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罗永浩:锤子做得还不够好,我感到很抱歉

来源:腾讯《一线》    作者:王潘      2018-07-24

导语:在对话中,罗永浩表示,由于锤子自身做得不够好,市场的时机和机遇也不对,所以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自己感觉对创业伙伴、同事和那些喜欢锤子产品的人感到非常抱歉。“我每天都很惶恐,希望能做得更好”。

7月22日,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出席极客公园Rebuild大会,并在现场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进行了一场对话。

在对话中,罗永浩表示,由于锤子自身做得不够好,市场的时机和机遇也不对,所以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自己感觉对创业伙伴、同事和那些喜欢锤子产品的人感到非常抱歉。“我每天都很惶恐,希望能做得更好”。

以下是二人对话的主要内容:

张鹏:我觉得鸟巢这个地方不是是个人就能把持得住的。你们能够在鸟巢开发布会确实不容易。

罗永浩:那是第一次露天演讲,天气非常热,我临时让员工买了七八个临时风扇。但是开场前下了一场暴雨,工作人员担心漏电就把风扇拔了,拔完了他们忘了插上去,所以上去就冒汗,演示的时候软件完成度不成熟,所以更加紧张。鸟巢还有个规定,不能准时结束就会直接拔电。多个因素整合到一起,我就不停在出汗。

张鹏:我其实一直有一个疑问,就是做语音的现场演示挑战很大,你为什么不放一个视频把这个事说了就完,非要跟自己较劲?

罗永浩:科技产品用视频演示的话不容易出问题,但是感受永远不如真的演示,所以我们每年都做。但是以往绝大多数的经验都是很成功的,偶尔出一些纰漏,这个风险是值得冒的。以前像微软、苹果这些科技巨头现场演示都出过纰漏,但是还会坚持这么做。不像国内的同行就没有什么出息,都是放录像。世界级的科技巨头都是做现场演示,也难免出错,但这是一个态度,以后我们就算再出丑也还会现场演示。

张鹏:挺敬佩的。你觉得鸟巢发布会效果怎么样?

罗永浩:整体不是很理想,第一是演示出了问题,第二是说到点就会拔电,所以把 PPT 最后 40 多页全部删掉了,开场前五分钟删掉的,然后有一些环节比较仓促,有一些环节出了纰漏,整体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还有就是开场前买了最贵的票的人被雨淋了,虽然这是老天安排的但是还是挺遗憾的。

张鹏:还是要客观看这个事,我多嘴问一下,你觉得未来还会在鸟巢开(发布会)吗?

罗永浩:应该不会去了。因为不是其他的考虑,就是露天的演讲气场会比较散,和第一排观众离舞台边缘 15 米,你和观众之间基本上就很凄凉很惨你知道吗?你想伸手够他们,他们内心也想跟你伸手,虽然目光可以对视,但是中间有 15 米宽的「河」就把你挡在中间,所以那个心情真的很沉重。所以不会再去鸟巢了。除非有一天鸟巢允许我们跟第一排的观众心连心手握手。

张鹏:你觉得这些年看到手机行业市场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或者有没有什么可以总结出演进的趋势?

罗永浩:我这四五年的感受是,领先的企业越做越差,尾随的企业越抄越不要脸。领先的越来越差,但是尾随的抄领先的(做得)越来越差的东西。我们自身做得不够好,市场的时机和机遇也不对,所以心有余力,无力回天。所以我感觉对创业伙伴和我们同事,和喜爱我们产品的人,那些锤友,感到非常抱歉。我每天都很惶恐,希望做得更好。其实我就是拐弯抹角夸自己。

张鹏:果然你跟你锤友心有灵犀,其实最近一两年还是有一些新东西,包括人脸识别,还有全面屏。

罗永浩:OPPO 和 vivo 让我们非常惊艳,今年让我肃然起敬,(比如)OPPO 出的 Find X。给一个足够长的时间的话,可能走在前面的步伐不是很好看,但是也可能做出来一些了不起的东西。所以坦率来讲作为同行,今年是非常佩服他们俩家的这两款产品,那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张鹏:做 TNT 的时候你们内部大家的观点都那么统一吗?有没有人给你提过不同的意见?

罗永浩:据我所知,人类没有民主方式运作良好的公司,所以在我们内部,产品经理们有对产品有定义和决定权,其他部门的同事也有建议权,但是最后一定不是民主方式决策的。所以我负责的项目就是我来定,其他的产品总监副总裁,他们负责的项目他们定。但是无论是谁定项目,我能确定的就是没有一个是通过民主方式决定的。这是很重要的。

一直到最终拍板,每一个项目都有反对意见,但是到那个阶段只能是保留项目(负责人的意见)。好比某一个项目我不负责,别人负责,到最后拍板执行的时候我都是反对的,但是项目负责人不是我,他也就执行下去了。很多(这种情况),比如手机是我定的,但是手机之外的产品很多都是部门主管或者产品负责人定的,最后也就是他来定。

张鹏:我那次在网上看到一个评论,我还觉得挺有深意的:罗老师,我们对你有耐心,你也要对锤子科技有耐心。一开始我没有理解这个事,后来我去看说的那个意思,因为有一个探讨是说TNT发布得可能太急了。你认同这样的提法吗?

