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被时代抛弃的他们,只有流血上市一条路?

来源:锌刻度    作者:李觐麟      2018-12-20

导语:这是创业的时代,上市敲钟的那一幕几乎是每一位创业者的梦想,也是他们给员工画出的美梦。然而,在上市的背后,或许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如表面光鲜。

这是创业的时代,上市敲钟的那一幕几乎是每一位创业者的梦想,也是他们给员工画出的美梦。然而,在上市的背后,或许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如表面光鲜。

正如蘑菇街、宝宝树、映客一样,流血上市的互联网企业不在少数。他们的业务模式在时代发展的过程中逐渐落后,走上上市这一步,其实只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持续亏损的“第一股”

“港股娱乐直播第一股”映客在7月12日正式,相比同样以直播业务为主的虎牙直播拥有高达90倍市盈率,映客的市盈率却不到10倍。

从映客发布的招股书来看,其2018年第一季度平均月活用户数为2525.4万人,环比增长0.30%,同比增长14.15%;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72.9万人,环比增长11.80%,同比下降59.89%;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92.5万人,环比下降38.60%,同比下降74.93%。

另一方面,与同类平台相比,映客的估值很低,最高估值为88亿人民币,仅为陌陌市值的14%~17.5%,虎牙市值的21%。映客的发行股价为每股3.85~5港币,曾有人预估其最多能募集14亿人民币。

“母婴类社区平台第一股”宝宝树的招股书也并不漂亮。2015年至2017年,宝宝树年度亏损分别为2.86亿元、9.35亿元、9.11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43.2%、-183.3%、-124.9%。三年来累计亏损额高达21.31亿元,宝宝树认为这是基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的调整以及公司尚处于变现探索阶段。

但总的来说,宝宝树成立11年,尽管背后拥有阿里、复星集团、好未来等企业站台,却始终没有改变单一的盈利结构和不断扩大的亏损状态。

刚上市半个月的蘑菇街也不例外,在截至2017年3月31日和2018年3月31日的两个财年内,蘑菇街的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4.761亿元和人民币4.202亿元。同时,2018年,蘑菇街的营销服务收入为4.766亿元,相较于2017年财年的7.403亿元,同比下降35.6%。

上市之后的短短两周时间里,也出现了因股权稀释而产生的人员动荡。蘑菇街总共发行了475万股美国存托股票,每股14美元,老员工购买的期权缩水25倍,因此引发了不满。号称“时尚第一股”的蘑菇街被大家笑称这是抓住最后的机会上市,给投资人一个交代了。

被时代抛弃的商业模式

映客、宝宝树、蘑菇街三者都是所属领域的先行者,尤其是宝宝树,创办时间已经超过了11年。不论是从用户数量还是市场认可度都曾取得过不错的成绩,但是随着互联网行业的日新月异,他们落后的商业模式和没有盈利突破点的业务结构,都导致了最后走到边缘的结局。

映客:单薄业务将其边缘化

映客在2015年上线,在2016年迎来了巅峰,随后便急转直下。

一开始映客主打“素人直播”,遭遇王思聪投资的“17”,发展受阻。但随着“17”因涉黄被下架,映客迅速吸收用户,达到百万规模。随后,映客引入明星红人,也在央视奥运频道、电影院、户外LCD等地方大量投放广告,打造了“全民直播”的现象。

但内容同质化,导致映客难以留住流量。有用户评价映客“打开APP,看十个主播,可能他们的方式都是聊天,聊天的内容无非是些无趣的家长里短。他们的妆容一样,说话的方式一样,甚至连缠绕耳机的方式都一样。”

如此一来,映客的流量逐渐流失。2017年第一季度,映客的每月付费用户数量较2016年第四季度拦腰截断至182.4万,随后在第三季度下滑至61万。同一时间,YY直播正奋起直追,陌陌也开始将直播作为重点发展领域,花椒直播、一直播、熊猫TV等直播APP将市场瓜分殆尽。

不过,真正将映客边缘化的因素是其单薄的业务。从2015年到2017年,映客直播业务所得收益分别占收益总额94.6%、99.8%及99.4%。在直播行业仍是风口的时代,映客能够飞起来,但红利期一过,映客的发展瓶颈便显现出来。

