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移动终端

新版谷歌眼镜卷土重来,但这次却瞄准了企业市场

来源:猎云网    作者:      2017/7/20 14:22:07

导语:歌眼镜的惨败让我们都以为谷歌不会再继续智能眼镜的项目了。然而,现在谷歌眼镜卷土重来。

谷歌眼镜的惨败让我们都以为谷歌不会再继续智能眼镜的项目了。然而,现在谷歌眼镜卷土重来。但是,这次最大的亮点是,谷歌不再针对公众消费者,而是将市场放在了企业上。

现在,我们可不能再称HeatherErickson为“眼镜混蛋”了。

HeatherErickson确实戴着谷歌眼镜,但是,她不再是用谷歌眼镜来浏览脸书、编辑信息,也不再用它在坐过山车的时候来拍摄视频了。HeatherErickson是在明尼苏达州的杰克逊乡村工作的一名30岁的工厂工人。对于她来说,戴谷歌眼镜并不是为了彰显时髦。谷歌眼镜于她就像是扳手一样的一种工具。她在工厂里的工作是为拖拉机制造发动机,谷歌眼镜能帮助她更高效地工作。

在Erickson所工作的工厂里,没有人为谷歌眼镜在最初的媒体爆炸后受到了一大片的谴责。谷歌眼镜最开始的设计者们曾设想着佩戴上这副有框的谷歌眼镜后,就会有一个小型的电脑屏幕浮现在他们眼前。但是,由于那些谷歌眼镜的消费者发现,眼镜的功能并没有设计者们说得那么好,而且,这些谷歌眼镜的使用者们还成为了那些关注隐私的人的抨击对象,于是设计者们的这种幻想最终破灭了。在这之后的三年时间里,人们几乎都认为Alphabet已经放弃了谷歌眼镜的项目了。

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Alphabet委托了一个小团队来开发一款针对工作场景的谷歌眼镜。这支团队位于Alphabet公司内代号为X的部门下,这个部门是谷歌的联合创始人SergeyBrin最初开发谷歌眼镜的部门。现在,谷歌眼镜研发的重点主要是将谷歌眼镜作为工作场所中的一种工具,从而节省工作中的时间和金钱。这款新型谷歌眼镜被命名为GlassEnterpriseEdition。

6.jpg

现在,Erickson每天上班工作都佩戴谷歌眼镜。她在农业设备制造商AGCO里工作。AGCO是最早采用GlassEE的公司。两年来,在小工具博主、分析师和自封为是未来主义者的人的关注下,GlassEE已经渐渐地被运用到了越来越多的工作场所中。由于外界对最初版本的谷歌眼镜的反感,使用最初版本的谷歌眼镜的人已经减少了。与此同时,Alphabet已经卖出数百副GlassEE了,GlassEE是2013年号称为“探索者版本”的谷歌眼镜的改进版。GE、Boeing、DHL和Volkswagen等大公司对GlassEE使用和测试过后表示,GlassEE在生产力和质量上都有明显进步与改进。最初的试点项目现在已经逐渐转变为这些公司所广泛采纳的计划。其他类型的一些公司,例如医疗公司,也都在他们的公司里引进了GlassEE,来转变公司原来的繁琐的工作方式。

最初的谷歌眼镜和现在的GlassEE之间的不同可以简单地用两张图片来概括。第一张是Brin和设计师DianevonFurstenberg在时装秀上的一张照片。Brin和DianevonFurstenberg的头上都戴着带有显示器的头带。第二张照片是在Erickson工作的工厂里拍摄的。在拖拉机装配线上的每一站工作的工人都带着谷歌眼镜,这看起来与职业安全与卫生管理局所要求的安全装备相差不大。当他们下班回家了,他们就摘下眼镜。

最近的一份弗雷斯特研究报告预测,到2025年,会有将近1440万的美国工人在工作时会佩戴智能眼镜。这里指的可不是时装秀场。事实证明,谷歌当初开发智能眼镜是一项前景不错的技术,然而,谷歌在首次尝试中,没有很好地理解哪些用户能最好地使用这些眼镜,也没很好地弄清这些眼镜需要有那些功能。现在,谷歌找到了研发的重点。工厂和仓库将会是谷歌眼镜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7.jpg

