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铂诺简毅:ESG基金占比不足1%,未来如何做长期对的事情?

来源:网络    作者:      2019-01-11

导语:“影响投资者的投资理念很难,靠什么影响?一定是文化。中国五千年有很多公司愿景与价值观,

“影响投资者的投资理念很难,靠什么影响?一定是文化。中国五千年有很多公司愿景与价值观,但是走到今天,最后剩下的就是几个字,即善、仁、勇、智、信”,铂诺董事长简毅于1月9日在京举行的“2019《财经》可持续发展金融峰会暨第三届长青奖典礼”上说,“现在应该探讨怎样用金融的手段或者机制,让所有参与人都愿意为长期对的事情埋下种子,浇水和松土”。

  ▲铂诺董事长简毅

  本次峰会由《财经》杂志携手专业机构,汇同业界、学界和政界专家,聚焦ESG投资、绿色金融、普惠金融、社会价值投资等趋势发展。

  简毅在高峰论坛“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和路径:绿色金融/普惠金融/金融科技”环节发言称,“长青”是相对奢侈的东西,当资管公司还处在发展阶段的时候,其实很难生存。简毅表示自己对“长青”二字的理解就是建立正行、正念、正知,以及接下来要探讨有什么样的一个正行与正果。

  简毅认为, 在推动四十年改革开放的节点,要去攻克那些能够突破的难题,抛开短期个人投资风险偏好与原有的束缚,一起在当前情况下把中国改革继续往下深入,这是金融系统目前最为重要的社会责任。

  以下为简毅发言实录:

  主持人:我们认为在当前一个时间点谈绿色金融的方向和理论,已经基本形成共识,现在我们讨论的是各企业具体怎么干的生态路径问题。首先请简总用一两分钟时间简单介绍自己以及与绿色金融的关系。

  简毅:我是简毅,现在市场的情况类似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早期阶段,我们认为接下来整个行业将迎来超高速发展周期。2015年我们创立了一家AI驱动的金融科技公司——铂诺。在铂诺下面有三家独立子公司。

  第一是财富管理,对于公募基金而言,投资者教育更多是对普通大众的教育,但对于中国高净资产人群,我们认为这块依然还有很大余地可做,比如他们的资产配置状况怎么转变为更长期、可持续的配置、比如募集的资金如何为实体经济、为社会做出更大贡献。

  第二,我们做了铂诺商学,我们对它的定义为“民营企业资本大学”,依然是为中国的超高资产人群提供智力服务,聚焦资本市场,打造高端商学。

  第三是铂诺的重点布局领域,即铂诺智投。目前从行业里面来看,平安资本率先提出了智能量化,这个领域国内已经有二三十年的大量相关积累。我们铂诺智投关注的是智能投研,中国市场目前基本空白。我们希望打造一个AI驱动的资管公司,而且,投入应用后,我们发现铂诺智投旗下的产品——Arno人工智能云策略系统接入基金后,基金的净值表现不错。所以说接下来在金融科技或者智能量化、智能投顾迎接中国资本市场增长主声浪过程当中,铂诺不会缺席。

  ▲《财经》杂志社社长戴小京

  主持人:我们之前推动金融科技的发展过程中,看到金融科技带来巨大机会,站在自己的出发点,具体谈一谈有哪些落地与路径,未来可以持续做的方向是什么?

  简毅:其实我是一个买方身份,我做过二级市场买方,也做过天使投资,现在自己做企业。可能没有一个资产管理人可以很骄傲地说我管理的是长青基金,长青是相对奢侈的东西,当一个企业早期成长期,当资管公司还处在发展阶段的时候,它其实很难。我对“长青”二字的理解就是建立正行、正念、正知,以及接下来要探讨有什么样的一个正行与正果。

  我自己原来也做投资,投中概股比较多,为什么互金过去一段时间会出现一些问题?我觉得还是底层逻辑的问题。最早叫互联网金融,我觉得其底层的逻辑是互联网思维,唯快不破,它要的就是增速,但如果在金融这个行业里,内生的机制、文化与互联网背后的无论是资本还是企业内生的文化,两者之间有较大冲突,那么当互联网渗透到金融领域,其实就出现了过去三年间的一些情况。当然也有中国金融在需求层面,包括财富端、资产端方面的一些问题。

