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创投界大佬发声:今年是中国VC/PE泡沫破碎的开始,明年人民币投资或断崖式下降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张国锋      2018-12-11

导语:在很多人看来,2018年无疑是难熬的一年。根据清科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国内VC/PE行业募资数据下降了57%,且今年前11个月,中国企业A股IPO数量仅有100家,不到去年的四分之一。

2018年对于VC/PE行业的从业人员而言,绝对是印象深刻、变化多端的一年。

在很多人看来,2018年无疑是难熬的一年。根据清科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国内VC/PE行业募资数据下降了57%,且今年前11个月,中国企业A股IPO数量仅有100家,不到去年的四分之一。

“2018年中国VC/PE泡沫破碎的开始,今后五年,很可能会看到很多VC基金出事。”在日前举行的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的表态代表了诸多业界大咖的观点。在他们看来,2018年是创投行业压力极大的一年,这股压力的直接表现,或许是明年人民币基金投资的大滑坡。

2018年是VC/PE回归理性的一年

一边正在经历暴风雪,一边则是阳光晴好,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显然在过去这一年经历着两极化的境地。

“目前蓝驰创投管理两个币种的基金,有美元和人民币,总规模超过了100亿,主要关注早期阶段,从2018年的情况来看可以说是两极化。”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陈维广以自家机构的情况来说明。他直言,蓝驰创投在美元端的募资很顺利,背后的LP相对来说也比较长期。加上趣店等项目在境外上市,还有系列中概股回国内上市的项目,近两年蓝驰创投的美元基金在退出环节非常顺利。

反观人民币基金,虽然蓝驰创投很幸运地募到了新一期人民币基金,但整个过往比以往延长了很多。另外,用人民币基金投资的科技类项目,在A股市场上也面临着退出的挑战。

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罗茁表示,尽管清控银杏近两年没有募资安排,暂时没有感受到市场的压力,但是自从资管新规出台后,他明显感觉到了行业整体都存在压力。

“从清控银杏自己的情况来看,在退出端,今年A股IPO速度放慢,确实对清控银杏有影响,一些项目在年内没有发出来。但在投资上,今年是清控银杏历史上投得最多的一年,金额超过了10亿人民币,投了30多个项目。”罗茁说。

作为国内VC/PE行业的龙头老大,深创投的一举一动格外引人注目。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倪泽望认为,2018年是创投行业变化极大的一年,也可以说是资本市场的大变局,这一年给从事创投行业的人们带来的教育应该是最多的。深创投目前管理的基金有103支,管理规模达到2900亿,遇到了各种各样的LP,有的LP在今年的经济环境下公司经营出现了问题,有的LP爆仓了,这都反映出今年资本市场背后发生的巨大变化。

虽然今年资本市场相对比较低迷,但相信随着科创板的推出,明年资本市场会有很好的机会。倪泽望认为,一级市场的估值还没有调整到位,一些好的项目价格还是很高,这还是投资不理性的一个表现。所以,他希望所有机构都把价值投资贯彻到底,希望市场能够回归价值投资、理性投资。

阎焱直接点出了2018年国内VC/PE最深刻的变化。他指出,过去人民币基金主要的赚钱模式,是先找到一个准上市公司,再找关系进去,之后上市,翻了几十倍。但从2018年开始,这样的赚钱机会越来越少了,这就逼着VC/PE机构去寻找一些真正有未来、有好技术和好的商业模式的公司,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

“2018年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可以说是中国VC/PE泡沫破碎的开始。今后的五年,你们很可能会看到很多的VC基金出事。”阎焱进一步解释说,因为美元基金大概是5年投资期、5年回收期、GP可以延长两年,一共12年的时间。而中国的人民币基金绝大部分是五年投资、两年回收,甚至还有三年投资、两年回收的,总共基金生命才五年,这个基金怎么能去投一个早期的项目?“所以今后的五年,你会看到大量的基金会出事,会闹事,从闹事上法庭,到泡沫破裂,一定会很多,然后才会回归理性。”阎焱说。

“去年A股IPO数量有400家,今年只有100家,降到了四分之一,对人民币基金而言是一个很剧烈的变化。相反的是,港股和美股IPO数量比去年有大幅提升,所以每家机构的感受可能不太一样。从募资来看,美元基金还在正常的增长,人民币基金确实断崖式地下降。”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总裁肖冰说。