对于谷歌历史上最被炒作的产品之一,研发主要针对工作场所的谷歌眼镜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转变。五年前,谷歌眼镜作为2012年谷歌I/O大会上的特色产品首次进入公众视野。成千上万的观众在旧金山莫尼斯克会展中心目睹了这场盛大的会议。这场精心策划的噱头为产品的发布奠定了基调。一年后,当产品发布时,产品还不够完善。谷歌承认,他们涉险让自己进入了一个危险地带。尽管如此,公众对谷歌眼镜最初的印象还是比较高涨的,《时代》称谷歌眼镜为年度最佳产品之一,从查尔斯王子到碧昂斯,每个人都想尝试一下这款眼镜。

但是,很快,谷歌眼镜的失败的暴露出来了。谷歌眼镜是存在着问题的,功能不够清晰。之后,人们对与谷歌眼镜使用者之间的互动产生了强烈地反对。他们担心,他们的私密时刻会被暗地里录制的视频给捕捉下来。一些机构开始抵制谷歌眼镜。谷歌眼镜项目似乎不能在进行下去了。

负责X部门运行的AstroTeller表示:“最初开发谷歌眼镜的时候,我们在技术方面所做的工作是很多的,启动探索者项目是正确的,因为从中我们知道了人们如何使用这款产品。在开发过程中,我们偏离了轨道。而且我们偏离了不止一些。”

后来,谷歌眼镜已经完全偏离了轨道,终于在2015年的时候宣告失败了。在公司官网上,谷歌写到:感谢大家与我们一同探索,我们的探索之旅不会就此结束。

事实上,一场不同的探索之旅已经开始了。尽管在科技媒体上谷歌眼镜的这次失败还存在着影响,一些早期的使用者发现,谷歌眼镜在解决工作场所中的问题上是很有用的。那些需要实时信息和需要解放双手的工人才是谷歌眼镜的最佳受益者,而这些是谷歌在首次尝试中尚未发现的。

谷歌眼镜是介于沉浸式增强现实的一种选择,它将数字信息和现实世界叠加起来,它也使得工人能够在虚拟和现实世界中快速转换。一些公司一直在歌颂这种混合现实头盔,它将图像和信息叠加到一个捕捉到真实世界的相机上来。但是,这样的头盔一般都价格昂贵而且很笨重,不太适合工厂的日常工作。当所有的工作人员都需要实时接收信息时,一个占据了整个视野的大头盔就显得很多余了。智能眼镜是增强现实中的轻量级产品,有些人将之称为“辅助现实”,它有一个电脑显示器,这使得使用者只要转移视线就可以轻松看到其他地方的情况。而且,智能眼镜比完全沉浸式增强现实产品要更加便宜与舒适。

在没有谷歌公司的指引下,这些公司开始购买“探索者版本”的谷歌眼镜,并将其运用到日常工作中上来。谷歌公司注意到了这点。

现为谷歌眼镜开发团队的项目领导JayKothari表示,我们和所有的探索者进行交涉,并且意识到了企业市场的发展空间很大。据Teller所说,Brin也注意到了这点,表示了企业市场的获利空间,并建议建立一支开发一款专门针对企业市场的谷歌眼镜的团队来为他们服务。2014年4月,谷歌启动了“GlassatWork”项目。同年,Boeing是测试谷歌眼镜的试点公司,当X部门的一些人参观了Boeing后,他们表示,谷歌眼镜帮助工人完成了一些复杂的工作。这就像是把宜家的家具按着特定的指令摆放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和按着某人的实时指示来完成工作。

谷歌决定开发一款与消费者版本完全不同的谷歌眼镜。接下来就出现了团队中所遇到的棘手的部分。按推测,谷歌眼镜出自X部门,但是,Alphabet把团队设在了X部门内。这里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一名名为IvoStivoric的顶尖工程师现在是X部门的主管,他在可穿戴设备领域已经有约20年的工作经验,他在卡内基梅隆大学里共同领导了一个实验室,还与人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BodyMedia的公司,该公司已经被Jawbone收购。而且,X部门的快速评估团队负责人RichDeVaul也在可穿戴设备的研发上有较多的经验。

