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互联网

高峰对话:人工智能投资的发展趋势

来源:艾瑞网    作者:yangkun      2017/8/30 12:16:34

导语:嘉宾们围绕“人工智能投资的发展趋势”主题,聚焦人工智能和金融科技,希望能从交流的话题中获得启思,寻得新的创收渠道。

【艾瑞网 直播】2017年8月30日,由艾瑞集团主办的2017艾瑞(深圳)年度高峰会议在深圳瑞吉酒店召开。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高速发展,商业模式不断迭代迅速,立足根本、探寻源头的思考方式显得更为重要。本次峰会就以“追本溯源”为主题,聚焦“人工智能”、“科技金融” 、“大数据”、“创新营销”等多个行业热点,汇聚行业领袖及大咖,共同探索互联网前行的方向!

以下是“人工智能投资的发展趋势”高峰对话实录。

高峰对话_上午.jpg

主持人:(左一)

艾瑞集团总裁杨伟庆

互动嘉宾:(左二至右)

达晨创投执行合伙人兼总裁肖冰

追梦者基金暨创新谷创始人朱波

东方富海董事长兼创始合伙人陈玮 

分享投资创始人白文涛


杨伟庆:我们用这种论坛的形式来聊点干货。我希望这一场和来宾一起探讨一些在人工智能火的话题之后我们有什么深入的思考。

一开始组这个会议的时候我想我们请这么多投资人来是不是好,但是是不是对于整个人工智能这个领域当中让投资人来去表达并不是特别好的组合,我们也有很多的创业者的候选人成为嘉宾,但是因为我们最近也是在做投资,我们越来越意识到其实投资人想的事情和一个CEO想的战略发展是一回事,反而有时候投资人见多识广能能够想到人工智能的真谛,所以就请了真正对于新经济、对于人工智能有见解的最资深的投资人一起来。

请各位大佬跟各位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肖冰:首先恭喜艾瑞15周年非常不容易,我们是艾瑞的小股东,也是艾瑞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谢谢。

朱波:我跟杨伟庆十几年就认识了,那时候我做移动搜索,我经常请你们帮我分析一下整个移动搜索的数据。其实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非常快,这背后人工智能起到一个非常大的推动作用。

陈玮:我做这个行业做投资做了17年、18年。

白文涛:感谢杨伟庆先生来邀请我参加艾瑞的峰会,我们跟杨伟庆先生是一起学习一起探索,今天这个话题很好,很期待跟在座的朋友和投资界的前辈交流。

杨伟庆:老白是我长江商学院的同学。对于人工智能这个话题确实是很热,对于投资人来讲大家是如何看到人工智能当中你们自己的投资逻辑,你们怎么看待这个行业的机会,今天在座的很多都是深圳互联网的创业者,对于新经济的创业者有些什么样的建议,对于投资人的投资建议是怎样的观点。

肖冰:我们是有很多个团队都在关注这个领域,也投了一些项目,AI这个事情太广,什么都是给套在这上面来,我们原来想成立一个单独的团队投人工智能,但是发现我们所有的团队都说我们要跟人工智能结合,我们销售团队、智能制造团队大家都在投这个方向的项目,有跟工业结合的,有跟消费结合的,有2B的、有2C的、有视觉的、有语音的什么都有,我觉得在这个领域投得挺多。

过往看起来投得不错,估值是涨了不少,比如说在深圳投过一个码隆科技也是非常不错的,天使的时候我们就投了,现在也发展得不错。当然也走了一些弯路,AI公司从我们的投资和我们自己的判断来看,不要纯从技术的角度去看这个东西,不是纯粹PK深度学习谁更快一点,更精准一点,那个东西不是一个绝对的,要结合场景,结合商业,结合刚需的一些东西,跟各行各业赋能的这样一些创业的机会和投资的机会会是更可靠一些,更容易贴近市场,更容易有收入,不要像做科研一样,不要跟那些巨头去正面竞争。

我觉得创业和投资来看,一些通用的技术,一些平台级的技术,我觉得不是我们一个好的切入点,我们要结合行业,结合刚需,垂直的和行业深度的结合,不断的迭代发展,这个是比较务实的接地气的发展。我们很多公司结合AI都做得不错,有点像互联网+未来可能都是AI公司,所有的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所有的公司都是AI公司,我们不要把它绝对化,也不能把它泡沫化,我们踏踏实实的专注这个领域,特别是跟商业跟行业结合才是比较合适的。

