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资管新规发布后,LP机构喜忧参半

来源:36氪    作者:      2018-06-04

导语:?资管新规出台后,各大金融机构有喜有忧,但都已经进入了谨慎应对的阶段。

资管新规出台后,各大金融机构有喜有忧,但都已经进入了谨慎应对的阶段。5月30日,在中国LP机构交流论坛上,民生银行私人理财部负责人闵爱勤,建行总行资管中心基金投资负责人曹勐,嘉豪母基金创始合伙人朱伟豪,淳石资本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施文捷分别代表四种不同金融机构的立场,对资管新规做了解读。

资管新规出来后,“手中有已经跟各大金融机构谈的基金,不管是已经投完的,还是投了一部分的,还是签了战略协议马上要投的,都会受到巨大影响。”建行总行资管中心基金投资负责人曹勐认为。

淳石资本的施文捷感受到了资管新规带来的压力,他表示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调整产品结构对淳石资本来说增加了很大成本,“我们是食物链最底端的机构。”

嘉豪母基金创始合伙人朱伟豪作为家族基金的代表在资管新规中看到了投资机会,母基金投资将会是嘉豪未来看重的投资方向。

主持人:资管新规对LP机构包括投资机构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各位作为不同金融机构的代表人,如何看待资管新规的影响?

闵爱勤: 我是民生银行私人理财部负责人,银行系的私立银行的理财,怎么去契合资管新规的背景做投资,大概就是三个方向。

第一,净值化这个是资管新规的要求,我们投的很多都是非标,包括股权投资,所以非上市公司的股权投资,怎么去估值?怎么去跟投资者披露,这是一个很大的学问。现在我们只能做一个办法就是非标就用成本法来估,然后至于做股权投资怎么去估值这个事情,我们现在还没想好。

第二是私募化,这个方向是私立银行部结合整个资管新规的导向和我们自身的特点提出来的,包括怎么搭建私募募资渠道,做好信息披露,怎么去做合格投资者的认定,现在都已经纳入工作计划当中。

第三个方向就是标准化。未来我们的产品,理财产品可能要去投一些标准化的资产。

朱伟豪:资管新规对我们这种家族基金,尤其是现金比较多的(基金)来说是好事。去年到现在很多上市公司资产在减值,银行要去杠杆,所以很多资产比较便宜,正好是我们出手的好机会。

第二为什么我们愿意做母基金,因为母基金风险比较小,是家族基金做传承的一个比较好的手段。实际上资管新规出来后,母基金可能更稳当。所以我们最近跟清科又联合成立一个母基金。

施文捷:募资难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们是非常有发言权的,其实我们是食物链底端那一类机构。第一我们没有银行的背景,也没有嘉豪母基金那么多的自有资金。1月份出的委贷新规,让我们线上的所有固定收益产品全都换了一个结构,我们的成本提高了。

第二,我们从1月份的委贷新规出来到2月12号正式发文,在这期间大概抢了将近30个亿的产品,就是把银行委贷换成了信托贷款,保证了我们在一季度能顺利过冬。

募资一直都很难,我们的客户和闵总和曹总那边的客户是同一类型。不同的地方是,我们的船小好调头,和大机构相比,我们的打法属于夹缝中求生存。所以我们要去顺应市场,市场风口在什么地方,浪潮在什么地方,我们就及时地调个头。所以我们定期梳理出一个行业,定期整理一些风口,看看我们的投资人背后到底喜欢什么,我们可以通过资源和能力去帮客户做配置。

主持人:作为投资机构,未来募资是采取自建募资渠道还是拓展募资能力主动去募资?

曹勐:对于大行而言,募资不是能不能募的问题,是敢不敢募的问题。我们之前也募过像7年期PE的基金,后来发现中国的投资人都不太成熟。我们当时建银国际投过一个叫小马奔腾的项目,董事长出事后的第二天,投资人就拉了微信群,要求我们必须保证他们的本金安全和年化至少20%的收益。当时整个基金还没有结束,就要求我们去必须要保证我们本金安全及年化至少20%的收益,要是不保证,他们就要去总行的大楼下面示威,当时整个基金还没结束。相比于市场化的专业机构,银行的专业能力和研究能力都比较弱,唯一强的是信用,我们就利用我们的信用,进行错配。

这种情况下,大行肯定谨慎地去推动个人的私募,所以我们的应对资管新规最容易的办法是公募,投资标准化的短融、中票、ABS之类的,这是各大金融机构最主要的一个选择。

朱伟豪:我从母基金的角度来看,目前中国市场的情况是不太正常。我想众多的投资机构在这段时间可能会死掉一大批。

实际上作为一个投资机构一定要强身健体,自己的功夫要过硬,也就是过往的业绩一定要好。还有就是要DPI,投资机构不能纸上谈兵,一定要做好回报,而且一定要有现金流。我建议母基金要找时间比较长、经验比较久的投资机构,PR太多也不行,一定要实打实地有回报。子基金要有自己的策略和打法,不能跟风,不能说区块链好就一窝蜂去做区块链,人工智能好就去做人工智能,要做自己最懂行的行业。

施文捷:首先我们观察到的现象是,现在高净值客户是越来越专业,他们已经过了野蛮生长的时代了。我们主要做管理人的管理人,那我们做的事情是,至少对200家的GP管理公司做过详细的尽调,这个尽调体系包括公司的历史业绩,人员稳定性,之前投资的项目、投后管理和综合服务能力,以及团队激励机制等等。

一个好的GP中,他们的合伙人可能擅长不同领域的行业。我想说的是,对于我们来说,GP最明星的那个行业基金我们可能参与不进去,因为他们会选择银行、保险和上市公司的钱。一些新领域的基金才会拿到市场上做募资,所以我们会看到很多机构在市场上散募的基金。这些基金的成功率和它深耕很多年的基金相比,成绩肯定是完全不一样。

所以对子基金投资不能单纯地看它名气有多响,我们也要深入到行业中,足够深入和理解,才有资格跟我背后的客户说,我有专业的管理能力,你可以放心把钱交给我。

主持人:在资管新规下,各位在未来的投资管理上有没有准备一些新的打法,或者找到新的创新性的方向?

施文捷:我们现在投资还是以股权类为主,不管哪个行业都以股权类的为主,地产也要做股权类的投资。另外一块就是母基金,它的痛点是期限很长,优点是它可以平滑风险,可以平滑不同基金管理人投资的不同领域的不同项目的风险,它还可以平滑白马基金和黑马基金、二手份额基金的一些风险。目前中国没有一个母基金是成功退出的,都在存续期内,从欧美市场来看,母基金的投资回报收益要比子基金的平均收益高很多,而且母基金承受的风险要比单个子基金收益背后承受的风险低很多。所以母基金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方式。

朱伟豪:未来服务很重要,所以我想母基金这边可能是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都是一些最牛的。第二就是资管新规以后,银行代理母基金是个很好的机会。第三,混改以后,现在这种GP,包括国有的大规模基金不一定很好,反而市场化的母基金在这一块运作会更好一些。还有一个趋势,就是现在国有基金管理公司,像深创投等,基金管理人的激励政策也相当好。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