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互联网

对话薛蛮子:ICO市场已变质,期待中国区块链有突破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      2017/9/1 8:08:25

导语:这两年来,年过花甲的薛蛮子一直在继续着他的天使投资,仍活跃在创投圈中,但已甚少出现在新闻媒体上。

薛蛮子

这两年来,年过花甲的薛蛮子一直在继续着他的天使投资,仍活跃在创投圈中,但已甚少出现在新闻媒体上。直到区块链及ICO大潮来临,人们看到了随之而来的融资神话,也看到了薛蛮子作为投资人在其中的活跃身影。

薛蛮子已投资了20多个区块链项目,其中部分与ICO相关,他对凤凰科技表示,区块链对他来说是一个新鲜事物,“学历史的人,怎么能在历史的初期,就抓住未来的英雄人物,抓住未来英雄的企业,或者说能在十年前发现今后的BAT,这不是很好吗?”

同时,他也认为ICO及代币投资不可持续,充斥着投机,因不受监管而骗子横行,建议个人投资者不应参与以短期获利为目的的ICO项目或代币投资。对真正准备充分的投资人而言,好的区块链项目或许才像他所说的那样,即使是泡沫,也不是肥皂泡,而是啤酒泡,喝完泡沫,才有啤酒。

学历史的人关注历史中的兴、衰和周期,薛蛮子看到区块链是一个方兴未艾的大潮,并充满热情的去学习区块链。通过看书,通过和行业内有经验的人交流,其中就有李笑来,他也接触了很多创业者,“只有创业者能把抽象的区块链技术用到实际生活中”。

近日,薛蛮子接受了凤凰科技的专访,谈到他对区块链、ICO的理解,分享了他所看到的乱象与希望、国内外的差异,以及他在其他领域的投资逻辑,包括共享雨伞、无人便利店等。

现在,他还保持着每天游泳的习惯。说游上半小时,没有人打扰,脑子就清楚很多。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癌症也还好,64岁了,一切顺利。”薛蛮子说。

 如何看待区块链、ICO和虚拟货币?

凤凰科技:你现在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区块链上面?

薛蛮子:对,新鲜事嘛。我做天使投资没人关心,做区块链人们就关心。

凤凰科技:你投资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是什么?

薛蛮子:我作为天使投资人投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是BEX。 BEX这个项目的创始人本身是在香港做互联网券商的,准备利用区块链技术在英国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用数字货币去帮助海外个人进行更多的国外股票和金融产品交易,我觉得是有机会的。现在项目已经ICO了,还没上市。项目平台也大概九、十月份开始上线。

凤凰科技:你现在每天收到多少个ICO项目的白皮书?

薛蛮子:每天收个一二十个。

凤凰科技:质量怎么样?

薛蛮子:大部分都不行,和区块链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拉一个区块链的由头来蒙钱。或者就是个传销币。

凤凰科技:哪些是有价值的?

薛蛮子:首先要有深厚的技术背景,是真的在做一个第三代的互联网,一个去中心化、分布式的网络,这是有技术的公司。

凤凰科技:区块链项目的价值到底在哪里?

薛蛮子:所有的价值都是看商业本质,这个是不是降低了成本,增加了利润,提高了效率。对我来说区块链这个事好在哪里呢?因为光是共享和O2O,都是一个商业模式的变化,最大的苦恼是容易被拷贝。区块链是有技术门槛的,有生命力。

凤凰科技:区块链早期项目风险这么大,哪一点吸引了你?

薛蛮子: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鲜事物。学历史的人,怎么能在历史的初期,就抓住未来的英雄人物,抓住未来英雄的企业,或者说能在十年前发现今后的BAT,这不是很好吗?

凤凰科技:现在区块链项目的创始人背景都怎么样?

薛蛮子:大多数是两种,一种是纯粹的程序员,他们很懂技术。中国一直都是微创新,从1到100中国人是好手,但是0到1很少,我非常希望中国人有突破,在下一代区块链技术上。因为大家开发时间都差不多。你看以太坊是一个19岁程序员做出来的,能写到这种程度,世界级的产品,我非常希望中国人也开发出这种东西。

第二种是商人,他看到了区块链的特色,然后结合现有产品。有保险业的、众筹的、竞猜的、体育的,我觉得都是有前途的。

凤凰科技:你觉得国内懂区块链技术的人多吗?

薛蛮子:很少,这个目前是它的瓶颈。

凤凰科技:但你觉得风口要来了?

薛蛮子:我不知道,但我个人认为区块链可以带到革命性、颠覆性的、对商业价值的提升。

凤凰科技:你是信仰区块链技术的?

薛蛮子:尽管我不懂技术,但是我学历史的,我这么多年看到历史看到的就是兴、衰和周期,我们看到的(区块链)是不是一个大潮?我认为是一个方兴未艾的大潮。所以我现在充满热情来学习这个东西。

凤凰科技:你通过哪些方式去学习?

