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补充NAD+可延缓衰老,NMN是最有效的补充途径吗?

来源:网络    作者:      2020年03月31日 15:16

导语:

3月21日,中国营养健康产业顶级智库平台庶正康讯组织了一场健康产业领军人物的“热点碰撞”,赛立复(中国)首席代表段志刚博士受邀与中国大健康产业同行分享前沿抗衰产品NMN的科研成果,国药控股、云南白药、千金药业、康美药业、葵花药业、修正药业、同仁堂、汤臣倍健等中国医药百强企业的近500位代表参与了此次学术探讨。庶正康讯平台“庶”业专攻栏目对此次学术探讨做了详细报道,以下为主要内容:碰撞话题:NMN是长生不老“神药”吗?

【主答嘉宾】 段志刚 博士  赛立复(中国)首席代表  

【对话嘉宾】 尚小玉 博士  金士力佳友(天津)有限公司 产品开发总监

—以下内容整理自【主答嘉宾】段志刚博士发言—

有不知道NMN的朋友请举手!



好,我们先来解释什么是NMN

NMN又叫烟酰胺单核苷酸,是人体内本来就有的物质,一些水果和蔬菜也含有NMN。在人体中,NMN是NAD+的前体物质之一,NMN发挥作用,核心是通过转化为NAD+这种物质实现的。



所以,先剧透下,NAD+才是真正的背后大boss。下面关于NMN的介绍内容将围绕四个方面为大家呈现:

谈机理,这类物质为什么重要?

谈干预,这类物质是否真的有效?

谈证据级别,有效性的支撑到底有多少?

谈热度,把科研转化到市场,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机理

关于衰老,其实老不是问题,衰才是关键。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衰的机理到底是什么?



2019年最新的衰老生物学研究汇编中,总结了几十年来衰老研究中的两大核心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提到了随着年老,细胞内NAD+水平下降可能是衰老的机理之一。在如此高度概括的学术总结里提到NAD+,可见NAD+在衰老机理中的重要性。



NAD+参与细胞内的反应非常广泛,多达上千种,包括能量代谢(energy enzyme activity,energy production)、染色体的稳定(chromosome stability )、DNA的修复和长寿蛋白sirtuins的激活,而且NAD+是一种消耗型的物质,大多数这样的反应都需要通过消耗它来维持正常运转。其中特别是长寿蛋白家族的激活,包括sirtuins 1~7,是核心的longevity mechanisms长寿机理。

所以,NAD+非常重要。研究也表明,随着年龄的增长,NAD+的合成是逐渐减少的,消耗是逐渐增加的,因此NAD+的总量越来越少。这种减少又和衰老与疾病有很强相关性。 

干预

前面是机理推断。那么通过积极的干预,即补充NAD+来验证NAD+是否真的在衰老过程中扮演重要的作用?

结果大量的动物实验表明,通过提升NAD+水平,的确多方位提升了健康质量,延缓了衰老症状。大家从图中可以看出,涉及的面是很广的,包括神经系统、肝肾、血管肌肉的健康改善等等。另外,补充NAD+的方式包括运动和饮食限制、还有NAD+补充剂。



证据级别

科学都是谈证据,谈可重复验证。我们经常说的循证医学,Evidence based medicine,就是要重视证据级别。



NAD+相关研究的量级,占到了2019年以来所有衰老相关文献的20%,这是一个很高的比例,包含很多CNS这样的顶级期刊,而且新的证据还在不断涌现,参与者有全球几十所著名大学的上百名科学家。

总体来说,这个证据级别是很少见的。之前我读博士期间有个段子,学生们对自己的论文能否发表心里没底,导师一个个把最后的结论都加上了possible,我不是说一定是这样,只是可能是这样,显得无懈可击,论文就顺利发表了。这说明少量的科学研究其实是很难下定论的,但如果科学研究的数量非常多,那就可以把possible变成probable。从NAD+可能有用,变成NAD+应该有用。 热度

