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互联网

趣店到底冤不冤?做现金贷赚了钱就该承受舆论压力

来源:虎嗅网(北京)    作者:      2017/10/24 10:02:55

导语:最近的财经界,要评选最风光与最狼狈的人,可能都会落到一个人身上,他就是趣店创始人罗敏。

最近的财经界,要评选最风光与最狼狈的人,可能都会落到一个人身上,他就是趣店创始人罗敏。

罗敏年仅34岁,就缔造了市值百亿美金的美股上市公司,上半年利润超过9亿,可谓风光一时无两。不过伴随着风风光光的上市过程,趣店也备受质疑:过度依赖支付宝的导流与芝麻信用的风控、校园贷禁令下依然有学生可以贷到款、高利贷……上市后,面对质疑,罗敏对媒体发声,却因一些匪夷所思的言论,反而将趣店卷入更大的舆论漩涡。

坐拥百亿美金市值的同时,又承受着这么大的舆论质疑,趣店到底冤不冤?

起家于校园贷,发迹于现金贷

创业早期,趣店的名称为趣分期,是较早从事校园贷的平台之一。当时商业银行的校园信用卡业务坏账率较高,随着监管部门一纸禁令,集体退出了校园市场。

但校园的金融需求依然存在。在互联网金融(以下简称“互金”)兴起后,校园贷市场火热起来,趣分期是其中规模较大的一家。

创始人罗敏在创办趣分期之前曾在电商好乐买负责管理校园渠道,更早之前曾做过校园SNS,对于校园市场的玩法驾轻就熟,通过发展校园代理、做地推等手段,在校园贷领域逐步形成领先优势。当时有不少文章和创业鸡汤来评析趣分期在校园市场快速扩张中的商业模式。

不过校园贷一直是伴随着争议的业务,一种观点认为学生的消费需求与金融需求应该得到满足;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学生主要精力应该在学习上,学生通过借贷来进行超前消费,最终还是靠父母买单,这样学生不仅不务正业,还加大了家庭负担。

事实确实证实了后一种担心,甚至问题的严重程度超出想象。贷款越来越容易,校园贷市场井喷,陆续出现了女大学生裸条借贷甚至为还款而卖淫、高昂利息导致学生无力偿还致使跳楼自杀、暴力催收等令人震惊的新闻,互金平台经营的校园贷业务形成了比较恶劣的社会影响,也引发了监管部门的关注。

从2016年4月份开始,银监会、教育部等监管部门陆续出台文件限制互金平台经营的校园贷业务,到今年6月28日,银监会等部门最终发文禁止从事校园贷业务,并鼓励银行作为正规军开发校园金融产品,补齐大学生金融服务覆盖不足的短板。互金平台运营的校园贷业务从此彻底被禁。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校园贷存在的问题并不一定是趣分期的问题,并没有具体的新闻细节指出趣分期平台的借贷行为导致裸条借贷、高息导致家破人亡等悲剧的出现。

不过即使如此,作为曾经的校园贷大平台,趣分期也难逃向大学生借贷是否合适、利率是否过高等质疑。

面对政策的监管,趣分期转型比较快。2016年7月,趣分期品牌升级为趣店集团,并计划打造校园消费金融“趣分期”、非校园消费金融“来分期”、大学生免息助学贷款“趣助学”、大学生成长基金“趣成长”、兼职平台“趣兼职”、实习平台“趣实习”、就业平台“趣就业”等七个产品。2016年9月,趣店宣布逐渐退出校园信贷,逐渐向白领、蓝领等消费群体拓展。

趣分期改名为趣店,为的是更突出电商特色,而推出的另外几个平台,似乎有打造综合性校园服务的意味。不过不管是电商还是综合性校园服务都没有成为趣店的最终发展方向。

2015年5月趣分期获得蚂蚁金服领投的E轮融资,似乎对于趣店未来走势影响更大。趣店接入了支付宝,获得了流量入口,并与芝麻信用建立了合作、辅助风控,由此趣店逐步形成了以现金贷为主的业务构架,赶上了现金贷的风口,迅速扭亏为盈,并实现了业绩的大幅增长。

