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首例共享单车破产!负债5000多万 12元一辆贱卖

来源:中国基金报     作者:乔麦      2018-08-10

导语:去年7月起,悟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接连陷入押金风波,随后走向倒闭、合并、转卖,留下一地鸡毛。共享单车市场逐渐形成摩拜、ofo和哈罗单车三足鼎立的格局,现如今摩拜、哈罗分别倚身于美团、阿里,曾经的领头羊ofo仍然在做最后的挣扎……

作为曾经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共享单车如今的日子并不好过。

去年7月起,悟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接连陷入押金风波,随后走向倒闭、合并、转卖,留下一地鸡毛。共享单车市场逐渐形成摩拜、ofo和哈罗单车三足鼎立的格局,现如今摩拜、哈罗分别倚身于美团、阿里,曾经的领头羊ofo仍然在做最后的挣扎……

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11万用户等退押金,账户仅剩35万余元

小鸣单车是目前国内第一家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的共享单车企业。

从2016年7月29日成立,上线一年完成两轮融资,到2017年底被部分用户申请破产清算,如今彻底宣布破产并欠下高达5000多万元债权,小鸣单车用了短短两年时间。

1.jpg

据介绍,小鸣单车主营方悦骑公司注册资本约621万元,累计用户约400万人次,累计收取用户押金总额8亿多元。在共享单车全面爆发时,小鸣单车曾经是第二梯队的领头羊,在南方二三线城市大面积投放,十分高调。然而,随着共享单车风口渐弱,以及自身管理不善、利用押金盲目扩大规模等,小鸣单车的命运迅速发生逆转。

事实上,小鸣单车所遇问题是行业通病,也是共享单车企业走向破产的典型样本。

2016年年底,共享单车领域内仅获得融资的入局者就有20余家。面对众多对手,共享单车市场参与者开始疯狂砸钱抢占市场,小鸣单车开始拼命投放产品。可是扩大规模的钱从哪儿来?

用户押金是最简单粗暴的资金来源。

2017年,悦骑公司主要资金开支是预付货款5000万元,用于购买单车,比例占全年开支的77.82%,其中采购单车的资金来源主要靠用户押金。然而为通过价格手段获客,小鸣单车从未形成盈利模式,主要依靠融资和押金池存活。由于共享单车押金是一对多,一辆单车可能对应着几十个注册用户,押金一被挤兑,公司旋即垮塌。

悦骑公司先后在全国十几个城市共投放共享单车43万余辆,收取用户的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在这样的经营模式下,小鸣单车的问题逐渐恶化:

2017年12月,广东省消委会宣布起诉小鸣单车经营方悦骑科技,自2017年8月开始,原告陆续收到消费者关于被告押金逾期未退还的投诉。截至同年12月8日,原告共收到消费者对被告的投诉2952件;

2018年3月22日,该案在广州中院一审开庭。法院判决,小鸣单车需按承诺退还押金,向公众披露押金收支使用信息;

2018年5 月18 日,广东消委会发布消息称,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押金未退还的消费者可进行债权申报。官方还专门开设了微信公众号,以便消费者通过小程序进行债权申报。

然而,在破产清算这两个多月中,仍有大量小鸣单车用户押金未退。

7月10日,我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小鸣单车”破产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广州中院召开。法院显示,截至6月27日债权申报期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超过11万笔,申报的债权金额普遍在200元左右,合计约2000万元,另外还有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职工债权115笔,债权总金额高达5540多万元。

7月13日,“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发文称,目前“小鸣单车”账户资金仅剩余存放于微信账号上的35万余元。另外,散落于各个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回收成本高,难以处置变现。

2.jpg

近日,相关公告披露,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同意对小鸣单车按每辆12元进行回收。

共享单车企业接连倒闭天津"单车小镇"已无"共享订单" 曾1夜间"遍地是钱"