从小公司到大公司,新款谷歌眼镜的最终客户将眼镜运用到了公司的工作场景中去了。X部门的谷歌眼镜开发团队行程了一种构架,他们建立了一个生态系统,这个系统可以用以支持那些与新款谷歌智能眼镜开发团队有直接联系的解决方案合作伙伴,其中也包括那些从Alphabet购买实际设备的公司。然后,这些合作伙伴将向企业客户销售完整的硬件和软件包。新款谷歌眼镜的开发团队的主要任务就是开发一款新型的谷歌眼镜模型,为适应严苛的工作环境而加以改进,优化客户所要求的新功能。2015年1月,他们开始将GlassEnterpriseEdition交付给解决方案合作伙伴。也许是因为之前惨败的经历,谷歌要求合作伙伴不要对外声张GlassEnterpriseEdition的存在。

当那些还在使用原先版本的谷歌眼镜的人看到现款GlassEnterpriseEdition时,他们就会充满嫉妒心理。首先,它让那些带着处方眼镜的人可以使用得了这项技术。相机的开关位于镜框的铰链上,这个开关有着双重职责,它还作为一个释放开关用来将元件的电子部件从框架上移除。GlassEnterpriseEdition现在有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的合格证书,用户可以把它连接到工厂车间用的安全眼镜或那些看起来像是普通眼镜的镜框上去。Kothari表示,我们在减轻框架重量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如此一来,整个谷歌眼镜的重量就与普通眼镜的平均重量不相上下了。

除此之外,眼镜的其他方面也有了改进,例如网络得到了加强,这不仅使得WiFi更快更可靠,而且更符合安全标准。再有,眼镜的处理器也更快速。眼镜电池的续航能力也更为持久了,这对于那些想要在不充电的情况下连续工作8小时的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相机像素也由原来的500万提升至800万。而且,当录制视频时,也会亮起绿灯。

Upskill是最多产的解决方案提供方,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BrianBallard表示:“GlassEnterpriseEdition与最初的谷歌眼镜看起来差不多,但是在各方面都有了改进。他们看到了我们如何使用谷歌眼镜,并重新考虑产品性能,例如充电方式、折叠方式、防止出汗、WiFi覆盖等方面。新版本对于我们的大客户正在运行的试点项目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对于我们的市场而言,我们迫切需要像谷歌提供的这样的产品。我们的客户不会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购买产品。”

今天发布的公告使得企业用户不再对GlassEE保持沉默,并将该产品对无数企业开放。这是技术复活求生之路上的一座里程碑。Kothari表示,这不是一个实验,三年前的尝试是一个实验。现在,我们正与我们的客户和合作伙伴展开全面生产。

是的,谷歌眼镜回归了!

本月,我参观了位于杰克逊的AGCO工厂时,我亲眼看到了谷歌智能眼镜的使用。AGCO是一家价值70亿美元的公司,该公司生产像Challenger和MasseyFerguson这样的品牌的拖拉机和喷雾器。它的杰克逊工厂于2012年时增加了拖拉机生产装配线,这是一项相当高技术的生产操作,在生产过道上,徘徊着几个自动机器人手推车。工厂里有850名工人。AGCO生产的昂贵设备通常是由客户定制的,因此,每个产品都有与其他产品不一样的特点。

为了追踪每辆车的规格,AGCO最初让公司的工人查阅电脑,这需要工人走上50英尺的路,这种情况扰乱了工作流程。HeatherErickson表示,有时,如果有人已经在使用电脑了,那么你就还得去找另外一台电脑。该公司对平板电脑进行了实验,但是即使是重型工业生产的产品也只在惩罚性的环境中持续一周的时间。

PeggyGulick是AGCO杰克逊工厂业务流程改进的主管。有人建议PeggyGulick尝试一下谷歌眼镜。Gulick说服了他的老板购买了一批探索者版本的谷歌眼镜。他们在2013年买入了眼镜,并被它的潜力所鼓舞。Vuzix的智能眼镜是它的竞争对手,但它似乎更强大。但是,为了将这种消费者版本的设备用于工作场所,他们还需要一个解决方案提供者。几周的努力后,和一家公司的合作还浪费该公司几个月的时间,终于,她与比利时公司Proceedix建立了联系。