薛蛮子:一方面是看书,所有区块链的书,中国的、外国的一大堆。多和这个行业的前辈们交流、来往,他们五六年的经验可以迅速传递给你。另外就是和创业者交流,只有创业者能把抽象的区块链技术用到实际生活中,这就是有用的。

凤凰科技:你之前发了一张和李笑来的合影,说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

薛蛮子:那是开玩笑。那是一本书,我花199元听李笑来在得到的课程《通往财富自由之路》。那是一个调侃,我这么大岁数,2001年就实现了财富自由。这是一个笑话。

凤凰科技:当时发这条微博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薛蛮子:我觉得它是一个我从没见过的东西。我没见过李笑来,我问现在谁做区块链链接,有人说是他,我说那行,咱们吃个饭,就这么回事。我觉得这个人挺不容易的,这么多年,能拿住比特币这一件事就很了不起,是个有意思的人。

凤凰科技:你怎么看待虚拟货币的涨跌?

薛蛮子: 我觉得供需关系对它影响是最大的。越来越多的人把一部分资产放在这上面,价格就高了。

凤凰科技:就是说一个虚拟货币,参与的人数越多,它的价格就会越高?

薛蛮子: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市场逻辑。因为它的供应是有限的。

ICO的乱象与未来

凤凰科技:你现在完全弄懂区块链这些东西吗?

薛蛮子:(摇摇头)要懂还得了,好玩的事就是一边发现不懂,学,然后知不足,知不足然后学,这才是一个很好的过程,才有意思。

凤凰科技:区块链更适合用在哪些领域?

薛蛮子:首先是金融。因为区块链带来的是信任,大规模分布式记账解决了信任问题。第二个是版权,所有的登记用区块链来做是最合适的。比如说结婚,某年某月某日谁结婚,区块链都记录了,没必要去民政局,学位也是,用区块链登记,想改也改不了。食品溯源也应该有效果,比较好的是解决白酒的防伪,从生产线上(使用区块链)。

凤凰科技:如何投资区块链项目,你们有没有一个方法论之类的东西?

薛蛮子:没有,和我们投资(其他)是一样的。一些白皮书看起来枯燥的,可能实际上很有内容。有的说的头头是道,一看就是骗子。我们有一个团队,每天看。从白皮书筛选一些项目出来。

凤凰科技:为什么这么多区块链项目要进行ICO?

薛蛮子:ICO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便捷的融资手段。

随着比特币的增长,区块链不仅是极客在关注,社会精英也接受了,逐渐相关应用也多了起来。现在资金也找不到很多出路,就冲到这个行业,鱼龙混杂。也存在不正常的现象,好像认为只赚个三五倍都抬不起头,哪有天天三五倍的事,这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ICO它本身是一个众筹模式。一个好的程序员,找了一帮程序员,说我需要点钱,你帮我实现这个理想。大家凑个分子,优势除了拿钱方便,也形成了一个社区,即是你的股东,又是你的粉丝,又帮你推广。

凤凰科技:现在有没有变质?

薛蛮子:现在肯定有,不着边的事越来越多了。所以各国都有消息说要管制这个事。我觉得管制有几方面,一方面要充分的信息的披露;第二是投资人要合格,砸锅卖铁借了钱不行,要有个合格投资人的资格鉴定。一方面行业要自律,一方面要有几个大的条条框框,不要扼杀群众对区块链技术创新的热情,同时也扼制了这种疯狂的炒作。

凤凰科技:通过ICO发行的代币容易被操纵价格?

薛蛮子:它如果采取坐庄的方式是很容易。这些都是乱象,绝不是长久之计。

凤凰科技:除了靠监管,还有哪些方法可以让国内这个市场规范起来?

薛蛮子:时间。只有时间能让一个民族成熟,让一个市场成熟。我反复说,一个创业者没有几年的时间,是做不成一个成功的事业。

凤凰科技:你觉得大概会是多长时间?

薛蛮子:我认为这个事会很快的成熟。因为中国人是全世界最聪明的民族。第二个是中国人的商业嗅觉很好,知道什么是好事。我最近看到一个国家计划发行自己国家的ICO,是爱沙尼亚(凤凰科技注: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24日报道,爱沙尼亚电子驻留项目负责人考留斯23日宣布,爱沙尼亚计划发行“爱沙币”)。说明中心化的机构对去中心化的手段的认可,我认为有巨大借鉴意义。所以我接下来会去爱沙尼亚考察,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凤凰科技:前段时间你去了俄罗斯圣彼得堡,参加一个ICO大会。

薛蛮子:对,就在爱沙尼亚边上。那几个国家非常发达,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所以我一直很想去波罗的海国家看看。

凤凰科技:你觉得国内外虚拟货币、区块链应用现状有什么区别?

