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

微信中年危机、直播答题被封、内涵段子下架......2018内容剧变半年记

来源:刺猬公社    作者:石灿      2018-08-15

导语:内涵段子没了,“皮皮虾”来了;“快抖”日活过亿了,秒拍却被无限期下架了;B站上市了,A站却被卖身了;腾讯市值跌了一万亿,头条最新估值却到了750亿美金;暴走漫画刚刚宣布电影版权卖了三千万美元,转眼却迎来大封禁......对了,谁还记得直播答题?

内涵段子没了,“皮皮虾”来了;“快抖”日活过亿了,秒拍却被无限期下架了;B站上市了,A站却被卖身了;腾讯市值跌了一万亿,头条最新估值却到了750亿美金;暴走漫画刚刚宣布电影版权卖了三千万美元,转眼却迎来大封禁......对了,谁还记得直播答题?

短短半年间,就像那句话说的,“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产品兴衰的此起彼伏,如潮起潮落,来自监管层的“处理决定”,让人目不暇接,回望2018年上半年,真不像只过了半年。

就像狄更斯在《双城记》写到的: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直播答题来如露,去如电

王思聪真是一个愿意牺牲自己的人。

1月3日,他在微博给“冲顶大会”开路。当天晚上,他要发十万元奖金。“只要你答对12道题,就能拿钱,随时提现,非常简单”。

瞬间,这条消息引爆微博,人们奔走相告,王思聪“撒币”,他很乐意。无数人在各大应用商店下载冲顶大会,涌入答题直播间。

王思聪团队对自己投资的互联网产品一直保有“怜悯”,他们也一直相信一则营销法则,在熊猫TV、在行问答、IG战队身上都用过,屡试不爽:当一个新事物进入风口期时,让王思聪这个极具争议性的年轻化公众人物,以任意一种角色参与到欲望爆棚的场域中,制造噱头,联合媒介传播,这个新事物的知名度会大增。

冲顶大会被人熟知,就是这么来的,而它也一度被冠上了“2018年直播答题开拓者”的名号。事实上,YY直播在2017年底就冲进直播答题赛道,并做了内测产品,推出来后,只在YY圈层盛传,一直不温不火,鲜有外人知晓。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360、映客直播、今日头条、百度、微博、网易等大公司也来抢风口,用周鸿祎的话说是“大撒币”,巨头们抢着给人们发钱。王思聪、周鸿祎、奉佑生等一众大佬争当“撒币侠”。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1月21日一天,各大平台直播答题总场次51场,总奖金额达3749万元 ,单场参与人数最高突破400万。

这时,人们发现上班是一件很扯淡的事情,明明可以在家做题挣钱,凭什么要去公司坐班冲KPI?

后来,真有人辞职,挣起了直播答题的钱。有人还研究出了外挂,他们像先知一样,题目出现的前一秒,就知道了答案。有人在微博控诉外挂者违反常规,影响了他挣钱,不得好死,外挂者回应:互联网从来就没有既定的规则。

直播答题看上去本就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答题,你给钱,有钱就是能这么“为非作歹”。

是啊,规则是什么?

可还是有职业产品经理,用产品规则去评测因直播答题诞生的直播产品,认为它并不是一款好的用户导向型产品,而是从资本需求出发的阶段性诞生物。

他们在乎的是钱吗?一点都不是,他们在乎的是获客成本。

这些年来,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已尽,2017年是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的起始年,互联网玩家想继续玩下去,得有用户买单,前提是,你要有一定数量的用户基数。

就在众生狂欢时,花椒直播旗下一个直播答题平台出现了内容审核纰漏,随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出通知,内容平台要继续做直播答题,得要拿到视听节目直播资质了。

此后……此后还有人在玩直播答题吗?

微信的中年危机

从2011年上线,一直都有人问:下一个取代微信的产品是什么?

谁也没有答案,微信依然坚挺,只是在这个变动不居的时代,一款7年屹立不倒的产品,太罕见了。

很多内容创业者都特别感谢张小龙,因为,如果没有他,这些人可能很难找到重新选择人生赛道的机会——微信的公众号,这是内容创业最富足的沃土,而且它是平等的、普惠的、去中心化的,谁都能在中间找到机会。

但微信公众号在2012年出现后,却遭遇了逐渐发现内容价值的互联网平台“围攻”,头条号、百家号、大鱼号……乃至同属腾讯系的企鹅号,都试图去瓜分微信公众号土壤里生长出的内容创作者。

另外,直播、短视频等新的内容形态迅猛崛起,也在挑战着微信公众号原来不可撼动的地位。

习惯了变化的移动互联网子民们,对一直保持淡定的微信反而不习惯:直播火了,公众号里会不会接入直播?短视频成新的潮水方向,公众号会不会为短视频改版?信息流大行其道,公众号会不会改成信息流?