与Proceedix合作,AGCO便开始处理从安全到设备追踪的所有潜在问题。解决这些问题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但是AGCO相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Gulick表示,当我们第一次吧可穿戴设备运用到工厂里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它的价值所在。我们第一次的质量测试中,测试结果的数值如此之高以至于我们重新测试了一遍又一遍。有些数字甚至因为领导认为太高了而不能发表。

看到工厂里工作的工人,你不能分辨出谷歌眼镜在工作过程中有多高的融入度。你只能看到他们拿着零件、螺栓、棘轮时,就会经常滑动和轻敲眼镜的旁边。一旦你看到这些工人眼前所看到的东西的例子,谷歌眼镜的优势就变得更加明显了。AGCO的一个典型任务需要70分钟的时间,这又被分解为一个个3至5分钟的小步骤。当一个工人开始做一个步骤时,这个步骤就会在小屏幕上显示出来。菜单栏里提供了进入下一个步骤、拍照、寻求帮助等选项。当一个步骤结束,工人就会说:“好。谷歌眼镜。继续。”如此重复进行。

对于我们已经掌握了的那些任务,工人们不需要看着屏幕进行。但是他们可以随时唤醒谷歌眼镜以便查看部件位置,甚至可以放大显示屏上的东西来得到更多的细节信息。谷歌眼镜会告诉他们需要什么样的螺栓,因为一个型号错误的螺栓可能严重损坏一个发动机,谷歌眼镜还会指定用哪个扳手,需要多大的扭矩。如果一个零件看起来像是损坏了,工人可以用谷歌眼镜进行拍照。一些工人喜欢活动镜架的旁边来进入下一个步骤,另一些工人也可以通过语音指令来进行工作。

Gulick表示,并不是每个人都对这一过程有同样的热情,一些年长的经验丰富的工人最初并不知道谷歌眼镜是如何帮助他们工作的。组装传输工人ScottBenson表示,我们最初对谷歌眼镜表示怀疑,但是我们最终克服了这种怀疑。虽然工厂不是鸡尾酒会,但是隐私问题依旧出现了。Gulick表示,人们一直在讨论要安装一个“浴室酒吧”,在那里,人们可以戴上耳机以确保没人拍照。但是,一般来说,工人只是把谷歌眼镜当作他们的一种工具。

事实上,在工厂里你必须接受谷歌眼镜作为一种工具。AGCO杰克逊工厂的持续改进经理RickReuter表示,这就像一个转矩工具。你需要使用一个扭矩工具来扭转轮胎上的螺栓。如果你不这么做的话,你就没有按着流程来做。现在,完成这些电子工作指令就是你工作中的一部分。所以,工厂里的接受程度要比公众的接受度要高得多。

而有一些工人就完全是谷歌眼镜的狂热者,比如HeatherErickson。当她被调到另一个地方时,在那里,谷歌眼镜还没有融入到工作中去,几个小时后,她就跑到PeggyGulick的办公室要求加快部署。

AGCO现在有超过100副的谷歌眼镜,每副价格在1300美元到1500美元之间。Gulick表示,在接下来的18个月里,该公司打算订购500到1000副的谷歌眼镜,甚至会更多,因为该公司计划将眼镜运用到所有的功能和其他地方去。令该公司尤其兴奋的是,在谷歌眼镜的帮助之下,培训的时间从10天缩短到了只要3天。

当像AGCO这样的公司拥抱新技术时,人们自然而然就会想知道自动化的程度有多远,以及者多于工作来说意味着什么。AGCO的高管们认为,谷歌眼镜有助于抑制这样的怀疑心理。Gulick表示,我们不会用机器人来代替工人,我们会帮助工人更好地完成他们的工作。

这是GlassEE早期客户也在推广的主题。Upskill的执行主席兼GE的熟悉经济学家上个月在哈佛商业评论上联合发表了一篇论文,名为“增强现实正在逐渐改进人类工作”。他们写到,有人担心及其会取代工人劳动。但是,GE以及其他公司的经验表明,在许多的工作中,人类和机器的组合比单独工作更具优势。可穿戴增强现实设备更是强大。

