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移动应用

交友app让“约”变得简单,越来越尴尬的是该由谁来买单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      2017/6/30 8:22:02

导语:现在“一键约会”的app越来越多,陌生人之间约会的次数越来越,约会这件事也变得越来越随意。

第一次约会谁给钱?通常应该是男士。但现在“一键约会”的app越来越多,陌生人之间约会的次数越来越,约会这件事也变得越来越随意。于是就导致了一个问题:约会吃饭,该由谁来买单?

《华尔街日报》日前撰文讨论了这个问题。很多女士原本习惯在买单时假装掏钱包,但大部分时候男士都会抢着买单。而现在,当女士假装掏钱的时候,男士则通常无动于衷,于是女方只能“假戏真做”掏钱买单。

以下是《华尔街日报》的文章:

曾经,塔尼莎·赞达梅拉在第一次约会时,会假装在钱包里找钱付款,但她笃定男方一定会坚持付款。之后她也遇到过,有的男士“忘记”带了自己的钱包,或是饭后要求AA制。现在该付账的时候,她会坐着不动,连假装付款的“套路”都不再尝试。她今年虽然只有23岁,却直言要点:“如果你掏钱包,那这顿饭就是你买单了。没人会阻止你。”

网络交友盛行的时代,男女之间由来已久的一个传统正在经历颠覆:账单到来之际,女方假装准备付款——内心却期待男方坚持买单。

现在,在线约会服务越来越多,约会时花钱的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根据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分析,在纽约或旧金山,两个人看一部电影、吃一顿饭、喝上几杯啤酒,最后乘坐出租车离开,一共大约需要花费130美元。一周三次,一年就要花费两万多美元。

交友应用在网络交友的时代盛行,这也意味着单身人士进行第一次约会的机会将远多于以往。许多女性表示,她们现在已经连“试着找钱”都不愿尝试。因为她们因此而AA或买单的几率会大大增加。现在,到了该买单的时候,双方都早有准备。他们会注视着对方,直到一方承受不了压力,继而买单。

经历各有不同看法亦不相似

艾利克斯·波尔

19岁的艾利克斯·波尔表示,最近她和在Tinder(网络交友应用)认识的一位男性约会了。因为男方发起了约会并选择了约会地点,她选择了不主动支付账单。但在这位男士送她回家后,他通过Venmo给她发送了一张20美元的费用清单,请她付自己那一部分的餐费。这位西维吉尼亚大学的学生在Venmo上拉黑了他,也并没有支付账单。

拜伦·诺顿-沃夫今年51岁,生活在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市。他表示,在同性社交应用Grindr上,人们常常选择消费并不高昂的约会,比如咖啡和鸡尾酒。

杰克琳·苏许塔是密歇根州罗彻斯特山的一位财务主管。她在18岁生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于弱势地位。她说,生日那天,她应邀观看电影。但是到了购票处,她的约会对象直愣愣地看了她好几次,让她十分不舒服。最后,她拿钱买了两张票,外加爆米花和饮料。“真是太尴尬了,”她说, “谁会让你在生日那天付账?”

阿莱克兹·普尔是一位30岁的律师。她表示,四年前搬到纽约以来,她注意到了关于“付账”情景的逐渐变化。最初,她的约会对象通常会阻止她付款,并主动买单。但是之后,她却不只是负担自己消费的那一部分。最近一次小聚喝酒,由于没有事先预定,她问她的约会对象,是否需要预定一些食物。他答道:“你家里没吃的吗?”

沙斯·阿芒特

“追求女孩”(Girls Chase)这家网站旨在为男士提供约会建议。沙斯·阿芒特是其创始人。他表示:“认为对方该付款时,对方却选择不付款,是一种反转影响力的行为。这与男性通过买单,女性通过让男性买单展现各自影响力不同。”但是,拒绝买单的女性,可能会被认为是在“找饭票”。一部分女性的确如此。

卡蒂·哈特是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一位应付账款经理。她表示:“我从没有想过主动付款,但实际上,我经常这样。他们对此并不觉得不妥,我就只好说,那好吧。”

这位37岁的女士最近在市中心的一家餐厅约会,约会对象建议对一个汉堡和一份炸薯条平摊费用。汉堡摆上来后,他将其切为两半,但非常不均匀。他观察了一会儿,选了更大的一半。

卡蒂·哈特

该买单时,哈特女士说,她象征性地掏出了信用卡,但是那位男士毫不犹豫地同意了,让她支付一半地费用。 “甚至服务生都看着他,像是在说,你有没有搞错?”

众说纷纭

一位哼着歌的服务员表示,两个人同时准备掏钱,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但他也补充道,在同性约会中,年龄会是一个决定因素。“不掏钱的人通常更为年轻。”然而,他有一次约会却规避了这一规律。在付账之前,他就去了洗手间,并表示会在外面等约会对象。

礼仪专家表示,这其中的规则并不复杂。《创造更好生活的现代礼仪》一书的作者黛安·高斯曼认为:“你邀约,就该你请客。但是现实是,约会的对象可能并不知道这一规则,或者说,并不认为这是约会。”

英国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的社会学讲师朱莉娅·朗(Julia Long)是女权主义理论的专家。她表示,男性在约会时买单,这是几个世纪前骑士制度下的过时产物,而且这也隐含着所属权。 “女性不是供买卖的货物。”

赞达梅拉女士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她说,由于女性的收入水平仍旧低于男性,因此男性负责晚餐和电影的费用,并非强词夺理。 “男女之间的工资差距很大,”她说, “男性至少应为他发起的约会买单。”

迈尔斯·伯德

一些人表示,他们正在支持一种关于性别角色的观点,并认为该观点更为进步。迈尔斯·伯德(Miles Bird)今年27岁,在旧金山的一家风投公司工作。他说:“我几乎觉得,不让她们付钱是不礼貌的,而且我会被认为十分刻板。”伯德先生表示,他通常在掏钱包之前,就建议分开结账,虽然有时候,他不得不支付整张账单。

一些男性则认为,他们的确准备在第一次约会时买单,但是仍旧希望女性会有掏钱的举动。洛杉矶医生阿米尔·诺巴赫特对此认为:“你不会希望自己被人利用。”他表示,他的一位患者在最近一次约会时,点了两份主菜——一份是在餐厅就餐的意面,另一份是打包的烤鱼。在女伴去浴室时,他要求分摊账单。他说:“第一次约会,我每次都会买单。但是你得确定底线。”

阿米尔·诺巴赫特

查普曼大学心理学教授大卫·弗雷德里克(David Frederick)表示,已有证据证明,相较于其他性别组合形式,男性在与异性约会时,其买单的做法更难以改变。他在2015年与同事一起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研究涉及17600人,其中39%的受访女性表示,她们希望男性拒绝帮忙支付账单。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