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手机游戏

王者荣耀背后的产业江湖:带动玩家代练等爆发式突围

来源:新浪综合    作者:      2017/7/4 8:46:29

导语:王者荣耀的“火爆”带动了从赛事承办、职业战队、主播解说到玩家代练等多环节的商业爆发式突围。

2016年第一届KPL联赛总决赛现场,仙阁战队以3:2战胜AG超玩会战队,获得80万人民币奖金。2016年第一届KPL联赛总决赛现场,仙阁战队以3:2战胜AG超玩会战队,获得80万人民币奖金。

王者荣耀一季度收入达60亿元人民币,超94.22%上市公司;王者荣耀的“火爆”带动了从赛事承办、职业战队、主播解说到玩家代练等多环节的商业爆发式突围。

从香港尖沙咀的豪宅眺望香港半岛,姚晓光终于不用再说自己是“无产阶级游戏制作人”了。

6月20日,据香港媒体报道称,一手创建了王者荣耀游戏的姚晓光,在香港斥资9800万港币,买下一套约为230平方米,位于尖沙咀中心区的复式房屋,税款高达1470万元。

业界有传闻称,凭借王者荣耀的走红,姚晓光在2016年总共得到高达2亿元人民币的奖金绩效。而据iOS&Google Play收入榜显示,《王者荣耀》已成为全球最赚钱的手游。

王者荣耀的火红,也带动了从赛事承办到职业战队、主播解说、终端玩家的多环节商业爆发式突围。

代练圈

“没想象中的那么赚钱”

“接单了!”

早上9点,郭林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发出广告,然后打开另一部手机,安排下属登录王者荣耀,开始新一天的代练。

2017年1月,郭林招募了5个资深玩家,投资6万元在重庆开设了王者荣耀代练工作室。

作为专业代练工作室老板,打广告、等订单、接单谈价、代练,是郭林每天工作。王者荣耀的崛起让沉寂多年的游戏代练再度红火起来。

“游戏影响力的扩大,放大了玩家在游戏中的胜负欲及虚荣心,等级段位成为相互炫耀的资本,也让我们从中赚到钱。”郭林毫不讳言。

6月30月,新京报记者以“王者荣耀”、“代练”等关键词在淘宝平台进行搜索,发现有2000多家店铺在开展这一业务,其中销量最高的一家店铺月售365万件,按照其每件商品标价2元计算,月收入达730万元。

“标价2元只是打价格战,具体收费还是按照买家所要求的代练等级,双方协商定价。”郭林解释道,通常代练价格按照游戏等级不同,收费也有区别。对于较低级的青铜~黄金阶段,代练收费为70元左右,而代练黄金~铂金阶段则收费为120元左右,代练铂金~钻石段位收费为170元左右,而从钻石到最顶端的王者段位,收费为450元。

初来乍到的郭林抢不赢这些资深工作室。除了接点零散微信好友订单,他更多是寻求和大型代练工作室的合作,由对方派单。通常上家会抽取代练费用25%-30%的抽成,郭林得到剩余部分。

那段时间里,郭林和下属每天花费近10个小时在王者荣耀游戏上,为确保胜率以提升代练速度,工作室往往会派出5个代练员,以“4带1”模式进入游戏,通过娴熟的配合和技术,快速完成任务,以开始下一单代练。

“回本没问题,就是没想象中的那么赚钱。”郭林曾算过一笔账:按照每天工作10小时计算,6个人每个月接单总收入可达到5万-6万元人民币,减去每个员工3000元基本工资和提成、房租水电等支出,一个月净利润能达2万多元人民币。

郭林也听说过“代练月入5万”的传闻,但他看来,这仅是代练圈中最上层的收入,更多的代练者仍处于1万上下的水准。“通常上家给的都是低端代练的任务,你辛苦一天最多2000多元收入,要想赚钱还是只有自己积累更多一手客户资源。”

让郭林郁闷的是,6月13日,腾讯官方发布声明称,将对代练行为进行专向打击,严重者甚至有封号风险。

“不行的话就做陪练。”郭林计划先听听风声,再决定是否将工作室转型——以更低廉的价格,陪同玩家游戏升级,并担任技术指导,教导玩家成为真正的“大神”。

直播圈

数十游戏主播“年入近千万”

“从来没有人这样对我。”花椒平台游戏主播“萝莉有杀气”对着屏幕连连鞠躬,激动不已。

一小时前,她因陪同网友“慈溪天蝎”在王者荣耀赛季更新前最后一天冲击游戏段位,获17连胜,而被对方打赏20万元礼物。

据媒体报道,当天在线观看直播的网友超过25万人次,如果按“萝莉有杀气”单日收入20万元计算,她已超过有着“直播电竞女王”之称的英雄联盟主播MISS。后者于2016年直播游戏赚到1700万。不少网友评论,“王者荣耀主播将很快取代LOL主播”。