NMN作为能够补充NAD+的物质之一,从科研到市场,能成为网传的”不老神药“,少不了科学家的宣传和主流媒体的热炒。



代表性人物包括哈佛大学医学院的David Sinclair教授,他到处说自己每天都在服用,感觉年轻了很多岁,而且全家人都在吃,效果很好。大家看看媒体的标题都非常吸引眼球,有杂志把NAD+比喻为青春之泉,有杂志说NAD+是最接近长生不老药的物质,还有说未来能以每天一杯咖啡的价格,轻松活到150岁。NMN本身是天然物质,理论上比较安全,功效又这么吸引人,所以几个商家开始推出产品,消费者也都积极尝试。 



——以下开始是“灵魂拷问”时间——

Q 尚小玉博士:烟酰胺也是NAD+的前体物质之一,补充烟酰胺也能促进NAD+的生成,而且烟酰胺产品成熟,价格低廉,应该是促进NAD+生成的首选,为什么制造出价格昂贵的NMN作为补充NAD+的物质,是这两种物质在补充NAD+上存在较大的差异?还是为了创造出有钱人的消费市场?NAD+功效这么强,为什么老大不自己直接上?还有NMN什么事?

 A 段志刚博士:其实直接补充老大(NAD+)并不可行,因为它不能直接被细胞吸收利用。需要通过前体或其他形式提升NAD+水平,在NAD+的各种前体物质中,补充NAD+的效果是大不相同的。



补充效率最高的是补救合成途径,就是红框里标示的。包括NR/NMN这两个物质。NADH因为可以快速氧化为NAD+,也是很多证据表明能显著提升NAD+水平,就是绿色框标示的。

这里是NAD+各种前体物质的比较。



尚博士提问的烟酰胺,研究发现它只是在某些类型的细胞中能提高NAD+水平,而且它也需要先变成NMN,再转化为NAD+,转化效率有限。重要的是,有研究表明,它抗衰的效果随年龄、压力会递减,而且它影响长寿基因SIRT的活性。相比之下,NMN就容易被细胞吸收,而且补充效率较高。从客户反馈的体感也看得出来。

 Q 尚小玉博士:早在20年前欧美市场已经把NADH作为膳食补充剂在市场上销售,细胞外补充NADH能够促进细胞内NAD+的上升,直接补充和通过食用NMN补充哪个效果更好?

 A 段志刚博士:NADH与NMN,哪个补充NAD+的效率更好?NADH算是一种特殊的前体,有人也把NAD+和NADH归为一类物质,只是一个是氧化型,一个是还原型,其实仅差一个氢,功效大不同。



这个表格做了详细比较,主要有两点:

①补充NAD+方面,NADH不仅能补充NAD+,还能补充H和电子,所以在能量代理方面贡献更直接。而NMN补充NAD+的过程中,反而需要酶的帮助,也需要消耗ATP,所以还是有限制因素的。包括从最近的几篇论文可以发现,NADH补充NAD+的效率比NMN高一些。

②NADH因为本身非常不稳定,生产工艺门槛高,应用难度也高。而NMN原料稳定,生产门槛低,剂型丰富容易开发。 

Q 尚小玉博士:美国、日本和香港都有NMN成型的产品和一定的市场,国内是否已经有工业化的原料和成熟的产品?国内生产的原料纯度和含量与国外的有何差异?检测技术是否成熟?是否通过安全性评价? 

