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大唐财富:利用时间窗口 深化改革开放

来源:网络    作者:      2020-02-21

导语:

2018年以来,全球范围内贸易摩擦不断,其冲突频率、摩擦区域的范围和加征关税额度都创下近几十年新高。背后的根本经济原因,是人类第三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增量红利已逐步消化,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曙光尚未出现。

大唐财富研究中心认为,全球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导致各国之间陷入了存量竞争的状态,而存量竞争就是国运的兴衰之争。

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给各国经济造成了巨大危害,中国政府第一时间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双拳出击,在G20集团里面最先走出危机。美国通过多轮量化宽松的方式,将危机转移给全球其它国家,也逐渐走出危机。但欧洲、日本等国,10多年来从未真正从那轮危机中走出,其GDP规模和人均收入在这10年间并未有大的进步。



以邻为壑的美国,每年依然维持着庞大的军费开支和各项必要支出,导致国债额度居高不下。截至2019年末,美国国债已接近23万亿美元,仅利息一项已对美国构成巨大压力。特朗普每天醒来,都要想着今天又要还20亿左右的国债利息。



可以说,如果美国不做出点什么事情,自己就有可能再一次进入衰退周期。在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开始为美国经济“下猛药”,特朗普的方法是四面出击,在全球范围内打响贸易战,收取关税和刺激就业机会回归美国。

美国的第一枪并不是朝中国开的,自2018年开始,美国先后对北美、日韩、中国、欧盟等地区发动贸易战。在经过一年多的拉锯谈判后,美国先后与东北亚的日本和韩国、北美的加拿大和墨西哥、以及中国签订新的贸易协议。

其中,日韩与美国签的可以算是卖身协议,大致满足了美国的要求。而在2019年G20峰会后,日本又对韩国发起了贸易战,主要打击的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加拿大和墨西哥与美国签订的协议相对比较公平,但是其中含有毒丸条款,两国放弃了与其它国家贸易谈判的独立权。

中美阶段性贸易协议,虽然中国作出了一些让步,但也守住了自己的利益底线,特别是保住了“生存权”和“发展权”,即在台湾香港问题和发展高科技等立场上没有任何让步。

与中方诚意对应的是,美国维持此前的承诺,取消了在2019年12月15日对剩余16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同时对9月已加征的约1200亿美元商品,把关税从15%降至7.5%,但仍对2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

中美双方就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农业、金融服务、汇率政策、扩大贸易等方面达成第一阶段共识。其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完善技术转让规则、扩大金融开放和健全汇率制度等方面,本就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长远看对我国也是有利的。

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中,中国在未来两年承诺增加自美国进口777亿美元制成品、320亿美元农产品、524亿美元能源产品和379亿美元服务产品,合计两年增加进口2000亿美元左右。



其中,加大对美国农业产品和能源产品的进口,本来也是我国需要的,可以说这本来也是中美双方可以互补合作的领域。只是制造品一项,主要由工业机械、电气设备、汽车和钢铁等组成,这些本是中国制造业的强项,本不需要从美国进口这么多,该项条款算是中国对美国的利益让步。

大唐财富研究中心指出,整体而言,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对中美双方都是有利的,也是当前形势下两国的共同需要。中国以看似相对吃亏的协议,降低了中美快速全面脱钩的风险,也避免了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恶化。全面恶化的风险是中国当前难以承受的,参考当年美日贸易战,美国曾向日本半导体行业征收100%关税,击垮了日本半导体行业,最终日本的半导体市场被韩国抢去。

日本的停滞并不是开始于2008年金融危机,而是上世纪90年代。在被迫与美国签订广场协议后,日本进入了为期几年的房地产投资和金融投资热潮,随后泡沫破灭,日本进入了几十年的停滞。



日本政府采取负利率宽松政策已经多年,但经济也未恢复向上趋势。虽然日本国债大多数是本国持有,但规模已达GDP的229%,其比例在发达国家中最高。日本经济的潜在风险同样非常大,在这个存量竞争的世界中,当日本在与美国贸易谈判中被宰了一把,自身的风险便大一分,所以日本回头便找机会向韩国发起了贸易战。

