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始于资本疯狂,终于押金之殇:那些「共享单车」该说的「马后炮」

来源:36氪    作者:      2017/11/27 8:25:29

导语:回望共享单车的上半场,共享单车的创业者们做了太多了的预判:共享单车存在区域市场的可能性,免押金流量入口和海外布局,单车的运维成本极低,2017年下半年单车将大洗牌。复盘这些预判,或许能得出不少结论。


一年之前,在共享单车“入局正酣”的时候,就有公共自行车资深人士笑到:共享单车居然还要收押金,真是笑掉大牙。

共享单车的创始人们何尝不清楚,只不过除了资本热捧的摩拜和ofo,押金几乎成为了二三线共享单车的“民间资本”。你看小蓝单车、小鸣单车欠下数亿元押金,都是在融资受限情况下的无耐之举。资金决定了投车量,而“投车”是“单车大战”前期的唯一武器。当然,酷骑单车把押金拿去放贷,就是另一回事了。

因此,押金难退几乎成了所有倒闭共享单车的引爆点,单车企业没有了武器,用户发现被欺骗了。但反观资本和互联网圈,却出奇的冷静,原因在于这场共享单车的胜负之战,行业内早已见分晓,资本是续命的唯一来源。

回望共享单车的上半场,共享单车的创业者们做了太多了的预判:共享单车存在区域市场的可能性,免押金流量入口和海外布局,单车的运维成本极低,2017年下半年单车将大洗牌。复盘这些预判,或许能得出不少结论。

一切都是资本

前几天日小蓝单车倒闭,有用户感慨:最好骑的单车,居然也不行了。但“造好车”,是这场单车大战的关键要素吗?答案可能不是。

早期的时候,摩拜单车重金造车,成本甚至比ofo高出10倍以上。但摩拜Lite版的投放,宣告了摩拜“精致单车”计划的放弃。单车质量的选择,是效率和战略选择的体验。单车大战越深入,“造好车”的优势越不存在。资本有能力造一辆好车,也有理由通过一辆不太好的单车,颠覆“好车”。

资本甚至还决定了二三线单车的战略选择。死守一线,还是深入二三线,这是一个问题,而守住二三线城市,最佳的退出路径可能就是被摩拜ofo收购。但至少在目前来看,可被摩拜ofo收购的优质标的并不算多。摩拜单车CEO 王晓峰甚至还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过,收购没有意义,不负责任的单车公司就应该让其倒闭。在“被摩拜ofo收购”这条路径关闭后,二线单车的命运开始沉浮,不论小蓝、酷骑和小鸣单车,都在穷途末路中积极寻找并购。

大概在2016年末,几乎所有共享单车创业者都预言2017年末,共享单车将完成大洗牌。只不过没想到,被洗牌的对象,包括大部分的预言者自身。导致洗牌加速的直接原因,便是资本的支持。2017年共享单车的融资历程,除了依然高歌猛进的摩拜ofo,下半年能依然被资本认可的只有哈罗单车,当然可能还包括上月拿到加拿大资本的优拜单车,以及本地化运营的1步单车。

资本的断粮,直接决定了共享单车的“洗牌加速”。

区域市场还有可能性吗?

拆解区域市场的两大原因,抢先入场得到区域覆盖度,和政府的本地化排他合作。

事实证明,区域市场的占领,几乎是二线共享单车至今得以为继的唯一原因。或许北方的用户不太清楚,发轫于上海的“哈罗单车”,至今在诸如无锡、宁波长三角二三线城市有着很好的市场占有率,日单量在数百万级别。而上海的另一大共享单车“优拜”,也在华南珠海等城市,有着不错的市占率。这些城市为共享单车的现金流,提供了重大保障。

为什么区域市场暂时得以存在?原因还是用户对于单车的选择,永远存在“距离取向”。同等的单车存在,可能会选择摩拜ofo,单车当这二者不在的时候,用户将选择距离最近的。摩拜ofo无法做到的全区域全时段覆盖,是二线单车生存的机会所在。而在密度覆盖和运营管理不输摩拜ofo的情况下,二线共享单车区域市场占领就此完成。共享单车还有一家叫“1步单车”,偏居西南一隅,在成都等地有着不错的覆盖率。

即便风雨飘摇的小鸣单车,曾经也在区域化占领上颇为用力。今年年初主推的“电子围栏”,深入到三四线城市。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曾向36氪表示,小鸣单车甚至深入株洲、漳州,通过电子围栏的精细化管理,取得政府的许可。小明甚至还成立了单独的电子围栏公司,但资金限制让这一切骤然搁浅。

反面案例就是小蓝单车,小蓝单车李刚曾在36氪发布的独家来信中坦言:在所有二线共享单车退居二三线的时候,小蓝单车依旧镇守一线,放弃了占领区域化市场的机会。天生骄傲的小蓝单车,甚至还将视野瞄向了海外,最早登陆旧金山的小蓝单车,最后也是最早被当地政府驱逐的中国共享单车。

区域市场的预言,不管终局是否被验证成功,但至少是二线共享单车存活的唯一生机。

共享单车堆积如山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免押金、免运维、流量入口和海外布局

共享单车的流量入口,可能是第一个被否定的预判。当ofo接入滴滴支付宝,摩拜接入微信的时候,宣布了两家直接放弃将app作为流量入口的计划。

共享单车的横空出世,本质上是互联网转入下半场,流量红利结束的一大标志。线下流量的获取成本逼近线上,当然这也可以表述成为“物联网”和“新零售”的一些标志性商业模式。早期的摩拜和ofo都无法预判这些趋势,ofo甚至还迟早不愿意推出他们的智能锁。期望用覆盖率战胜摩拜,但事实证明,一切都没这么简单。

免押金骑行,支付宝是最大获利者,用芝麻信用这一产品获得了上亿用户的信用数据。但直接冲击的,便是“唯押金”生存的二三线共享单车。这是除了资本压倒性优势之外,商业模式上的又一挑战。至少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免押金骑行的推广让二三线共享单车毫无招架之力。

免运维的本意,是造出足够优质的单车,使单车在周期内免维护。但实际上,免维护在共享单车下半场,成了“放弃维护”。迫于运维成本,二线共享对于已经放弃的城市,直接选择放弃车辆维修和调度。大家看到的共享单车“垃圾山”,大概就是“免维护”的结果。

永安行创始人孙继胜曾向36氪表示,永安行有5000名运营管理人员负责全过105个城市车辆的安全检查、卫生保洁保养和定期的车辆零部件的更新。“逃避这些责任创业企业就会有利润,承担这些责任创业企业运营成本太高利润极低”。孙继胜的预言最终得到验证,对于很多共享单车来说,找回、搬运加上维修一辆单车的成本,甚至超过了单车本身的成本。弃置成了最后的选择。

再说出海,共享单车被认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之一”,是Copy from China 的典型代表商业模式。截止目前,布局过海外的单车除了摩拜ofo之外,还包括小蓝单车、优拜单车、永安行,还有一众单独出海的共享单车。事实证明,除了拿到加拿大资本的优拜单车,其他几家皆无功而返。

海外市场的投放可能性,首先在于可推广的市场规模,和本地化关系。东南亚总体交通环境较差,欧美可投放规模有限,还面对本地化的政府关系关系和运营管理。共享单车在海外,早期都难以完成规模化推广,没有本地化基因的共享单车团队,甚至被本地用户和政府双重抛弃。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