杨伟庆:达晨作为一个投资机构有自己的逻辑。

肖冰:真正懂产业的,我们都是在外面,投资界都不是特别深入的,我们有一个好处我们在商业的时候,最终这个企业都是落在商业上,不是纯技术的。

朱波:我是一直学计算机的,也是做图像识别,做算法的,所以我对人工智能其实我是长期看好的,其实我们今天很多互联网+区块链,现在又有AI+,其实我一致认为未来人工智能就是一个部件,基本上各行各业有数据就离不开人工智能,我们不要绝对化说这个是人工智能公司,其实我们现在投的很多行业里面,像我们现在投了三家机器人公司里面都用到人工智能,有图像识别、声音识别,也投了图像交付的人工智能的公司,也投了类似于无人机的人工智能的公司。所以我一致认为未来发展当中人工智能是一个可能未来10年、20年当中持续不断会用的产品,而且人工智能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持续的学习,不断更新。

今天因为有很多创业者上来讲人工智能,PPT里面一开始就讲大数据,然后就是人工智能,其实他的创业,整个内容在初期跟人工智能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一开始就是为了脸上贴个金,所以我们觉得他是为了做人工智能做人工智能,这样我们反而对这个团队产生一种不信任感,我们认为人工智能是真正需要有优秀的团队,这些团队至少有几方面优秀的人才,第一要有在数据模具上建模,数据功底丰厚的专家,怎么通过数据把人工智能的算法做出来,再一个是对行业了解的人,我们很多时候都是曾经做过工程师的,做一个什么东西的电子商务的工程师拼凑一下就说我们这个团队多少强,但是我们一看这些人跟人工智能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是披上的人工智能的皮而已,所以我建议我们的投资者真真正正的对人工智能的了解,找到人工智能的价值,最重要有一种数据,这个数据不断更新,持续更新,因为我们认为人工智能是一个学习过程,他不可能从第一天就非常好的,有一个产品非常的过程,这是我的观点。

陈玮:我答应杨伟庆先生来我实际上是后悔了,那时候我喝了酒,我不懂人工智能,我学会计的,我不太懂这些东西,但是我知道肖冰说的最后变成商业,变成赚钱,我觉得现在人工智能就像早期的互联网一样的,最早真的是非常大,因为这个是技术性布局才有人工智能。

我觉得几个嘉宾特别是技术层面嘉宾讲的我基本上没有听懂,我觉得很多技术上的东西我们搞的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我觉得最投资最重要的是我们做趋势,我们赚趋势的钱,可能你没有本事投了一家特别牛的公司,你要靠运气了,但是你说到这个趋势,人工智能和人机交互结合技术的进步我觉得慢慢会替代人类的很多工作,它可能在技术领域产生很多机会。

因为我懂一点围棋,现在阿尔法狗出现我觉得特别的厉害。所以就想未来的技术会不会有一个小的BUG,或者是有情绪的机器把人类干掉了,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个趋势很多工作是可以替代的,特别是互联网工作向很多区块链发展的,我们谁也不敢说。我们20年前知道手机会这样吗?人工智能是一个趋势性的。

昨天我看的一个项目,我们投了一个企业,现在可以在网上给陌生人贷款只有15分钟的时间,当然你要想它怎么比银行厉害,他用小额贷款的方式不是B2B的方式去做。金融方面运用大数据,运用AI技术,他用后台看到你的所有的数据,你的家庭财产,你过去的工作轨迹,你的收入你的社保都可以看到,比人判断要快,所以我一直担心这个发展以后对我们有一个深刻的革命,未来需要我们投资人吗?未来的每一分钱都需要人工智能的判断,去中介化,我们不需要募集了,不需要我们原来所谓的经验的判断。

我现在做投资,我干了17、18年我觉得越来越不会做投资了,过去我们老是认为经验在这个行业是最重要的,但是现在有了手机很多年轻人经验不比我们差,我们有的天使基金他们的东西我都看不懂。所以我觉得把公司做小,做垂直,做更加的专业,让投资人和创业者更接近市场,这个是最重要的,我很期待AI,也投资它,也对它抱有恐惧。

白文涛:前几天国务院发了一个35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 国发〔2017〕35号》),就是要把人工智能做成一个国家产业策略,提出了在2030年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战略世界制高点,到2030年希望人工智能直接核心产业产值达到10万亿,这样的目标也就是说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一个国家战略了。在这里面其实人工智能也不陌生,我在读小学的时候第一次见过的计算器我觉得是最基础的人工智能,也算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分弱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在这个程度来说人工智能早就来到我们的眼前了,只是一开始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随着去年阿尔法狗一鸣惊人,人工智能的时代到来了。

我非常同意前面几位讲的,人工智能一定要和行业结合,纯人工智能出现以后一定要跟互联网的路径一样的,互联网刚出现纯互联网也算是一个行业,现在每个行业都和互联网结合,人工智能也一样,人工智能也要跟各个场景结合,各个产业结合。