投资方面,肖冰说,目前业界的投资人也比较迷茫,因为二级市场不好,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投什么、什么价格投,都不太清楚。所以说2018年也是比较迷茫的一年。但肖冰认为,今年是回归理性和正常的一年。

对科创板的未来既有期盼也有担忧

肖冰说,现在反思,以前人民币基金的好日子可能是不太正常的,GP数量超过2万家,个人LP数量很多。但个人LP或者短线LP是非常不成熟的投资人,他们盯着二级市场投一级市场,导致人民币基金募资波动比较大,一旦二级市场不好,一级市场就不好了。

肖冰认为,个人投资人会逐渐退出这个市场,以后变成机构投资人为主。今年人民币募资大概下降70%,这么大幅度的变化也是不正常的,相信未来不会出现这么剧烈的变化。

他还指出,今年人民币基金募资不顺利,会导致明年的人民币投资出现断崖式地下降,创业者要做好心理准备。“今年的投资额没有出现断崖式地下降,是因为之前的募资的钱还有,机构在用存量的资金在投资,而今年募资下降后,明年人民币的投资应该非常不乐观。”

从另一个角度看,肖冰也指出,市场在洗牌,头部效应很明显,一线机构的募资好像没受什么影响,反而是越募越大,他估计明年的投资会集中在头部机构。

“达晨财智今年募资创下新高,投资也不错,跟去年相比有比较稳定的增长,但是退出成绩不好,因为主要在A股退出,受到的影响比较大。”对此,肖冰寄望于明年的科创板,但他也指出,科创板目前还是一个不确定的事情。他希望科创板带来利好,同时也希望传统的中小板和创业板不会因为科创板的出现而受到压制。“我认为,IPO也要走市场化,减少行政管制,不要人为去控制IPO的数量和速度,要更进一步市场化。”

科创板显然成为当下创投圈内最大的期望。“对于2019年,我还是比较期待的,因为有科创板,我希望这会给创投圈带来更多利好。”陈维广如是说。

同创伟业创始合伙人、董事长郑伟鹤表示,今年二级市场,尤其是中小板和创业板下降了30%,A股市场整体下降了25%,一二级市场基本接轨。大概70%在香港上市的企业跌破了发行价,甚至PE都变成了韭菜。郑伟鹤觉得,从某种意义上,2018年是PE投资上半场的结束,尤其是人民币基金过去简单的Pre-IPO套利模式结束,对美元基金也是这样。

在他看来,2018年的政策出现了比较大的摇摆。今年上半年都在提独角兽,下半年变成了科创板,这个转变标志着中国创业投资跟国际接轨,香港今年已经完成了创新板制度的改革,中国可能明年在上海会走这一步。有意思的是,科创板提出了试点注册制的概念,而且是上交所审核,明年可能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认为,科创板明年年中能够推出来,有50家左右上市。目前科创板还是在讨论阶段,它跟VC/PE的投资,尤其商业模式和盈利要求接轨越来越靠近。从某种意义上讲,VC/PE甚至可以去科创板里面找投资标的。”郑伟鹤对科创板提出如此期盼。

但也有业内大咖对科创板的未来表示“不确定”。肖冰认为,在整个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的设计还没有变的情况下,科创板的单兵突进难度挺大的。“以前在那么严格的审核和监管情况下,还有那么多欺诈上市、造假上市的事情,真正实行注册制,可能会出现更多的事。目前中国还是一个散户为主的市场,不是机构投资人主导的市场,科创板一波动,这么多散户会否受影响?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单靠一个科创板来解决这些制度性的问题,难度还是蛮大的。”

肖冰还直言,自己比较担心科创板最后沦为跟创业板同质化竞争,或者变成新三板,希望不要出现这两种可能性。

罗茁则表示,科创板最大的变化是试点注册制,证监会跟交易所、运动员和裁判员是分开的,这是一个最大的变化。但是一开始坊间的各种传闻,觉得门槛能够降低,这就是跟创业板同质化竞争的问题。“我不知道未来上交所这些‘主考官’怎么区分这个事情,不过我对科创板充满了期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