笑着说:"在一开始我们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去做这件事,许多人包括我们的父母对于我们(建立一家电竞赛事组织公司)都觉得很疯狂。"

英特尔极限大师赛创立于2006年,ESL基于社交媒体、直播、更快的网络以及更多赛事游戏四个方面推动这项赛事的发展。值得一提的是,该项赛事的举办地波兰Katowice距离奥斯维辛仅30公里之遥,并且这个城镇本身是一个衰败的矿业城市,所有这一切,令它看起来像是旧时代的代表,而今却成为了电竞事业的重镇之一。

Reichart解释了发生在背后的故事:"五年前,Katowice的市长联系了我们,他说'在我们这有一个叫做Spodec的体育馆,并且我们的城市也处在转型之中。过去我们以矿业为名,而今我们希望将其打造成一个娱乐城市,而电子游戏能在其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今Katowice以英特尔极限大师赛而闻名,Reichart管它叫做"电竞界的伍德斯托克"(伍德斯托克是史上最为著名的户外音乐节)。"有些音乐节历史悠久,充满特色,而我们也希望将Katowice打造成这样一个节日,不,不仅仅是节日,而是一个象征。"

搜寻首尔

如果你想追寻电竞的中心,那你不应该去波兰,而应该去韩国,那里是电竞产业的发源地。

在周五的晚上,许多首尔的年轻人会选择去网吧消磨时光。许多年轻人会在网吧玩通宵,上百台电脑屏幕彻夜闪烁着荧光,而其中最受欢迎的是《英雄联盟》,有些人会选择《CS》,《FIFA》也是大家的选择之一。在一间网吧内,设施一应俱全----食物饮料,酒精烟草,甚至还有专门的吸烟室供玩家享用。在这足不出户就可以度过漫长的时光。

这些年轻人沉迷游戏,在游戏中和朋友交流。也有一些游戏需要玩家在游戏中同世界各地的玩家进行交流。一开始网吧是由政府建立的,旨在推动互联网和游戏产业的发展。除了跆拳道,韩国并没有一项全民的运动,而电竞的出现则填补了这一空缺(值得一提的是,韩国拥有全球最快、最发达的网络服务)。时至今日,网吧的存在意义已不仅仅是其本身,它们更像是韩国的公园和游乐场。

2017年3月,首尔的一家网吧内
Jeong Hyeon-seok是一名事业有成的28岁男性,他曾是一名来自韩国的数学教师,如今要前往美国攻读脑科学方面的博士。而他常常一周三四次来网吧,每次待2-4小时不等,偶尔他也会通宵。相对于其他娱乐方式而言,他认为这是比较便宜的一种方式,并且在这他能感到由衷的开心和无拘无束,但他在和人谈话时却会感到拘谨和矜持。

他对经常光顾网吧并不感到尴尬,但是他却不会告诉父母自己去了哪里。他对此解释道,这可能和代沟有关:"老一辈人觉得电竞是给那些人生失败的人浪费时间玩的,父母总是希望你去做一些更有建设性的事业,比如学习。"

那么为什么男性玩家的比例远远高于女性玩家?"女孩子更喜欢在咖啡厅里聊聊天,而男性却很少这么做。"对于Jeong Hyeon-seok来说,玩这种需要组队且竞技性强的游戏更像是一种宣泄,在游戏中他可以和陌生人游玩,并为了同一个目标奋斗:那就是击败敌人。

在玩《守望先锋》的时候,Jeong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兴奋地快速说话,对陌生人下达指令。当他完成一盘游戏的时候,坐在电脑椅前的他看起来筋疲力尽,喘不上气。他还好吗?"当然好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赢下了一场足球比赛一样,很高兴。"

学校中的未来新星

阿岘工业高中是一所6年制的高等学院,在此学习的学生都希望能在主流社会中占据一席之地。但是当学校的校长Bang Seung-ho知道很多学生都因为彻夜在网吧打游戏而逃学的时候他做出了惊人之举----他在学校中开了一家网吧。学生因此可以在白天学习常规科目,而到了晚上他们可以在网吧中玩游戏。

Bang认为网吧的存在能驱动学生上学,而当他真正实施以后,果然学生都变了。"他们在课堂上的态度好到难以置信,一旦你鼓励了这些孩子,认同他们的所作所为,那么他们就从思想上彻底改变了,开始认真学习了。"

Bang自己也在这一过程中成为了明星。他一直认为如果不走教育这条路的话,自己能成为一名编曲,所以他写了一首关于游戏瘾的歌曲,而这首歌也开始在韩国走红。与此同时,学校中的那些孩子们也因为一直与同龄人切磋的缘故而变得越发擅长玩游戏。不久Bang便认知到学校正成为培养未来职业选手的摇篮。