招股书数据显示,趣店在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收入分别为2413.3万元、2.35亿元、14.32亿元和18.33亿元,增速惊人。利润方面,趣店2014年亏损4077.5万元,2015年亏损2.33亿元,但2016年大幅盈利5.77亿元,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为9.74亿元,超过了很多持牌消费金融公司。

现金贷给趣店带来巨额利润,不过现金贷一直是备受争议的业务。借款人多头借贷积累风险、资金流向黄赌毒、用高息来掩盖坏账等等,都是大家抨击的重点,现金贷也已被监管所关注。不过现金贷行业的公司大多都是在闷声发财,很少积极进行推广。

趣店在行业内第一个上市,且利润水平这么高,显然更容易吸引舆论的火力。市面上出现很多负面文章,如《揭开趣店上市的面具:一场出卖灵魂的收割游戏》等。

面对这么多负面舆论,趣店先是发布了措辞严厉的声明,之后罗敏通过媒体发声来回应质疑。不过效果适得其反,因为“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任何发现我们名义和实际利率超过36%的人请直接联系我,我提供100万资助费给您”等不够严谨的措辞,让趣店和罗敏反而更加成了众矢之的。

趣店到底面对哪些质疑?

综合起来看,现在趣店面对的质疑既有公司层面独有的问题,也有行业层面普遍存在的问题,既有业务方面的质疑,也有道德方面的拷问。

1)行业层面的拷问

现在对于趣店的质疑,更多是源于对小额现金贷这项业务的质疑。趣店作为利润丰厚且要上市的公司,自然成了关注点。具体的质疑包括:

现金贷业务是否存在过高的利息加重了借款人的负担,是否将本不富裕的借款人推向更大的经济压力之中?

资金流向上是用在正常的消费还是黄赌毒?

行业普遍存在的多头借贷是否酝酿着金融风险,以及风险会怎样爆发?

是否存在暴力催收,侵害借款人权益?

……

而最根本的一点质疑是,面对低收入人群以及刚刚毕业的人群,通过借款便利化促使他们超前消费、甚至超越自身的经济实力去消费,是否存在道德瑕疵,向低收入人群借贷,到底是雪中送炭的善举还是最终害了他们?

2)公司层面的问题

趣店面对的质疑声中也有针对趣店独有的一些问题:

一是作为曾经的校园贷巨头,趣店现在是否彻底放弃了校园贷业务,学生还能不能从趣店借到钱?

二是趣店在渠道和风控上过度依赖蚂蚁金服,靠支付宝获取用户、尤其是重复借贷的用户,通过芝麻信用来判断信用水平做风控,如果蚂蚁金服对于趣店的支持不复存在,趣店还怎么发展,自身是否有足够的获客与风控实力,以支持百亿美金的市值?

这些问题、质疑,有些是现金贷的行业共性,有些则是趣店自身独有。作为靠现金贷挣了大钱而且已经成了公众公司的趣店,有必要回应这些质疑。但罗敏的回应一是欠缺讲解上的严密性,二是从自身的角度去解释,很难消除公众的质疑,反而放大了质疑。

趣店到底冤不冤?

归根到底,罗敏的问题在于先后选择了校园贷、现金贷这两项极具争议的业务,且在这两个争议性的业务中都将规模做到了前列。下面我们来看各项质疑:

1)过度依赖蚂蚁金服

普遍的观点认为趣店的获客和风控依赖支付宝与芝麻信用。对此,罗敏表示,趣店自己的App占了用户来源的1/3,支付宝占了2/3。风控方面除了芝麻信用,趣店自己也积累了1亿次交易和相关的数据,在其中打上了很多的标签,协助控制风险。

也就是说趣店确实比较依赖蚂蚁金服,同时也在形成自己的获客渠道与风控数据。核心业务环节过于依赖某一家公司,对于一家普通的企业而言可能问题不大,这家企业可以作为大公司生态中的一员而存在。但对于趣店这样一家市值百亿美元的公司而言,核心业务环节过于依赖其它公司,其估值的合理性必然受到质疑。

