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互联网

诺基亚曾给了你爱过的第一部手机,如今它正在复兴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      2017/7/19 8:14:34

导语:诺基亚希望在无人驾驶汽车和远程医疗的新领域重振雄风。

诺基亚赌“5G”是未来你同意吗?

编者注:

大部分80后,对诺基亚都有很深的感情。很多80后的第一部手机就是诺基亚,还有很多人最后一部功能手机也是诺基亚。诺基亚手机的硬件质量,也引发了“砸核桃”这样的文化现象。因为没有把握住智能手机的机会,诺基亚几乎已经退出了智能机的历史舞台。

当然,因为“情怀”,很多人仍然会关注诺基亚。但不要忘了,诺基亚是一家有150年历史、生产纸浆起家的公司,历史上经历过多次转型。现在虽然退出了智能手机市场,但过去在科技行业的积累,让这家芬兰公司仍然有可能在我们未来的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彭博商业周刊》近期发表文章称,诺基亚希望在无人驾驶汽车和远程医疗的新领域重振雄风。

以下是《彭博商业周刊》报道全文:

诺基亚可以说在通讯技术领域已生存了一个半世纪了。使用“可以说”这个词是因为,其一,诺基亚最初生产的产品为纸浆,这也算作是一种通讯技术;其二,诺基亚集团仍旧没有倒闭。

作者使用诺基亚的低延迟蜂窝设备测试虚拟现实演示程序

对于那些听到诺基亚,只剩怀念的人而言,这一说法,可能难以理解。诺基亚曾经可谓是科技巨头。作为世界最大的手机制造商,当时,它是芬兰经济的主要引擎。然而,诺基亚的衰落却是那样迅速。2012年,它亏损了40亿美元。2013年,诺基亚将拥有32000名员工的手机业务出售给了微软公司。诺基亚董事长李思拓(Risto Siilasmaa)在宣布交易时表示:“很明显,诺基亚没有足够的资源,为移动电话和智能设备的加速发展提供必要的资金。”

但诺基亚虽然规模变小,但整体依旧庞大,去年其净销售额达261亿美元。但是,与当初生产简易耐用、可爱厚实的手机时的鼎盛时期相比,这家公司却已然天翻地覆。总的来说,诺基亚专注的业务,消费者无法购买。现在,其令人熟识的诺基亚标识主要出现在网络处理器、路由器、基站无线电接入单元以及其他基本上无法看到的基础设施组件,但这些基础设施则支撑着移动互联网运转。

诺基亚希望解决的问题是满足世界不断增长的数据需求,而这非常复杂。瑞典爱立信(手机界另一个曾经的领导者)和中国华为(现在的对手)等强敌环列,诺基亚却已经借助复杂的软件彻底改造了毫不起眼的传输设备,这将让个人用户在全球奔波时,保证数据流传播正常。

通讯行业开始推出下一代无线网络,那么未来两年,将会是诺基亚特别重要的时刻。5G将会让数据传播速度更快、内容更多。根据诺基亚及其竞争对手(底层设备开发商)这些变化将让一整套依靠移动网络的相关新技术成为可能:无人驾驶汽车、远程医疗、更全面自动化的工作场所以及我们尚未想到的其他变化。诺基亚CEO拉吉夫·苏立(Rajeev Suri)说:“我希望公司能够帮助大型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变。”诺基亚自放弃手机业务以来,聚焦5G是其最大手笔。如果失败,它将不得不再次重头开始。

诺基亚的曾经

1865年一个叫弗雷德里克?艾德斯坦(Fredich Idestam)的工程师在芬兰北部的一条河边建立了一家木浆工厂,与河流的名字一致,工厂取名诺基亚。

诺基亚比芬兰这个国家还要悠久。公司最早的磨木浆厂建于1865年,在坦佩雷镇附近,在当时俄罗斯帝国的西南部。虽然芬兰在1917年获得独立,但这个北欧国家的经济历史仍受其邻国俄罗斯的影响。芬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与纳粹德国结盟对抗苏联,战败后,不得不向约瑟夫·斯大林执政的苏联支付高昂的战争赔偿。正如现今芬兰人会很快提醒你的那样,只有他们国家支付了当时同盟国评估的所有金额——3亿美元(1938年美元币值)——而且因为斯大林对卡车、火车需求强烈,迫使芬兰从一个大体上的农业国成为了工业化国家。