韩国学校内的一家网吧
Bang带领记者参观了他的网吧,里面每一个孩子都紧紧盯着电脑,没有注意到记者的到来。"你们之中有谁想成为职业选手?"这时候他们齐刷刷地抬起了头,立马举起了手。那么他们一天需要训练多久才能获得成功呢?最少的时间可能是一天10小时。迄今为止,学校中已经有7、8名学生成为了职业选手。Bang开玩笑地说:"你们这些职业选手得把收入的1%交给我。"

Bang并不喜欢"上瘾"这个词。他更愿意把将大量时间投入游戏的行为称为"过度放纵"。那么他更愿意因为治疗"过度放纵"亦或是培养电竞明星而被人铭记呢?"两者都想。学校能治愈他们的'过度放纵'并将他们培养成电竞明星。"但如果这两者并不能兼容呢?Bang第一次语塞了,最终他回答说:"我还是倾向于培养电竞明星。"

"对健康不利"

首尔的Sangam电竞体育馆像是影院和传统体育馆的融合。而在其中,世界上最大的电竞战队之一的SK Telecom正在打一场资格赛。巨大的电子屏幕上闪烁着各式各样的色彩,这是一场《英雄联盟》的比赛:在游戏场景内,双方各拥有五名英雄,以击杀对手破坏对手的防御塔为战斗目标。

但是对于常人而言,要分辨哪些人属于哪个队非常困难。围观的观众中都是年轻人,但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个以男性为主导的行业中,观众中女性的比例竟然高达50%多。

知名《英雄联盟》选手Faker知名《英雄联盟》选手Faker
她们都是来见Faker的,他是SKT的中单选手。整支队伍就像一支偶像组合一样,而Faker就是其中最闪耀的明星,在比赛中他的表现比他人显得更为出色,用具有迷惑性的走位和表现欺骗对手,赢得比赛。观众频频为他的表现欢呼雀跃,热烈鼓掌。

大屏幕上的Faker虽然是个大明星,但他就像其他电竞选手一样,戴着眼镜,脸色苍白,精疲力竭,好像很多年没见过阳光一样。

Faker走过那些狂热的粉丝,来到了休息室,他穿着一件背后印有"Faker"大名的红白色夹克,那是他的比赛服。他是一个害羞却很为人着想的男孩,希望能回答每一个采访中问出的问题。

那么Faker是依靠出色的反应力才能获得如此成就的吗?他回答道:"不,我的反应能力并没有这么出色。在比赛中,专注力更为重要。《英雄联盟》一方面就像象棋或是围棋一样,另一方面也像某些传统的团体竞技运动一样,在这些项目中如果想要成为职业选手,那么战略远比个人技巧有用的多。"

Faker很享受电竞带给他的荣耀,他最近去了西雅图,在那里他才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名声有多么响亮,这令他感到难以置信。那么他会像他说的那样选择一个玩《英雄联盟》玩的和他一样好的女性结婚吗?"不,那只是一个玩笑而已,但是好多人都相信了,这令我有些苦恼。"

那么他一天要训练多少时间的《英雄联盟》呢?"一天最少也得练习12个小时,比赛来临的时候,我会练习15个小时。"那么玩这么久他会感到无聊吗?"我依旧很喜欢玩这个游戏,只不过没我成为职业选手之前那么沉迷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确实有些无聊了。"

Faker觉得自己是一个职业运动员吗?"有些体育运动并不需要选手进行身体上的运动,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电竞确实是一项体育运动,但是另一方面来说,电竞会危害你的健康。"

"如果你一直都坐着不动的话,毫无疑问这会危害你的健康,但是我认为电竞有利于大脑发育。"

10点左右,电竞明星Faker完成了采访,踏上了回家的旅程。但此时,他的比赛尚未结束,电视里的频道还在播放着SKT今天的比赛,节目里充斥着对比赛的分析,无尽的回访以及对于选手的采访。这个频道24小时循环播放电竞比赛,这着实令每一个外来者惊讶无比。

游戏引起的死亡

Jun Byung-hun同时身兼韩国电竞协会和国际电竞联盟主席,日常安排非常忙碌,与他见一面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最终他还是在韩国的一间办公室内接受了采访,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皮鞋光亮地能反射出人影来。

他的最终目标是将电竞在全世界范围内普及的像韩国境内那么流行。"老一辈人仍然认为游戏会毒害青少年,不能让他们安心学习,但这是谬误。阻止孩子玩游戏就像截停一条流动的河一样,是不可能的。我们的作用就在于制定相关政策,限制河水的泛滥,引导孩子们正确地玩游戏,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最大化法规的效率。"

