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网

网络游戏

游戏“开挂”背后的暴利 “外挂”开发者可月赚百万

来源:新京报(北京)    作者:      2017/11/27 10:14:14

导语:“卧底”外挂群半年、致力于抵制外挂的游戏主播K哥介绍,游戏开发者、工作室、分级代理组成了一条外挂的暴利链条。

游戏“开挂”背后的暴利 “外挂”开发者可月赚百万

  11月7日,官方的游戏战绩排行榜上,排名靠前的多是卖外挂(WG)的QQ群。 网页截图

游戏“开挂”背后的暴利 “外挂”开发者可月赚百万

  外挂交易群中,代理正在发广告,推销最新的手臂伸长外挂。 网页截图

游戏“开挂”背后的暴利 “外挂”开发者可月赚百万

  在外挂软件的使用界面上,可以勾选不同选项,实现加速透视等不同作弊功能。 网页截图

游戏“开挂”背后的暴利 “外挂”开发者可月赚百万

  外挂代理商展示卖120元/天“透视挂”,使用该外挂可以透视其他玩家所处的位置。游戏截图

游戏“开挂”背后的暴利 “外挂”开发者可月赚百万

  使用“透视自瞄挂”,可以看到并击杀墙后的对手。外挂代理商使用该“绝招”获得该局游戏第一名。游戏截图

  玩家操控的角色朝着安全区方向奔跑,刚爬上一片山坡,突然眼前出现像一座山的巨型手雷,占满了整个电脑屏幕……网游《绝地求生:大逃杀》(简称《绝地求生》)的玩家马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片刻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又遇上了外挂制造的荒谬的场景。

  网络游戏《绝地求生》自今年3月上线后,迅速成为现象级网游:累计销量突破2000万,全球同时在线人数超过200万。同样形成现象的,是游戏中用于作弊的外挂泛滥。据《绝地求生》官微发布,截至11月12日,该游戏处罚的开挂作弊账号数量,达到了70万个。

  “卧底”外挂群半年、致力于抵制外挂的游戏主播K哥介绍,游戏开发者、工作室、分级代理组成了一条外挂的暴利链条。长期关注网游法律问题的律师滕立章认为,外挂明显是非法的,但由于立法不完善,打击外挂在法律认定方面还存在障碍。

  被外挂“打死”的玩家

  网游频现荒谬场景,20余个账号中就有1个“开挂”

  下班刚回到家,就职于一家网络公司的马丁就迫不及待地冲向楼下常去的网吧,三个好兄弟已经开好包厢等他“吃鸡”。

  他们参与的是一款名为《绝地求生》的网络游戏,100位即时匹配的玩家集体空降到一个岛上,展开你死我活的生存竞赛,最后1个存活的人赢得“大吉大利,晚上吃鸡!”(WINNER?WINNER,CHICKEN?DINNER!),宣布胜利。

  累计游戏时间超过550小时,亚洲服排名前1000名,就业余玩家而言,马丁算是“高手”了。

  趁着游戏开始之前的读秒阶段,马丁咔咔作响地活动一下手指关节,以便游戏中更好地发挥。他枪法之好在圈子中小有名气,尤其擅长使用狙击枪,远距离发现歼灭敌人。

  “这局感觉优势很大”,马丁的装备很好,3级盔甲、98k狙击枪、8倍瞄准镜,队友4人全部躲进一座建筑,占据有利地形,静待敌人出现。

  敌人果然来了,一梭子弹击倒了一个队友。马丁紧张地透过窗户,判断弹道方向,试图找出敌人。又一串点射,刚缩回墙后的马丁也倒地了。“透视挂!”马丁愤怒地吼了一声。

  看着屏幕上队友们的尸体,马丁有些崩溃,他已经连着四把被外挂打死了。

  说起绝地求生的各种外挂,马丁不禁感叹这些外挂制作者丰富的想象力。

  透视瞄准、子弹穿墙都只算是普通外挂,游戏中,还有吉普车都追不上,宛如“凌波微步”的“加速挂”;射出的子弹飞一会儿、转个弯,还能打中敌人的子弹“追踪挂”;“还有‘开挂’玩家操控角色的手臂,能像海贼王中路飞那样无限伸长”,马丁愤然道。

  “金钟罩、铁布衫、吸星大法、上天入地,你在这个游戏的外挂里都能找到”,马丁说,“如果游戏再不解决外挂问题,我不想再玩了。”