日韩贸易冲突有两大因素,第一个是韩国于2018年10月30日判日本新日铁住金公司向4名二战韩国劳工各赔偿1亿日元,但日本认为双方1965年建交时已经签过《请求权协议》,韩国当时放弃了追讨侵略索偿权利,现在再提赔偿是不遵守协议的无赖行径。

第二个是在2018年11月21日,韩国解散了朴瑾惠时为签署《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而设立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文在寅认为朴瑾惠当年的处理方式“没有周全考虑受害者诉求”,这更让安倍恼火,觉得韩国人出尔反尔、不讲信用。

更加让日本愤怒的是在2019年2月8日,韩国国会议长建议日本天皇就慰安妇问题向韩国人民道歉。而天皇是日本人的精神图腾,这件事严重刺激到了日本人,日本自民党认为文喜相的要求“极其无礼”,要求找韩国算账,韩日关系越来越僵。日本将这口气一直忍到G20大阪会议结束,会议结束不久,日本就对韩国半导体行业发起全面制裁。



日本这次制裁让号称全球金丝雀的韩国经济雪上加霜。本来因为中美摩擦,2019年韩国经济数据下滑,第一季度韩国GDP增长率降到1.8%,5月出口同比下跌9.4%,其中对中国猛跌20%,6月出口同比减少13.5%,其中半导体出口减少25.5%,ICT连续8个月下滑。

半导体行业是韩国核心产业,占韩国出口比重的20.8%,占GDP比重的6.7%, 2018年韩国经济增长率为2.7%,如果扣除半导体增长因素,增长率为1.4%。可以说韩国经济增量的一半来自于半导体行业。

2019年7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加强管制。8月2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正式决定修改《出口贸易管理令》,把韩国排除出“白色清单”。日本此举,意在夺回曾被韩国拿走的半导体市场。韩国政府受国内舆论胁迫,并不好主动向日本妥协。长远看,在接连开罪中日两个邻国后,韩国的未来前景非常迷茫。

目前还与美国打贸易战打的火热的是欧盟,2019年10月2日美国在世贸组织胜诉,可向欧盟近75亿美元价值的商品及服务加征关税,这是世贸组织有史以来开出的最大罚单。18日,美国开始针对总额在75亿美元的欧盟输美产品开征关税,其中针对空客飞机开征10%关税,对农产品和一些工业产品征收25%关税。

欧盟被加税的产品,如英国的威士忌、羊毛衫,法国的葡萄酒,意大利的意大利面,都是这些国家的拳头产品。实际上,欧盟是美国第一大出口、第二大进口的伙伴。2018年欧盟对美国出口是达到了接近4800亿美元的量级,顺差接近1600亿。在这样情况下,美国对欧盟75亿的商品,征收惩罚性的关税,象征性影响会大于实质影响。

但关税的不利影响从来都是双方的,比如苏格兰威士忌和法国葡萄酒被征关税,可能影响美国34亿美元的进口,但同时也会影响到美国相关行业13000多人的工作岗位。所以在全球都是一个产业链中分工合作的状态下,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

对我国来讲,美国并不是我们唯一的贸易伙伴。尽管2019年我国对美国进出口3.73万亿元,下降10.7%。但2019年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31.54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4%,全年进出口、出口、进口均创历史新高。其中出口17.23万亿元,增长5%;进口14.31万亿元,增长1.6%;而贸易顺差2.92万亿元,扩大25.4%。

大唐财富研究中心强调,在全球陷入存量竞争后,各国之间的贸易摩擦很难得到根本解决。对于我们而言,当下中国应该借助这次贸易摩擦缓和的时间窗口,加快高新技术研发和深化改革开放。只有中国把自身基础打牢,提升全球产业链分工层次,才能在未来有底气迎接各种挑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