韩国电竞协会和国际电竞联盟主席Jun Byung-hun韩国电竞协会和国际电竞联盟主席Jun Byung-hun
实际上,Jun并不是一位法律法规的拥趸。2011年,韩国政府承认了境内青年人可能拥有游戏上瘾的问题,并推行了"辛德瑞拉法案",旨在限制16岁以下孩童玩游戏的时间。

Jun对此感到很鄙夷和不满,"辛德瑞拉法案在这个时代是错误的,一直以来我都在致力于取缔它。游戏应当被视作家庭内部的娱乐休闲活动,只有这样才能限制游戏的副作用。"在采访的最后,Jun看着手表匆匆离去了。

在此之前,他还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奥运会是否应该接纳电竞呢?"当然应该,电竞应该拥有和其他体育运动一样的地位。"对于Jun所处的位置而言,他发表的这番言论是理所当然的,同时也要看到这则新闻:2022年亚运会接纳电竞作为其官方比赛项目。"在数字领域,电竞不仅是最主要的运动,同时也是最深受众人喜爱的运动。"

在首尔的国家心理健康中心,Lee Tae-kyung博士清楚地知道国家为什么推行"辛德瑞拉法案"。Lee现在在一家国家运营的心理健康医院中管理其治疗上瘾的部门,过去他处理的案例都是关于酒精和药物中毒的,而今他却要处理游戏上瘾的问题。

他说,最典型的例子是当孩子们11岁进入中学的时候,他们就会渐渐开始沉迷于游戏。他们对于学业,家庭和好友逐渐失去了兴趣,不吃不喝,很少睡觉,整天玩游戏。"有一个年轻人不吃不喝不睡好几天,最终在打完一盘游戏以后,彻底进入了长眠。在接触到这个案例以后,经常有人会问我:'你们是否应该彻底取缔游戏,或是限制玩家的游戏时间?'但这毫无疑问会让整个游戏产业陷入倒退。"

那么政府在治疗游戏上瘾的问题上真的做到了自己应该做的了吗?"显然没有,我支持'辛德瑞拉法案',但它还远远不够。"他对于整个游戏行业忽视游戏上瘾的问题的表态是"这是不道德的"。

韩国心理健康国家中心的专家Lee Tae-kyung韩国心理健康国家中心的专家Lee Tae-kyung
Lee博士用"霍拉疗法"治疗他的病人。这个名字取自于德国幻想作家Michael Ende上世纪70年代写的小说《毛毛》,书中描写了一个叫做毛毛的小女孩,她的生命被一种会偷时间的寄生虫毁了,毛毛和人类最终被救世主霍拉所救,将他们的时间还给了他们。对于Lee来说,霍拉这个名字是对他疗法的最佳隐喻。

31岁的Choi是医院里的一名病患,因为游戏上瘾而来到医院,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他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关于网瘾是如何让他逐渐远离现实世界和工作,他说他每晚在网吧玩4-小时,并开始不吃不喝。

这一行为是否影响到了他的工作呢?"影响非常大。他的工作是协助一名室内设计师进行装修,有些材料非常尖锐,需要极高的专注度才能安装,但我常常感到昏昏欲睡,设计师对我很担心。"

贱贱地,他开始无法区分现实和游戏中的角色,停止和人接触。在医院里他经历了音乐和诗歌疗法。他说有一首诗对他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当我在玩游戏的时候,我只是在不停的杀戮,攻击。我并没真正地在体验生活,不会去想自己的家庭和父母,如果有朝一日我能回归正常生活的话,应该会很美好。"

Choi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彻底离开游戏,但他希望离开医院以后能适度玩游戏。Lee的治疗看起来很有效果,但他并没有过度乐观:"Choi现在处于恢复期,但是一旦他回归正常生活,那些诱惑仍旧在那里。"

其他治疗方法则更为激进。江南地区的轻松大脑中心是一家私人诊所,失望的父母们花巨款将他们的孩子送到这里来,希望能治愈他们。

相对于那些在国立医院工作的医生,Kim Hyun-soo博士穿的更为休闲一点。他讲述了韩国上瘾问题的历史变迁:"上世纪90年代,许多毒品问题都和胶水和汽油相关,而之后,随着网游在1998年的出现,我开始看到了一些具有网瘾的患者。那些之前深受毒品危害的人转向了游戏,自此以后年轻人中排名第一的上瘾问题就成了网瘾,其中90%都是男性青年。"

Kim讲述了一些关于网瘾的可怕故事,有一个人曾穿着尿布玩游戏,这样他就不用去上厕所了。有些人不吃不喝就为了打游戏。更有甚至有一个网瘾青年在自杀以前,还将父母一起杀了。"这个社会上很多悲剧都同网瘾相关。"

