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把握主要矛盾 推动高质量发展

来源:艾瑞网    作者:yangkun      2018-11-16

导语:我们要把握中国经济,现在既要把握总的态势是稳中有进,同时还要把握住稳中有变。

艾瑞网 直播】2018首届粤港澳大湾区产业互联网峰会将乘势集结,于2018年11月16日在东莞万达文华酒店隆重举行。大会以“智无界·链万物”为主题,汇聚国内产业互联网巨头、智能科技领域的领军人物及政府相关领导,从智能创新、智慧商业等多角度探讨大湾区未来智能化建设及产业互联网发展空间。

以下是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发表题为“把握主要矛盾 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演讲实录。

姚景源.png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

中国经济今年以来总体态势是稳中有进。

所谓稳,第一经济增长速度是在合理的区间;第二物价基本稳定;第三就业形势良好;第四国际收支是趋于平衡。

所谓进,是说明我们的结构在进一步的优化,问题恐怕大家都清楚,中国经济今天以来我们面对的主要的挑战就是经济下行的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在增加。

我们要把握中国经济,现在既要把握总的态势是稳中有进,同时还要把握住稳中有变。

这个变,首先就是外部环境,由于中美贸易战是中国经济的外部增长环境,出现不确定性,而且风险是在加大。

我先简单的来阐述一下中美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从美国的贸易逆差讲起。美国贸易逆差去年5600亿美金当中,我们中国是占2758亿。从数据来看这个在美国逆差当中,跨度比较大,比重比较高。

首先要讲清楚的问题是为什么中美贸易之间存在这么大的逆差?

应当讲中美贸易之间,我们存在这么大的贸易逆差说到根本是两个国家的经济结构不一样,两个国家的发展阶段不一样造成的。

大家知道我们中国,特别是在东莞。我们回顾中国改革开放这40年,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中国的优势是什么,在过去就是人多,劳动力资源丰富,而这个劳动力便宜,而且还能够吃苦耐劳。

中国从改革开放开始,我们最适合发展的、走的路子就是用大量的劳动力,然后招商引资,加工贸易,一直干到世界工厂,这是我们的优势。

但是美国由于它内在的结构和发展阶段,导致美国它一个大的问题就是劳动力成本高。如果要算40年的账的话,美国劳动力成本是中国劳动力成本的20多倍,现在还是在十几倍。

所以两个国家之间就形成一个什么样的贸易格局呢?就是中国向美国出口大量的物美价廉的商品。

各位如果到美国,大家都会很清晰的看到,美国它是遍地中国制造。美国华尔街日报有一篇报道,从美国人基本生活开始,最基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中国制造。

比如说美国人早上起床刷牙,刷牙是中国制造,他洗澡毛巾是中国制造,他上班开车,汽车是美国制造,但是里面的收音机是中国制造,到办公室要喝一杯咖啡,喝咖啡的杯子是中国制造--就是说它已经离不开中国制造。

我曾经讲过一个例子。20年前我去到美国时,还在读中学的儿子当时特别崇拜美国的篮球明星,要求我给他买一个美国篮球,我说没问题,你等着。

我到美国商场之后,发现篮球上印了一行小字,写的是“中国制造”。我说那我不买,我跑这么远买中国制造干嘛。后来我换了一家商场,又找到篮球,拿出来看还是中国制造,我就和本地的售货员讲,拜托你给我找一个美国制造的篮球,后来人家告诉我没有,现在全是中国制造。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和售货员说,这样球我买了,请你把气打足。我带着这个打足气的篮球从美国坐飞机抱回来。回到家里我把球交给我的孩子并告诉他,这个球是中国制造,但是里面的气是美国的。这个例子就是说明,你想不买中国制造都难。

大家注意这样大量的物美价廉的商品进到美国市场,给美国带来了什么?拉低了美国物价中水平1到1.5个百分点。这是美国的研究,千万不要把美国的物价中水平拉低1到1.5,美国这么多的物价水平就没超过2%,所以你到美国,你说对什么感兴趣,就是物价便宜。

甚至我们在美国买中国制造比我们在中国买还便宜,我们向美国出口了大量的物美价廉的商品,使美国人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们获得美元之后在美国买东西现在问题出来了,美国他对中国实施贸易管制,我们在美国买东西总不能买我们有的,我们要买我们没有的,买我们需要的。我们需要什么呢?坦率的讲我们真需要高技术,但是恰恰美国的贸易管制制度不卖我们。

所以我们要买而不卖,这样不就形成贸易逆差了吗,这样大量的贸易息差恐怕在座的也有人知道,形成我国外汇储备,我们国家外汇储备我们最终怎么用,上万亿美金我们回过头来买了美国国债,意味着有再次支持美国的经济发展。

所以回过头来看中美两个国家过去的贸易,就是我们向美国出口大量的物美价廉的商品,而美国呢,这个使美国的物价中水平保持低位,美国人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们获得美元之后买东西然后他不卖,形成贸易逆差,我们用贸易储备其中相当的部分买了国债支持他的经济发展和建设。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得到两条,一条就业,还有一条我们也得到发展。所以应当讲过去中美两个国家之间贸易应该是双方都有利,但是要算西方的话,顺差或者说对美国来说是逆差,在我们中国这方面,但是利益还是在美国,那么显然美国历届总统都算的很清楚,但是到了特朗普这里,开始发难,我一直坚持认为中美贸易战其实背后它背后最本质的原因还不是一个逆差顺差,最本质的原因就是中国现在的发展。