罗永浩:我们哪是跑太快,我们是跑慢了。科技行业不像传统行业,你不能说一个东西花十年二十年用工匠精神打磨一个东西。我们为什么谈工匠精神不谈工匠,科技行业不是工匠完成的,是工程师协同完成的。我们的精神是工匠方法论不是工匠,所以科技行业必须跟时间赛跑,不是说耐心不耐心的问题,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的问题,不是态度问题。所以他说要有耐心,这不是耐心的问题。

张鹏:但其实你看硬件领域里面也有一些客观规律,比如你一代产品要做测试,要让它稳定,你需要固定的时间,这个事你加油使劲也不一定能完成,尤其公司的人员有限。

罗永浩:如果一个项目需要十个月,你事先设定成十个月,那一定是十一十二个月才能完成。如果一个项目十个月理论能完成我们就设定成八到九个月,结果一定是十个月完成。所以我们总是给自己下一个接近不可能的任务,然后榨干自己最后一滴血泪去完成。不要说小公司,很多大企业,像微软操作系统的时候也跳票跳了一年多。所以我们要把自己设置到难受一点点才可能出来。但是现在 TNT 出来都很难,所以这不是耐心的问题。当然他们好意提醒我心领了。

张鹏:你觉得要去做这一件事没有考虑过概率吗?

罗永浩:还好吧,因为不像混黑社会或者打江山,如果输了的话要把脑袋搭上,创业大不了就是倒闭了从头再来,你知道像王兴的美团现在很了不起,但是你知道他做美团之前失败了多少家公司?还有 360周鸿祎,他做 360 之前做倒了多少公司,都是连环创业者,都是倒闭了重新来过。所以不像古代打江山失败了要搭上脑袋,这个心理负担小很多了。我觉得没有什么。

张鹏:你今天也是做了这么多年,有了积累,到成都之后在你的福地发展得也越来越好,这个时候你满血的状况下做这样的一次尝试,你没有考虑过?

罗永浩:风险都是评估过的,不会胡来。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老觉得我会胡来,是因为我长得像胡来的人吗?经常有朋友还是敌人还是什么,他们老是觉得我会胡来,不知道这个感觉怎么来的。可能是有时候我说话不太克制,但我骨子里还是非常谨慎的人。12 年到今天中国倒了两三百家科技公司,但是没有锤子科技。12 年我起步的时候中国四大手机叫「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今天除了华为转型成功以外,那三家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还有一些海外残存的量,但中国市场都退出了。南方的小手机厂倒了两三百家,但很多人还是觉得我做事不稳,这是一个错觉。我非常稳。行走江湖最重要就是稳字。

张鹏:创业六年,尤其是在手机这样的行业里面,对创业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同的理解吗?有什么新的理解吗?你也经历过早年间就是漫无目的地浪到现在稳健地浪,这中间我觉得是不是会有一些,对创业这个事的认识的变化?

罗永浩: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就是说相对克制一些,其他的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

张鹏:就是会更克制。

罗永浩:不是说没有必要克制,而是说没有必要发作的事情上,我会非常非常克制。但是这件事情如果要发作,那就还是要发作的。所谓发作就是做好产品,不是打架。

张鹏:好吧,我觉得所以在这个层面上,就是核心的东西没有变,所以你刚才说对锤子的出发的定义,对自己的定义,是一直没有改变的,还要坚持。

罗永浩:我想起来一件事,我们这一两年比较大的一些变化是,我们作为产品经理型的创业者,原来觉得致力于做好产品,所有的都是水到渠成的事。现在看来不是这个样子,我们也会看宏观经济,会看行业趋势,会看风口,但是看这些都是为了相应的做更好的产品。

张鹏:不是说不相信产品了。

罗永浩:当然,我们团队大多数管理的人都是经理型的,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信仰。但是要更好发挥作用,还是要考虑商业规律、周期、风口、红海、蓝海这样的东西要综合考虑。

张鹏:兄弟一路走了这么长们的时间,锤子科技内部有没有在文化上,受到什么影响吗?刚才你说你要去做不一样的东西,其实创业就是要创造价值,然后创造财富,很多人都是这么理解的。

罗永浩:其实就是这样,我们内部理解这件事就是说,创业有两种,一种是创造财富和价值的,另外一种是转移财富和价值的。转移财富和价值就是我刚才讲的零和游戏,比如说这三个手机公司把那三个打败了,结果这三个产品跟他们一样没劲,这个社会是没有进步的,财富的转移过程当中没有创造财富,只是转移了财富,这些比较不容易调动起我们的热情。我们比较容易调动起热情的是,我们当然也希望那些笨蛋的财富转移到我们的兜里,但是希望这个过程是以创造了价值,创造了更好的东西为前提,是这么一个意思。所以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创业不想赚钱,我们非常喜欢钱,喜欢死了。

张鹏:至少要让自己兴奋。

罗永浩:对。但是我们这么艰辛走了六年,有一些老兄弟他们的态度是说,先赚一点财富也行。所以我也得一方面苦口婆心地劝,让他们有追求。另外一方面让有追求的同事先获得一些财富,不要让大家苦哈哈熬到一个伟大的时刻,这些也是要综合考虑的,要稳。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