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一个案例是在2005年,他治疗好了一位青年的网瘾。"我治疗了他6个月,认为他已经治愈了。"但他在两个月之后却自杀了。"我们认为他想和曾经游戏中的好友再度建立联系,但那个群体已经剔除他了,正因如此他认为他失去了所有的社会联系,这导致了他的死亡。"

对于Kim来说,这是悲痛的一课。"我终于认识到治疗网瘾的关键不是让他们不再玩游戏,这不是简单的二元论,我们需要继续探索他们的心理。"在此以后,他发现了网瘾也拥有许多不同的类型:有些人热衷于上分,有些人热衷于赚钱,而有些人玩游戏则只因为归属感。

那些热衷于赚钱的,是最难治疗的一批人。电竞中的赌博问题已经远比传统体育中的先进很多了,职业选手不能赌自己的输赢。去年,《星际争霸》选手Lee Seung-hyun就因为操纵比赛的原因而被逮捕,并且终身禁止在韩国参加电竞行业。

韩国国内的一场比赛
网瘾青年的数量在逐渐增加,而年龄则越发幼小。他曾见过6岁的小孩子沉迷于手机游戏,并拒绝上学。对待这样的病人,他通常采用"谈话疗法":让上瘾者主动谈论自己的问题,并寻求解决途径。如果病人痴迷的是电竞中的竞技部分,那么他会找一个类似的体育来替代。如果他们是因为孤单而痴迷游戏,那么他会找一个社群来让他加入,这是对待上瘾问题的比较适度的方法。

坐在他桌子旁边的是他的伙伴Lee Jae-won博士,当谈话疗法无法对这些年轻人起作用的话,他们就会转向电击疗法。这种治疗手段毫无疑问饱受争议。记者在手上尝试了一下他的电击疗法,手上的疼痛几个小时以后都没有消退,要知道这些治疗本应该作用于头部。

在出门的时候,一位母亲陪着她9岁的孩子等在外面,他手上有一个《英雄联盟》的纹身。在韩国文化中,刺青本应是禁忌,那么他是会经受"谈话疗法"还是"电击疗法"呢?这就是隐藏在Faker辉煌背后的故事,挤满人的体育馆,上百万美元的奖金以及热烈至极的掌声助威声背后的另一面。

管理机遇

Ian Smith是英国电竞诚信理事会的首席,他说现在的电竞世界就像是美国早期的狂野西部世界,是充满机遇,没有健全法规约束,随时都会爆发的产业。他工作的职责就是让电竞产业井然有序。他曾是前板球协会的法则制定者,拥有应对腐败和操纵比赛得丰富经验。

他说在电竞比赛中,作弊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玩家可以利用科技让对手的网速变慢,也能让自己的速度增加。现在电竞比赛的腐败可能性越来越高了,因为许多人开始对其进行赌博,拉斯维加斯的赌场现在也对电竞比赛进行直播,以此来吸引年轻人。电竞诚信理事会最近同内华达游戏控制协会签署了一个备忘录,共同限制可疑的赌博行径。

Smith希望电竞能够从其他运动中吸取教训:"因为过去其他运动曾经经受过这些事情,所以我们在电竞身上可以节省时间,省去痛苦。许多人已经紧紧地盯住了电竞行业,希望从中捞上一笔。我们也不希望电竞行业变成国际足联,不希望有一个像布拉特那样的人掌控整个行业。但是现在他们想要什么呢?谁也不知道。"

那么这个行业遵循可他的道德守则了吗?"我曾经不止一次被人指摘道,你这是为没有汽车通过的地方建造高速公路。但问题在于,我在这个行业已经整整工作了20年,我知道汽车马上就要来了。直到被这些汽车撞倒,其他普罗大众才能认识到,原来汽车已经来了。"

英国的电竞事业才刚刚起步。旧的体育运动仍旧占据着主流,但是每一天,都有新的变化出现。BT体育今年第一年开始转播《FIFA》游戏的赛事了,而上个月托特纳姆热刺宣布他们的新场地将会承接电竞赛事,每场能容纳5万人,收益高达300万欧元。

伦敦奥运会的主旨是"激励下一代人参与体育"。但是自2012年以来,每周至少锻炼或进行传统体育赛事的人群比例下降了0.4%,来到了1580万人。今年三月,一项数据表明91%的父母声称他们的孩子每天没有得到推荐的60分钟锻炼时间。他们担忧自己的孩子会迷失在虚幻世界之中。

韩国的情形可能尚且远在千里之外,但是英国的第一家网瘾治疗诊所已经开业7年了,英国的治疗师们或许更倾向于12步疗法,而非电击疗法,但又有谁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