除小鸣单车外,共享单车行业浪潮中还有很多出局者,比如悟空单车、酷骑单车、町町单车等。其中,悟空单车的生命仅仅维持了五个月,因产品设计不佳、市场调研不够深入而宣告失败;酷奇单车因押金问题一度“失联”,只能惨淡收场。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7年6月至今,一年多的时间内至少有15家共享单车倒闭企业,可谓“前赴后继”。香港首家共享单车公司Gobee.bike也在近日宣布结束其在香港的业务,从业务投放到结束运营,只维持了短短15个月。

3.jpg

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一个以自行车为主要产业的北方小镇,因为共享单车的崛起,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早在2010年,王庆坨全镇的自行车年产销量,占据全国产销量1/8。共享单车火爆时,这里曾经有500家商铺,而如今已经不到300家。无论是整车生产企业,还是零部件生产企业,经过一轮洗牌后,幸存下来的企业,已经不敢轻易接共享单车的订单。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天津聚友自行车有限公司总经理菅顺启的印象里,过去1000辆车的生产订单就是大单了,但共享单车一出手便是几万辆。为了确保摩拜订单的质量,菅顺启还特意给每个工人加了10%左右的薪水。此外,另外一家工厂美邦车业也在2017年上半年接了小蓝单车10万辆的订单,每辆赚几十块钱。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这些共享单车平台的崩盘,王庆坨也迅速由春天坠入寒冬。正如天津捷易达自行车厂总经理杨清亮所说,很多企业都是被迟迟不能到账的尾款拖垮了。

在王庆坨的空地上,有媒体拍到了大批废弃的共享单车,估算有数万辆,绝大多数是已经倒下的公司的车,比如酷骑、小拜。

5.jpg

三足鼎立的共享单车天下

哈罗背靠阿里巴巴、摩拜卖身美团、ofo卖身仍是迷

根据第三方数据平台发布的《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5月市场报告》显示,在月活跃用户规模方面,ofo、摩拜和哈罗单车分别以2805.10万人、2085.63万人和761.85万人占据共享单车行业前三名。国内共享单车市场上,逐渐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即使三分天下,这些企业都离不开资本的支持。

今年4月4日,美团以27亿美元全资收购摩拜单车,摩拜单车就此成为第一家被收购的共享单车巨头。早在今年3月13日,ofo宣布接受阿里领投的8.66亿美元融资,开始倒向阿里阵营。2018年7月,哈罗单车刚刚拿完蚂蚁金服F轮10亿美元融资,昨日又宣布饿了么将接入哈罗单车。

在资本运作的同时,为确立市场地位,各家也有自己的招数。

7月5日,摩拜单车宣布开启全国无门槛免押金服务,新用户扫描车身二维码,便可轻松骑行,已缴纳押金的老用户可随时申请退押金。此前,哈罗单车宣布,芝麻分650以上的用户在全国180个城市免押金骑行。

8月6日,据摩拜方面数据,自实施免押金一个月以来,超过2亿用户享受到摩拜无门槛免押金骑行服务;月新增千万用户;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四城免押金骑行人数排名全国前四。

曾经的领头羊ofo也在做最后的挣扎,然而情况似乎并不乐观。8月8日,据韩国媒体报道,ofo正准备退出韩国市场,将重心转至国内。消息人士称,ofo最近开始准备暂停在韩国的运营;作为全面裁员的一部分,大部分韩国市场雇员已经被“停职”。

今年7月初,ofo宣布停止其在以色列和中东地区的业务运营。7月11日,ofo宣布将在两个月的时间内结束在印度开展了为期6个月的业务。7月中旬,ofo被曝将退出在澳大利亚入驻的两个城市悉尼和阿德莱德,正着手关停澳大利亚业务。此外,包括美国、德国等地,ofo相关业务也在陆续中止。

国际战线持续撤退,最大的原因莫过于资金问题。对急于通过独立运营实现收支平衡或者盈利的ofo创始人戴维来说,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对于整个共享单车行业来说,目前北京、上海相继控制投放量,在政策限制之下资本驱动型道路能走多远也是一个问题。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