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互联网

专访:雷军入局,雷石WOW屋要做KTV行业的苹果?

来源:娱乐独角兽    作者:      2017/7/27 10:02:45

导语:“我们不那么急,愿意把全部都投到这上面,慢慢地去做。”马杰的这句话或许是对市场的一个启示。

“对于唱K这件事,中国没有几个人比我更懂。”雷石集团CEO、WOW屋创始人马杰认为,公司遇到了成立20年最大的一次机遇,要以ALL IN的心态来做迷你KTV。

“好像一下子有两个女儿出生了。”

这是马杰人生中少有的高光时刻,远远超过他当年把多看阅读卖给小米科技。几天前,43岁的马杰首为人父,喜获千金。与此同时,文化部下发了《关于引导迷你歌咏亭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等待已久的政策靴子终于落地。

(马杰)

马杰是雷石集团CEO、多看科技联合创始人、中国KTV行业领军人物,也是著名天使投资人、阅读和骑行的重度爱好者。现在,他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WOW屋(中文名:哇屋)创始人兼总裁。

对他而言,WOW屋意义非凡。“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这个小房子,比这个更重要的还有我前两天出生的女儿。昨天晚上在看书,忽然觉得,好像一下子有两个女儿出生了。”

“我过去总觉得,做事用产品说话就够了。”马杰坦言,自己不喜欢抛头露面,这次决定出来见媒体,内心做了很大的一番挣扎。“因为这件事太大了,必须得告诉大家WOW屋是什么,雷石想干什么,才能更好地整合资源、实现梦想。”

1.从“微软”到“苹果”

2000年加入雷石,2008年出任雷石CEO,年逾不惑的马杰,将生命中最好的时光都奉献给了雷石集团。

雷石成立于1996年,创始人王川同时也是多看科技创始人、小米联合创始人和著名投资人。雷石最初的主营业务是卖多媒体光盘,在那个年代便已获得不小的成绩。据马杰介绍,雷石当年有一张名叫“家庭美食”的光盘,销量高达一亿张,

但卖光盘有两个天敌。一个是盗版,“实话实说,我们确实做不过盗版”;另一个是互联网,“互联网出现后,基本上光盘这件事就结束了,行业里最聪明的人都去做互联网了,剩下我们这批笨一点的还在传统行业坚持。”回首当年,马杰这样调侃。

1999年,雷石参与了微软“维纳斯计划”,该计划在全球范围内遭遇了惨痛失败,但却在中国留下了火种,技术、团队和经验基本都被雷石所继承。雷石先是做机顶盒用来上网,随即发现“视频点播”比较有前景。

“普通消费者三四年前才开始逐渐接受视频点播,雷石十几年前就开始做了,你说走的得有多艰难?”但也正因为这种上下求索、四处探路,雷石逐渐发现了视频点播最赚钱的应用场景——卡拉OK!

马杰介绍说,当时出现了技术之争,KTV到底选择机顶盒(使用DVD芯片)点歌,还是PC点歌?“两条路线的代表厂商分别是雷石和联想,我们最终凭借‘不死机’笑到了最后。”

2004年,联想退出了KTV市场。

雷石KTV

“就这样,走了大概十年上山的路,每年都比去年好一点,大家基本上都把我们接受了。”又过了将近十年,王川和马杰这对老搭档又干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创办了多看阅读。2013年,急需阅读入口的小米以一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了多看。

“雷总跟我们是老朋友,王川总很早就是金山的独立董事,雷总也在2009年前后买了一些雷石股份。小米创办后,我们私人也投了点钱。再后来小米收购多看,我们又换了点股。川总也既卖艺又卖身,成为了小米第八位合伙人。”

多看阅读

与此同时,新娱乐方式的兴起,以及“八项规定”等反腐行为对KTV行业产生了巨大冲击。“量贩式KTV在下滑,夜总会倒了一半,会所基本全关门了。”马杰坦言,雷石虽然仍然很赚钱,但大家开始怀疑雷石还值不值得做下去,要不要把精力集中在其它生意上。