我们也是一个走聚焦专业化投资路线的,我们目前只投医疗和大居住这两个领域,在这两个领域里面人工智能的应用前景也非常广泛,我们人工智能方面也投过病理方面的,以后是由人工智能来阅病理片,大部分的人工智能都可以来判断,一小部分由医生来看。大居住方面也有人工智能的应用,比如说人工智能应用在床上,你就可以能够实现很多功能,对于治疗打鼾等等都可以。人工智能在安防,人工智能的门锁等等,在最传统的领域,一代一代的升级今天就和人工智能结合起来了。

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出路,投资人和创业者关注要是人工智能具体场景的应用和和具体场景结合。人工智能真正形成突出的一定是在我们觉得高精尖的部分取得突破,最先取代的可能是脑力劳动者的工作,脑力劳动者的工作可能最先被人工智能所取代。所以人工智能现在真正的取代人的脑力劳动,真正取代人的智力劳动的场景,这也是我的一个观点。

杨伟庆:四位对人工智能的思考。我们的陈老师很认真,讲了对于人工智能未来取代我们投资人的担忧,这个当中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确实看到很多年轻人很聪明,他们掌握信息多,分析能力速度也快,我们投资人的心态变得年轻是最重要的。

我自己点评一下4位的分享,我想从袜子开始。我们5位的袜子都是只有一位是船袜,不穿袜子的肖冰总,典型的90后,我们肖冰总是标准的95后的打扮,我们4位看似也是在研究新经济,但是心态不如肖冰总年轻。今天上半年的区块链的事物,虽然去年催生了比特币,从来没有今年这么火过,包括今天有一个新词叫ICO,你作为自身的公司,以后不用IPO了用ICO,对于4位投资者来讲大家对于区块链,对于数字货币,对于ICO的看法,我们想听听。

肖冰:我们关注金融科技,但是区块链、比特币、ICO我们可能不会投资,会学习,会看一看。什么叫ICO这个事情我是这两天才把这个词搞清楚的,虚拟货币的项目去募集虚拟货币,挺绕的。区块链这个方向就挺有意思的,区块链这个技术挺好的,问题是现在没有找到一个特别好的应用,包括比特币这个事情我也不是特别看好的,因为我个人认为这个货币东西并不只是为了交易中介,交易需要这个货币,我是学货币银行学的,货币是政府调控经济的一个工具,不仅仅是为了完成双方的交易这么一个简单的职能的,我相信央行是不会放弃对他自身的控制。所以ICO这个事情更加没有搞懂,为什么这么热,可能也是OUT,这么引人注目,项目这么多,我没有搞懂。

任何事情的开始的第一波我是不投的,我看明白我才动,我先学习,先观望,到底这个做得怎么样我觉得我也是外行,但是我觉得从一个有纪律的投资人来说,这个不是一个投资的时候,我觉得是观察的时候。

朱波:区块链和ICO确实我关注得蛮早的,我投了一家区块链的公司,从区块链的角度是一个底层的技术,对于数据化、数据化财产都非常重要的,因为区块链技术是从底层开始构造的,所以对整个产业整个行业会有颠覆性的重塑,一旦要用区块链技术要最基础的层有成熟,难度非常大,风险很强。大家在网上也在刷有一篇文章出来说ICO是一个骗局,网易的记者采访我,我认为不一直不看好ICO,因为这里面鱼龙混杂,我们可以想想前两年众筹多么热,我们很多优秀的投资人不可能去众筹,放到众筹项目的都是有问题的,好的项目为什么要放出去,众筹的项目都是有问题的,很多人的盲从使得众筹的项目在过去的一年中死亡率极高。

ICO很多的玩家都是一家冒险的玩家,他们对项目更不懂。我在前段时间也看了好多项目,有好多创始人跟我讲这个东西和区块链有关,因为他想要搞ICO去众筹,所以他想尽一切办法在那里发力,这个怎么可能呢,按照8000万人民币是募币,集1000个虚拟币就差不多2000万了,这个对我们来说过热了,骗局很多,如果是有人做ICO的话,我劝大家停一停,我肯定是不会干的。薛老师投的ICO可能质量高一点,但是很多没有判断的人对ICO的项目没有把控。

陈玮:我跟肖冰还有朱波的观点不一样,别看我老了我都挺感兴趣的。讲个小故事,比特币刚出来的时候麦当劳说这个是好东西,但是我回过头来看比特币走到今天,我一直觉得这个区块链非常底层的技术我觉得非常可怕,我们是做趋势的,我们需要这么大的一个银行吗?需要几十万人的一家银行吗?为什么刚才国务院发改委说2030年中国的VR将会是在世界居于一个领先的地位,我一直在想中国互联网会有今天出现BAT,为什么有腾讯和阿里一统天下,变成世界级的公司,就是因为政府不懂,如果政府懂这个行业早把你监管掉了,这个行业真的不敢预计。区块链确实是好东西,它出来以后银行肯定是完蛋了,会计也完蛋了,我们1900万人,我们这个行业,肯定完蛋的,我们现在做假账,骂我们会计做假账,区块链出来了之后不可能做假帐的。所以我觉得区块链的技术的发展是很好的,在结构化的基础技术化,革命性的变革可能未来是一个好东西。

