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映客求生:试水严选商城、社交游戏 秀场直播未来在哪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杨雪梅      2018-10-19

导语:国庆前夕,斗鱼App默默从手机应用市场下架,因已封禁主播陈一发直播间仍然出现大量打赏、弹幕运行情况;随后,虎牙因为头部女主播戏唱国歌而陷入舆论风波。

直播行业最近不太平。

国庆前夕,斗鱼App默默从手机应用市场下架,因已封禁主播陈一发直播间仍然出现大量打赏、弹幕运行情况;随后,虎牙因为头部女主播戏唱国歌而陷入舆论风波。

在内容监管这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上,一家上市直播平台和一家正在上市的直播平台面临了同样的困境。与此同时,行业内其他直播平台想必正瑟瑟发抖,加强对主播和内容的管理,并尽量保持低调。这里面应该也包括映客。

相比而言,今年7月港交所上市的映客就低调多了,没什么大的动静。但新浪科技发现,今年开始,映客其实一直都在悄咪咪探索新业务,社交游戏、映客严选商场、营销平台、AI技术、艺人经纪……映客的这些新探索这些你可能都没有听说过,尤其低调浮出水面的映客严选。

映客有个严选

映客在微信上推出了一款涉及周边、进口美妆、美食、奢侈品包等多种品类的微商城,并有故宫文创、饭爷食铺等品牌入驻其中。

映客严选映客严选

新浪科技了解到,这款电商微商城早在今年4月份就悄悄上线了。像滴滴出行、摩拜单车、英语流利说等互联网企业选择通过有赞在微信开店一样,映客严选也是通过有赞在微信卖货。有赞方面表示,其实几家的微商城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在公众号或者App里植入了有赞商城。

但不一样的是,滴滴出行、摩拜单车、英语流利说等主要售卖业务相关的产品,如课程、月卡,及周边衍生品等,而映客严选从生活电商的角度切入,不仅售卖品牌周边,还涵盖吃喝玩乐穿等时尚生活相关的多个方面,甚至包括全球购。单品价格也从数十元到2、3万元不等。

其他App主要售卖业务相关产品其他App主要售卖业务相关产品

不过,新浪科技观察发现,映客严选目前并不成熟,商品数量并不多,首页一些商品是下架或者缺货的状态,而每月可更新四次的映客严选服务号,也两个月未更新了,之前都保持正常更新。

映客严选映客严选

笔者下了一单进口保湿喷雾,咨询客服商品是否为自营,超过十天并未得到回复。

与其他直播或短视频平台只卖周边类产品的电商业务相比,映客严选俨然是要做大而全的电商平台。有人提出了疑问,这不是很像网易严选吗?

对此,映客方面表示,映客严选目前还是“内部测试的阶段“,暂不对外公布和回应。

有业内人士表示,映客严选应该算是映客在商业化上面的扩充和探索,但关于怎么跟直播挂钩还是比较疑惑。

其实,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映客简单做过一次尝试,即当时樱花女生晚会活动的奖品就来自于映客严选。通过活动为微商城引流,是其中一种方式。此外,在新浪科技看来,通过主播带货带流量,可能也是一种方式。

行业内直播、短视频领域网红带货,主要引流到网红自己的淘宝店铺或者微店,映客严选这种方式,或许可以把流量集中到自己的电商平台上,借此把消费者沉淀下来。不过,如何让主播心甘情愿为平台带货、让粉丝和消费者聚集并认可映客严选,还是一个大的“工程”,这其中包括了电商经常存在的质量、品牌授权、物流、售后等问题,以及与主播之间的利益划分。

目前来看,映客的电商策略还是一个谜。

社交游戏、广告营销能缓解映客的焦虑吗?

除了电商,映客近一年还尝试了社交游戏。在其上市前的招股书中提到,募资用途第一条就是开发游戏,且正在开发一款以卡牌游戏为特色的社交游戏,先期投入970万元,预计还将持续投入6000万元。映客计划于未来两年中发布数款社交小游戏及小程序。

直播与游戏存在天然的互动性,且用户属性相似。直播平台涉足游戏,映客并非第一家,此前花椒也曾上线过互动小游戏。靠直播大翻身的社交平台陌陌也曾“变身”为一家游戏公司,移动游戏为其盈利带来了很大的贡献,近期还与万代联手打造了社交手游《数码宝贝:相遇》。

但是,目前国内游戏版号发放工作至今已经暂停半年,且今年内版号重启的可能性并不大,腾讯、网易等大公司的游戏业务纷纷受影响。游戏业内人士表示,即使是社交小游戏,想要变现的话必须要版号,不然用户没法付费。

或许,游戏可以为映客带来流量,但大投入之后收获商业化变现,现阶段来看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游戏之前,映客也尝试了广告营销、综艺。其中早在2016年就成立了“映天下”广告营销平台,主要对接主播达人和品牌主。通过这一平台,映客也涉足了达人经纪服务,签约合作时尚、美妆、美食等领域的网红达人,帮助他们变现。

根据映客8月底发布的财报显示,映客的收入主要来自直播、网络广告及其他。其中直播收入在上半年总营收中占比高达97.7%,为22.28亿元,网络广告占2.1%。在此之前,2015年、2016年、2017年三年间,映客直播业务所得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94.6%、99.8%、99.4%。

可见,即使映客近几年一直在探索新的变现方式,但还是更多拘泥于直播收入,营收结构并没有明显的改变。

以上种种背后,能看出映客上市之后面临的巨大压力。对其来说,目前发展较为平稳,但也急需要寻求新的变现方式,讲好接下来的增长故事。毕竟,秀场打赏模式较为单一,未来渺茫。

秀场直播模式之困:用户时间被抢占 付费用户数下降

映客是千播大战中生存下来,并率先上市的。但现在的映客却已经不再是高速成长期,高喊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口号的网红平台了。

差不多同期上市的直播平台中,虎牙估值470亿元,但映客上市时估值40多亿,不及前者十分之一。这或许也是秀场直播与游戏直播平台的差异体现。

市场上的娱乐化产品越火爆,秀场直播的焦灼就越显现。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秀场直播最大的问题在于“越来越依赖大R——就是付费很多的用户,而且付费用户在减少。”付费用户在减少的原因在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App,以及其他层出不穷的娱乐化App,抢占了用户时间。

在一位使用过映客的用户眼里,映客早在前年就显示出了颓势“用的人很少了,体验不太好,比方说在直播里唱歌,就连周杰伦那么火的歌手,也只有六七首歌。里面的歌很陈旧,已经很久没用过了。现在周围的人都在用抖音。”

其实,打赏付费的危机不仅仅出现在映客身上,上述用户表示,现在直播平台对打赏的抽成很高,导致一些非头部主播失去了兴趣。

对直播平台来说,一方面,打赏模式单一、可持续性弱;另一方面,头部主播屡屡触犯红线,导致平台面临品牌和经济的巨大损失。比如前几天被封禁的虎牙“莉哥”,是抖音非常头部的达人,粉丝超过5000万,网传她与虎牙的签约费高达2500万元;此前被封禁的陈一发,也是斗鱼签约的头部主播。

在直播这个大战场上,似乎谁都不太好过。日前,在参加活动时,映客CFO李劲还发言称,希望投资者对直播行业多点耐心和信心,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不过,即使投资者有耐心,用户和市场会有耐心吗?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