“当时雷总问我有多少客户,我说按包房算的话,雷石有上百万间包房。雷总又问如果不卖设备,转做服务,一天一块钱能赚到吗?我想显然是可以的。一天一块钱就是一百万,一年3个多亿,这生意值得做啊。”马杰告诉娱乐独角兽,雷军是雷石的第三大股东、荣誉董事长,为公司转型服务商做出了重要贡献。

此后,雷石开始了互联网转型,将线下的KTV客户逐步用互联网联起来,同时加强曲库建设,目前已拥有40万首以上正版歌曲,配备专业的百人以上团队,跟全球400多家唱片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是全球最大的KTV正版曲库。“目前我们已占据高端KTV领域60%以上的市场份额,行业内开始叫我们‘KTV领域的微软’,认为我们的90后系统就相当于KTV的windows,而曲库就相当于KTV的office。”

雷石也因此获得了资本的青睐,先后获得了清华启迪、银杏、银湖、正和岛基金的投资。而正当雷石准备冲刺IPO时,突然发现了迷你KTV这片新蓝海。

“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大的生意,好像我此前所有经历,都是为这一件事情准备的。” 马杰激动地说:“过去雷石是‘KTV领域的微软’,有了WOW屋,就可以升级成为‘KTV领域的苹果’。”

2.“我们的态度是ALL IN!”

随着生活水平的大跨度提升,人们如今对休闲娱乐的诉求早已不局限在看电影、聚餐、逛街、去KTV唱歌等那么简单。而是精确到等车、坐车、等人、等待开饭等段时间内能做些什么的程度了。想唱几分钟就唱几分钟的迷你KTV,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和传统KTV不同,大多出现在人流量相对集中场所的迷你KTV,只有不到2平方米的占地面积。一台点唱设备、两个高脚凳被隔音玻璃所环绕,收费方式有按曲付费和按时付费两种选择,完整的KTV点歌系统,唱歌、听歌、录歌一气呵成,最后还能通过多种社交软件分享出去。2016年底,雷石推出了WOW屋,成为迷你KTV领域新入场的大玩家。

迷你KTV

马杰解释说,对雷石而言,WOW屋的出现,相当于苹果有了IPHONE。“雷石的90后系统相当于IOS,云端曲库相当于苹果商店,现在终于有了新终端WOW屋,开始形成了整套生态系统。”

他也不认为迷你KTV是个低技术门槛的事情。迷你KTV不仅对硬件设备有要求,曲库版权等软实力,以及未来的进化升级也是重中之重,而这些都不是短期内可以靠资本解决的。因此,雷石对WOW屋的态度是ALL IN,“做好了所有准备”。

据悉,WOW屋拥有英国XTV处理器同级别的音响设计,有输出传奇音色的HIFI系统,同时跟雷石原有系统及曲库打通,实现了跨屏互动。“我们把歌厅歌曲和云上的存量做了个协调,当某首歌不停的被点,就能在本地被支持,不被点时就放在了云上。久而久之,雷石就有了KTV行业的大数据。”

马杰透露,一年之内,WOW屋曲库容量将突破200万首。这意味着除了常见的中文、英文、日文、韩文歌曲外,其它语言的歌曲也能实现基本覆盖。

据悉,雷石已经能将WOW屋的成本控制在1-2万元之间,租金情况根据地段有所差别,实际投放测试发现最快两三个月就能收回成本,慢的话一两年也足够了。

众所周知,两年能回本的就是好生意了。但马杰想要的,却并不仅仅是“赚快钱”。

3.“这件事做好了,未必比小米小”

因利润较高、回本周期较短,迷你KTV被市场广泛看好。短短一两年间,除了雷石Wow屋,咪哒miniK、友唱m-bar、聆嗒miniK等诸多品牌相继入局。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专题研究报告》显示,与2016年相比,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将达到31.8亿元,增长92.7%,预计2018年将继续增长至70.1亿元,增长率达120.4%,到了2019年,市场规模将持续扩大至120亿元。

