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百度谷歌八年后再相见,会重蹈覆辙还是开展新一轮竞争?

来源:艾瑞网    作者:王鑫      2018-08-08

导语:当年谷歌的离开是由公司商业决策导致,现在谷歌的回归也并不意味着他们打算回来“拯救”中国互联网用户。

WechatIMG400.jpg(图片来源:艾瑞网 禁止转载)

对于把使用谷歌当作信念的人,在看到人民日报社盖章“欢迎谷歌回归中国市场”的新闻后,内心应该已经雀跃八百遍了。

是的,他们说,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又要开始沸腾了,终于有人能“掐住”百度的喉头了。

没有谷歌的百度,在中国搜索引擎市场是打遍天下无对手,这或许是导致百度近些年被扣上“不思考”帽子的主要原因,用户虽然习惯了使用百度,对它却是又爱又恨。

谷歌的回归可能会为百度敲响警钟,百度CEO李彦宏对此作出回应,中国的科技公司今天有足够的能力和信心,在与国际企业的良性竞争中变得更强,共享全球化红利。“如果Google决定回到中国,我们非常有信心再PK一次,再赢一次。”

629C41583988D077DD6E5315601F70C8CB3BC0E6_size194_w750_h1464.jpeg

再赢一次,这四个字点燃了群众的“热情”,毕竟这些年关于百度是如何占了谷歌的便宜的“阴谋论”大概可以拿去翻拍几季《傲骨贤妻》了。

据外媒消息称,谷歌这次重新回到中国市场并非整身。报道表示,谷歌从去年初开始,推出了一个代号为Dragonfly(蜻蜓)的计划,根据该计划谷歌打算推出符合中国法律规定的搜索引擎,不仅会封锁相关的非法网站,同时也会对搜索结果进行过滤。从人民日报的发言中也不难看出,“必须遵守中国法律”对谷歌来说是最关键的事。

但认真的讲,如果你觉得谷歌回归还只是在和百度争搜素引擎市场,那可能会让你失望。

八年已过 谷歌错失了什么?

2010年到2018年,这八年时间内,中国互联网市场进行了一个天翻覆地的变化。

谷歌丢掉了PC互联网时代的红利,错失了移动互联网化在中国发展起来的时期,之后再找回,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但这场所谓的“比赛”,谁输谁赢,对于两家企业都是其全球化布局的重要一步。

需要清楚的一点是,没有一个行业必须规定只能有一个赢家,谷歌重新进入中国市场并不意味着会把百度“打倒”或者被百度“再赢一次”,事实上这样的竞争在短期内可能意义并不大。

这些年百度在国内搜索引擎的地位可以说“半壁江山”无疑了,据美国StatCounter提供的2018年7月中国搜索引擎市场占有率显示,百度的市场份额占73.84%,第二名是神马搜索,市场份额也仅为15%,还没有谷歌离开中国前的份额高。

201808012151.png201808012218.png

在国内移动端搜索引擎市场排名,百度也是稳居一位。

201808012234.png

放眼世界,在全球搜索引擎市场的榜单中,谷歌以90.48%的市场占有率妥妥的成为行业老大,百度依靠着1.95%份额位居第四——这还得感谢中国7.72亿网民的支持与付出。

当年为何你要走 如今为何又回头?

谷歌退出中国市场,是不是如同大家多年来所猜想的“阴谋论”一般,我觉得这个可能谁也没办法正面回答。

Google前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在几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只是表示,谷歌的离开是理所应当的,所有外来企业在华都没有任何成功机会,因为无法满足中国用户对市场的需求。

今天李开复上热搜是因为大家觉得他被打脸了,事实上他确实讲中了一大半。

当年谷歌的离开是由公司商业决策导致,现在谷歌的回归也并不意味着他们打算回来“拯救”中国互联网用户。

利益才是驱动企业决策发展的最终动力。

在互联网人人手一本的谷歌官方传记《How Google Works》一书中写道了当年谷歌是如何进入中国市场,又是如何做出退出中国市场的决策。

2014年年中,谷歌展开了针对中国市场的活动,那时候的中国市场就已经展露了巨大的上升空间及价值,但在互联网领域尚存许多空白,虽然前有本土化百度在前,后有雅虎紧追其后蓄势待发,但从各项商业指标来看,谷歌无疑应当选择强势进入中国市场。

洋企业入华的最大壁垒就是文化理念的差异和国情下的政策影响。谷歌想要把优势项目谷歌地图毫无保留的呈现给中国用户,就必须接受中国相关法规限制下设立中国地区网,否则只能得到访问量为零和被跳转到经过过滤后的百度搜索页面上。但这样的做法与谷歌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相悖,但在巨大的业务前景下,决策的天平倾向了中国市场。

