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移动应用

emoji越来越受宠,未来它能成为独立语言吗?

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作者:      2017/7/19 10:08:46

导语:?7月19日消息,国外媒体撰文称,表情符号(emoji)对数字时代的语言表达来说或许是最美妙的一样东西。

emoji越来越受宠,未来它能成为独立语言吗?

7月19日消息,国外媒体撰文称,表情符号(emoji)对数字时代的语言表达来说或许是最美妙的一样东西。有人担心如今大行其道的表情符号可能将会终结书面文字时代,但专家们指出,它们远远没有摧毁语言,反而是提升了人们在数字时代的沟通能力。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周一是一年一度的世界表情符号日(World Emoji Day),该节日于四年前创办,旨在庆祝表情符号的广泛使用。近年来,一个个表情符号可谓改变了全球各地的人的沟通交流方式。

有的人担心这些符号预示着书面文字时代将会被终结。但专家们指出,表情符号远远没有摧毁语言,随着基于文本的通讯日益替代面对面的交流,它们反而提升了人们充分表达自己的能力。

“表情符号让我们在数字时代变得更善于沟通交流了。”《表情符号代码》(The Emoji Code)作者、语言学家维夫·埃文斯(Vyv Evan)表示,“说表情符号是一种倒退,就好比说你在跟人说话的时候,你不可以有任何的面部表情。”

埃文斯指出,人类通常使用他们的43根面部肌肉来产生超过1万种独特的面部表情。

“在纯粹依靠文本的时代,数字化通信的问题之一在于,它让沟通过程变得没有共情,没有情绪表达了。因此,这会引发误会。”埃文斯解释道,“这正是表情符号能够派上用场的地方。它让沟通过程重新有了身体语言,因此人们能够更好地解读情感意图。”

表情符号在短短几年内迅速风靡全球表明,全世界的人是多么地想要一种途径将那些表示情绪的东西引入到基于文本的沟通当中。据埃文斯称,目前全球定期使用互联网的人口达到32亿,当中有92%的人常常使用表情符号。表情符号每天被用于60多亿条短信当中。

表情符号使用量的显著增长,基本上是在苹果2011年推出iOS 5操作系统开始支持表情符号以后开始的。谷歌的Android系统很快效仿苹果,一个国际现象由此诞生。

7月17日被认定为世界表情符号日,是因为这是面向苹果和谷歌的移动用户的日历表情符号上面显示的日期。

表情符号出自何处?

表情符号的概念其实并不新鲜。新鲜的地方在于,它们相对比较普遍,而且越来越无处不在。

表情符号的第一次数字化使用源自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斯科特·法尔曼(Scott Fahlman),当时他注意到其部门的电子公告栏上面的笑话没有达到预想效果,又或者遭到误解。

于是,1982年9月19日,法尔曼建议大家使用微笑脸表情符号来指示所说的东西是玩笑,用皱眉表情来表示某事不是玩笑。

“这种约定很快就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流行开来,不久之后也通过原始的计算机网络蔓延到其它的高校和研究实验室。”法尔曼后来写道。他发现,“几个月内”就涌现出了各种衍生的表情符号,比如惊愕得张大嘴的惊讶表情符号,人们戴着酷酷的眼镜的表情符号。

表情符号——你在你的智能手机上使用的实际象形图——诞生自日本对文本信息局限性的一种类似的失望。栗田穣崇(Shigetaka Kurita)为日本电信公司NTT DOCOMO创造了表情符号。在日语中,表情符号是emoji,它是表示图像和字母的词的合成词。

栗田穣崇2016年向Vice News表示,在日本,人们可能会因为传达的信息比较简短而出现辞不达意的情况。“你不知道某个人为什么会给你发来了一条特定的信息。于是,你会因为那条信息变得警觉或者愤怒起来。这种经历我自己和广大群众都有过。我们认为表情符号会缓解这种问题。这就是我们打造表情符号的原因。”

有官方认证的表情符号?

现在有家精英组织在监督官方表情符号的运转。

Unicode Consortium是一家负责决定新表情符号是否被采纳和被采纳时间的非营利组织。该联盟已经正式批准了2666个表情符号,这一数字也在不断累积——统一码联盟今年已经新放出了56个表情符号,供应商们也逐渐开始为它提供支持。

统一码联盟成立于1988年,它的使命是为软件和数据制定国际标准。统一码表情符号小组委员会负责决定哪些人物角色会成为官方表情符号辞典的一员,制定通用于各个平台的统一代码。

任何人都可以提交新表情符号提案,但批准过程颇为复杂,至少耗时一年。

语言学家泰勒·斯科诺贝伦(Tyler Schnoebelen)称,该联盟在试图变得有代表性。该联盟内部最受热议的包容性相关项目是,为宇航员、消防员等职业表情符号增加不同的肤色选项以及女性选项。今年,他们增加了不分性别的表情符号。

表情符号会成为一种独立的语言吗?