说到ICO,我觉得挺奇怪的,又像一个骗局,但是这个是一个新鲜事物,我觉得现在人民银行的态度总的来说是可圈可点的,有数据货币研究院,现在中国的支付已经是在全世界领先了,我们现在拿着手机走遍全天下在国内。我们原来出国剩了23块6毛的美金没有用就丢了,现在微信多少钱都可以用。我们未来的形态也许不是这样了,我们所有的财富会恰如其分的到他应该去的地方。所以ICO就是这样一个东西,我还不是特别了解,因为我们正在看一个基金,我跟肖冰一样的,我不太敢投这个东西,我觉得干这个活的都是非常的小孩干的。我们中国的新鲜事物,中国人聪明人多,骗子也多,聪明人干好事,骗子干坏事,所以我觉得如何监管如何引导最重要的。

众筹我觉得也是一个好东西,关键是骗子把这件事做坏了,本来不需要我们做投资的,真正的放在互联网上让所有的有经验的人看到你这个项目,我可以投,1000万人头1块钱就是1000万,如果是不小心投了个马云呢?所以这个是一个机会,给他们机会给他们时间。我觉得中国的监管也是相对宽泛的,就像我们做PE的,原来说我们做PE不好,做什么IPO,有PE腐败之类的,主要是看它的主流,新的行业会给一些机会,也许里面会找出新的渠道。

白文涛:区块链是区块链,比特币是比特币,比特币是用区块链技术演化出来的,区块链是非常好的技术,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产业,可以应用到许多的行业。比特币我的看法,它叫比特币,其实不是货币,是一种可收藏的资产,可以标价也可以炒作,但是比特币想成为货币道路太漫长了。但是,比特币是资产是没问题的,这是我两个基本的观点。区块链是很好的技术,非常具有投资价值。比特币不是货币,是一种资产,这种资产是有价值的,它离成为货币道路太漫长了。我对众筹我也觉得众筹是个好东西,我非常同意陈玮总的意见,经是真经,和尚把它念歪了。

众筹非常符合普惠金融,众筹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股权投资里面来,否则股权投资一般人参与不了,比如说我们的基金起步2000万,至少是2000万才可以成为我们基金的合伙人,这个对很多人来说门槛抬高了。众筹就不一样了,可以把大量的资金投入进来,把资金由虚向实,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但是最关键的是你得有明白人,有专家来做这个事,不能是忽悠,股权众筹最重要的是股权不是众筹。你把这些烂股权卖给普通老百姓,这是坑人的,这是走不远的。股权众筹重点是在股权上,如果你能拿到好的股权,优质的股权,你又能够让普通老百姓参与,这就符合区域的。所以如果是股权众筹能够在股权上深入,真正有专家做这个事,股权众筹是非常有前景的。

杨伟庆:观点有所不同,朱波你有什么反驳的地方?

朱波:第一区块链是一个好东西,股权众筹众筹的东西,因为我们今天很多的经验太歪了,我们今天投资的人太多了,往往一件事情,好好的一件事情完全搞坏了,就像ICO,本来是一个区块链相关的,通过ICO的方式来募资是很好的事情,但是今天我可以说有90%的项目是有问题的,10%的项目是好,但是一般的人无法鉴别,我也投过股权众筹,最终做的效果都不理想,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从机制上保证它,把这个事情别念歪了,本来就是一个好事情,形态我是认可的,但是由于我们现在投资人太多了,导致这个问题。

杨伟庆:确实众筹、ICO募资的社会化的方法渠道都是好的方法,但是就是股权投资这件事太复杂了,我们看了这么多行业真正要管控这么多钱,判断一个好的赛道,找一个好的团队真的很难。

朱波:不要去股权,股权太复杂了,可以真正的去拿钱开个餐厅。

杨伟庆:我们把中国10万个天使轮的企业分成不同的赛道,梳理出到底有没有100个企业给投资真正赚钱的,这其中很难一个人拍脑袋做判断,往往我们看到的项目是不能给投资人挣钱的。真正的股权投资这件事是所有AI里面是最难的,因为要结合现在社会的发展变化,结合市场的情况,结合你对团队的理解,所以这件事情我觉得短时间我们的构成还能保得住,今天上午的时间就到这里,非常感谢4位投资人给我们的分享,谢谢!

(本文为艾瑞网独家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