 A 段志刚博士:首先,国内有工业化原料生产,生产技术成熟,原料纯度可达99%以上,NMN原料供应属于世界领先。但受食品原料限制,国内不能生产NMN成熟产品。相关检测技术是可实现和准确的,但是并未统一标准和大范围应用,整体来说不算特别成熟。

CELFULL的NMN获得了浙江省医学科学院的长期毒理试验报告和浙江省疾控中心的安全性评估报告。



在NMN的原料合成方面,经历了以上四代技术,第四代已经能实现高效的工业化规模的生产。最先进的是生物酶法合成+酶定向进化技术,使酶的活性和专一度都大大提高。 

Q 尚小玉博士:抗衰老临床实验较难,NMN的这个产品,它是否经过临床试验了?那么他评价的是哪一项功能?他每日的服用量多少才能够起效?服用需要多长时间?适宜的人群是什么?有没有人体实验?最明显的体感有哪些?是不是有不良的反应? 

 A 段志刚博士:具体来说,目前报道的临床实验有6项。



最早的临床试验2016年开始,为日本新兴和赞助,1期已经结束,初步证明了NMN的安全性,实验结果最近公布,目前已顺利进入2期试验。临床评价的功能以糖尿病等代理功能评价为主。

关于临床试验这块,我还想分享五点:

①NMN本身从来源和理论上讲,安全性不会有太大问题。

②的确有科学家和药厂想把NMN做成药物,相比膳食补充剂,药物的利益是巨大的,这也是人性,相比预防,人们普遍是在疾病发生之后才不惜高价寻找治疗手段。

③衰老不被认为是一种疾病,所以抗衰老的药物概念也是最近才被重视。FDA近几年才批准一项二甲双胍用于抗衰老的临床实验。

④药物必须要有明确的适应症。而NMN的机理非常fundamental,非常基础,对体内的作用靶点比较上游,对于每个人的下游具体效果很大程度也是因人而异,不像抗生素或者抗癌药物那么有特异性,所以找到和验证精确的适应症估计也有难度,目前集中在糖尿病代谢这块。

⑤验证长寿这件事,对于人体实验来说周期会很长。 



这是2019年11月最新发表的NMN临床实验结果,由日本庆应大学医学院进行,证实单次口服NMN(100/250/500mg)是安全的,并且药代动力学分析NMN可以经由身体高效代谢不会引起任何明显的有害影响。 



以上是关于NMN的服用方法相关。



以上是关于NMN效果的客户反馈。 

Q 尚小玉博士:逆转衰老,青春永驻是所有人的梦想,目前NMN由于价格因素,只能在富人圈消费,如何能够让这样的产品应用于大众消费? 

 A 段志刚博士:关于NMN的未来——


除此之外,特异清除体内衰老细胞的药物相关研究也是进展迅速。


从大的图景来讲,抗衰这件事情意义重大。抗衰的方式非常多,有生物的,营养的,也有心理的,人文的。科学以人为本。



——以下是自由问答环节—— 

Q:除跨境电商外,NMN以什么样的合法身份进入中国市场?

A:由于NMN原料在国内暂不能作为食品可用原料,所以目前NMN相关产品只能通过跨境电商模式销售,未来或许也可以通过申报保健食品来获取合法销售身份

Q:前一段时间一位业内同仁患上流感,是企业里的产品研发掌门,为了加快康复不耽误工作,自己买了NMN服用。请问段博士,NMN对健全人体免疫功能有没有帮助?

A:关于老大(NAD+)在调节肺免疫反应中的作用,有这样一个研究:


Q:NMN是在人体哪里吸收?

A:NMN通过小肠吸收,小肠细胞上slc12a8转运体专门负责转运NMN进入细胞,然后随着血液循环,会被身体各个器官和组织的细胞利用。 

Q:人体衰老是自然规律,阻止衰老是否会影响身体的正常代谢,而产生其它副作用?