诺基亚处于当时转型的中心地带。到20世纪初,诺基亚分支行业众多,涉及发电和配线、电话线缆、橡胶轮胎和鞋靴行业。到20世纪下半叶,它成为大型企业集团,制造产品类型众多,如电视、防毒面具等。在20世纪60年代初,诺基亚开始生产警用和军事无线电收发设备。在1982年,公司发布了一款手机,并借助这一供电话交流的数字交换机进入了网络业务市场。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诺基亚开始将越来越多的资源投入蓬勃发展的手机业务。

其成功可以部分归功于北欧移动电话系统的发展。负责规范北欧各国通信的政府机构相互协调,以此设计出一个共用平台。这样,早期使用电话服务的公民可以在邻国之间旅行,而不会失去通讯服务。这个电话系统属于模拟系统,而非数字系统。但这一系统能够解决用户移动时的定位问题,以及用户信号在信号塔之间的传递问题。从那时起,包括5G在内的每一代通讯技术,都来源自北欧移动电话系统。

起初,全球新兴市场由摩托罗拉主宰,但是诺基亚在1999年登顶,其中部分原因是其转向了更快更安全的数字系统,而诺基亚在美国的竞争对手则坚持模拟系统。芬兰移动应用投资公司Kuuhub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官特罗·奎迪南(Tero Kuittinen)说:“诺基亚几十年来一直面临这类风险巨大的事情。诺基亚在90年代初期大规模投资移动手机领域,很多人都认为这完全是疯狂举动,因为诺基亚当时是电缆制造商。它又在九十年代中期决定从模拟信号转变成数字信号,很多人认为这太过于激进了。”

芬兰国民品牌,成与败都关乎国家

诺基亚对芬兰经济和国民心理的价值难以估量。当时作为芬兰最大贸易伙伴的苏联解体,是芬兰国民出现无比抑郁的部分原因。但诺基亚崛起,让整个国家为之一振。根据赫尔辛基智库ETLA的研究,2000年诺基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当时,该公司及其众多本地零部件供应商缴纳的税款支撑着芬兰充裕的福利体系和世界顶级的教育制度。诺基亚当时耗费全国研发资金的三分之一左右。芬兰经济就业部常任秘书长古泽森(Jari Gustafsson)表示,当时芬兰的研发费用在国内生产总值上所占的比例几乎为全球第一。

位于芬兰埃斯波的诺基亚总部

但是,诺基亚虽然曾迅速发现了数字网络业务的优势,但是其对智能手机的响应太过缓慢。类似于iPhone的高成本触摸屏掣肘,这让诺基亚选择了更为廉价的替代方案,完全错过了发展的契机。即使在芬兰,手机用户也在抱怨,自己不得不在诺基亚的手机屏幕上用力按压,才能让其工作。相较于iPhone的触控体验以及优秀的应用程序,诺基亚自身的菜单体系似乎越发显得臃肿多余。苹果公司和韩国三星电子和LG将诺基亚远远抛在身后。

诺基亚的麻烦变成了芬兰这个国家的困难。芬兰经济早已受困于高昂的劳动成本和公共支出。此时,国内最大企业诺基亚跌下神坛,其附属供应商也一蹶不振,这一切让芬兰经济哀鸿遍野。作为欧元区成员国,芬兰也无法贬值其货币来刺激支出。这个国家的经济陷入了停滞时期,直到现在,才开始复苏。

2012年,李思拓被任命为诺基亚董事会主席,他回忆说:“从多种角度看,我们当时都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他此时正坐在诺基亚公司总部一楼的房间内。该总部位于埃斯波,是芬兰第二大城市。现在是六月初,天气宜人,芬兰人在寒冷黑暗的冬天等待了许久。

