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富二代进币圈当韭菜,“入手必套”赔50万,不同的赌场相似的瘾

来源:Bianews    作者:      2018-07-12

导语:后来赵康听到李笑来“区块链价值里有个最大的价值叫共识价值,它不值钱,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钱了”这句话,应该也觉得耳熟,他在火币维权时,杨某提到过相似的话——“比特币技术很一般,但是因为共识,所以币价那么高”。

“整天讲价值投资,我知道傻X信,傻X众多,我不买别人会买,这钱为什么不赚?到最后没有什么世界比金融世界更成王败寇。无论投机还是投资,赚到钱的才是成功。”这是近日币圈疯传的李笑来录音中的一段内容。

有人觉得被曝光的录音戳破了“币圈的新衣”,也打碎了韭菜们的玻璃心,可是韭菜赵康觉得李笑来说的没毛病,“我也觉得自己很傻X,那就是把钱变成数字在炒,背后技术原理也不懂,也给我带不来什么益处。”

5月初火币爆仓,让赵康把自己手里的钱和向朋友筹措的钱在短时间内赔光,不然按照去年去澳门三次的频率,赵康在接受采访这时候,应该已经再次与朋友坐在澳门的赌桌前了。

(图自网络)

“在澳门,就拿玩百家乐来说,可以自己判断,投注额最大的还有翻牌权利,输赢是自己能掌控的。但买币不一样,得通过无数人、通过庄家去拉盘才能涨价,自己无法左右币价。”

但赵康后来也慢慢意识到,在只能被支配的币圈,赌博的回本论依然有效,一局又一局、一种币又一种币,有种相似的瘾。

1

“富二代”偶然做矿工

一天什么都不干就赚2、3000

人就有点飘了

赵康家里经营一个钢铁厂有20多年了,对他来说,打牌是一种娱乐爱好,为的是寻找刺激感。

现实的是,刺激感之外还有赌债,“每次可以接受输5-10万”,但也曾为还欠款卖掉自己的一辆捷豹S-TYPE。

“正经”工作,赵康也曾做过,2015年,因为“无聊”,赵康去在某电商金融部门应聘做“延保客服”,在试用期头一个星期,一个电话就做了1700元的延保大单,赵康记得非常清楚,提成有340元,他也因此得以提前转正,“当时特别紧张,第一个电话想了一个半小时才打出去,还磕磕巴巴,有时候做梦都会讲出来工作时电话里要讲的话。”

虽然最终,这份工作只做了一个多月,但他复述起那段经历时,比他回忆之后炒币的经历复述得更详细、更清晰,也似乎更神采奕奕。

也正是在2015年,赵康家出租了两栋闲置厂房,租户说是用来放置服务器,并保证经营的业务合法,赵康从没进去看过到底是什么样的业务,但却总听到厂房传来嗡嗡嗡嗡地响声。直到一次偶然跟前来维修的员工聊天,才得知里面有几千台矿机,是用来挖比特币的,利润很大。

(图自网络)

“其实有很多人在马鞍山开比特币矿场。”想到有电、有场地自己也可以挖矿,于是赵康4000元找朋友买了第一台矿机,那是一台蚂蚁S4,当起了矿工。

起初每天能挖价值近200美元的比特币,赵康看到回本快,为不断加码算力,赵康不断购入各种型号的矿机,大约在2015年9月到2016年3月间,赵康买来的矿机达到100多台,总价值超过30万元,其中包括阿瓦隆a6 、蚂蚁s7、蚂蚁s4等等。

“一天什么都不干就赚2、3000,人就有点飘了。”3个月赵康挖到近100个比特币,但他从来不存币,“我每天早起第一件事看币价,然后卖币,然后到晚上钱就花完了。”赵康称之为“恶习”,而这个“恶习”保持到了之后他进币圈炒币,他从不长线持有,无论涨跌都很快抛售。

但随着币价下跌,挖矿利润空间变小,并且听闻马鞍山因为用电问题准备清整一批比特币矿场,赵康在2016年4月左右最终选择卖掉了所有矿机,当时比特币价格在420美元左右,“不然我做到现在应该身价也挺可观。”