人们都期待进入成熟期的微信能发生改变,却又多少担心它大变。

这种外界的期待,映射到微信身上,确实起到了作用。2018年上半年给人的感觉是,微信在不断改版。数据也映证了变化之频繁——3月份以来,微信改了20多次,涉及40多处变化,还上线了一款新App。

对于公众号,最大的改变,如果只有一个,那么一定是信息流展示,如果可以说两个,那么,朋友留言可见功能也可以入选。

记者针对“朋友留言”功能做了一份201人的样本调查。数据显示,20人喜欢这一功能,114人不喜欢这一功能,67人持观望态度,分别占比10.0%、56.7%和33.3%。

没过多久,微信悄悄把这个功能下线了。

不久后,在iOS版微信上线信息流展示公众号功能,有人喜欢,有人讨厌,中途撤下又上线。有数据显示,这一功能让很多头部公众号的阅读量增加了,但也让很多公众号被取关了。

微信的中年危机从去年开始就显现出来了。2017年,微信公众号数量超过两千万个,月活用户接近10亿。但有数据显示,微信公众号的内容打开率一直在走低。与此同时,抖音、快手、今日头条的使用时长一直在增加,它们都采用了智能推荐技术。

微信让智能分发技术深度介入话题广场、搜一搜、看一看等信息流场域,打破传统的订阅式流量入口。也是在这场技术闯入微信的窗口期里,微信向外界展示了它无限的开放性。

微信一直都说它不会自己做直播,是啊,因为它开发了一套比直播插件更高级的基础操作系统,人们可以去这个系统里开发直播产品,顺带免费享受微信十多亿用户红利。

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创业者放弃开发独立App,选择搭建小程序了。“创业前期你干嘛非得去开发独立App和它争夺用户,脑子有毛病吗?坐上那艘船不挺好的吗?”一位互联网创业者对记者说,用户在那儿,钱也在那儿,力量也在那儿。

张小龙是有远见的,在移动互联网增量时代,给了创业者提供了一套获取增量价值的解决方案,拼多多、微盟、转转……一系列新物种都搭上了小程序的第一波浪潮。听说,微盟已经提交IPO申请了。

有人问张小龙,小程序跟App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他说,小程序跟App是两种不同的应用组织方式,我们并不认为小程序是要来取代App的,相反小程序是要去丰富App的很多场景。

谁能想到呢?在10.4亿用户的微信生态圈里,含着金钥匙出生的100多万小程序,现在已经分割了4亿用户数,每日激活了2.6亿用户。

你要知道,在1月份,微信生态圈里只有58万个小程序、1.7亿日活用户。后来,百度、支付宝都发力做小程序,可热度没有微信的高。

头百大战,然后是“头腾大战”

1月23日,前媒体人@罗昌平称,百度有个“打头办”,百度回应,并不存在“打头办”。

没过多久,今日头条暗指百度对其下黑手,双方正式开启战斗模式,史上号称“头百大战”第二季。

这一季,战局升级。其标志是:

今日头条从1月29日到2月1日,连续三天在微信官方账号上发声明,全部针对百度。

今日头条宣布起诉百度,先是称针对“百度不正当竞争”提起诉讼,2月1日,又声称要追溯百度造谣。

今日头条的高层张利东和赵添开始加入战局,并且直接点名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及其夫人马东敏发指令“打头条”和“黑头条”。

过年回来后,他们停火休战,没有了后续,当今日头条再次被人们想起它好斗性格时,对手已经是腾讯了。

5月8日,抖音Tik tok在第一季度的苹果商店下载榜中排名全球第一,张一鸣在朋友圈发了条动态:celebrate small success。

随后,他在该条动态下感慨了一句:“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

这句话是故意的,因为他的朋友圈有马化腾等诸多科技大佬。

“可以理解为诽谤。”马化腾不爽,怼了张一鸣。

张一鸣回:“前者不合适讨论了,后者一直在公证,我没想有口水战,刚刚没忍住发了个牢骚,被我们PR批评了。材料我单独发给你。”