李思拓曾创立了本地网络安全公司F-Secure Corp.,当他任职于诺基亚时,这家老牌手机厂商在股市中岌岌可危。2012年第二季度的设备销售额同比下降了26%,为45亿美元。 “当时,我们周围坏消息此起彼伏,雇员士气低落。新闻媒体当时直接开始推断我们何时会破产,甚至连假设都不愿意提。”他说。李思拓帮助诺基亚与微软公司达成了业务售卖协议,虽然当时微软已开始为诺基亚手机设备提供操作系统。曾供职于微软的诺基亚CEO斯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开始负责电话业务,李思拓接任为临时CEO。

放下过去,诺基亚可否赢得未来?

诺基亚与微软联手

这笔交易对于芬兰而言,也算是轻微的创伤了。但是这同样是一个最佳的办法,让诺基亚能够走出泥潭,专注于将设备销售给无线供应商,获得利润。在此之前,苏里一直与西门子公司合资经营该业务。自从2009年以来,他通过降低成本和以美国、日本、韩国等富裕市场为重心的办法,扭亏为盈,且营业利润率提高到了12%。到2013年中期,诺基亚已经吃下了西门子的所有份额。苏里表示:“手机业务卖出后,这会成为目前诺基亚的核心。”李思拓表示,董事会当时还在权衡,公司是否应当买下阿尔卡特朗讯公司部分股份。去年,诺基亚购买了整个阿尔卡特朗讯公司。

诺基亚手机尚未完全消失。去年,微软在手机业务上的表现,甚至还不如诺基亚。手机业务于是再次转手,这次的接收方是中国手机厂商富士康科技集团的子公司。富士康与芬兰公司HMD Global Oy合作,正在生产一系列入门级和中端的手机和平板,而这些设备的贴牌都为诺基亚。运行谷歌安卓操作系统的第一款手机,于今年早些时候开始出货。更重要的是,诺基亚公司一直持有其与手机相关的知识产权,我们已经知道,这会带来相当可观的收入来源——以及一些摩擦。苹果与诺基亚两家公司已经多次因为这些专利发生冲突,最近一次则发生在五月份。 两家公司宣布,诺基亚将向苹果提供网络服务,而苹果自家商店内则会售卖一些诺基亚的产品。

然而,诺基亚的大部分收入都来源于向Verizon、AT&T、T-Mobile、韩国电信和德国电信等无线服务提供商销售连接客户所需的一切资源:如无线电发射机、交换机、服务器、天线以及供上述产品工作的软件。诺基亚建立起了网络,并进行了测试。之后,为了获利,甚至还会将其运行。诺基亚收购阿尔卡特朗讯后,现在还销售所谓的固定系统,有线通讯公司用其将数据引入千家万户。

虽然移动服务提供商必须不断更换和更新部分基础设施,但其中真正重要的是每个人都会被说服,进而升级至最新一代的通讯平台。每一“代”只是在一系列国际会议上制定的一系列技术要求,以确保所有设备——服务器和交换机,发射机和电话——可以通信。5G的要求预计将在一年内获得满足,通讯的下载速度与稳定性,限定区域内设备支持数量以及延迟(信息请求和接收之间的时限)都会有显著改善。对此,Verizon、AT&T和T-Mobile都在美国各大城市进行了测试,韩国电信承诺在二月份举办冬季奥运会之前,安装一套系统。

5G技术,诺基亚新的“赌注”

诺基亚现阶段的基站

普遍的共识是,5G的障碍即便棘手,也是可以解决的。据诺基亚研发部门负责人劳里·奥克萨宁(Lauri Oksanen)介绍说:“真正的瓶颈就是手机与信号基站之间的部分。”他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一些相互关联的技术修复,以缓解该问题。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是,上调无线电频谱上的频率。诺基亚及其竞争对手正在设计天线,以在微波和红外波之间的频谱中进行数据传输,其频率远高于当今大多数手机所采用的标准。需要权衡的是:频率越高,波长越短。所以,这些所谓的毫米波无法穿过墙壁、树木或人。奥克萨宁说,即使是天线上的塑料覆盖物也可能阻碍信号传播。这意味着服务提供商将不得不在任何地方——灯柱、屋顶以及所有建筑物内部——安装小型天线。这个过程将需要与许多业主进行磋商,所以说,5G的障碍之一不是严苛的技术。