卖了矿场,手中又没有积攒下来比特币,再加上花钱大手大脚,这一趟经历并未让他获利多少,但却让赵康接触到币圈,并培养出他对数字货币的浓厚兴趣。

不过赵康始终不认为自己是炒币,他觉得炒币似乎是一件更为复杂而有逻辑,需要花时间精力去做分析的事情,而这些他都没有做过。

赵康尤其惊讶于有人辞职后专门潜心研究炒币,他认为这并不现实,在此之前赵康没有任何投资经验,他也不把币圈的获利作为自己的收入来源,他还认为技术和币价没有太大关系,而他只关注币价。

跟在澳门赌场挥掷筹码时一样,他就是币圈赤裸裸的投机者。

2

从矿工到韭菜

入手就被套牢,百试不爽

折腾一圈,只赚了一万

在赵康开始买数字货币后,他还带了身边很多朋友进入币圈,可与朋友买什么赚什么不同,赵康买什么赔什么。他总结自己赔钱原因是“心态不好”,往往自己不是没拿牢,错失大涨机会,就是入手就被套牢。

去年1月时,赵康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比特币,觉得会涨,但当时没有出手,错失比特币暴涨机会。还有一次赵康在云币网买币,网银出了问题,一周都没法交易,只能干看着价值曲线上扬,等解决问题后立即买入,币价就开始跌。这样的事情后来还发生过很多次,以至于赵康甚至会想,“可能就不该我赚钱,心态很崩。”

从在BTCC挖矿交易,到接触到聚币网等其它交易平台,交易范围也从只交易比特币、以太坊扩大到狗狗币、莱特币等等虚拟币种,甚至是像无限币、地球币这样的山寨币。

在买币前,赵康也会上网查询相关信息、以及网友的观点和意见,他不是不知道这些币可能是山寨币、空气币,但只是短期炒币,为了获利,在这个数字、运气游戏里赌一把,所以是什么币对于赵康来说并不重要,炒作价值、能不能在价格上涨后适时抛掉才重要。

然而,结局总是迎面一盆冷水。

去年3月初,赵康在云币网买了小蚁NEO,他起初认为这是山寨币,但价格波动让他觉得得到了获利机会,于是将手中的钱尽数投进,前后买了超过10万元的NEO。不过,在赚了一万多元后,赵康就匆匆将NEO卖掉,还了去年春节期间在澳门输掉的赌债。

过了两个月,赵康又在聚币网买了8w元的狗狗币和1w元的无限币,被央视曝光是传销币的无限币先是下跌,但等第二天赵康醒来再查看账户,发现竟然翻涨到十几万,兴奋的赵康觉得要稳住多放一阵,多翻几倍。

(赵康买地球币的部分记录)

另一面他看到另一传销币——地球币涨了近80%,于是转而卖掉手中的狗狗币,买了8w元地球币,结果入手就被套牢,短短十几分钟价格上下浮动百分之几十,转眼蒸发3万元,等赵康卖的时候已经亏了一半。

5月底,赵康用价值6万多元的以太坊参与了EOS众筹,忍过了破发没忍过第二天回涨,到8元左右就卖掉了,而当晚,EOS涨到了十多元,再往后又涨到20、30多元。

(赵康参与EOS众筹交易截图)

“悔得头差点没撞墙!”赵康反思了一下,觉得,是聚币网不旺他,于是他转向另一个交易平台比特儿,在比特儿上,赵康买SNT,“8万进4万割”,买30多个BCC,“从1630跌到1000出头”,还买了一个刚上线的币,“进去就被套。”

到去年9月4日,国家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帀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虽然赵康手中的币都翻了十来倍,但他还是将手中的币全部抛售,打算彻底退出币圈。“我就是赞助商,就是韭菜。”在币圈兜兜转转,账户到头来只赚了1w多,赵康又气又好笑又无奈。

用赵康的话来说,他在币圈没走过运,抛售的时候几乎完美错过所有买的币价值高点。他跟朋友在去年过年期间低价买了许多瑞波币,自己持有一个月卖出,那是他持有的最久的币了。而朋友则一直没抛,张康谈起这些时,语气里也带着后悔和羡慕。

3

瞬间爆仓

“像一根针一样直直下来”

数十万账户只剩1

即便在2017年把所有币涨的机会都浪费了,让赵康灰了心,但到今年1月去澳门又输了钱,赵康再次萌生了想靠炒币翻身的想法,币圈不过是他的另一个赌场,翻身、回本、一夜暴富都是相同的瘾。而现实似乎也为此酝酿了更戏剧化的情节。