通过直播王者荣耀吸引电竞迷关注打赏,已成为当前网红主播最常见的盈利模式。虎牙、龙珠等直播平台上,多达数十位游戏主播通过这一方式,实现“年入近千万”的梦想。

“主播分为视频制作者、网红主播、现场解说三类。”瓶子向新京报记者解释道,“各自盈利方式也不同:视频制作者主要是广告植入和淘宝店销售,网红主播则是粉丝打赏,现场解说通常都签约经纪公司,由专业团队按照明星打造进行全方位商业发展。”

2016年,25岁的瓶子在经过多番面试后,成为第一届KPL职业联赛、季后赛以及总决赛官方解说。一个年轻人的命运就此改变。

腾讯官方公布数据显示,观看第一届KPL总决赛的网络流量数据达到5.6亿累计观赛量,6900万有效观赛用户,总决赛活跃用户量更是达到1300万人。赛事的成功,也让频频活跃在现场的瓶子被外界关注。KPL结束后,瓶子隐隐成为王者荣耀解说“一哥”。他在网络平台上传的视频,点击次数总量已超1.3亿次。

巨大的视频流量和粉丝追捧,让瓶子有了商业尝试的想法。2017年1月,瓶子和上海综皇文化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在综皇文化副总经理王翔看来,瓶子在王者荣耀游戏玩家中,拥有着超高人气,公司的商业合作将全部围绕他的个人品牌进行全方位打造。

瓶子计划以“王者荣耀游戏老师”身份出现在玩家面前,那段时间里,他疯狂研究游戏架构、每一个英雄的战斗方式,及对战思路。“我希望玩家在看了我的解说后,不仅是看热闹,而是要理解双方为何如此出招。”他还积极参与到《荣耀进行时》、《集结吧!王者》等多档关联节目中,以保持高出镜率来维护“一哥”身份。

与此同时,公司也开始就瓶子商业开发寻求品牌合作。2017年7月,知名外设厂商雷蛇和综皇文化达成瓶子代言其产品的百万级别合作,双方计划除在线上宣传外,瓶子能更多地出现在各地专卖店现场,通过其高人气,吸引更多电竞粉丝关注。

赛事圈

向传统行业广告主“要钱”

2016年12月,为了追梦的王磊只身来到上海世博中心,渴望亲眼观看第一届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总决赛。

那一天,王磊被现场氛围震撼。俨如一场大型明星演唱会般的舞台灯光,古风音乐制造出快意恩仇、剑拔弩张的江湖氛围,现场每个玩家荷尔蒙高涨;全场气氛伴随着巨大银幕上映射出的一个个选手身影而躁动不安。王磊跟着身边的玩家们一起用尽全身力气,叫着每一个登场选手的ID名字,疯狂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

“外界对电竞的认知仍然停留在数年前,觉得就是一群小年轻在网吧抽着烟打游戏。”腾讯电竞KPL赛事的承办方VSPN总裁胥力超,希望能颠覆传统行业对电竞的固有认知。

2016年底,由国内著名赛事承办平台PLU、NiceTV等公司联手打造的VSPN正式诞生。公司成立后的核心事项,就是承办象征王者荣耀最高水准的KPL职业联赛。游戏的火热让胥力超希望能打造一场“颠覆传统”的顶级赛事。

但这并非易事,腾讯电竞对赛事的看重更让胥力超和VSPN压力倍增。从立项到开幕的4个月里,双方各派出80人庞大团队进行对接:腾讯对每个环节几近苛刻地审核检查,让VSPN每天不得不更换各种方案,以求做到最佳水平。“就连赛场两边挂的吊旗尺寸、材质和设计,双方都交流了近30次。”胥力超回忆。

KPL的成功吸引了大量传统客户,他们挥舞着钞票希望能搭上王者荣耀这条大船。尽管当初和腾讯电竞签订合作协议时,VSPN有着独立招商权。但为了维护王者荣耀的品牌度,胥力超婉拒了很多电脑外设广告商的合作,他更希望可以和传统广告客户进行深入合作。

“外设属于低频次消费产品,同时其市场推广和宣传渠道较少。现在我们希望更多的和快消品,以及大众心中更高大上的传统行业合作。”胥力超做出这样的计划。

2017年3月,王者荣耀宣布和雪碧进行合作。雪碧将10亿瓶王者荣耀英雄形象,通过全国22万家卖场、5万家便利店、540万家街铺,展现在14亿消费者面前。

两个月后,Vivo Xplay6手机以“大8位数”的天价合同,成为王者荣耀官方指定手机。在得到巨额赞助费之余,王者荣耀更是借助vivo丰富的综艺节目经验,推出《集结吧!王者》综艺节目,并邀请胡夏、吴昕等艺人参与活动当中,成为首款打造独立品牌节目的电竞游戏。

“这让王者荣耀在社会层面上形成更大影响力。”传统行业广告商郭明解释到,这些合作,能让更多传统广告主看到游戏的影响力,最终带来更多更大合同。

战队圈

摇摆于成绩与商业之间

2016年8月,AG超玩会于成都诞生,一群怀揣争霸移动电竞梦想的年轻人在懵懂中开启了自己的电竞道路。

在连续夺得第一届KPL亚军、QGC冠军等不斐成绩后,AG超玩会战队总经理菲菲,从中看到商机:如今游戏市场火热,无数赞助商意欲进场分羹。而AG超玩会的品牌知名度,无疑是俱乐部的最大砝码。