“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马化腾更不爽了,他的口吻,没有半点忍让后辈的意思。

那组对话成了“头腾大战”的重要标志,接下来的日子里,今日头条与腾讯的公关战,贯穿了整个5月。微信封杀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等多款短视频链接,今日头条委屈叫嚣,公关互怼,互相起诉,一地鸡毛。

移动互联网内容生态里,这两家公司的直接竞争态势越加明显,而且是全面竞争。用户在腾讯那里放弃的时间,很多都转移到了头条这边。对于腾讯来说,在短视频赛道已无望,最近西瓜视频的动作表明,今日头条又要在长视频领域发起猛攻。

到了8月,腾讯的股票大跌1万亿港币,今日头条的最新估值剧增到750亿美元,此消彼长,这里面是不是有互为因素的地方,恐怕很难否认。

对于“头腾大战”,有一种声音认为,腾讯承平已久,很久也没有站在前线赤膊肉搏,现在蹦出了一个今日头条,它还有打战的欲望吗?

监管越来越严,内容安全成第一安全

你们可能都忘了那个叫天佑的人。

人们最后一次在荧幕上见到他,他早已经不是呼天喊地、称霸天下的喊麦之王了。他是“劣质艺人”。

2月12日晚,他以负面形象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节目揭露了网络直播中存在的乱象,其中,提到天佑在直播中,用说唱形式,详细描述了吸毒后的各种感受。

谁都知道,吸毒会带来严重的社会、经济甚至政治问题,有关部门一直在严厉打击各类毒品犯罪活动。这几年沾毒的明星全都被封杀,不让其再公开出现在各类节目和影视剧中。

MC天佑在直播中涉毒的说唱,真的是“自寻死路”。一些人以为真能得意忘形,呼风唤雨,但在监管的暴风骤雨前,他可能才会惊觉自己只是颗小苗而已。

天佑遭遇的这一切都是有预兆的。

2018年1月底,有媒体报道称,YY官方发布紧急通知:所有主播昵称和直播标题都不允许带MC、喊麦、文玩、交友、两性、校园等字眼。

2月,与他一起被封杀的游戏直播大V,还有卢本伟,这位曾经叱咤游戏直播圈的男人。

在《焦点访谈》播出这期节目之前的一个夜晚,多个头部直播平台和相关部门在北京举行了一次会议,各平台被要求对多位主播禁播,其中就包括了斗鱼主播卢本伟及天佑等人。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原本以为卢本伟永远都不会在微博出现,但最近,风声松了,又看到他戴耳机玩游戏的场景了。

如果有一天卢本伟回来做直播,一定会被人问到:你怎么看待陈一发儿被禁的事?天佑也可能会被问:美国社会摇是大俗,还是大雅?

大俗大雅只涉及道德风尚,二更食堂就是在做恶了。5月11日,该账号在头条推送《托你们的福,那个杀害空姐的司机,正躺在家数钱》一文,作者以小说手法编造李某某遇害细节,具体事实并未经过警方确认。文中用词媚俗、夸张、露骨,不顾逝者尊严与家人情感,勾勒起与李某某相关的软色情画面。

公众愤怒,任何引发社会负面舆论的内容,都很有可能被主管部门及时整治。在这一事件中,浙江省网信办行动非常迅速,不仅立刻做出定性,而且很快展开约谈。

之后就是二更食堂团队解散的消息了。

随便数一下,内涵段子、抖音、快手、知乎、豆瓣、暴走漫画、哔哩哔哩、秒拍、波波视频、56视频、好奇心日报……数十家内容公司都因为内容安全被列入了“处理名单”中。在2018年上半年,内容“触雷”的消息,跟P2P“爆雷”的消息一样多。

快手的护城河与抖音的高光时刻

4月初,快手被整顿,是从央视曝光多个平台上有未成年妈妈视频内容开始的,类似内容违反社会道德。

快手CEO宿华发出致歉信,向公众承认错误,并宣布整改。这封致歉信被知名科技评论作者keso评论为“诚恳到宿华这样的道歉,真的没见过”。

这件事发生后,快手内部形成了一个共识:媒体和监管部门提出的问题确实存在,那些问题也是“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没能重视的问题”。之后,快手上线家长控制模式,封禁了5.6万名违规用户。

快手最大的护城河是什么?