还是习惯的短线操作,赵康在今年1月17日先是买了8w的SMT,跌倒一半转手又买入WEX,先被套,然后又小赚,等账户还剩10w时卖出买入HSR赚到14w,又卖出买入Ruff,赚到了30w。

这让他的账户迎来炒币以来现金数值的最高峰,也是当时赵康身上能拿出的所有钱,除了有币涨赚到的,也有来自父母的和向朋友借的。像是又看到了希望,赵康关注到了比原链(BTM)。

“就是贪念,觉得赚这一点钱不满足。”在5月2、3日左右,赵康卖掉Ruff,在币价大跌时用这30万元抄底买了比原链(BTM),并加了一倍杠杆,“想着30万加杠杆70万,等70万翻一番就140万了,够玩一阵了”。但没成想,比原链(BTM)在5月12日迎来了爆仓。

5月12日下午2点,火币平台ONT\IOST\DTA\BTM等多个币种快速下跌又迅速被拉回,其中IOST更在15分钟内跌幅超过50%,短线剧震让很多杠杆交易的投资者爆仓。

(爆仓当日赵康收到的火币提示短信)

从自己刷新看到还处在4元多人民币的价格,到几乎同时收到火币告知借贷账户接近爆仓线和达到爆仓线两条提示短信,也不过几分钟时间,系统就已自动平仓。“根本没有补仓机会”,赵康看到比原链价格走势“像一根镇一样直直下来”,他头皮一阵发麻,这根针无疑也扎到了他心里。

(图自壹块硬币)

当他再打开账户查看,发现资产已经只剩1w多。

因为之前也输过比这价值总和更高的钱,赵康一开始倒没有崩溃,只是觉得这绝对不是巧合,火币平台当时被爆仓的几个比重对USTD价格远低于对BTC价格,也远低于其他交易所的价格。

经不住时间发酵,他越想越不好受,晚上他约来朋友喝酒,告诉了朋友自己爆仓的事,这个朋友也是赵康带进币圈的,她向赵康支招让他跟家里人坦白,让家里人帮忙还钱。赵康心理很矛盾,但当时也觉得那是最后的办法了。

但他看到网上很多网友也发出相同质疑,认为这是火币的恶意做空行为,还是决定向火币要个说法,并看看有没有复仓的机会。

4

只身赴火币维权未果

“平台太黑暗”

爆仓当天,赵康就打电话给北京的好友,请他13日替自己先前往火币总部。这位好友很诧异,因为前不久赵康刚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回本了,还赚了4w,当时他跟赵康说可以出来了,但赵康没有听,而是继续借钱投入,等待翻涨。

因为没有实际证据证明是火币恶意行为,赵康让朋友转达的诉求是,“想请火币出于人道主义给一个复仓的机会。”

火币交易业务及运营中心都在海外,位于北京的火币中国总部负责的是资讯相关业务。接待赵康朋友的是被赵康描述为“话术很厉害”的、据称是火币运营经理的金某,他“耐心且官方地”坚持称,火币一定不存在恶意操盘或收割用户的行为,都是正常交易:

“创新区盘小,风险大。数据货币市场就是这样,再怎么全球化每个交易所也是独立的资金盘,就有人砸盘那么快我们也没办法。”

但在赵康朋友一再表示“自己是没办法才找火币”的情况下,金某最后给出了一个方案:再交12万左右的保证金,然后复仓到120%。他说这是最好的结果,但需要和上级汇报商量。

等金某“找上级”回来,他边吃东西边囫囵着说,能拍板这事的人不在,只能等第二天答复。

第二天中午,赵康自己来到火币北京总部,见到了金某和一位姓陶的大客户经理,对方称上级不同意交保证金复仓的方案,依然表示火币没有责任,不予赔付。

金某还说如果是火币的问题,自己就能做主,不需要找上级,并表示公司不是慈善组织,买的时候就要有风险意识,还质问他“赔了就来找火币,如果赚了会不会来感谢火币?”

