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外媒:曾经风光无限的ofo如今为何溃不成军?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汤姆 编译       2018-12-24

导语:近期,因为押金难退,ofo遭遇严重“挤兑”,官方紧急出台新的退押金政策,一律App线上申请并排队,而排队人数不断激增,截至目前已经达到了1200万人之多。本周,大批愤怒的顾客聚集在ofo的北京总部外要求退款,该公司创始人戴威则因未能偿还债务而被列入政府“老赖”名单。

据国外媒体报道称,不久前,现金流充裕的中国单车共享出行明星企业ofo还被外界誉为是“改变游戏规则的科技初创公司”。但如今,该公司已经处于生死的边缘。

阿里巴巴等知名投资方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加码下,ofo成功开创了近年来席卷中国城市的无桩单车共享文化。这些单车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应用在任何地方上锁和解锁,这意味着用户不必将它们送回指定的站点。

在此期间,ofo势如破竹的击退了几十个竞争对手。但现在,它自己似乎也可能成为这个残酷行业的最新牺牲品。

近期,因为押金难退,ofo遭遇严重“挤兑”,官方紧急出台新的退押金政策,一律App线上申请并排队,而排队人数不断激增,截至目前已经达到了1200万人之多。本周,大批愤怒的顾客聚集在ofo的北京总部外要求退款,该公司创始人戴威则因未能偿还债务而被列入政府“老赖”名单。

对此,北京大学教授、私人股本投资者杰弗里-陶森(Jeffrey Towson,)表示:“在即将获得成功的时候,他们(ofo)突然遭遇了滑铁卢。”

那么,ofo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以为继

最近几年来,中国的共享单车初创企业一直急于在全国各地和海外市场推出服务。但混乱的急速扩张导致了一连串企业的破产和大量单车被扣押。

有消息称,单单在上海黄浦区车辆停放管理公司路停车场,就有大约三四千辆共享单车被扣押在此。这些单车整齐停放,一眼看不到头。

不过,ofo在那一次的行业地震中幸存了下来,但自此之后的发展势头也大不如前。

分析师认为,无桩共享单车最早在2015年推出时是一项非常出色的独立服务。但现在来看,ofo等公司与其他交通平台展开合作似乎会更有意义。

汽车行业咨询公司Sino Auto Insights董事总经理Tu Le(音)表示:“如今,人们希望能够使用一个应用呼叫电动滑板车、单车或者汽车出行,这才是人们真正的需求所在。“

与此同时,ofo的一众竞争对手已经开始主动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

比如,ofo的最大竞争对手摩拜单车于今年4月被美团点评全资收购。哈罗单车(Hellobike)则与数字支付巨头蚂蚁金服联手,后者多次投资、入股哈罗单车。目前,美团和蚂蚁金服都通过旗下应用程序提供广泛的服务,且各自都拥有数千万用户群。

外界分析认为,这样的合作让ofo的竞争对手得以接触到更广泛的用户群体,也让他们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多种类的服务,包括打车和送餐服务。

独自为战

曾有消息指出,ofo将被公司投资方之一的滴滴出行收购,但这一消息自始至终都仅仅停留在传闻阶段(最近还有消息称,滴滴曾准备今年8月以20亿美元的估值买入5亿美元的ofo公司F类股票)。

反而,滴滴出行却在今年早些时候出手收购了另一家自行车共享公司小蓝单车Bluegogo。

陶森指出:“当滴滴突然收购Bluegogo,并推出自己的共享单车服务时,这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就像你妻子告诉你她又开始约会了一样。”

今年7月,ofo还遭受了另一次重大打击,竞争对手摩拜单车宣布用户不再需要为其服务支付押金,哈罗单车也很快效仿这一做法。

不过,在没有一个钱袋子丰腴合作伙伴的前提下,ofo无法采取相同的做法。此前,由于快速的全球扩张步伐,ofo现金流已经开始吃紧,投资者的热情也开始逐渐褪去,甚至连供应商都开始要求支付货款。

市场研究公司IDC分析师Xue Yu(音)表示,这家初创企业在维修受损单车方面也存在很大问题,这使得其用户很难找到可用的自行车,并促使他们转向竞争对手平台。

Xue Yu指出,ofo现在正“遭遇着最严重的消费者信任危机”。

创始人谈破产迷局

ofo创始人戴伟在当地时间周三给员工的信中表示,由于公司面临财政危机,自己“甚至考虑解散公司并申请破产,这样员工就不必继续承受这样的巨大压力”。

“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近半年来,来自现金流和媒体的压力,让我们力不从心,尤其是公司全力寻找融资而无果后,我无数次想过把运营资金全砍掉,用来退还部分用户押金和供应商欠款,甚至是解散公司、申请破产,这样大家就不用继续承担这么大的压力了。”戴威在内部全员信这样写道。

一位ofo发言人证实了这一内容的真实性,但拒绝发表进一步置评。

由于未能及时付清款项,戴威还被列入了“老赖”名单,这意味着他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和在高端办公楼租用空间等。

ofo表示,公司将退还押金,并要求用户耐心等待。根据其应用显示,有超过1230万人目前正在等待退款,金额从99元到199元不等。

大批愤怒的顾客聚集在ofo的北京总部外要求退款

此外,有不少ofo用户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声音,表示他们怀疑自己是否会得到退款。

而且,公众的强烈抗议已经引起了政府的回应。交通部发言人吴春根周五敦促ofo减少支出,以确保其能够偿还用户押金,并加快退款过程。但吴春根也同时呼吁,请人们对ofo多一点支持。

“让我们变得更加宽容,为新事物的尝试和错误留有余地。这样,我们才可以帮助创造一个鼓励创新和发展的环境。”

现年37岁的ofo客户张辛苑(ZhangXinyuan,音译)上周五站在ofo公司总部外面,他也希望能够取回自己的押金。

但他表示,如果没有办法取回押金,自己仍然会觉得这些钱花的很值。

“我似乎见证了ofo一步步走入困境。或许,这种小黄车(该公司在中国的昵称)只是一时的时尚潮流而已。”张辛苑说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