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互联网

罗永浩没倒在创业路上,却栽在了罗振宇的知识服务上

来源:刺猬公社    作者:段宜飞      2017/8/28 8:14:30

导语:刚获得10亿融资的罗永浩宣布,终止在罗振宇的得到平台的知识付费项目《罗永浩的创业课》。

刚获得10亿融资的罗永浩宣布,终止在罗振宇的得到平台的知识付费项目《罗永浩的创业课》。

这应该是罗永浩最真诚的一次道歉。

“我无法再完成后续的专栏更新了。我的身心状态和公司的现实发展局面都不允许我再以这样的状态继续下去了。”8月25日早上8点,罗永浩宣布终止自己在得到APP的《罗永浩的创业课》。

他一反常态,没有用自己独特的罗氏“单口相声”,文章中通篇没有讲一个段子,并且向用户表示“深深的歉意”。

罗永浩在“得到”的专栏,每周一至周五每天更新,每篇音频长度大概在10分钟左右,由罗永浩亲自写作和录制。

罗永浩说,同时完成锤子和“得到”工作的三个月内,他都是在“难以置信的超负荷工作”中度过。自己错误地预估了每天准备课程要花费的时间,以至于不能按时为用户提供内容

罗永浩的停更,早有蛛丝马迹。

在3个月的课程中,罗永浩的专栏有三次大的变动:第一次将《罗永浩·干货日记》更名为《罗永浩的创业课》,第二次将更新时间从早上9点调整至中午12点。

第三次调整最为重大,7月24日,罗永浩的课程向后顺延播出两个星期,说要“憋一个大招”。

望眼欲穿的用户终于在8月7日等来了更新,但就在一个星期后,专栏上线出现了重大纰漏:

8月14日因为罗永浩航班延误,没能及时录制音频内容,官方只好在更新时间发出声明,希望用户谅解;15日,本应中午12点更新的的专栏,一直到晚上6点48分才更新上线;16日,专栏一整天没有更新,并且“得到”官方没有像第一次拖更一样,及时作出回应。

一批用户就在罗永浩专栏的论坛中炸了锅,有的用户言辞激烈,“得到”官方做了删帖处理。

网友猜测,罗永浩这段时间是去谈融资了。因为在8月6日,在2017极客公园奇点创新者峰会上,罗永浩现场问答时放出消息,锤子即将获得10亿左右的融资。

从8月14日起一直到停更,罗永浩的专栏再也没能在中午12:00准时更新过。

这次罗永浩在知识付费上的“滑铁卢”,在外人看来,不过是在罗永浩多年来“被打脸”的履历上,新添上一笔。

知识付费的路上,罗永浩给自己挖下了一个大坑

申女士是“二罗(罗永浩和罗振宇)”的忠实用户,她和老公订阅了包括罗永浩在内的三个“得到”专栏。

“停更两周的时候,我就有预感了。当时我就跟我老公说:‘罗永浩的专栏不会烂尾吧?’”申女士说,“他不像薛兆丰(注:得到专栏作者,北大国发院教授)那样的学者,作息比较规律。作为创业者,主要精力还是应该放在创业上。”

罗永浩原本估算,每天用两三个小时,就能完成专栏的工作。但是,“我严重低估了‘得到’专栏的工作量,以及‘得到’团队对质量和规范的高标准。”罗永浩写道,“这三个月每天在公司的十几小时工作之后,再用平均四到六个小时写稿和录音。”

罗永浩尝试了多种方法,试图减轻自己的负担。“搜集资料、整理内容的制作团队尝试了很多方法(一度有五个人接近全职帮我做内容,但不能代笔)。”甚至有为了更好的效果,举办线下授课的打算,不过因为“这些方法往往需要投入更多时间精力,不得不放弃了”。

刺猬公社(微信ID:ciweigongshe)曾向“得到”专栏作者熊太行了解过他的内容生产过程。和罗永浩一样,熊太行专栏内容也是由自己执笔。但熊的专栏规定的是“每周至少三篇”,原则上比罗的“一周五篇”少两篇,并且熊太行并不需要自己亲自录音。

“除了睡觉、来公司开会(一周一次)的时间,其他时间都做关系攻略。” 熊太行说,“有的文章一气呵成,三个小时写完。也会有题写了几千字推翻重写,最长拖到三天。”

罗振宇也曾在例会上讲到,润米咨询董事长、“得到”专栏作者刘润的产品《5分钟商学院》,虽然成品只有5分钟,但他每天花在课程上的时间长达6个小时。

“得到”对内容精细的打磨方式,和罗永浩对手机美学近乎偏执的追求如出一辙。但是,罗永浩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快意恩仇”的罗永浩,他在不断学习如何与真实世界和解,做出合适的选择:

“作为企业的负责人,我必须全身心到地投入到公司的运营和产品的设计、生产、推广中来,这是我最重要的职责和义务。”

老罗还是那个喜欢事必躬亲的老罗,但10个亿的重担压在肩头,他选择暂时放弃知识服务这条路。

罗永浩的退出,恰恰证明了知识服务的成功

罗永浩停更之后,刺猬公社马上联系了3位罗永浩的订户,第一时间了解他们的感受和看法。

这3人的地区、行业均不相同,但却出人意料的相似——他们全都对罗永浩表示理解。

不只是这三人,包括在“得到”专栏自带的课程论坛中,对罗永浩包容、理解、怀念的声音占了绝大多数。

作为订阅用户,他们是受停更影响是最大的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边倒的声音呢?

首先,经济利益补偿得足够充分,罗永浩和得到团队提供了提供的解决方案是:A:换购等价任一其它得到专栏+50元账户额度。B:退回199元到微信账户+50元账户额度。

与刺猬公社交流的订户都认为,赔偿是非常合理的,甚至每个人都多少表露出“即使按比例退钱甚至不退钱也愿意”的意向。

做虚拟货币行业的大恒说:“你现在吃一顿饭也不止199块钱。人家罗永浩每天花4个小时准备的课程,你每天只用花几分钟就能获得,相当于你用一分钟买了人家一小时。这对用户简直是太值了!。”

“太值了”,这不只是金钱上的衡量,而是价值上的衡量。

罗振宇经常这样解释“知识服务”:他把老师比作餐馆,自己是送外卖的。得到的标准,就是用最低的价格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效率,最满意的服务,把知识“喂”给用户吃。

看得懂、学得快、有收获感,听完能转述。这是罗振宇对知识服务产品的四个要求。

与“知识服务”相对应的一个词叫“知识变现”,它背后的逻辑是:只要把知识卖出去了,就叫做知识变现了。它不在乎受众能否吸收这些知识,也不在乎这些知识对受众是否有用。

如果按照“知识变现”的逻辑,哪一个平台都不会放走罗永浩这样一块“肥肉”的。以罗永浩的名气,哪怕每天只要说个段子,恐怕也会有大批的人愿意买单。

然而,如果知识付费真的要成为一个新的市场,那必然会产生大厨、送外卖的这样的新型分工。即使像罗永浩这样的名人,也需要花时间要参与到新分工的活动中去。

不过很不巧的是,罗永浩并没有这个时间。《罗永浩的创业课》作为一个课程结束了,而知识服务的新分工才刚刚开始。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