在2006年到2009年期间,谷歌在中国的网站访问量和收益实现了稳步增长,“黑客攻击”事件让原本就存有不满的谷歌创世团队开始动摇,三位创始人中有两位是坚决反对Google.cn搜索结果被屏蔽的。于是在2010年,谢尔盖在与技术团队调查研究过黑客事件后,宣布作为对黑客攻击的回应,谷歌将不再妥协。

2222.jpg

2010年3月起,谷歌关闭了Google.cn上的搜索引擎,用户访问也会跳转到Google.com.hk的网站上,也是从这一刻开始,想在国内上谷歌,那就只能“翻墙”了。同样忍痛舍弃中国市场的外国企业还有雅虎、Uber等。

而在另一部谷歌企业传记《In the Plex》里也证实了,退出中国市场事实上是由苏联移民到美国,有着在社会主义国家生活过经历的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决定的。(该重点阅读的,请自行圈出关键词。)

除搜索外 还有哪些竞争场景?

回过头来看百度,近些年百度的日子着实不太好过,魏则西事件激发了网民对百度竞价排名的怨愤,而百度在此之后又接连出现“小事故”,又是违规上五环,又是血友病卖吧事件,还爆出了桃色新闻,难怪连百度人自己都自嘲道:现在的互联网圈子,黑百度已经是政治正确了。

不仅是网友,连业内人士也对着百度开起了玩笑:你们这届的百度公关……

百度从喊出“All in AI”这句slogan到“Everyone can AI”仅仅一年,其中来了又走到陆奇为百度作出的最大贡献可能就是让更多的人真的相信并确认,百度确是在收紧其他业务线,而专注于AI领域。

上周百度公布了2018财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本季度营收26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了32%,净利润6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了45%,移动端收入占比77%,高于去年同期的72%。

市场的良好反应主要是在于百度对AI方面的投入,在百度搜索和讯息流这两个主要业务中AI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百度的AI业务全面升级,百度大脑、Dueros、Apollo等平台形成了从芯片到深度学习框架,平台、生态的AI全栈技术的布局,未来在AI方向或将成为行业领军者。

00B4CE6593455F6859A7D83783503D2CCE58DF0A_size39_w530_h298.jpeg

而谷歌的Waymo无人驾驶汽车在自动驾驶领域还是领先于百度的Apollo计划,2017年谷歌宣布将在北京成立中国AI中心,而百度同样的将AI实验室设立在谷歌老家硅谷,相互追赶的两者并没有摆出谦逊的姿态,而且铆足了劲头抢占跑道。

在当年的竞争时代,百度手里还握着百度音乐和贴吧两大流量平台,虽然百度音乐早已今日不同往日,百度贴吧也已经被划入到百度的“第四极”中,但在当年流氓版权意识的年代和粉丝社群运营的鼻祖,百度显然在抓准中国用户口味这件事上更有把握。

而曾经的谷歌员工,现在的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故事也被拿出来暗指谷歌在决策成本过高这件事上的弊病。

两者在投资领域的表现也值得玩味。

谷歌旗下共有三家投资机构,其中CapitalG谷歌资本是一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主要投资于成长阶段的创新公司;Google Ventures是2009年推出的Alphabet,Inc.的风险投资机构,也是三家中投资数最多的;Gradient Ventures是谷歌专注于AI领域投资的机构,相比于这三家以财务投资为主,谷歌母公司投资更偏重企业业务能力方向。

相同的,百度旗下也有除百度公司外三家投资机构,百度资本主要集中于泛互联网领域中后期项目,平均每个项目的投资金额会在5000万美元至1亿美元区间;百度风投也是专注于投资人工智能领域的早期项目;今年4月刚成立的长成投资是由百度作为发起方和主要的基石投资人参与管理的投资基金。

现阶段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经进入到“国家队”的水平,不仅全力参与到智慧城市的建设中,与党媒也有技术层面上的合作,人民号与百度百家号打通共用,此番人民日报发文欢迎谷歌重返中国后,李彦宏迅速作出反应,也不得不让人对此产生联想。

AI又是一项外国企业在境内,你越想表现好越容易被“和谐”的技术,涉及到军事机密、国家情报等“安全”态势。

所以谷歌的回归之路具体什么时间,要怎么走,或许还需要再一段时间的等待。

191065562.jpg

后话:很多一心期待谷歌回归的人,从青葱时代一路相随至今,想必很多人内心想的是,人可以中年危机,企业可不能“人到中年”。

谷歌在中国市场曾经的短暂辉煌,令多少企业向往,又为多少当时年少如今从业于互联网行业的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出走尚是少年,待你回来八春秋,还好勿相忘。


(本文为艾瑞网独家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