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

现金贷被催收者:被短信轰炸 逾期第二天家人收到花圈

来源:新京报    作者:      2017/12/28 8:17:21

导语:对绝大多数现金贷逾期不还者,想必对上述类似催收短信并不陌生,这背后是从大学毕业生到小商小贩,数量庞大的被催收群体。

湖南长沙——“请转告你在家的亲属,我司委外上门催收人员已经抵达湖南省催收,预计下周会到xx市xx县xx镇xxx村xx组,请转告你家人把钱准备好,家中若有小孩和老人,请让其回避……”这是陈小平(化名)手机里保存的数百条催收信息中的一条。

对绝大多数现金贷逾期不还者,想必对上述类似催收短信并不陌生,这背后是从大学毕业生到小商小贩,数量庞大的被催收群体。

为更全面了解现金贷催收链条,除了走访多家大型现金贷平台公司,以了解其幕后的催收生态,第一财经1℃记者也接触到了大量被催收者。(详见《现金贷江湖无间道:催收有五大绝技反催收各有独家秘笈》)

与现金贷催收方侧重于“如何收回借款”不同,受访的被催收者更多将叙述重点放在了自己对小额借款的需求,以及被催贷短信“轰炸”后的心理感受上,他们对“借钱还债”也有着各自不同的微妙理解。

被短信“轰炸”

陈小平2017年刚刚大专毕业,毕业后辞掉了实习期做了近半年的广告业务员工作,和同学一起开了一间“工作室”,主要承接一些二手的设计业务。因为“工作需要”,他们租了办公室,招了一个文员,并配置两台苹果电脑,但出现了三万多的资金缺口,陈小平需要分摊其中的近2万元。

他想过向家里要钱,但又觉得不好意思开口,于是想到了在网上贷款。

陈小平最初是从一个当地电台主持人的粉丝群里知道了现金贷这种模式,那个他所喜欢的女主播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每周都会在群里发几次关于“帮你解决资金困局”的信息,大致都是“无需抵押,无需担保,只要一张身份证……超低利息,当日放款”之类的文字,说是“替朋友转发”。

刚开始他对这种信息不以为然,甚至有些反感,“知道那些其实就是高利贷”。但资金缺口出现后,他还是在微信上向这位主播咨询了有关贷款的问题,“主要是担心会不会像‘裸贷’那样恐怖,还有就是利息到底高到什么程度。但她(主播)说自己只是替朋友转发,不了解具体情况,也不对结果负责,教我下了一个App,要我自己联系公司了解。”

最终,陈小平在该平台借款3万元,分期6个月偿还。

按照合同,他的该笔借款的月利率为1.8%,看似并不高,但合同由三方签署,除陈小平(甲方)和放贷平台(乙方)外,还有一家“提供借款咨询服务”的“丙方”,丙方需一次性收取借款总额30%的咨询服务费,再加上乙方的平台费、管理费、首期利息等等,陈小平实际拿到的现金只有2万元左右。

11月份,陈小平又一次面临资金周转困难,到了还款日无法还款,这让他见识了催收的手段。

在还款日前两天,“公司风控部”就不断通过电话、短信提醒他记得还款。他给贷款平台发了邮件,说明了实际困难,请求宽限几日,但对方没有给他回复。

到期还款日当天早上,陈小平接到了一个自称是平台风控部的电话,要求他立即按时还款;下午,他又接到“法务部”的电话,称如不及时还款,将会交由公安、法院处理,此后他的手机里几乎每隔两个小时就会收到催促还款的短信和电话。

当天晚上,他接到了关于催款的23个电话、37条短信,要求必须在第二天下午两点前还款,“还提到了欢迎提前还清全款,不收‘违约金’——按合同,提前还清全款需要交全款5%的‘违约金’。”

第二天仍然催收短信、电话不断。下午两点半左右,此前一直不知道陈小平在现金贷平台借款的创业伙伴接到了骚扰电话和短信,对方要求其督促陈小平立即还款。此后,陈小平的女朋友、亲友、老师等都收到了此类电话和短信。

陈小平说,骚扰电话都是虚拟号,无法回拨。他给平台发邮件、拨打服务热线,请求停止骚扰,并表示正在积极筹款还钱,但平台告诉他,催收的是第三方公司,与平台无关,并要他提供相关证据,“他们说核实后会处理,绝对不允许出现违法的催收行为。”但催收信息并未就此打住。

在收到前述“上门催收”的短信后,陈小平不得不向父母开口要钱,偿还了当期款项及余款。逾期四天,多出的“违约金”为1200多元。

催收力度加大后

此时正值有关部门对现金贷推出监管新规的当口。陈小平分析,放贷平台之所以同意“免违约金”提前还清全款,可能就是担心监管政策,因此加大催收力度,抓紧资金回笼。

自称现金贷“老油条”的宋正坤(化名)也感觉到了这种变化。

在一般人的眼里,宋正坤属于“小富二代”,家庭条件优渥,但他却喜欢在现金贷平台借款,常常是在多个平台间“拆东墙补西墙”,主要原因是“一直不喜欢总是问家里要钱,但开销又大”。

他经常超期还款,自称对各种催收手段“门清”。他对高额违约金并不在意,也不认为电话骚扰、威胁等一些“常规”催收手段是多大的困扰,甚至觉得每次催收电话骚扰他父母后,父母亲都会立马帮他把欠款还清,“省了自己开口的尴尬”。

宋正坤说,他听说过借款人和亲属被催收人员殴打、跟踪甚至绑架的事,但认为那些主要是一些小公司的做法,自己选择的都是背景比较好的平台,“还算比较‘温和’。”

真正让他有些害怕的是有一次,“他们居然知道我去外地住酒店的情况,也不知道是怎么得到这些信息的。他们还捏造我在酒店嫖娼,威胁要合成我的‘嫖娼现场照’发给我女朋友。”

不过,最近宋正坤体会到催收没以前“温和”了。

2017年12月上旬,又一次未按时还款的宋正坤照常收到了催收信息的轰炸,他的答复一如往常,“过几天就还”。但就在逾期的第二天清早,他父亲公司的大门就写满了红漆大字:“欠债还钱!!!全家保重!!!”门口摆放着三个大花圈,上面分别写着宋正坤和他父母的名字。

父母又惧又气。“到派出所报案,因为没有证据,警察说没法立案。”

随后,父亲帮宋正坤还清了所有欠款。

“不敢再找这些平台借钱了。——我真是瞎折腾。”宋正坤说。

与此同时,陈小平退出了他的偶像主播的粉丝群。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