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移动互联网

ICO暴富神话:卖手机小伙子的20万变成了600万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胡金华      2017/9/4 8:15:09

导语:当ICO的火热程度已经远超市场想象,并引起监管层密切关注的时候,外界对于ICO罪与罚的争论也甚嚣尘上。

除非掐断互联网,否则如火如荼的ICO无法隔绝。首批“试水者”已经赚得盆满钵满,而前赴后继者则如过江之鲫。

“上海一个卖手机的小伙子,两年前用父母给的20万元投了一个区块链ICO项目,今年上半年发现账户资产已经暴涨至600万元;还有一个做小私募的合伙人,这两年用三四千万投了数个ICO项目,如今资产已经达到30亿元。”8月29日,上海一位资深ICO玩家孙杰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透露,而类似的暴富传说每天都在市场上上演着。

记者了解到,当ICO的火热程度已经远超市场想象,并引起监管层密切关注的时候,外界对于ICO罪与罚的争论也甚嚣尘上。然而,市场的投资者却对这些声音置若罔闻,因为在他们看来,不真正参与进来,根本无法体会ICO的刺激与风险。

ICO怎么玩

“与市场上滥发虚拟代币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骗局不同,ICO是首次数字代币公开发行的简称,国内目前已经完成融资和即将ICO的项目基本都与区块链技术有关。这些项目发行团队通过发行自身设计的数字代币来完成首轮融资,不过这些数字代币并非由投资者用现金完成认购,而是先要认购比特币或者以太币等通用的数字货币,然后再用持有的数字货币来认购ICO项目的代币。这样就使得ICO项目规避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嫌疑,很多圈外人都以为是投资者直接用现金认购,其实不然。”8月30日,上海一家区块链技术公司创始人梁明(化名)告诉本报记者。

按照梁明的叙述,记者也尝试在国内某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上注册了一个账号,发现在验证身份的过程中,还必须得实名制输入身份证号码并且上传身份证正反面照片,以及上传个人手持身份证的照片。经过这样的步骤,才可以成为一个数字代币投资人参与ICO。

“每一个投资者都必须是实名制,如果不认购比特币或者以太币,就无法交易,这也解释了缘何今年以来,尽管监管层屡次发整顿令却丝毫无法阻止比特币等价格的上涨,因为ICO的交易媒介是通用代币。”梁明称。

ICO的暴富几率到底有多高?看看上海小蚁科技完成的小蚁币ICO就可见一斑。

根据记者查阅发现,截至8月25日,NEO(原小蚁股)自去年9月完成ICO并上线交易以来,涨幅已经高达282倍,这样的收益率远远将IPO新股中签涨幅甩在了后面;而排名第二的上海量子链(QTUM)今年3月在云币网进行ICO,发行价2元,在发行当日开盘价为66.66元,一天涨幅33倍之多,其后价格一路回落到20多元,接下来又暴涨至57元左右。

这样暴涨暴跌的ICO让无数投资者变得兴奋,不顾一切地往里冲。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近期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已完成的ICO项目共计65个,累计融资规模26.16亿元,累计参与人次达10.5万。而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参与ICO 的人数绝对不止10.5万人,保守估计已经超过百万之众。

最后接棒者

那么,ICO收益暴涨幕后的推手到底是谁?

有业内人士透露,在这场数字代币融资游戏中,首当其冲的“大玩家”是项目发行团队、私募机构、币圈和链圈的大佬、ICO交易所,四方承揽一个ICO项目的绝大部分额度,其次才是各类玩家和投资人。

“因为要保证发行成功,所以利益均沾是必须的,而且也有利于拉抬发行价格。这些大玩家手中拥有相当可观的比特币和以太币,它们不仅自己参与到ICO中,而且还涉及到挖矿业务。也就是说,这些机构拥有的比特币和以太币不是无中生有,诸多矿机在日夜不停地挖掘剩余数量的比特币和以太币。”该人士称。

“现在不要参与ICO,风险已经很大,而且二级市场数字代币的投资泡沫已经出现,有些ICO项目近期都停止上交易所了。”8月30日,《华夏时报》记者向一位ICO众筹平台创始人咨询是否可以进场投资时,这位创始人坦言。

而就在8月30日晚间,国内第二大ICO平台在其官网上发布公告称:为防范风险,从即日起,ICOINFO主动暂停一切ICO业务,待相关部门监管政策出台后,按照政策规范开展业务。已经成功参与项目的用户可按照相应项目方的既定进度如期获得代币,并于项目方允许代币转移的时间之后转移获得的代币;提币功能将按照原定开发进度于9月5日10:00准时上线,在此之后可正常进行提币;业务暂停期间,充值功能将会暂停,请不要向ICOINFO账户充值。

神州数字CEO、区块链天使投资人孙江涛对此分析指出,ICO主要存在四方面的风险:第一,项目发起方的风险。最明显的就是骗局、非法集资、卷钱跑路等风险;第二,警惕过度数字货币化陷阱,当越来越多鱼龙混杂的项目进来之后,公司不停地发行数字货币,造成过度数字货币化和不正常“暴涨”;第三,警惕法律监管风险,监管的沙漏已经倒置,一旦最后监管政策落地,或许会哀鸿遍野;第四,警惕技术“拿来主义”。现阶段绝大多数ICO项目都缺乏实质性创新,多是采用拿来主义,把比特币、以太币等几个主流的区块链的优点或特征进行简单重组,甚至很多仅局限于白皮书的设想上。

值得关注的是,继北京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ICO投资风险提示之后,在8月3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也发布风险提示,称近期各类以ICO名义进行筹资的项目在国内迅速增长,扰乱了社会经济秩序并形成了较大的风险隐患,投资者应冷静判别,谨慎对待,自行承担投资风险。在此前一天,有相关报道称证监会正在向部分区块链企业就ICO项目征询意见,研究如何出台规范措施。

“ICO只能引导,无法取缔。其原因就在于ICO是全球性的投资现象,并非国内独有,比特币和以太币可以全球流通,就意味着ICO可以全球发行全球交易。监管层可以关闭国内的ICO,但是无法阻止投资者参与全球市场的交易,而且很多境外资本也在参与国内的ICO,除非关闭互联网,不然依靠行政手段取缔或者关闭都不是长久之计。”梁明指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