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应用

月流水3亿?《恋与制作人》背后的玛丽苏狂欢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      2018/3/9 19:22:26

导语:现象级游戏《恋与制作人》从来不缺乏话题,然而该款游戏最近一次登上热搜,却是因为在春节期间发布的真人版负分广告。

微信图片_20180309192128.jpg

现象级游戏《恋与制作人》从来不缺乏话题,然而该款游戏最近一次登上热搜,却是因为在春节期间发布的真人版负分广告

该组广告以“陪伴”为主题,描绘了三个场景。第一个片段中,几名女性玩家在大巴上为游戏中的四个男主“争风吃醋”;第二个片段,在同学聚会上,“恋与”的玩家掏出四个手机展现男主们的甜言蜜语;第三个片段则是女孩儿一本正经的将游戏中的角色——李泽言作为真实男友介绍给母亲。

该则广告一出便引发了大量玩家的愤怒。陆娜是该款游戏的资深用户,在看完广告后果断卸载。“一直喜欢叠纸科技的细腻画风,但最受不了直男癌”,陆娜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对于女性群体而言,这组广告接近于冒犯,毕竟没有人愿意被贴上“虚荣”与“脑残”的标签。

《恋与制作人》由苏州叠纸科技公司制作推出,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其掌门人姚润昊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早年间推出的同为卡牌游戏的《暖暖环游世界》以及《奇迹暖暖》表现不俗。2015年,叠纸科技宣布完成1.5亿的B轮融资。可以说,在中国市场,叠纸是女性向游戏的“资深玩家”,或许正如叠纸致歉声明中所说,本次失败的营销是“不懂玩家”的乙方与“未认真审核”的甲方共同导致的结果。

当然,还是有不少玩家与游戏中的四个男主“羞答答”的度过了整个春节。

3亿月流水

林凡就是众多玩家之一,最近开始往“喜欢许墨的李夫人”方向发展(《恋与制作人》中四名男主分别为教授许墨、总裁李泽言、警官白起与超级巨星周棋洛)。“除了前段时间的广告,游戏没有让我有感觉不愉快的地方”。林凡告诉记者,短期内,自己不会卸载这个游戏,毕竟刚新出了李泽言新的SSR卡片与剧情。

林凡是某互联网巨头公司的职员,在她看来,“90后”的自已早已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年阿姨”。和身边的朋友一样,林凡已经开始研究防治脱发的产品,越来越怕、却不得不总是熬夜,朝五晚九,就算有情感稳定的男友,却依然有“内分泌紊乱、失眠焦虑”的“单身病”。

和竞技类游戏不同,《恋与制作人》是典型的乙女游戏。“乙女”一词来自于日本,可以概括为尚未结婚的年轻女性,这类游戏一般以“一女多男”的恋爱养成形式出现,操作简单、画风唯美,玩家容易自我代入。而《恋与制作人》更是邀请国内知名的配音演员担任声优,短信、朋友圈与电话的多方互动也使得玩家更容易沉迷其中,而男主们的“顶级”人设更是令数以千万级的女粉丝痴迷。更有甚者根据游戏剧情中设置的,在1月13日,花费20万(有报道称为百万)包下深圳了京基大厦LED屏广告为李泽言庆生。

“从1月到现在,我已经充了近400元钱了”,同是游戏玩家的王媛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我当然分得清游戏与现实,我也反感环环相扣的氪金(即支付费用)套路,但很多时候还是忍不住充值,尤其是在心烦意乱的时候。”实际上,王媛的充值数量在玩家里并不算多,曾有游玩家称,自己已为《恋与制作人》充值了8000元人民币。

资料显示,《恋与制作人》于2017年12月20日正式公测,上线不到一个月,安装量就突破了700万。而后有外媒报道,该款游戏DAU累计超200万,月流水在2-3亿元之间。不可否认,与同时期大热的搁置游戏《旅行青蛙》相比,《恋与制作人》的热度似乎更持久,越是女性向的游戏越容易成为爆款,而其背后更多的是女性玩家的心理需求与细分游戏市场的空白。

压力下的“防御机制”

“《恋与制作人》模拟人们的日常生活,玩家可以通过与理想男主的互动获得一种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满足感”,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妇专委李柏英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每个人都有依附或被依附的需求,需要被保护、被安抚,这是人类的共性。”