同样时代下,陌陌拥有社交元素,YY和虎牙拥有发展火热的游戏因素,因此月活用户和市场份额不断增加,而映客单一的业务和同质化的内容造成后续乏力,各项数据严重下滑。

不过映客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映客总营收为22.8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7.9%;映客二季度月活平均用户为2638万,同比增长30%。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映客已拥有超过25亿人民币的现金。因此可以看出,上市对于映客来说带来的利好因素更多。

TFBOYS曾在映客上直播 带来大量流量

宝宝树:依赖传统广告业务 难变现

2007年成立的宝宝树,在母婴领域算得上是资历最老的互联网企业。模式经历过不少变革,从最早的母婴社区、工具式平台、到如今面向年轻家庭生活的一站式综合服务平台。但对于宝宝树来说,变现却一直是一个难题。

数据显示,宝宝树的注册用户达到1600万,月独立访问用户数量已达5500万,家庭日记上传量达到2000万并以每天1万篇增长,累积存储达到2.2亿,每天都有近20万条育儿问题与互动解答。

但面对如此庞大的母婴市场,宝宝树却并没有挖掘出潜能。2017年,宝宝树广告及电商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高达96.6%,知识付费占比从2016年的0.3%增至2017年的3.4%。所以,宝宝树的主要收入依旧依靠广告,这样过分依赖传统的广告业务,显然不符合互联网企业或者说电商平台的长久发展。

宝宝树的困境还体现在同行带来的压力上,母婴领域有不少互联网公司。一部分是天猫、京东等巨头的进入,另一方面是在育儿社区、母婴电商平台、知识付费平台、媒体宣传等细分领域的垂直平台,他们在营收模式上都实现了多元化。

同时,引入妇产专家、国内外母婴品牌、不断扩展海内外市场等,都是能够维持发展的方式。但宝宝树却没有用多元化的手段来加强用户粘性、将流量变现。尽管功能丰富,也几乎是新手父母的首选社区交流平台,但鲜明的定位也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平台的变现能力。

蘑菇街:半路杀出个小红书

蘑菇街的前身其实是现在所谓的“淘宝客”,当时的网站叫做“卷豆网”,网站业务用社区为电商赋能、变现。由于转化率不足,最终卷豆网不了了之。但创始人陈琪坚信这套模式能够成功,于是自己打造导购社区,提升转化率,才诞生了蘑菇街。

上线一年后,凭借新颖的模式,2012年达到了每天5000万的浏览量,2013年用户数突破2亿,转化率也达到了6%到8%。这也是社区导购网站辉煌的时代,他们一起为淘宝贡献了大量流量。

是什么导致了蘑菇街的下行呢?淘宝网封杀导购网站,多做异业合作,少做同业合作。于是为首的蘑菇街、美丽说便遭到了大幅打击。随后蘑菇街上线优店,蘑菇街导购网站转型为垂直电商平台,又与美丽说合并。

转型的阵痛与迷茫,合并后的资源重组与公司融合,太多的问题阻挡在蘑菇街前进的路上。同时在这个时间节点,小红书抓准机遇,迅速成长起来。等到蘑菇街回过头来继续深耕社区电商这条路,却发现已经丧失前排位置了。

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

互联网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巨头助力

映客、宝宝树、蘑菇街三者虽处不同领域,但如今都已顺利上市。都曾经历过巅峰与低潮,他们如今的困境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互联网企业的步履维艰。

对于互联网创业公司来说,如何生存下去就是一个难题。互联网行业的变化日新月异,稍不留神就容易被甩在后面。这三家企业的发展过程中,无疑多次面临生存的难题。而如今走上上市之路,纵使问题接踵而至,但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不过他们上市之路中,我们能够看到,映客与蘑菇街背后有腾讯,宝宝树背后有阿里巴巴。互联网巨头的资本和资源,或许是能够救他们于水火之中的一方良药。但转头想想,互联网企业的发展是否最终都离不开头部企业的助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