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徐明星:区块链系统要考虑整体性能,不能只强调某一方面的优势

来源:连州网    作者:      2018-10-29

导语:中欧的龚焱老师曾说,每一个新经济现象,背后往往经历了很长时间的酝酿。制设计理论是构建区块链经济学的基础,某种程度上,

中欧的龚焱老师曾说,每一个新经济现象,背后往往经历了很长时间的酝酿。制设计理论是构建区块链经济学的基础,某种程度上,为区块链领域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石。

他认为,谈论区块链,不能忽略的是Gartner曲线。也有人将Gartner曲线直接叫做炒作周期,是指新技术、新概念在媒体上曝光度随时间的变化曲线。

(Gartner曲线诞生于硅谷,是指经过新闻媒体和学术会议的大肆宣传之后,新技术趋势一下子跌到了谷底,而最初依靠这个新技术发展起来的创业公司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

龚焱表示,从Gartner曲线来看,区块链行业正在进入所谓的“幻灭的低谷期”,过度的预期全部被商业现实打破,所有泡沫都被抹去。人们与之前相比冷静不少,开始反思问题,从实际出发考虑技术的价值。

确实,区块链随着比特币的价值增长被推到了风口浪尖,通过炒币就能实现财富自由,带上区块链的帽子就可以乘上去未来的快捷列车。这样的泡沫终于在持续一年之后,被冷淡的熊市和严酷的监管打破了。

在区块链专家徐明星看来:目前区块链发展可能会存在的一些问题。而且解决了一个问题,还会带来更多的关键问题,这个问题在科学研究里是非常典型的。

徐明星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原因,是因为区块链系统要考虑整体性能,不能只强调它某一个方面的优势。

举一个例子,超导是20世纪一个伟大的发现,也是20世纪很多科学家终身的悲剧。我的导师和他的太太,两个人头发都白了,跟几十年前研究成绩差不多,他是实现了第一代的超导,也就是低温超导,只能在零下两百六七十度的温度才能实现超导,但是它非常稀有,超导在高温下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人类就绝望了。

到了20世纪70年代,因为没办法工业化,这些科学家绝望以后,还有一部分顽固分子,他们把地球上所有的材料都研究光了,最后他们把眼光投向了陶瓷——最好的绝缘体,结果在陶瓷里发现了一些超导材料,在零下两百度实现超导,需要液氮就行了,成本是很低的,24小时运行一个液氮的系统是没有问题的,全世界又沸腾了。

但是还是没办法用,高超导是高磁,这种材料没有可塑性,全是硬梆梆的,没办法做导线,高温超导的物理学机制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我举这个例子是说不因为你实现了超导就能真正工业化和应用,它解决了一个问题,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它能实现在液氮的温度之下做超导,但是它的材料是陶瓷的,有可塑性,需要的温度更低。

所以工业化需要考虑的是系统的整体性,区块链系统要考虑整体性能,不能只强调它某一个方面的优势。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