大部分玩家当然能够分清楚游戏情节与生活现实。王媛告诉记者,自己本身也不认同逻辑说不通的玛丽苏剧情,但每当男主们在朋友圈留言之后,王媛都会不自觉的嘴角向上扬,“谁不向往少女心呢?”王媛反问道。

绝大多数女性对王子与公主、尤其是王子与对灰姑娘的情节都有向往,早前兴起于日本的“萌”文化,正是年轻人缓解焦虑与压力的一种表现,同样,“少女心”也是对压力的自我释放。

李柏英介绍,女性玩家对于恋爱养成类游戏的沉醉,更多的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当人们无法从现实生活中得到需求的满足,或者在受到挫折或面临焦虑、应激等状态时,或许会从另外一个虚拟的世界里寻求替代,将自己所需要的心理需求转移到另一个较安全的对象或事物上,以避免自己变得感性脆弱、或具有攻击性。

“之前我没察觉女朋友在玩这个游戏,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和我说,觉得我没有白起对她好”。邱洋很无奈的告诉记者,女友打开游戏的次数比自己“吃鸡”的次数要多,花的钱也是自己游戏充值的两倍。早前,国外数据分析公司Flurry就曾有过调查,女性在手游上花费的时间比男性多35%,而平均一周内的游戏忠诚度也比男性高42%。

当然,不管什么样的游戏都有玩腻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恋与制作人》也面临危机,尤其是在一大波玩家因为负分广告出现卸载潮之后。查询百度搜索指数也可以发现,词条“恋与制作人”的搜索指数,已下滑到巅峰时期1/5的水平。

“这款游戏对特定群体的心理需求把握的很到位,文案和美术功底也都很可观,但一些问题还是有目共睹的”。王曦是腾讯某游戏工作室的员工,负责文案和策划工作,也是《恋与制作人》的玩家之一。“首先是SSR卡掉落率的问题,的确偏低,就算充了钱,好几天也抽不到一张;其次就是游戏前期数值节奏需要调整。”在王曦看来,该款游戏的难度设置太早,很多玩家都卡在第五关,还没有真正沉浸就过不去了,容易造成流失。但对于饱受诟病的“氪金”问题,王曦则认为相对其它游戏来说还算正常,但大部分游戏需要“氪金”的地方更加分散,所以没有这么招骂。

此外,游戏中的副线剧情和主线剧情容易出现前后不通,一些剧情和板块的设置并不能得到玩家的认可。“比如前不久新推出的‘在你身边’活动”,王媛告诉记者,当玩家通过做任务或者充值得到相应道具后,可以下载男主对女主“自言自语”的一段独白,但是独白期间没有与玩家的任何交互选项,“难道我也要自言自语的和他隔空对话吗?我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粉红泡泡下的新风口

正如叠纸科技创始人姚润昊所说,大量的女性用户有玩游戏的需求,却少有人认真去思考并关注到其中的核心。曾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叠纸科技公司的门槛早已被影视公司踏破,更有消息爆料称,《恋与制作人》已确定翻拍真人版电视剧,由江疏影担任女主。

资本肯定希望能够从优秀的IP上面挖掘到更多的价值,“影游联动”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仙剑奇侠传》系列的翻拍就是不错的案例,然而“仙剑之父”姚壮宪早年间也曾向记者表示,游戏IP的影视化改造是非常复杂的过程。此外,《恋与制作人》的玛丽苏剧情是否适合拍摄影视剧、能不能被观众接受认可都有待考证。

不管怎样,从话题的热度与用户的活跃程度来看,《恋与制作人》都是一款优秀的作品,游戏的月流水也成为了江湖上的传说。实际上不管是乙女游戏还是搁置类游戏,在中国都存在极大的市场空白,无疑《恋与制作人》打开了这个市场的缺口,而不管是PC端还是移动端,中国市场都缺少好的原创,优秀的IP必然成为市场争夺的资源。“少女心”催生出的粉红泡泡,似乎蕴含着新商机。未来,更多企业涌入女性向游戏市场一定会成为趋势。

如果用李泽言的一句话来结尾,那就是“如果不能回头,就走得更远吧”。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