大家知道我们现在总量世界第二,进出口贸易是世界第一,美国它担心世界老大的位置受到冲击,同志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想当年日本从一个战败国成为世界第二用了15年,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给美国讲,你要不服我可以把美国买下来。所以在那个时期美国也是担心他老大的位置,被日本冲击,所以他搞了广场协议,日本最后就范,日本此后还有20年的低迷。

所以这次中美贸易战我们再三强调我们不想打也不愿意打,贸易战也有双赢,肯定也会对我们带来损失,包括在东莞大家在这方面的感触就会更多一些。

那么我们回过头来也讲,我们有底线,底线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不能在发展上让步,回过头来我再讲贸易战,我觉得贸易战我调研的结果,对实际状况冲击和对大家心理状况的冲击,就心理状况会更大,所以我给你讲,基于中美贸易摩擦贸易战大家不要担忧,我们不是没牌我们手里有牌,我开玩笑讲打贸易战跟我们打牌是一样的,就是你手里有没有牌。

我举一个例子,大豆,中国的大豆是什么情况?去年产量1900万吨,去年进口9500万吨,把这两个数据摆在一起你就知道中国大豆主要靠进口,靠国际市场,那我们在进口大豆当中我们有1/3是源于美国的,进口美国的大豆占美国的产量62%,我们现在给它加税让美国的大豆进不到中国市场。

这不是小事,在今年8月份的时候,我在北京我见到美国大豆协会会长,他来中国一脸愁容,美国的大豆和中国的大豆是一样的,然后9月份收卖到第二年7月份,担心美国的62%的大豆原来靠中国市场,现在怎么办,当然打贸易战很重要的一个是要考虑有没有可替换的产品,我们每年要进口几千万吨,我们总需要进口,那么买谁的,就是买南美、巴西,恐怕大家知道南美恨不得中美贸易摩擦在加大。

还有一点我给大家说,为什么大家不要去担忧呢,现在可以不保密了,我告诉大家,早在今年初,中央就下文件要求我们东北三省,黑龙江、吉林和内蒙,扩大大豆种植面积,而且当时明确的讲,扩大大豆的种植面积,中央保证农民增收,然后我们给予补贴,这样在今年春天播种的时候我们吉林、黑龙江、内蒙,我们三个省就扩大了大豆的种植面积2300万亩,也不是小事,所以应当上我们不是没有牌,我们是有牌,不是没有准备我们是有准备。

当然,我们还是希望贸易战别打,因为对双方都不好,现在要讲贸易战问题,更多大家要关注10月1号,我们总书记和特朗普通电话,虽然很短的一段新闻,我是讲你不要小看,两位元首通电话,按照常识告诉我们,凡是到元首彼此通电话的时候,下面有很多的事情都做好了,所以我对中美贸易战我们双方能够找出一个共同能够接受的状态,我还是蛮有信心,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完全可以预测,明年我们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应当说会有所优化,当然起码不会恶化。

当然了,特朗普这个特点,上台的时候我就讲过,特点就是不靠谱,也可能是一些不确定性,所以在这种状况下最重要是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办好,怎么办好呢?重要的就是要推动中国经济由过去的高速度增长转到高质量发展,大家知道中国经济过去我们的特点是高速度,那么这个高速度现在我们应当客观的展示,我们过去那种支撑高速度增长的要素,已经不再存在,或者是不可持续。

大家知道过去支持中国经济高速度增长我们靠什么呢?第一靠大量的资本投入,第二靠大量的资源投入,第三靠大量的劳动力投入,三个大量的投入,潜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都开始显现。

我们现在第一位的风险还是系统性金融风险,我们的问题就是高能耗、高物耗、高污染。作为劳动力问题,特别是在中国大家深有体会,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我们国家人口状况是什么状况,我们80后,生了2.28亿孩子,我们1983年搞独生子女政策,到90后降到1.74亿,到00后只生了1.47亿,这三年我们孩子减少1个亿,16岁到60岁。

中国的劳动力去年比前年减少378万,反映到经济上就是大家都会深感我们这几年劳动力成本急剧上涨,显然中国经济再也不能靠大水漫灌,释放货币,不能靠高能耗、高物耗也靠不住。

所以我们果断的把它转到高质量发展,什么是高质量发展?

说到根本高质量发展就是以创新为根本的驱动力的发展,创新技术进步,总书记春季到广州讲发展是第一要务,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讲到创新我是讲你离不开我们今天互联网峰会,经济学划分历史时代,人类历史时代的经济划分,不是以生产什么或者生产多少会划分,是以你生产什么样的生产工具来划分。

所以我们来看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蒸汽时代、电时代我们现在进入互联网时代,所以经济上时代的发展是以是用什么样的生产工具来发展。

讲到互联网,我是讲子什么叫数,这个数学的数,2000多年前,古希腊的思想家,柏拉图和格拉斯他们当时就讲一个概念万物结束,讲的这个数,是上帝知道数和数的规律是上帝为我们人类创造的,我们人类不断的去发现它,物理化学可以有发明,但是数学没有发明只有发现,我是讲有人开玩笑说,说马云是外星人,我给马云当面也说,我认为马云是我们中国人当中离上帝创造的数和数的规律最近的人。

我们现在我是讲我们对这个数,对它的理解,对它的把握对它的应用我们远远不及,我们有了不得的移动空间,在这样的情况下在新的历史阶段我们紧紧围绕互联网,围绕这个数,我觉得当你真正从思维方式上确认为万物结束的时候,我觉得无论是我们东莞也好,还是我们整个中国经济也好,我们都会有一个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谢谢各位,谢谢大家。

(本文为艾瑞网独家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