A:我们现在这些研究不是阻止衰老,而是延缓衰老。本身衰老也是由于身体在生理层面上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基因的突变没有及时得到修复,染色体不稳定,还有就是免疫系统本身的调节出现了问题,延缓衰老就是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修复,并不是完全阻止衰老。

这里我想提一点,其实就是关于抗衰的措施的确有很多。那么最近比较火的一个抗衰研究是用能够靶向地去清除体内一些衰老细胞这样一些药物。那么。相关的研究进展也是非常快,衰老细胞呢,就是体内一些“老而不死“的细胞,就是说,这些细胞已经很老了,但是它们就是不死,它们一直分泌一些促炎症因子,对身体是很有害的。那么这些相关的药物呢,也是针对它,可是这些药物的特异性并不能保证精准。所以说这些药物的使用应该还是很谨慎的。但是我们膳食补充剂的好处就在于它的来源是比较天然的,相比一些补充干细胞啊,还有这些药物的这种形式,膳食补充剂应该是抗衰的一个比较安全的方式。 

Q:请问段博士和各位专家老师,有美国的研究机构发文说NMN导致NAD+活跃异常,可能会导致其他细胞甚至癌细胞病变加速病变过程,请问如何看待此问题!

A:这是2019年在Nature Cell Biology上发表的一篇论文称癌基因激活导致细胞衰老,而NAD+会促进衰老细胞分泌炎症因子,刺激肿瘤生长。因而引发NAD+是否会促进癌症的争议。学术观点:癌症的发生原因是由于DNA损伤,基因突变和代谢改变等因素。而衰老细胞正好具备这些特征。

NAD+促癌的研究毕竟是少数,在科研界难免有些科学家想找到与主流观点不一样的立场,来作为自己研究的创新点。相反已有大量文献证明:对于正常细胞和早期癌症细胞中,充足的NAD+对于修复DNA损伤、防止突变积累和维持正常代谢中至关重要,因此NAD+补充可以预防甚至逆转早期癌症。客观来讲:NAD+不是致癌的原因,未有证据证明NAD+与促进癌症之间的相关性。 

Q:NMN的效果,可不可以运用临床方法进行评价,从而获得医学界认可?我有朋友同时服用二甲双胍和NMN,据说效果不错,您怎么看? 

A:其实NMN效果想要获得明确的证据支持,的确需要进行临床试验来证明。之前我们列出的一些临床试验,他们已经把功能评价做的非常详细了。比方说有个临床试验提到他们会去测量血液中细胞中的NAD+的浓度,心脏收缩、舒张血压,脉压,还有各种血液生化指标分析,血脂分析等具体指标。 

确实有很多生物黑客或者民间爱好者,他们会自己配一些成分来抗衰老。二甲双胍也是比较有名,甚至被人称作神药。它主要是通过激活AMPK,能够起到一些延缓衰老的作用,在动物身上也取得了比较明显的一些证据。但是二甲双胍它是有一些副作用的。民间有一些(NMN抗衰老)配方,比如复配白藜芦醇、槲皮素,类似于这些东西,但是这些组合式的配方是没有经过严谨的科学验证的。 

Q : 从消费者视角他们服用任何健康产品,追求体感。NMN一般多久能有体感?只是感觉不累吗?很容易让人觉得被忽悠,有哪些可以量化的指标反映人体的改善? 

A: 目前,NMN主要是以膳食补充剂的形态去应用,那么的确也是很难以药物的标准去要求这种膳食补充剂形态的NMN。但是,已经有大量客户反馈,这些客户反馈不仅是精力提升、睡眠改善,还有一些客户也会主动的去进行一些具体生理指标的监测。即使是主观感受这些方面,也有单位来组织关于主观感受的科学量表,进行统计分析,反馈出来的效果是多方面的,而且是不错的。 

Q:有朋友说吃NMN后,并没有刻意节食的情况下,体重开始一段时间减重很严重,是什么原因?算是副作用吗? 

A: 其实对于这样的个例,是很难下明确的结论的。 

Q: 如何避免胃酸对NMN的影响?有没有NMN辅助于肿瘤方面的临床总结?潘石屹认为只是感觉指甲长得快了,吃完准备买楼跑路。 

A: 其实在胃酸中,NMN的稳定性是相当好的。所以说,没有必要刻意去避免胃酸对NMN的影响。那第二个方面,现在还没有关于NMN辅助干预肿瘤方面的临床试验。只是有一些基础研究,关于补充NAD+,能逆转早期肝癌的一些研究。

Q: 请问日常饮食中有哪些食物是有高含量的NAD+前体物质的? 