那段时间,菲菲往返于全国各大城市。一方面物色优秀游戏选手,以储备战队阶梯人才;一方面接触各大品牌厂商,以实现品牌商业合作。

2016年底,AG超玩会和龙珠直播签订直播协议:AG超玩会队员在平台上定期进行游戏直播。

但由于AG超玩会队员在赛事期间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用以训练、比赛等,根本无暇直播。“选手经常因为战队训练而无法准时出席直播活动,甚至随时都可能临时中断。”AG超玩会副总经理Joing解释,“这很容易影响粉丝收看热情,甚至有掉粉的可能。”

菲菲只得寻求和平台另外的合作模式。

2017年6月18日,苏宁和京东在电商平台的竞争如火如荼。AG战队与苏宁易购、龙珠直播进行三方商业合作。在“6·18”当天,由AG战队派出梦泪和老帅两位选手作为送货员,为苏宁客户现场送货,龙珠直播则花大篇幅全程直播了这次经历。

这次合作取得巨大成功。数万名粉丝从头到尾观看了这次送货直播,并不断刷出弹幕,而两名队员也根据粉丝提问不断回复,拉近了战队和粉丝间的关系。

“没办法,只能在不影响队员训练的空暇中,寻求一些商业合作。”在商业价值和战队成绩之间,菲菲选择了后者。

尽管如今商业化发展缓慢,但战队不断取得的卓越成绩让菲菲底气十足;“肯定会有大品牌商进行商业合作,现在就当是修炼内功吧。”

更让她憧憬的是,腾讯电竞于6月出台了“赛事主客场制”,意欲让各俱乐部不再集中于上海,而是分散落户全国各地,以让更多爱好者融入其中。

尽管这一赛制目前仅适用在英雄联盟,但菲菲坚信在一两年后必然会应用于王者荣耀。届时她将会在成都搭建专属于王者荣耀的赛事场馆,利用游戏影响力来打造俱乐部品牌,挖掘粉丝经济。

资本圈

成立“王者联盟”,做电竞蛋糕

不到两年时间里,王者荣耀走过了众多电竞游戏的发展历程,也让作为出品方的腾讯电竞,成为最大赢家。

2017年5月,腾讯发布Q1季度财报。腾讯控股总收入达495.52亿元,同比增长55%,其中移动手游的营业收入达到129亿元,同比增长57%。

伴随王者荣耀的走红,腾讯控股股价每日递增。6月28日,其以288港元股价,全日涨1.41%,总市值超2.73万亿港元,折合3498亿美元的成绩创出历史新高。

中国游戏业咨询机构伽马数据估计,王者荣耀第一季度收入就已达到60亿元人民币。而据媒体此前报道,在A股市场3268家上市公司中,有3079家上市公司一季度营收不及60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有94.22%的公司一季度营收不及王者荣耀。

“现在王者荣耀成为腾讯最重要的产品。”一位游戏圈资深人士向记者解释称,“此前一款皮肤半天时间卖出1.5亿元的数据,让腾讯高层越发认识到这款游戏的‘造血’价值。”

2017年6月16日,腾讯电竞宣布成立王者荣耀职业电竞联盟,以保护这一品牌。其计划成立一个包括完善电竞市场、维护俱乐部、选手和赛事共同利益的职业联赛体系。“希望能打造NBA赛制模式,把电竞市场蛋糕做大。”

为避免俱乐部之间恶意挖人,王者荣耀联盟推出“工资帽”和“转会期”制度,明令选手工资只能限定在5000~50000元之间。

“职业选手通常工资都在1.5万~3万元这个价位。”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除此之外,选手的收入来自奖金分成。”

菲菲向记者介绍,通常赛事的奖金会按照7:3进行分成。选手拿走不低于70%,剩余30%由俱乐部教练组获得。

同时,联盟宣布选手和战队签约必须以2年为期限。其他俱乐部不能在期间内恶意挖人。“这意味着选手在战队不允许转会的情况下,只能继续待在原战队。如果耍‘罢赛’、‘加薪’等手段,很可能遭到重罚。”王者荣耀YTG战队负责人谢如栋向记者解释称。

更让俱乐部安心的是,王者荣耀官方联盟宣布每年会将收到的赞助费,抽取一定比例,分发给KPL各支俱乐部,俱乐部每年也会按照一定比例将赞助费提供给赛事联盟,进而达成共享商业收入的模式。

此时,胥力超正紧张地和下属沟通,计划在KPL职业联赛中加入VR、AR等技术。同样是在2017年,AG超玩会通过腾讯平台发布招募梯队队员信息。1周之内,俱乐部收到数万封简历。而菲菲正逐一约见合适人选,看着这些面露不安,却对电竞圈满怀憧憬的年轻人,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一年前那个眼神坚定的自己。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