市值百亿美元的公司需要以自己为中心搭建一套生态系统,而不是寄生于其他企业的生态中。

2)是否依然有学生可以获得贷款

有观点认为趣店并未真正放弃校园贷,学生依然可以在趣店获得贷款。罗敏回应称会通过地址等信息来判断是不是学生,如果被判断为学生则拒贷。

目前互金平台都已经停止了在校园内的主动推广,但是否主动停止一切校园贷业务,外界很难确认。

从常理推断,严厉的监管政策之下互金平台犯不着冒着风险做一块利润并不高的业务,但又不能排除互金企业对学生身份审核不严从而继续放贷的可能性。而且确认学生身份确实存在一定客观难度,并不一定能百分之百杜绝学生的借款。

是否存在现金贷的行业性问题,如利率过高、借款人多头借贷、暴力催收等

罗敏声称“任何发现我们名义和实际利率超过36%的人请直接联系我,我提供100万资助费给您”,对自身利率的合规性打了包票。

不过他并未清晰地表述利率的计算方式。如果随机查阅趣店旗下来分期的产品,按名义年化利率来计算,产品确实在36%以内。

消费金融领域媒体“清流Club”运用内部收益率的算法,考虑资金的时间价值,测算趣店的现金贷借款产品、手机分期产品等,实际年化利率达到了42.6%。当然,算法是否准确还有待于进一步商榷。

然而就算是全部产品的利率水平都在36%以下,也并不意味着利率水平就是合理的,毕竟36%从绝对值来看,还是比较高的水平。只不过在现金贷行业内,36%是相对比较低的,趣店可能确实想要一步步往合规的方向发展,但就现金贷的产品特性而言,能否进一步降低还未可知。

就风险水平而言,罗敏表示其客单价在900元左右,由于比较低,客户的违约意愿不高,因此坏账率很低,借助主要平台间的数据共享,可以防止多头借贷,因此风险非常可控。罗敏甚至称如果客户违约也不会去催收,当成福利送给客户。

这样的言论遭受到巨大质疑。如果风险真的这么低,那么在借款端,其利率完全可以进一步降低到24%以内的更合规水平。而且如果真的不去催收,用正常还款客户付出的高额利息去补贴逾期客户和恶意欺诈的客户,也是一种不公平。

或许罗敏这样表述,是太想表明趣店没有暴力催收等问题了,不过这种大失水准的回应还是让人大跌眼镜,也让外界的质疑更加强烈。

总体来说,趣店承受这么多质疑,到底冤不冤?过度依赖蚂蚁金服等运营层面存在的问题并不是核心问题,每家公司都会有运营方面的潜在风险。

真正让趣店承受舆论火力的问题在于现金贷业务,现金贷由于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及传媒的大量报道,已经被污名化,甚至很多做这种业务的公司都很忌讳外界将自己称作现金贷公司。趣店作为靠这项争议性业务赚取了大量利润的公司,以及已经在纽交所上市的公司,舆论自然将很多行业性的问题与趣店联系起来。但罗敏却表示,“那些这样说我们的媒体,不了解我们。社会上的怪事,不要都扣在出头羊头上。”

罗敏的委屈之处在于外界把现金贷行业存在的很多问题加在了趣店这家公司身上,而这些问题在趣店不一定适用。例如因为暴力催收、高利息利滚利导致倾家荡产等等,这在行业可能普遍存在,但如果趣店的客单价真的在900元左右,即使利率再高也比较难达到倾家荡产资不抵债的地步。

但趣店以及罗敏需要面对的现实是,既然选择了现金贷这样一个充满争议的业务,并通过这项业务赚了很多钱,就应该承受这项业务带来的舆论压力,以及未来会来临的政策压力。更何况利息水平较高、骗贷行为猖獗等问题都是实实在在的。

现金贷这个行业如今泥沙俱下,各种问题交织,客户中既有正常的有借贷需求的群体,也有大量的骗贷人员、有不良嗜好的群体。而即使是有正常借贷需求的群体,这样的高利息借贷对其是雪中送炭还是将其放置到了一个更大的经济压力之中,也存在争议。未来随着行业监管的来临以及行业的洗牌,问题可能会有一些改观。

行业里的趣店们要做的可能不是诉苦,或是无厘头的解释,而是应该尝试怎么去把行业做得更加规范。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