“是1.2亿的DAU,还是超过1小时的平均在线时长?我觉得都不是。最大的护城河,应该是社交关系链的沉淀和平台内容的丰富程度。”快手商业生态总监潘兵伟说。

四月,算是今日头条的至暗时刻了。4月10日,诞生六年的内涵段子被责令永久关闭,张一鸣发公开信说,“我一直处在自责和内疚之中,一夜未眠。”“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接受处罚,所有责任在我。”

在内涵段子之外,今日头条App、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也被责令下线整改。

唯一能给他安慰的,恐怕也只有抖音了。有数据显示,抖音的用户增长一直呈上升趋势,目前已经突破1.5亿日活用户了。

可能很难看见一款内容向的产品,日活能在短时间内有如此狂飘突进式的增长。

抖音市场总经理支颖说,亲友之间的社交传播是用户了解抖音最主要的来源。抖音的自增长已经很高了,与微信之间的纠纷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抖音从生活到艺术,再从艺术到生活,从小哥哥到小姐姐,再从小姐姐小哥哥互撩,它总能让人笑起来、燥起来、抖起来。而它的效仿者腾讯微视,一直没有做起来,还被卷进了微视达人欠薪风波里。

原本短视频阵营的领先者秒拍就没这么好运了,不仅被无限期下架,同属一下科技的另一个短视频平台波波视频一同被下架,何时上架还没有音讯。

抖音和快手的征途尚未结束,接下来,它们还会不断地进入公共话题中心。

爱优腾承包综艺,第二集团不见踪影

《偶像练习生》的9名练习生从100名练习生中脱颖而出。出道前,他们已经通过4个月的封闭训练、舞台比拼。

4月6号那天,“老母亲们”哭成一片,辛苦几个月,终于“送崽出道”。之后,全员前往美国进行为期二十天左右的集训,期间全员还参加了Coachella音乐节。5月5日在上海展开首场巡演,一票难求。

出道不意味着一帆风顺,乐华娱乐总喜欢整幺蛾子,既不想放弃乐华七子,又不想丢掉NINE PERCENT。在8月18—19日的微博粉丝嘉年华上,NINE PERCENT不能成团出席了,他们被拆开了,“老母亲们”别哭,否则王冠会掉,尔晴会笑。

尽管NINE PERCENT的男孩子都很漂亮,也掩盖不了《偶像练习生》抄袭的事实。

据国际IP保护协会FRAPA在戛纳电视节发布数据称《偶像练习生》抄袭相似度达88分(满分100),抄袭相似度刷爆世界记录,成为史上抄袭之最。震惊,惋惜。

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创造101》制造了新的话题,盖过了《偶像练习生》的臭名。

而《创造101》第一次逆风翻盘,是因为王菊,她的出现和逆袭,滋生了一群叫“陶渊明”的人,他们将一整套严肃的投票模式解构,与常规逻辑产生强烈的错位反差感,赋予“萌、逗、惊、丑、怪”的意义。

“陶渊明”将《创造101》带出了圈,让那些生活在一个物质非常丰富年代的年轻人们,在上学吃饭之余,有更多的事儿可做。

在这场社会化的娱乐实验里,新偶像是一个产品,创造偶像就是一个产品定位的过程。该怎么唱,该怎么摆造型,该怎么取悦他人,该怎么表达自己的价值观,现在,未来,一切都被安排好了。

有机会出道的那11个人,在未来两年的时间里,全约签在企鹅影视,她们只接受企鹅影视的管理,接受企鹅影视所有的经纪约的执行。企鹅影视和原公司会有一个合约上的合作,一起享受收益。

6月23日,《创造101》总决赛,走过了升旗仪式、大合唱、团体表演秀等汇报演出后,“火箭少女101”出道。

48天后,乐华、麦锐单方宣布终止合约,让他们旗下艺人独立出来,不坐火箭了,要自己飞。

腾讯一纸公告暗称:谁与他们合作,我就要搞skr人,让你们see see谁才是爸爸。

《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分别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播出,优酷的《这!就是街舞》也掀起了不小的动静,爱优腾承包了上半年的综艺话题,他们的繁华热闹背后,以前多少有些声响的搜狐视频、PPTV、乐视视频,基本没有动静了。

这还只是一个半年的剧变,却像是历尽沧桑,有人面前应有尽有,有人面前一无所有。谁知道接下来怎么变呢?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5708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