薛蛮子:首先,我看到参加这种大会的人,都是40岁以上的人。没见着85后、90后参加的,俄罗斯那个会。中国上海那个峰会(凤凰科技注:上海浦东区块链大会),我看全是年轻人,我觉得这个是很有希望的事,因为这些人是未来的希望。只有新鲜血液投身这个事业,才有希望。俄罗斯那个会也有年轻人,但主要是偏技术的,工程师,有自己的招法。中国人技术型的少,应用型的多。战略性突破的,目前还是国外做的好。

凤凰科技:报道说很多大妈也去了上海那个会。

薛蛮子:各行业都开始这样了,收入太好了,闭着眼一上来就赚三五倍,稀松平常,很多人都没有这么赚过钱。所以很快的,以前炒金子的、6000点买股票的,都开始天天看这个,比特币都这个价了,三万块还一下冲进来,这也是很自然的事、关键是没有一个很好的投资渠道。还有通货膨胀。

凤凰科技:你怎么看现在媒体对区块链的报道?

薛蛮子:我希望媒体能够做一些深度的分析性的报道,而不是简单的波哥眼球,什么李笑来首付,30天疯狂投资。这些都是娱乐新闻,卖八卦的路子。凡是严肃、科学、技术型的报道,是有一定正能量,引导人们思考区块链对我们国家的发展和世界经济的发展,有什么影响的。是一阵风,一种潮流,还是一个深刻的、一个革命性的东西。你想想当年乔布斯在车库里做的计算机,那时根本没法用,用户体验坏得不得了,但它是一个未来。没人吧这个当个事。

到最后,一旦这个事成熟了,如果中国也百分之四五十的人关注区块链技术,就有非常大的支持。我为什么觉得这个厉害呢?因为区块链是一个交易性的基础,怎么用一个分布式的记账方式,带来信任,应该说是数字时代一个全新的革命。现在电子商务和交易使中国人的生活彻底改变了,这次我到欧洲、苏联最大的感受就是那太不方便了,没有移动支付。这些都是未来,区块链在这方面能够有巨大的作用。

比特币

投资,在于“投资这个人”

凤凰科技:学历史对你投资很有帮助?

薛蛮子:特别有帮助。我觉得历史教我最多的,就是耐心。没有一件事是一蹴而就的,所有的事都是艰难困苦,每个人都是九死一生才混出来的,这很自然。

凤凰科技:除了区块链,你最近还关注哪些领域?

薛蛮子:传统投资该做什么还继续做。

凤凰科技:你们最近也在关注共享经济和无人经济?

薛蛮子:对,都投。我们投了怪兽便利店,创始人Lina是以前小米的,米聊的产品经理,非常聪明的姑娘,团队很厉害。做的事一个自动售卖机,有800多个东西,等于一个小型便利店。

最近还投了个共享雨伞项目,创始人以前做共享单车,小有成功。我觉得钱不贵人还挺好,我们就投点,支持一把,这次不成功,下次还投他,我们就看准了这个人。

我们投资就是看人,这个人把钱赔了,下回再给他。我的招法是碰见能干的人,掏出1千万,一次给333万,三次都投完了,他还不行,我们就不投了。

凤凰科技:如何在短时间内判断这个人行不行?

薛蛮子:我们学历史的、年纪也大,能看出这个人有没有戏,能折腾,有感召力,你看到他是个领袖,有人愿意跟他舍生忘死,这种人就有戏。尽管对新鲜技术不那么了解,新鲜技术有顾问,是可以帮你解决的。

凤凰科技:还有哪些品质是你欣赏的?

薛蛮子:首先是诚信,一个人的人品怎么样。我们现在投的团队大多数是以前投过的,我大部分折腾的都是以前投过的公司。他们发现区块链对他们公司的如虎添翼的作用,做的都是区块链+,这样的我们投的最多。这些人有行业内十几年的从业经验,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孩。

凤凰科技:你觉得最近的创投环境怎么样?

薛蛮子:和两年前的创投环境不一样,现在钱越来越多,行业中有不断的机会,新的热点人工智能我们也投了。

凤凰科技:你也看好人工智能?

薛蛮子:对。但是人工智能最大的难点是大公司能行,小公司难办。

凤凰科技:但是区块链不是这样?

薛蛮子:区块链你应用的早,很容易在这个行业变成老大。人工智能要有大量的数据和用户。

凤凰科技:你有没有觉得错过了哪些项目?

薛蛮子:谁管那事,我从来不算那事。那我这一辈子,不就痛苦死了。错过的事多得很,但从来不算。

凤凰科技:你平时闲下来的时候喜欢做什么?如何调节自己?

薛蛮子:我一般在外边开个会,就在那里玩几天,放松放松。上次去俄罗斯开会,就看看普希金故居,晚上听听天鹅湖,也是一个很修养性情的事,很享受。我住酒店不要求别的,一定要有游泳池,我每天都要游泳。游泳的时候没电话,也没人骚扰,你游半个钟头,脑子就清楚很多。

凤凰科技:身体健康怎么样?

薛蛮子:身体还不错。癌症也还好,64岁了,一切顺利。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