数据

但在雷石看来,迷你KTV的市场远不止这么大,马杰将其比作共享单车。

“公用自行车早就存在,但它们是有车桩的。车桩一般都会在最好的位置,比如地铁口、商场附近,这和迷你KTV目前的‘点位’、‘租金’异曲同工。但如果把桩拿掉呢?就像摩拜、ofo,市场一下就变了,好像放在什么地方都是对的。”

不仅如此,传统KTV的场地是固定,时间也是大片的,而迷你KTV利用的是碎片时间,客群也扩大了。“大家都去抢桩,却忽视了市场,有没有可能我们能做第一个把桩拿掉的?”马杰坦言,跟友商相比,雷石把这件事看得更大,所以也显得比别人激进。

“如果你不把他当成一个立刻赚钱的事,可能策略就会不一样。”马杰解释说,雷石对市场看法的不同,造就了策略的不同,“当你把它看成品牌化运营,达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台的市场容量时,点位就不那么重要了,或者叫今天赚钱还是明天赚钱不那么重要了,或者叫单台机器的赚钱不如整体赚钱重要。”

因此,雷石积极参与到文化部相关行业标准的制定工作之中。文化部通知下发后,对迷你KTV(官方称为移动歌咏亭)相关运营企业在内容、设备、服务等方面都出台了初步的管理规范,是整个行业的大利好。据悉,相关的国家管理政策很快也会推出。

“政策的出台,避免了行业发展出现问题,大幅降低了纠错成本。我们在一开始就能知道哪些地方是禁区,也可以主动地发现并规避问题。”马杰介绍说,雷石有一个内审机制,发现不合规的MTV会主动进行处理、分级,从而更好的促进了精神文明建设。

文件

对于国家所强调的文化建设方面,雷石也积极响应。据悉,WOW屋目前已经推出了朗读功能,并将利用做多看阅读时所积累的经验和资源,与各大出版社合作,将国内外诸多名著作品涵盖进来,从而实现文化、音乐、艺术和娱乐的大融合,成为名副其实的“移动歌咏亭”。

雷石COO王勇介绍说,雷石最打动他的一点,是浓郁的人文情怀。“老板们都是文艺范儿很重的理工男,从干这件事第一天起就决定为普通人服务,而不是明星。国内的音乐人过去活得太苦了,坚持音乐理想是件很难的事情。”

WOW屋的出现,让雷石有了发掘普通人的能力。“我们可以和很多娱乐行业合作,可以给他输送歌手,甚至有能力包装推广歌手,可以为普通人定制卡拉OK。而且,WOW屋也可以升级成一个录音棚,你可以自己唱歌、录小样,甚至出专辑,再通过背后的点歌系统,推广到千家万户,以及各个KTV包房。”

“我们的想法是做成一个生态。如果单纯做一个唱歌小房子,也有意思,也很赚钱,但并不有趣。”马杰强调,用户行为千差万别,有人想免费唱、有人想付费唱,甚至有人想制作内容、有人想制作的内容在全球传播。“我们都能帮他完成,互联网时代,一切皆有可能!”

马杰介绍说,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雷石不但在KTV领域上下游进行投资并购,成为业界巨头,还在跨屏这件事上默默深耕了很多年。“小米电视、小米盒子里的移动歌房都是雷石的,广电系统的IPTV里也有好几个省是雷石的,我们还有个子公司叫雷客,主攻家用和别墅市场,而雷石想用一个账号把这些屏全部打通,就像苹果有电脑、手机、IPAD,但背后都是IOS和App store。”

在他看来,这件事做好了未必比小米小,平台化大数据在未来也有可能催生出更多的商业模式。“重新定义不简单,当我们用大数据去做一些东西让大家接受时,就是重新定义”,而在谈到接下来的布局时,马杰透露,他的列表上有20多项接下来必须要做的事,其中一半以上都是与合作相关的事,“但不着急,很多是不是强需求还需要去试,早晚会试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模式出来,到时候再去说。”

“我们不那么急,愿意把全部都投到这上面,慢慢地去做。”马杰的这句话或许是对市场的一个启示。在资本横行,企业急功近利又日益浮躁的当下,雷石和它的“小房子”能否玩出更多新花样,重新定义市场?时间会证明一切。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