  所以,从我的角度去看这个事情,到现在为止ESG基金,在一级市场能够自认为是长青基金的很少,规模不到1%,而且在一级市场长青基本上都是超大基金,二级市场规模更小。

  最新的数据能够代表长青理念或者绿色理念还只是萌芽阶段。二级市场基金只占5.4%,占指数的比例只有4%,我们怎么用资本、金融方式做一些长期对的事情?现在应该探讨怎样用金融的手段或者机制,让所有参与人都愿意为长期对的事情埋下种子,浇水和松土,这是我们今天论坛应该讨论的问题,也是我们今天所有人坐在这个地方的正行、正念,以及我们去做什么样的一些正行会得到我们期待的正果?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即使是绿色跟长青也要有中国独特的定义。当今中国最大的社会责任是什么?无论是所有的参与者、专家、资管人,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这样的基础之上,我们所有人最关心、最需要突破的是什么是社会责任以及承担什么样的社会责任?我认为目前的试点,长远来讲就是绿色金融长期要做的对的事情。

  但是在推动四十年改革开放的节点,要去攻关那些能够突破的难题,抛开短期个人投资风险偏好,突破原有的束缚,一起在当前情况下把中国改革继续往下深入,我认为这是目前金融系统最重要的社会责任。

  国企改革提了很多年,我们2015年都提国企改革,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很多国企改革公司,二级市场资金基本不伦不类,但是你没有办法创造机制,提供这样的土壤,让政府、国企能够具有国企改革的可能。你只是看到阻力很大,难度很大,到最后拿着几万亿资金,你本来想要提供社会的定价、评价与机制,到最后全部变成了去规避所有的风险。我觉得在这个时候,这样一个试点与投资逻辑框架的突破,是当下所有手握管着亿万、千亿的资管人最重要的体现社会责任的检验石。

  主持人:站全球视角看,欧洲的经济很一般,但是欧洲对于绿色发展非常的积极,而美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却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那么,站在中国角度,我们扮演最符合实际、最有预见性的角色应该是什么?

  简毅:如果放在资产管理公司角度来讲,资产管理公司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能力,除了投资能力,前端经营信任能力是资产管理公司能够扩大的原因。你可以跟你的客户建立更长时间的正念、正行、正知,这也是接下来对整个资管行业提出的高要求。这个要求其实也决定了业内一些机构规模很大的原因。中国现在是千分之四,之前市场更小,市场潜力非常大,微观上我们在服务客户当中,很多时候也更愿意有更多的社会价值体现,而不是简简单单看收益率。客户愿意把钱交给你,并且希望你能够把基于大家形成的正念、正知修出正行,目前已经可以看到这样的趋势。

  主持人:作为投资人来讲,刚才我们讲了很多,那你现在有没有投跟绿色金融相关的债券或者股权,您认为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吸引您这样的资产管理人布局这个行业?

  简毅:我们现在有投,但是比例不大,但超过了行业平均数。影响投资者的投资理念很难,靠什么影响?一定是文化。在中国五千年下来有很多组织、公司有很多愿景与价值观,但是走到今天,中国最后剩下的就是几个字,我们把它抽象成五个字。

  第一个是善,我是一个特别相信心善福来的人,没有那么多机制的定量分析、收益率。当你看到财富或贫穷时,这个时候你不会考虑一个点还是两个点,所以这是怎么传播善的问题。

  第二个是仁,即怎么利他。这也是中国五千年最好的积淀。中国有五千年流传下来的东西,这是五千年所有人内心深达成的共识,靠什么去影响别人,以及怎么去唤醒这个共识?

  第三个是勇,当你说债务的问题,在这个时候我们有没有勇气不做传统的金融,与传统的90%以上人只愿意做阻力最小的右侧相背离?我们在这个市场有没有做左侧,敢于去承担风险的人?

  第四个是智,金融行业的人每个月,每个季度,每年都要有产品创新,我们充分表现了思维的敏捷度,从业者都很聪明。但其实这个行业可能缺少的是智慧,我们怎么用更好的方式去做好金融,去回报投资人,回报社会?

  第五个是信,就是我们常说的一句话:金融的本质是经营信任的能力。

  善、仁、勇、智、信,这五个字其实也是我们公司与客户、员工形成的一个共同的价值理念。

  我们是一个尚在创业时期的资产管理公司,但为什么我们要采用一个如此传统的企业文化?这或许就像阿里巴巴的“六脉神剑”一样,我们愿意从最底层的几千年前中国人达成共识的地方,找到今天所有人共同建立信任的基础,从而能让资管行业基业长青。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