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传奇”的十六年纷争,游戏行业已不是当年的江湖

来源:北国网    作者:      2019-12-24

导语: 随着12月20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宣判4起“传奇”诉讼案娱美德胜诉

  随着12月20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宣判4起“传奇”诉讼案娱美德胜诉,围绕“传奇”的十六年版权之争似乎终于要走向了终点。曾经很受伤的”传奇”开发商娱美德,从2016年重新发起维权之战,耗时三年多,终是战果累累。三年多的维权期间,娱美德与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在媒体、法庭上剑拔弩张,激烈对峙,相互起诉达三十多起,俨然成了一场诉讼战争。但随着近期诉讼结果集中揭晓,娱美德作为“传奇”著作权人的地位得以牢牢巩固,一直以来围绕“传奇”版权的疑云也开始逐渐消散。法院成为了最终裁决者,法律作为至高无上的行为准则得到了确认。这也表明游戏行业已趋于成熟,知识产权的保护得到了极大加强,游离于法律边缘的灰色地带和所谓的“行业惯例”逐步成为历史。有法可依、依法办事也普遍成为游戏行业从业者的行为准则。

      l  “传奇”十六年纠纷:源自知识产权保护的缺失

      回过头来梳理旷日持久的“传奇”纷争,会发现它俨然是一卷中国网络游戏行业知识产权保护发展史。“传奇”系娱美德开发,与亚拓士共同享有著作权。2001年,由盛大游戏开始代理运营“传奇”,一举开启中国网络游戏时代,“传奇”几乎成为当年网络游戏的代名词。2002年,“传奇”更是占据了国内网络游戏市场68%的份额,而这样的成功也让“传奇”成了侵权盗版首当其冲的受害者。2003年,作为“传奇”运营商的盛大游戏在未获任何授权的情况下,独自开发传奇衍生产品《传奇世界》,并将“传奇”的玩家导入该游戏当中,遭到“传奇”版权方的娱美德和和亚拓士的起诉。但在抄袭盗版横行、法律法规不健全的那个年代,知识产权只是一个概念的存在,想要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维权,真可谓举步维艰。经过4年耗时耗力的诉讼而毫无收获的娱美德,迫于环境的压力,在法院的调解下与盛大游戏达成和解,同意不再追究《传奇世界》PC客户端游戏的著作权侵权事实,并黯然退出中国市场。彼时盛大游戏作为中国游戏行业的龙头老大,已将“传奇”共同著作权人之一的亚拓士收入囊中。盛大游戏就此试图垄断“传奇”在中国的授权业务,并肆无忌惮地将“传奇”的IP授权给众多游戏公司来开发并运营基于“传奇”改编的衍生产品,其中包括为数众多的网页游戏和手机游戏。这给盛大带来了巨大的版权收益,但作为著作权人的娱美德却饱受侵权之苦。对于此时的娱美德来说,如同江湖的混乱行业环境让他们束手无策,只能默默忍受。

      随着中国的网络游戏市场迅速发展,知识产权开始深入人心,法律法规也开始逐渐完善起来,昔日的江湖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默默忍受侵权之苦的娱美德也开始注意到中国网络游戏市场的逐渐法制化。时间到了2016年,确认时机已成熟的娱美德,高调宣布要在中国市场开展知识产权业务,由此重新开启了“传奇”的维权之路。而此举遭到盛趣游戏的强烈抵制,双方的版权战争全线爆发。 娱美德对盛趣游戏擅自授权的产品一一提起诉讼,而盛趣游戏也通过其所属公司蓝沙和亚拓士对娱美德的授权的产品逐一提起诉讼,双方牵涉的关于“传奇”的诉讼多达三十多个,俨然成了一场诉讼战争。

      l  法庭之战:娱美德逐步占上风

      查看双方的诉讼策略,却也值得玩味。与稳扎稳打、一诉到底的娱美德相比,盛趣游戏的手法则颇为扑朔迷离。它一边祭出蓝沙,称蓝沙拥有“传奇”著作权在中国大陆的独占权利,娱美德无权授权;另一边祭出亚拓士,称没有亚拓士的同意,娱美德无权授权。而整个诉讼策略是声东击西,围魏救赵,俨然将法庭的诉讼转变成了敲打娱美德在华正常业务的棍棒。事实是,之前多个法院的判决都已明确:蓝沙仅仅是“传奇”PC客户端游戏的运营商,无权对“传奇”IP进行任何授权;而根据共同著作权人之间的和解协议,亚拓士不能违反信义反对娱美德的单方授权。但盛趣游戏却完全不顾这些判决,依然在全国范围随意提起侵权诉讼,敲打完便撤诉换另一个法院提起相同诉讼,因为,盛趣游戏非常清楚,胜诉渺茫,诉讼仅仅是“策略”。这种不将法律视为寻求正义的神圣存在,而是当成进行打击报复的工具的行为,极大困扰了娱美德和其合作伙伴的正常商业活动。