赵康听到这些非常生气,“恨不得动手打他一顿”,于是他报了警,但警察也无能为力。

没得到满意答案,赵康15日坐上回家的高铁,“心情很差,但没想过放弃”,他在高铁上刷着微博,看到有人说去火币闹事,而且这条微博还被很多媒体转载,这让赵康看到了一个新思路和希望。

尝试通过那条微博联系当事人失败,赵康当晚自己发布微博接连发帖质问火币,“哪个散户会低于市场价百分之二十卖出,作为散户情愿搬砖去别的平台交易也不会同一时间那么多资金割肉交易”,并称火币平台“太黑暗”。

这是赵康第一次在自己微博发布内容,他还特地为这几条微博加了推广,第二天早晨这些微博的浏览数破万。之后,不断有维权者、媒体联系他,于是赵康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大家在里面聊自己的损失,并开始商讨维权的事情。

赵康还记得,微信群中爆仓者们发了一些截图,很多人都损失十万以上,有爆仓者说自己一些数字货币该爆的没爆,不该爆的倒爆了,还有说自己是做空,在大跌的情况下被系统误判做多而被爆仓,通过截图看起来像是火币交易系统紊乱。

再加上爆仓事件后,原先没门槛的火币杠杆借贷区,设立了10000 USTD或者1个BTC起借的门槛。这些加重了赵康觉得5.12发生的是有针对性的定点爆仓的怀疑。

5

再赴火币

“杠杆的危险不在于倍数,在于平台”

16号,赵康与十多个维权者相约再次去火币总部,希望争取到更多赔付。

“火币没有保安只有前台”,因为14日刚来过,“熟门熟路”的赵康顺利来到办公楼二楼会议室,那里已经聚集了四五个维权者,陆陆续续,到中午时,会议室聚集了大概十多个人,都是维权微信群中有过联络的群友,有从上海、四川、山东、内蒙、江苏等地赶来的,有教师、软件开发、淘宝店主、也有专门炒币的,大多是90后。

在这些维权者中,有个群友对赵康说自己被爆仓近800w,独自前往火币索要赔偿未果,据说还有某省电视台台长在维权。而除了维权者,假意维权实则讹诈火币的人也混在其中

赵康注意到其中一个在微信上化名彭伟的人,他不与火币方沟通,一旦有维权者单独谈完走出会议室,他就上前搭话,后来,他对赵康坦白说自己没亏钱,是来“帮”他们维权的,“他教维权者等第一波人赔到后,再去跟火币方闹。”

赵康没有听彭伟的劝说,直接上二楼找火币方谈,他再次见到了金某,这一次金某虽然仍坚持表示火币后台数据没有问题,每笔交易都真实存在,但态度发生大转变,不仅主动递上矿泉水,客气地问“吃了没”,还对赵康说本来15日就想联系他来处理赔付,但忙忘了,最后还表示自己只是打工的,希望赵康不要为难他。

作为维权者代表,火币CEO李林的助理杨某提出与赵康单独谈,他证实彭伟确实有目的,对火币提出了要求希望拿到钱。杨某还希望赵康将他发在网上的帖子、组建的微信群、qq群等都删除。

到16日下午,火币方表示公司已经确定最后的赔付方案,也就是17日发出的赔付公告,公告称此次事件被火币内部定义为“事故”,被爆币种在盘面占市场币种较大,而火币“爆仓熔断”机制仅部分出发,决定对偏离其他市场价格均值在15%的而未触发熔断机制的赔付本金。

最终火币按照将发的公告中的赔付规则,决定对现场维权者进行优先赔付,“我本想索求全额赔付,但因为当晚跟媒体透露了一些情况,火币方面告诉说只能按照公告赔付了”,最终赵康获赔此前投资额的1/3。

赵康看到有人在跟火币方单独谈话后“笑嘻嘻,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他感觉这些人一定获得了较多的赔付。虽然赵康对于最终赔偿结果并不算满意,但看商谈没有更多争取的余地,也只好认了赔付方案。不过,不甘心的赵康提出火币方请维权者们吃顿饭的要求,“算用饭局画个句号。”

饭桌上,服务员先端来一酒炮啤酒,李林助理杨某给大家拍了一张合照,维权者们脸上略微浮现着礼节性微笑。饭局中,金某透露自己是火币老员工了,当天他自己在另一交易平台被爆仓,损失三十多万,他还告诉这些维权者,比特币六月还会有一场牛市,希望大家把握机会。没过多久,金某和杨某就匆匆买单走人了。

后来赵康听到李笑来“区块链价值里有个最大的价值叫共识价值,它不值钱,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钱了”这句话,应该也觉得耳熟,他在火币维权时,杨某提到过相似的话——“比特币技术很一般,但是因为共识,所以币价那么高”。