对于奥克萨宁的团队而言,关键是制造的天线,既要更为智能又要更有效率。诺基亚所售系统的性能愈发受到软件的影响,这些软件以复杂的方式传输信号以及数据。满足5G要求,对于诺基亚来说,更多的是只是将已投入使用的技术再次优化而已。其中之一是大规模MIMO,即多输入多输出技术。该技术涉及将大量微型天线放置在一起,使用软件进行协调,从而更快更可靠地分配数据传输和接收。

波束成形是5G的另一项技术。该技术通过调节各天线的相位,让信号得以有效叠加。这进而可产生更强的信号增益,从而保证5G无线信号的传输质量。该技术通过控制不同天线元件的传输定时来实现。 “用户将信号馈入天线时,每个信号的相位可以稍微更改。所以在没有任何真实移动的情况下,用户可以通过天线之间的相位差来改变无线电波束的方向,”奥克萨宁说着,同时举起手来模拟天线阵列, “我正在考虑,如何让这种现象更具视觉效果,但也许你只能通过语言来感受了。”

诺基亚及其竞争对手一同允诺了许多性能改善,但消费者能否注意到这一切尚未可知。今年春天,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的主题就是,5G是真的革新还是营销狂欢。苏里理解人们对此的怀疑。对于典型的苹果或安卓用户来说,4G的延迟已然很低。“今天你使用的网络有50毫秒延迟。如果延迟降低至1毫秒,是的,没错,你可以在三秒钟内下载一部电影,”他说,“那样真的很好,但我认为,你我都并没有准备好为此付出高昂代价。”

他认为,5G的真正的未来在于其他用途:延迟下降到1毫秒,这将可以让无人驾驶汽车和卡车的操控更为顺利。工厂机器人也可以从电缆中解脱出来,让流水线操作更加流畅。家庭用户已经可以无线连接互联网,这就将竞争延伸到了垄断盛行的有线通讯市场。甚至远程机器人进行手术,也有人在讨论。

怀疑的声音从未停止

一些分析师认为,即便这些令人着迷的例证不仅仅是猜想,成为现实后,人们也不需要升级到诺基亚所推崇的5G技术。高德纳咨询公司(Gartner)的总监比尔·雷(Bill Ray)说:“如果你在玉米地中建立一个棒球场,那么说,‘建造吧,会有人来的’并无不妥,但现在你是在要求无线公司投资无数资金”。他表示,诺基亚及其竞争对手所谈论的所有未来5G应用,都可以通过现有的无线网络或Wi-Fi进行。

当然,以前每一代无线通讯技术都会经受类似怀疑,诺基亚的领导层坚信,人们对无线数据传输速度更快、内容更丰富、覆盖更广阔的需求将会持续增长。诺基亚也需要未来如此。即使在阿尔卡特朗讯的交易之后,诺基亚仍然在网络设备销售方面落后于华为。近年来,由于运营商减少了对5G过渡的投资采购,公司业务不如从前。

诺基亚收购Withings

诺基亚也试图重拾消费电子业务。去年,它收购了一家名为“Withings”的法国公司,这家公司专注于制造时尚的健身穿戴设备、温度计和婴儿监视器。公司刚刚开始销售一款名为Ozo的虚拟现实相机,售价4万美元,目标客户是专业电影制作人员。VR这种技术,甚至可以让普通用户不满足于4G的标准,因为这一技术需要超高的数据传输速度和极低的延迟,以保持沉浸式视觉效果,以此保证用户不会出现恶心等情况。如果诺基亚不断推出相关设备,让人们使用和要求更多的数据信息,那么这对于5G的未来而言,无疑十分有利。如果诺基亚能够生产出普通人想要重复购买的产品,一切都会更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