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孟美岐C位出道,李子璇遗憾落选,短短一年网综已从专注圈层开始争相“出圈”

来源:刺猬公社    作者:杨雨晨      2018-06-25

导语:这些举措让《创造101》逐渐变成了一种社交工具。最近大家见面第一句可能会问:“你Pick哪个小姐姐”?

两个多月的赛程,昨晚《创造101》终于迎来决赛之夜。最终由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段奥娟、Yamy、赖美云、紫宁、Sunnee、李紫婷、傅菁、徐梦洁组成的火箭少女101组合正式成团。

不少人为自己pick的小姐姐终于出道而开心,也有很多人因为李子璇、刘人语等选手未能进入出道位而难过。

而对于fay这种对网综毫不感冒的人,昨晚也让她深刻地体会到了被《创造101》支配的恐惧。打开朋友圈,“救救XXX吧”、“啊啊啊啊XX终于出道了”、“哭哭,XXX为什么没进,生气”······的状态满屏都是。

再打开微博,热搜基本被这档节目霸屏。

“字都认识,怎么组合在一起就有点看不懂了?”她想。这不是fay第一次对热搜榜上的词迷惑。

“王珂?刘涛老公怎么上热搜了,啥?是个00年的妹子?”

“岳岳最近可以啊,经常热搜榜上有名,嗯嗯嗯?不是小岳岳,是坤音四子的岳岳?”

“#杨超越车祸现场#话题爆了?”

“#黄渤yamy别割双眼皮#又爆了?”

“#郑爽发火#郑爽在哪发火了,为啥发火?”

······

从没见过的各种名字,莫名其妙的关联词,以及越来越常见的深红“爆”字,让她有种和时代脱节的感觉。

点进这些话题一看,大多和最近热播的某档综艺相关。街舞、机器人、偶像pick······fay都不追,但看到名字又有点印象。“首页每天都能刷到相关的信息,身边朋友看的也不少,偶尔会听他们聊两句。”

像fay一样不论被多少信息轰炸都不为所动的“顽固派”还是少数,大多数人即使以往对街舞、机器人格斗、追星等题材的节目不感兴趣,也会在看到热搜、相关视频、被朋友安利后产生好奇,尝试点开视频看一期是否合自己胃口。

这种垂直类综艺吸引泛人群关注的现象,被业内称为突破圈层,即最近常被提起的“出圈”。简单来说,就是小众题材的节目通过制作方的运作,得到大众的关注与讨论。

街舞、机器人格斗、偶像选拔等题材显然都属于这个类别。他们不像传统的访谈、户外真人秀、互动游戏类节目,老少咸宜、观众基础好。因自带一定准入门槛,这些亚文化的爱好者们各自聚集,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圈层。圈内圈外平行,且互不干扰。

直到视频平台的崛起,网络综艺的投入成本与制作水平逐渐与台播综艺相差无几甚至更高,这些以往电视台不会关注的题材便成了一片蓝海。

去年一句freestyle将嘻哈文化从地下带到大众面前,并成功掀起一阵风潮让行业、资本看到了小众题材的潜力。大家猛然发觉小众与大众的界限可能并没有那么明显,关键看你做不做,以及怎么做。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虽然意味着高风险,但一旦成功,伴随的高回报难以估量。

于是到了今年,几大视频平台都争相在不同垂直领域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然后有意无意地形成了各种“撞车”。

截至目前,无论是偶像选拔类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还是街舞类《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又或是机器人格斗类的《这!就是铁甲》《机器人争霸》。已上线的这6档节目都是各平台的S级综艺(资金、资源投入均是顶级),既然给了顶级配置,平台显然不想只做成一场圈内人的狂欢,而是要冲破圈层,将节目和它承载的文化传达给更多人。

既然大家都想“出圈”,效果究竟如何呢?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根据各平台的口碑、数据统计,决定以《创造101》和《这!就是街舞》两档节目为例分析一下。

《创造101》最近的热度不用多说,即便是从未看过的人,对这档节目以及其中的几位选手名字也会略有耳闻。从开播前各种话题、热搜不断,就能看出节目组对“出圈”的野心。

3unshine组合、sunnee、杨超越、王菊、段奥娟······似乎每一期都会有个爆点人物出现,引发大家讨论。

此处不得不提王菊,大众关于她的话题引爆,成了《创造101》最成功的一次“出圈”经历。

这个26岁的女孩,身材微胖、皮肤黝黑、常常顶着爆炸头大浓妆出现在镜头前,被大多数网友认为和“女团成员”的身份格格不入。

但后来的一段采访,让这一切发生了变化。当王菊对着镜头说出“精神独立,经济独立,我觉得太重要了”,令不少人幡然醒悟,女团的标准为什么一定要是白、瘦、美呢?敢作敢为、独立坚强,不是比外在更有魅力吗?

