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大白兔冰淇淋在音频领域也能吃得开?——揭秘跨界营销那些套路!

来源:网络    作者:      2019-07-01

导语:


在东方巴黎,怎么出淤泥而不染五颜六色,濯清涟而不妖魔鬼怪?

踏着AJ、穿着supreme和LV的联名款卫衣、袜子一定要露出一大截充满着神秘东方气息的花纹。10年代的弄潮人儿在上海可以变着花样地让自己成为街上最靓的崽。



也有这样的行为艺术家(Performance artist),面子上用着Coca cola的彩妆、里子喷着泸州老窖的香水,AJ是什么?中国李宁才是潮牌中的灭霸儿,逛gai累了,吃冰淇淋就要选择大白兔的新款ice-cream。



“在我的舍友面前,淡定的掏出泸州老窖的香水就是我最倔强的骄傲。”因为足够沙雕而买了泸州老窖香水的秋姐不止一次在办公室炫耀自己的宝贝香水。



回忆中有趣的故事不只有撒尿和泥和揪女孩的辫子,还有兜里揣着几个大白兔奶糖看着200块一双的李宁运动鞋眼冒金星。国产品牌的跨界营销不知道会跨到哪里去,就好像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在上海的里弄走丢后带着哭腔拨打110报警电话。

“网红产品”的标签成为了这些“跨界运营”品牌最后的遮羞布,一旦网红绿了,该卖酒的回去卖酒,该卖糖水的依旧去腐蚀年轻人的牙齿。从泸州老窖就能看出来,折合千把块一斤的香水儿,到最后只创造了非常惨淡的销售额(当然是对泸州老窖来说)。

跨界产品总归是创造品牌热度的一个牺牲品罢了。

“去年大白兔卖奶茶,我排了40分钟才买到,我自己把大白兔奶糖化开泡水都比那个有味道。”一直追求网红打卡产品的小J一提到“跨界营销”就从抽屉里面摸出一瓶速效救心丸,而后才义愤填膺地对大白兔奶茶做出了评价。

转头看向音频领域,现在谁不搞个联名好意思说是在圈儿里混的?

除了三个月一小联,半年一大联的beats,也不乏有迪奥与森海塞尔、JBL与supreme......





纽曼、AKG自然放不下自身行业大佬的地位,也不必去联名搞噱头,安心做做产品,像极了圣斗士星矢中的童虎。

现在回头看看国产音频品牌,大家都在安安静静地搞研究,管你外面飞机大炮坦克导弹,俺们就是卖音频设备哩,花里胡哨的给谁看呢?

“阿拉玩音乐的桑海宁,哪个不晓得飞乐哦?”办公室年纪最大心理年龄最小的志叔曾经是玩过乐队、见过大世面的人,但直到现在说话还要加个萌萌的语气助词哦哇呢。

“六几年的时候哇,飞乐喇叭全上海的电影院几乎都有嘛,还有些手头富裕些的,买个收音机也有飞乐的牌子呢。”



“后来?后来一段时期就不允许崇洋媚外了呗,从那之后技术才落下的,不过84年飞乐倒是成了第一只中国的上市股票嘛,上海股民都清桑的嘞,老八股!”

如今老八股之一的飞乐麦克风摇身一变有了洋昵称——EDMiCN。留在骨子里的不只是老上海的大饼油条,还有那股子沪商本该有的冲劲。

在做麦克风的路上也非主流了一次——“推出品牌定制麦克风”。

动手能力强的人能造出飞机大炮都可以理解,但品牌推出定制麦克风面向全部用户就需要大象那么大的勇气。



一把定制麦克风需要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快歌慢歌)调节振膜谐振;根据用户的音色对参数进行单独调校;如果遇到音色出色的用户就要提升麦克风本身的声音分辨率,丰富声音层次。反之就要降低分辨率,隐藏掉一部分瑕疵。

国产老品牌一定要打情怀牌?成天喊着口号要振兴国产,结果还是在做着流水线的工作恰着烂钱,每天对着老牌子拜三拜,连柱高香也没得上。

要做就做年轻人喜欢的东西,你们有个性,我就给你们个性化的定制呗,天下无难事,只要肯花钱!

以后的音乐圈子不是染着花里胡哨的头发绑着辫子,遇到小姑娘就说自己是“做音乐的”,以后音乐人的排面肯定是定制麦克风。就像志叔曾经说过的一样

“玩音乐嘛,吉他要帅哇、麦克风要帅,造型还是要坚定地凹进去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