      2  2017年1月,蓝沙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诉娱美德和上海恺英网络侵权,2019年12月撤诉;

      2  2017年12月,亚拓士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起诉娱美德和椰子游戏侵权,2019年7月撤诉;

      2  2018年3月,蓝沙在浙江市金华人民法院诉娱美德和浙江欢游侵权2起诉讼,2019年5月撤诉;

      2  2018年7月, 蓝沙在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娱美德和上海时光科技侵权,2019年7月撤诉;

      除了诉讼,盛趣游戏还采用了更加便捷的单方临时禁令措施。虽然明知在娱美德的复议下禁令措施很难持续很长时间,但却知道这样可以有效地打击娱美德的正常业务。

      2  2018年5月,蓝沙通过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向上海时光科技的《最传奇》发出禁令,6月份解除;

      2  2018年9月,蓝沙再次通过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向上海时光科技的《最传奇》发出禁令,2019年2月份解除;

      2  2018年11月,亚拓士通过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苏州仙锋的《烈焰龙城》发出禁令,2019年1月份解除;

      2  2019年8月,蓝沙通过浙江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向 苏州仙锋的《烈焰龙城》发出禁令,2019年9月份自行撤回;

      而最近,盛趣游戏又故技重施,用亚拓士通过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娱美德的授权椰子游戏发出禁令,据悉目前仍在复审当中。

      与盛趣游戏的游击战形成鲜明对比,娱美德的阵地战则逐渐斩获成果。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三七互娱的《传奇霸业》页游版侵权,2019年11月29日,上海普陀区人民法院判决三七互娱的《传奇霸业》手游版侵权,虽然三七一再声称两个版本的《传奇霸业》都有盛趣游戏的授权,但法院均认为盛趣游戏的授权不能保证被授权公司可以合法使用“传奇”的IP,两款游戏均侵犯娱美德的“传奇”著作权。2019年5月22日,新加坡国际仲裁庭最终裁决,恺英网络的子公司浙江欢游败诉,要求向娱美德赔偿总金额约4.9亿。2019年12月20日,亚拓士起诉娱美德和传奇IP单独签署的授权协议三起案件的全部诉讼请求均被法院全部驳回。同日,娱美德起诉蓝沙与亚拓士签订的“传奇”授权协议的续展协议无效案也获得胜诉。

l  “国民传奇联盟”:无本之木

      在接连败诉的压力下,盛趣游戏近期似乎改变了策略,焦点从法庭转向了江湖。就在10月份,盛趣游戏的母公司世纪华通和椰子游戏在江西宜春发起国民传奇联盟,邀请众多行业内与“传奇”相关企业加入其中,并成立江西传奇创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传奇创盟”),对外宣称要开展传奇授权和维权业务。这一组操作散发着浓浓的江湖气息,似乎带头大哥出面,凭其江湖地位召集各路英雄,以发动群众运动的方式来确立自己在“传奇”界中的地位。在口口声声所谓“传奇游戏IP大一统”的口号下,我们看不到任何与“传奇”著作权人娱美德,甚至亚拓士相关的授权文件,也看不到任何可以支持这一联盟业务的法律基础。何其怪哉!

      娱美德随即发布严正声明,称其从未参与或授予江西国民传奇任何授权,世纪华通或其中国子公司基于《热血传奇》的授权涉嫌违法授权。对此,传奇创盟并未理会,反而在11月15日公开盛趣游戏签发的《热血传奇》和《传奇世界》的授权书,声称传奇创盟获《热血传奇》著作权人、《传奇世界》著作权人独占排他性授权,并于当天生效。这种无视法院判决,无视法律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强行使用他人的著作权开展业务的行为,竟然在当今这个年代还能大行其道,值得让人深思。

      江湖已不是当年的江湖,那种带头大哥振臂一挥,靠着雄厚财力就可以呼风唤雨,无视法律法规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知识产权深入人心,知识产权法律已经逐渐成熟的中国,如果有理有据,蚍蜉也可以撼动大树。

      上个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力争到2022年,侵权易发多发现象得到有效遏制,权利人维权“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赔偿低”的局面明显改观。侵权原是游戏行业的“原罪”,抄袭当年是游戏行业的“惯例”,但这一页已经翻过。娱美德十六年“传奇”的维权,让我们看到我国网络游戏市场在知识产权保护上的飞速进步,游戏行业已不是当年的江湖,健康有序的市场环境已然建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