那是他第一次听到“共识”的概念,他觉得很有道理。

6

无心家族“夕阳产业”

“我今年虚岁26,总结自己就是废蛋一个”

后悔炒币和去澳门赌博

爆仓后,赵康认识的一位同被爆仓的朋友还建议他转战OKEx平台,借20倍或者10倍杠杆继续炒币,对方说,“1倍被爆无法接受,20倍被爆反而能接受,在哪个平台炒不是炒”。颇有一种“豁出去”的意味。

但赵康不再信任平台,他认定平台就是超级庄家。“(平台)背后数据看的很详细,(类似)期货交易就不是我们该赚的钱。”

但这种认定又很脆弱,也无关于借币获利,因为侥幸的火苗从未熄灭,炒币者和平台方从来不是谁仰赖谁的关系,相互利用罢了。

来北京前,赵康希望能将事情处理好后顺便在北京游玩,想去看升旗、爬长城。16日火币维权的事情算是画上了句号,他熬夜到凌晨3点半,去天安门看了期待已久的升旗仪式,觉得非常庄严。

那大概是外人看来,他最不离经叛道的一晚了吧。赵康很小就学会打架、离家出走,初中辍学,叛逆的事情做过很多,“人家做过的叛逆的事情我都有,别人没做过的我也有。”

家人虽然也会教训他的不吝行为,但始终管束不算严,到现在也是时不时给1、2w零花钱,让他刷家里的卡,让他得以每次都以“游玩”的名义去澳门。

与在自家钢铁厂帮忙的哥哥不同,赵康对“家族企业”并不感兴趣,在他的观察里“环保查得紧,零售市场压价低,货发出去总有欠款。”这些现实因素可以让自家的钢铁厂贴上“夕阳产业”的标签,而他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赵康想创业。买币也好、赌博也好、所想的“创业”也好,总归是为“赚到钱”。而在“赚到钱”之外,赵康也开始考虑有空时跟亲戚做一些电力安装项目招投标工作。

但币圈的故事可并没结束。赵康总结,他在币圈前后赔了差不多50多万,自己现在特别后悔炒币、去澳门赌,应该踏踏实实做点事情,“我今年虚岁26,给自己一个总结,就是废蛋一个。”

但他还是觉得“炒币不是一件很坏的事”,并得出一套“炒币论”,“理性投资、长线持有,不能短线操作,切忌追涨杀跌,低价进、做到锁仓,不要频繁看行情,设定一个大概的报警价格,我觉得应该是能赚到钱的。”

赵康还从有渠道的朋友那里了解到一些国外一级市场私募项目,凭朋友在微信聊天中的几句介绍立马对一个项目投资15个以太坊。不过后来,这个项目亏了一大半,赵康明白了“事实证明代币发行私募项目不能乱投”。

“区块链是风口,是好东西”,但对于发币的项目方,赵康也会质疑,有币、有营销就有了钱,是不是会让公司不再管有没有技术,失去上进心。

因为营销和“割韭菜质疑”而备受争议的XMX,赵康也买入了。6月7日下午14:00,XMX上线火币HADAX,赵康开盘即投入5万,截至当天晚上20:00,XMX暴跌93%接近破发,而到赵康匆匆卖出,已赔了3万多。

赵康气愤的在当初组建的火币维权群里咒骂,而那一刻4500公里外的新加坡金沙酒店宴会厅觥筹交错,XMX项目发起人玉红在晚宴上开启三点钟新加坡峰会序幕,并未对XMX割韭菜做出什么回应,不过在后来的峰会中,玉红表示:“我们的投资者都是机构,连韭菜都没有,怎么割?

与韭菜们的看法不同,币圈一些大佬要么参加峰会展示朋友圈式站台的兄弟情,要么对XMX创造的这一波成功的营销、推广而刮目相看。

而对于韭菜们,XMX和其他数字货币就像一场场赌局,币圈和澳门是他们的欲望围城,对有限时间里劳动价值的否定颠覆了他们的价值观,永远有刚刚开始的赌局,有城内的身陷,有城外的蠢蠢欲动甚至迫不及待。

韭菜们并不是不拿自己当韭菜,只是在为“赚钱”投机的路上,大家都在赌,赌自己不会每次都被割,或至少在自己被割前也能割别人,赌局无尽,毒瘾难戒,没有不自知的韭菜,只有自知也停不下来的。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