  “‘外挂’用起来爽,就是花钱买个乐子。”用过外挂的玩家小富却感到很满足,在游戏中,他的一把mini14步枪可以枪枪爆头。秘诀是他每天花100元购买的“透视自瞄挂”,这让他在游戏中可以看到其他人的位置,不管在楼内还是楼外,只要枪能打到,就能自动瞄准,必爆头。

  据《绝地求生》官微发布,截至11月12日,该游戏处罚的开挂作弊账号数量,达到了70万个。以《绝地求生》累计2000万份的销量粗略估算,平均20余个账号中,就有1个开挂。

  万人“扎堆”外挂交易

  外挂网络交易火爆,购“黑号”规避“开挂”被封号

  游戏“开挂”制造的荒谬,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外挂市场。

  仅11月7日官方发布的《绝地求生》游戏排行榜显示,位于该榜单前列的,几乎都是标有“WG-qun(外挂群)”字样的QQ群号。另外在一些游戏论坛、贴吧也随处可见卖外挂的QQ群号。

  11月8日,新京报记者随机添加了一个排行榜上的QQ群号,显示群已加满,记者按提示加入另一个名为“14群”的QQ群。群内有1名群主、5名管理员,轮流值班发外挂广告,24小时接待顾客。仅过了不到一周,这个1000人的群也满员了,另外新开了15群。

  “14群”内的一名外挂销售代理告诉记者,所有这十多个群属于同一个工作室,其中几个是5000人群,加起来不下5万人。

  记者在这个群里注意到,不同的外挂还有不同的代号:“火柴人”、“刺客侠”、“机器狗”、“小黄人”、“超级虎牙”、“诛仙”等,以对应外挂的不同功能。如“诛仙”的功能,是透视、自动瞄准和子弹追踪。

  记者以买挂的名义联系“14群”的管理员小艾,小艾发来几个在游戏中使用外挂的截图和视频。视频中,外挂软件是一个小窗口,有透视、人物加速等选项。选中透视后,游戏中原本藏在建筑物内的玩家和物品都显示出来,还有数字标明距离。

  “我这个号,从9月玩到11月,天天开挂,从没被封过号。”小艾说,要是玩家不放心还可以提供每个50元的黑号,“‘黑号’要是封了,花钱再买一个,不影响玩家自己的号。”

  交易时,小艾发来两个网址链接,一个链接用于从网盘上下载外挂软件,另一个用于购买运行软件对应的卡号密码。卡号密码平台上除可以选择外挂种类外,还有小时卡、天卡、月卡等使用时长的选项,最后自动显示价格。其中“火柴人”的天卡140元,月卡1500元。

  外挂利益链“聚沙成塔”

  制作团队分工明确,代理商“单线联系”销售渠道

  “从今年7、8月份开始,越来越多人发现《绝地求生》外挂的利润,纷纷开始研制。”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一位网名K哥的游戏主播,他因心痛于曾经喜爱游戏遭遇外挂之灾而陨落,于是潜伏在外挂群中长达半年,起底外挂利益链。K哥先是付费成为三家游戏外挂工作室的总代理,然后帮助测试外挂,指出一些小问题,以此获得外挂制作者和代理的信任。

  K哥介绍,外挂利益链顶端是分工明确的制作团队,有专业的技术人员、销售售后人员和“打手”。所谓“打手”负责用外挂玩游戏,冲击排行榜打出名气。

  “大部分制作团队是松散的线上组织,有小部分团队是以工作室或小公司的形式存在的。”K哥说,成熟的外挂制作团队会购置大量电脑用于测试新开发的外挂,甚至搭建自己的服务器,“因为卡号密码需要和数据库核对进行授权购买,有自己的服务器比较方便安全”。

  利益链条的中间是代理。K哥所在的总代理群就几十人,下级代理群则有几千人。一款新的外挂做出来后,工作室会交给总代理测试,然后根据测试的反馈进行修改,再向下级代理群收费、发布。

  “销售渠道铺好,就等着收钱了,利益链的底部即是顾客”,K哥说,“外挂”制售网络最终形成了一个金字塔结构,顾客接触的只是下级代理,下级代理也只能接触到总代理,开发者不直接参与销售,靠熟人关系才能找得到。

  本职是广告设计的小凯,今年9月入行做起了外挂代理。他没有精力管理自己的QQ群,就潜伏在几个大代理的顾客QQ群中,私聊推销外挂。他也在各个游戏论坛、部落留言打广告,“稳定吃鸡,枪枪爆头,各路神仙辅助全部到位”,附上一串QQ号。