于是被圈粉的人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掀起“拯救菊姐”的应援行动。

他们自发制作了应援王菊说明书、投票王菊说明书、王菊系列表情包、应援菊姐段子。还去外卖软件刷评论支持王菊,用漂流瓶给陌生好友发送给王菊投票的链接,与爸妈谈条件给王菊投票,自创“菊话宝典”以及搞笑拉票视频……

“陶渊明”(王菊粉丝名)的此次应援不仅成功将处于淘汰边缘的王菊救下,排名最高时冲到第二,还让相当一部分路人知道了她的名字,知道了《创造101》这档节目。

这是《创造101》制作人邱越想要看到的。“这个有点类似于议程设置,现在年轻人对偶像追求的行为,比如每天去群里打call、众筹、征集,用这些填满了他们的生活。”邱越在最近的一次分享中说到,很多人追完最新一期节目后,发现没事可做了,会很空虚。

为了填补这些空虚,制作方在节目之外制定了不少规则,都是为了圈住这群“没事儿干”的年轻人,一来是为了延续节目的影响力,二来是给观众提供可做的事情,三来是营造一个更为巨大的社群。

这些举措让《创造101》逐渐变成了一种社交工具。最近大家见面第一句可能会问:“你Pick哪个小姐姐”?

毫无疑问,在“出圈”上《创造101》是这6档节目中最成功的。但在其本业“偶像选拔”上就没那么亮眼了。

作为一档引进综艺,原版《produce101》珠玉在前,按理说它不应该差太多。可不论服化道的水平,还是赛制的胡乱更改,与竞演无关的镜头过多,预告片疑抄袭等,都足以让观众大肆吐槽了。

《创造101》两支宣传片创意疑抄袭韩团

相比之下,《这!就是街舞》兼顾得很好,不仅在专业度上得到业内人的认可,还收获了不少非专业观众的喜欢。

这档街舞选拔类真人秀可以说是“低开高走”的典型案例。起初因为爱奇艺有成功案例在,加上《这!就是街舞》在宣发上总出问题,大家更看好《热血街舞团》。

但随着节目的播出,两档节目的差距也慢慢拉开。《这!就是街舞》凭借专业的赛程设置、对舞者的更多关注与呈现,以及照顾普通观众对街舞术语进行说明和注释得到了不少好评。其豆瓣评分也从起初的不满7分,升至8.5分。

节目中的热门选手韩宇、亮亮、王子奇、Nikki等不仅人气有所提升,还成了各大盛典常见的表演嘉宾。

就“击破圈层”一事,《这!就是街舞》总导演陆伟在最近的一次论坛上分享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想要击破,首先得了解圈层,把所有圈层中可能有的元素真实的呈现出来。

比如《这!就是街舞》的赛程设置大量借鉴挪用国内街舞比赛方式,包括最后的“终极不服”环节,都是为了让舞者在自己非常熟悉的环境下比赛,表达观点时,是他们最松驰、最真实的时候。如果把他们放在陌生的环境,他们并不知道该怎么玩的时候,当中肯定会有大量的有意无意的设计,或违背节目原则的东西。

“所以要做属于圈层文化的东西,首先得尊重圈层文化,让这个圈层的人认同你。在这个过程中,通过节目中真实的有人性的舞者,打破作品,让更多圈外的人喜欢上你的节目,这是大的逻辑方向。”陆伟说。

模仿导师淘汰选手的人肉椅子

有意思的是,今年都叫唤着要“出圈”的垂直类网综,去年这个时候还在强调专注圈层文化,即我们的节目就是针对XX后,你不看可能是因为你不是节目的受众。

不过,与其说制作方的标准变了,不如说他们是在试图用一切可能的方式争取最大规模流量。毕竟,网综早已不仅仅意味着一季12期节目,它正朝着产业化方向前进。

阿里文娱大优酷MAD工作室总经理宋秉华曾以人为单位阐释“产业化”这三个字的含义。一个素人如果想成为艺人,他必须经过练习生、出道两个阶段,之后开启经纪、宣发、收益的循环模式,直到火了之后进入消费模式。

这其中,网综覆盖了多个方面,不论是出道方式,还是消费模式中都少不了它的身影。《这!就是街舞》总导演陆伟和《这!就是灌篮》制作方易骅团队都感慨良多。

“我讲一个网综和台播综艺最大的区别,针对网友们说有道理的地方进行修正,立竿见影地会出现在点击量和下一集脱拽率上。”陆伟说。

作为总导演,他除了要定下整体基调、把握大方向外,还要为它的产业化发展留下空间,符号化和给标识赋能是最重要的两点。比如节目中常用的道具(毛巾、瓶子)以及四个战队的名字(西泡泡战队、态度大师战队、修楼梯战队、易燃装置战队)。

《这!就是街舞》第一季总冠军为易燃装置队韩宇

易骅则用“太刺激了”来形容正在做的《这!就是灌篮》。

与以往只需按时交90分钟片子相比,现在他们还需要想节目的篮球该怎么设计,每队的明星阵容、配套公仔、队名、队服是怎样的,以及由这档节目衍生出的两档线下赛事该如何联动······

日月星光传媒创始人易骅

可以预测,接下来的大型网综都会朝产业化方向发展。毕竟制作成本在这摆着,节目的招商也会不断地增长。如此一来牵连的相关方更多,整个产业链也会更长。

这周结束,以上6档节目就全部收官了。但平台显然不会给观众喘息的时间。马上几档音乐类选秀、“这!就是”系列、喜剧脱口秀等节目即将无缝衔接。

这次,你会选择看哪个呢?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