GE在谷歌眼镜的测试中尤其有热情,声称一个仓库挑拣员使用了谷歌眼镜后,工作时间减少了46%。在这种环境下使用测试成功后的谷歌眼镜就和在工厂里一样具有变革力。DHL表示,它计划向全球范围内的2000所库房推广谷歌眼镜。GE的航空部门的另一个实验项目使用了带有可连接转矩扳手的WiFi的GlassEE:谷歌眼镜会告诉工人,他们是否使用了适当的转矩。85%的工人表示,这样做能够减少工作中的错误。GE航空部门的工程经理TedRobertson表示,到今年年底,我们将会将谷歌眼镜引入到几个不同的地方去。

不仅仅是蓝领工人成为了GlassEE的受益者。当工程师和自称是“医疗设备人员”的IanShakil在2012年第一次看到谷歌朋友的谷歌眼镜原型时,他辞掉了工作,成立了一家名为Augmedix的公司,该公司运用这项技术让医学检查更加有成效,对病人和医生来说都更加令人满意。

8.jpg

看到病人时,医生戴着GlassEE使用这个系统可以将整个检查实时传给在医学院的可能是医学院预科生的抄写员,更常见的是,能实时传给印度、孟加拉国或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一名医学转录者。在检查过程中,抄写员能够做笔记,适当的时候还可以访问病人的病历记录以便提供相关的过去资料,这使得病人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病人身上。

DignityHealth的首席医疗信息官DavinLundquist将Augmedrix和谷歌眼镜运用到他的临床工作中去,他表示,输入数据的总时间从一天的33%下降到不足10%,而与患者的直接互动从35%上升到了70%。

Lundquist对谷歌眼镜的热情凸显出了一种讽刺的意味:这一特性引发了对消费者版谷歌眼镜的批评,即将外部信息的秘密引入到了现实生活中。在企业版本的谷歌眼镜中,暗暗给旁人录制视频的功能成为了最重要的功能特点。Shakil表示,当你听到谷歌眼镜这个词汇的时候,你会联想到非人性化以及社会混乱。我们不一样,因为谷歌眼镜我们与病人更亲近了。

为什么谷歌眼镜在公众中得到一个这么大的失败的时候还能够在那些私人环境中有效使用呢?可能是由于在企业环境中,谷歌眼镜并不是有侵入性的和令人分心的智能手机的产物,而是一种完成工作的工具。企业版的谷歌眼镜只运行完成该任务所需的单个应用程序。这里没有脸书、推特、短信、通知或是头条新闻。Lundquist表示,在企业环境中,谷歌眼镜不是玩物。她是一种能够增强我们作为专业人员的能力的工具。

医生是否遇到过把医生佩戴的谷歌眼镜与消费产品联系在一起的病人,在病人心里,消费产品常常令人反感。他表示:“我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我的那些年轻病人们会问我这是不是谷歌眼镜。我会让他们试戴我的眼镜。在大多数情况下,我的病人感觉这让我成为了一名顶尖的医生。”

当然,最初的谷歌眼镜本应该是尖端的科技技术。在工作场所中的成功应用会使得消费者版本的谷歌眼镜得到复兴吗?目前为止,两者完全不同。尽管我我试着从得到Alphabet那里关于消费者版本谷歌眼镜的回答,但是我所得到的只是在X部门,谷歌云部门和谷歌硬件部门之间的一个迹象,他们试图保持视觉上的活力。

Teller认为,我们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放弃这样的想法,谷歌眼镜会变得越来越不具有侵犯性,越来越多的人会使用它。但我们不会预先判断我们的方向是什么,这是我们上次出错的地方。我们会把重点放在那些真正能获得价值的地方,和大家一起去探索,对未来保持开放的心态。

KenVeen是AGCO杰克逊工厂里的质检员,或许,关于谷歌眼镜的问题我们可以向他询问。他在装配线上测试拖拉机,已经使用GlassEE两年的时间了。他表示:“以前,当我看到一个问题时,我必须在纸上写东西,然后到电脑上打字。现在,我只要点击NOT或OK,描述问题就可以了,然后产品就能进入正轨了。”

KenVeen会不会对在生活中使用谷歌眼镜有兴趣呢?他表示这是有可能的。考虑一会儿后,他说:“我可以边洗碗边检查我的电子邮件。这可能会很方便。”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