  “外挂成本很低的,都是靠宣传卖出去的。”小凯说,他为此找了合伙人,负责开挂打游戏冲榜吸引顾客。

  “外挂让玩游戏的人得到优越感,也有人被挂虐惨了,就来买挂报仇”,小凯总结称,能玩这游戏的人基本都不缺买挂的钱,游戏的付费和配置要求已经筛选了优质顾客,最终为他带来每月十余万元的收入。

  但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处于金字塔尖的外挂制作者。“最早一批外挂的制作者,一个月利润不下百万”,K哥介绍说。

  反外挂战争难言胜负

  外挂制作成本低,遇运营方维护,外挂迅速升级更新

  目前,K哥的5人团队致力于反外挂。据他统计,《绝地求生》外挂目前已有50多种,“除透视、穿墙外,最近又开始流行无限伸长和巨型化武器”。

  “市面上很多外挂都是开源的,稍微修改,换个名字就又是一个新外挂”,K哥举例说,将所有人显示成黄色的透视挂叫“小黄人”,如果改成白色,又会变成另一种外挂。

  “外挂的开发者都算不上黑客,只是稍微对游戏引擎有了解,制作外挂并不难”,K哥介绍,最简单的外挂只是修改几个源代码就能达到作弊效果。一位熟悉游戏行业的程序员小图说,还有些外挂的源代码是一些玩家开发出来娱乐的,被人发现后修改这些源代码增加作弊的功能,用来赚钱。

  半年内,K哥的团队举报上传了十几款衍生的外挂源代码,“我们把手头能收集的外挂源代码都发给了BattlEye(反作弊系统)”。

  “更多时候反外挂是游戏运营方和外挂制作者之间的博弈”,代理商小凯说,外挂需要经常更新,尤其是游戏更新防作弊机制后,外挂肯定要第一时间更新,否则就会被拉闸(停用)。

  “为了加强外挂的严厉打击和防治,11月15日北京时间上午10点将进行临时维护。维护内容:外挂相关机制更新。”11月14日,《绝地求生》官方微博的一则消息,让外挂群内一片哗然。

  “今天游戏大更新,现在市场上都拉闸,都在更新,大家暂时别着急。”几名管理员随即在群内出现,一边安慰顾客,一边让大家下线外挂。之后,这些管理员让大家删除之前的版本,从网盘下载新版本。一名管理员解释称,这是应对《绝地求生》官方的反外挂机制的更新,紧急更新了外挂,新版本的外挂放心使用。

  对普通玩家来说,反外挂只能靠在游戏中杀外挂。“从9月份开始,遇到外挂越来越多了”,最惨的一次,马丁四人组队碰到对面有锁头外挂,和他对枪,被打倒很多次,都被队友拉起来,马丁的倔劲上来了,成功把对方用挂的人打倒一次,但最后还是被灭队了。“就是那种你拼尽全力也无法扭转战局的无力感。”自此之后,马丁和几个水平相当的朋友组成一个小队,在游戏中专杀用外挂的玩家,虽然成功的次数比较少,但“很有成就感”。

  打击外挂需“与时俱进”

  律师表示外挂缺少明确法律定性,立法需继续完善

  11月22日,腾讯游戏安全中心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绝地求生》国服在腾讯平台上线前,将依托过往的技术经验,结合线下的法务打击,全力保障所有玩家在《绝地求生》上的游戏体验。针对该款网游外挂的新一轮打击,又将开始。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03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等五部委曾经发布过《关于开展对私服外挂专项治理的通知》。

  针对“外挂违法行为”,该通知的解释为:“私服”、“外挂”违法行为是指未经许可或授权,破坏合法出版、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的技术保护措施、修改作品数据、私自架设服务器、制作游戏充值卡(点卡),运营或挂接运营合法出版、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从而谋取利益、侵害他人利益。“私服”、“外挂”违法行为属于非法互联网出版活动,应依法予以严厉打击。

  “今天稍微具有一点网络常识的人都知道,私服是私服,外挂是外挂,根本不能混为一谈”,中国首例网络游戏外挂案被害人代理人、北京市威宇律师事务所律师滕立章认为,私服是私自架设服务器盗版运营他人游戏,外挂只是一个挂接运行的类软件程序。

  滕立章表示,五部委的通知只是根据当时的外挂表现形式、为行政治理目的形成的文件,目前的外挂已经有很大的不同,显然此规定早已经不合时宜,更不能拿来做刑事案件的外挂定义用。

  “造成外挂泛滥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立法不完善,导致外挂打击名不正、言不顺。”滕立章说,外挂无论制作、销售,还是使用,其非法性是比较明显的,但外挂目前在法律上还缺少一个明确的定性,使一些涉外挂的案件的法律性质认定无法可依,存在着法律难以认定的障碍。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