A: 我们的日常食物里面富含NMN比较多的有毛豆、西蓝花、黄瓜、卷心菜、牛油果、番茄,这些食物。 

Q: 网上的产品价格相差如此悬殊,该如何理解?产品该怎么选择?

A: 目前(NMN)主要是用绿色酶法合成,那么它是有一定成本的,而且产能有限。所以说整体价格偏高,但是有很多品牌它是通过炒作营销,然后把自己的价格抬得特别高,这就不合理了。其实整体来说,NMN原料的门槛不算很高,那么现在的确也是出现了很多市场的乱象。 

Q:想请教一下段博士,现在NMN的检测是只能生产企业内部检测吗?有国内第三方检测机构能测吗?

A:关于检测这块儿赛立复的主要检测方法都是委托海外的一些权威机构来进行检测的。关于国内检测的情况我就不是太了解。 

Q:安全性资质或证书的真伪如何评判?

A:关于安全性的资质其实是视各国法律法规的情况来定。就以美国FDA为例,大家都觉得FDA名气很大,其实它只是备案制,它并不会进行严格的事前审查,而且也不会发证书。但是会有一些企业,它说自己是拿到了FDA的相关认证,但那其实只是一个自我认证。各国的监管力度是不一样的。各位也了解中国的保健品相关的监管其实还是非常严格的。赛立复也是非常重视严谨性和安全性,不仅有海外的权威资质,国内也委托浙江省医学科学院和浙江CDC(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进行了非常严谨的安全性评估。 

Q:我被很多对价格不敏感的购买者问到这个问题,但是他们对安全性特别在乎。

A:您这个关于产品安全资质的问题非常专业,也的确是所有理性的消费者都应该重视的。其实现在大部分的产品,它只是关注一个出厂的安全性检测,就是只要没有微生物重金属超标就ok。其实毕竟是吃进嘴里的东西,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这个产品被口服之后,它对细胞层面、基因层面甚至对下一代比方说生殖遗传方面的安全性。这个才是最严谨负责的态度。在相关的这些方面,赛立复其实花了很多年时间,把所有涉及到这些深层面安全性都已经做到了。

从原料到NMN成品之间,有很多工艺也是非常考究的。它具体有哪些辅料有哪些残留,然后它本身的结构如何最大程度保证是天然结构,它的纯度如何,这些都是非常考验技术实力的标准。这些也是对于安全性非常重要的。由于在这些方面的一些疏忽,历史上也有很多产品造成了很大的危害。 

Q:刚才您说目前在浙江省疾控中心做毒理,请问都做了哪些毒理项目?是打算申请新食品原料吗?

A:在浙江医学科学院做了相关的一些毒理检测,具体包括微生物检测,还有细胞毒性检测,基因毒性检测,还有对精子细胞的检测,还有口服的急性毒理和长期毒理的检测。 

Q:有跟NMN一起吃会加强它作用的食品吗?比如有人推荐NMN会加速新陈代谢,会消耗糖分,因此服用NMN时需要及时补充糖分,这个说法正确吗?

A:关于新陈代谢这块儿,举个例子就是有一些NMN改善糖尿病患者健康的研究。本来糖尿病患者对胰岛素不敏感,他们通过补充NMN提升NAD+水平之后,能够改善这些患者体内的糖代谢。其实这块儿并不是加速,因为NAD+在细胞中是作为一个能量的载体,它通过传递一个氢两个电子来进一步充分的在能量代谢(的反应)中去产生作用,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加速作用。 

Q:段博士,请您大胆判断一下,未来是不是所有人都会服用NMN这类产品?或者说所有人都需要服用NMN这类产品?