斯科诺贝伦在斯坦福大学的博士论文研究主题就是表情符号。他说,表情符号成为一种独立的语言几无可能。这些符号缺少了一种人类语言基本特征:语法系统。

“语法实质上是将各个单词相互联系起来。”斯科诺贝伦说道。没有语法系统的话,那么就无法形成实质性的意思。

“如果说德语的每一个人都一次只说一两个单词,那么我们会不再将德语视作一种语言。”斯科诺贝伦指出,“表情符号很少结合成为长的序列,真形成长序列的时候,它们基本上也只是反复出现相同的表情符号。而自然语言相较而言要丰富得多。”

埃文斯也认为表情符号不大可能会形成自己的一套语言,但他没有完全排除这一可能性。他说,由于语言不“取决于特定的生产媒介,”所以“理论上”表情符号存在演化成自己的一套语言的可能性。

“不过,人们并不是把表情符号当传统的语言那么使用。”他补充道,“他们将它用作某种辅助语言,用它来补充书面文本语言,就像他们在面对面交流的时候辅以语调、手势和脸部表情那样。”

注意恰当使用

表情符号或许可以提升我们表达自我的能力,但跟任何其它的人类沟通形式一样,使用过程中总有可能会产生误解。

有的情况下,误解眨眼的表情符号或者茄子的符号,甚至可能会给你惹来性骚扰官司。因此,在任何的电子邮件或者文字声明中,都要注意考虑被误会的可能性,尤其是在职场里。

由于表情符号在创建的时候没有被赋予某种含义,它们只是承载着使用者的意思。“这可能会导致同一个表情符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埃文斯说道。

桃子的符号就是很好的例子。在很多的平台上,桃子符号中间有一条明显的裂口,这使得它被普遍用于表示屁股。然而,有的人可能不知道该符号的这一层意思,因此以为桃子符号就是表示想要吃桃子的人会有误解。

另一个潜在问题是跨平台误解。虽然现在有统一的代码标准,但不同的操作系统是用略微不同的方式来描绘不同的表情符号。埃文斯指出,这可能会导致“表情符号出现不同的‘方言’”。

举例来说,在Facebook Messenger移动通讯应用上,桃子符号没有裂缝,因此看起来就是像桃子,而不像人的屁股。

使用表情符号可能会带来法律后果。在网络黑市Silk Road创始人罗斯·乌尔布里奇(Ross Ulbricht)的审判中,法官认定,陪审团在查看诉讼文件的时候应当考虑将笑脸表情符号视作证据。

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位青少年因为发布警察表情符号以及指着警察头部的几个手枪符号而被控告实施恐怖威胁(该指控后来被撤销)。有位性侵犯被告人甚至声称“眨眼”表情符号表示同意发生关系(陪审团不认同)。

表情符号到巅峰期了吗?

表情符号显然已经扎根于全球文化。在世界表情符号日不到两周后,那些人物角色将会在《表情奇幻冒险》(Emoji Movie)电影中亮相大银幕(著名英国演员帕特里克·斯图尔特将会为“便便脸”角色配音);金·卡戴森(Kim Kardashian)推出了自有的“Kimoji”表情包系列,里面当然包括了她出了名的丰满臀部图像(未获统一码联盟的核准);迪士尼公司为《海底总动员2:多莉去哪儿》(Finding Dory)推出了表情包版本。还记得Ken Bone吗?表情符号甚至出现在了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当中。

表情符号似乎已经无处不在。未来将会出现更多的表情符号吗?还是说现在已经是表情符号的鼎盛时期了?

斯科诺贝伦说道,在使用量方面,预计表情符号可能会进入稳定期。“它奇迹般的爆发阶段可能已经基本结束了,”斯科诺贝伦说,“增长会有上限。表情符号不会突然之间就出现在它们原来根本就没出现过的地方。”

他举例说道,表情符号可能永远都不会开始被用于专业文档或者法律文档。虽然人们仍将频繁使用表情符号,但他们还是只会在需要或者恰当的时候使用它们。“人们不会突然之间就觉得他们所发送的每一天短信都必须要使用表情符号。”斯科诺贝伦指出。

然而,他还说,跟所有其它的流行文化一样,人们对于表情符号的迷恋可能也会慢慢降温。 “人们对于表情符号之所以如此入迷,部分因为它们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腾飞的。”斯科诺贝伦说道。随着我们变得习惯于它们的存在,它们仍将会“为我们所使用,但不会像现在这么被频繁地讨论。”

“我不认为表情符号将会消失,但我们晚餐时围绕表情符号的讨论可能会慢慢变少。”斯科诺贝伦说。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