A:我大胆的判断一下的话,我觉得基于强大科研的推动,现在医学研究水平也越来越高,像NMN这样的物质,将来被每个人所服用,应该是可以成为现实的。而且,我刚才也提到了,抗衰老的话,在深层机理层面提升NAD+水平是关键,所以说NMN未来也不一定是首选。未来的研究可能会证明有比NMN更高效的NAD+补充剂。现在其实是有很多研究支持NADH,它补充NAD+的效率比NMN还高的。而且,它的研究历史比较久,只是因为它本身不稳定,所以导致应用出现一些困难。 

Q:在世界范围内,体内NAD+水平递减与健康水平下降的基础研究成果有吗?

A:在世界范围内,关于体内NAD+水平下降和疾病、衰老之间的基础研究非常非常多,有几百篇文献,其中也有很多发表在顶级期刊,像nature、science这种。

一个科普视频中把NAD+描述得非常形象,它就是我们身体内一类小的修理工。在年轻的时候,这些小的修理工,它数量比较足,所以说能够及时的去纠正体内产生的一些错误,保证新陈代谢的质量。但是随着年龄增长,这类小修理工的数量开始严重下降,那么整个身体的状态就会发生一个比较大的下滑。 

Q:抗衰老市场本来就是乱象丛生,NMN尚未得到正式批复,就已经被网络炒作得没有边际,您这里作为规范的生产企业,如何针对终端消费者,做到从源头研发,过程控制,应用转化到市场教育,包括法律法规等,更加规范化、透明化以获得更多消费者的认同?

A:其实对于任何一个产品来讲,就从两个方面安全性和有效性,比有效性更重要的是对安全性的重视。在这方面赛立复其实并不冒进,是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充分的去证明,用各种实验去证明,而不是仅仅停留在理论推导或者是文献分析方面。用实实在在的这种急性毒理、长期毒理(实验结果)来保证这个产品是安全的。不仅在国外有严谨的资质,国内各种严格的检测,我们又重复做了一遍。我们也是,抱着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也是我们企业想以一个长远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事业。

就是企业必须要有自己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能说相关的标准还没到位,就有理由去钻这些标准的空子。其实企业只要负责任,它完全可以把能做到的所有的标准,所有的实验结果做得比一些标准更高。

关于市场教育这块儿,我们在宣传中也没有把NMN宣传成神药,只是对于它的基本的一些辅助作用进行了一系列描述。在产品销售、生产中的一些法律法规,我们也是严格遵守的。 

Q:NMN产品与其他营养活性物质之间是否有协同或拮抗作用?这方面的成果多不多?

A:关于一个物质,我们一定要研究的非常透彻。关于NMN在人体实验这块儿确实需要更多、更扎实的一些研究,先研究清楚这一种物质。一般科学研究就是先研究清楚一个变量,如果过早的引入两个变量,这中间的相关性就不容易分析地很清楚,很明确。 

Q:NADH和NAD+是电子呼吸链上关键的中间体,与产生ATP有密切关系,大剂量补充是否会打破生理平衡,或者人体突然兴奋,让身体能量释放的更快?

A:目前我们所提到的补充NADH和NAD+的量都谈不上是大剂量补充,只是因为随着年龄增长,本身体内的这些小的修理工会比较大的衰减,所以说我们只是将它们补充到一个正常水平。 

Q:上次您提出科学概念和市场概念,NMN的科学概念和市场概念都是抗衰老吗?

A:在科研界,大家对于抗衰老这样的词一般表述都会比较谨慎。要么就是对于衰老相关的某一个生理机能的衰退进行的比较窄的一个方面的深入研究。本身衰老是涉及到全身多个器官的衰退,那么想要明确建立起补充NAD+跟改善这种衰退之间的相关性也是需要进行大量的研究的。在市场概念上,因为大量的消费者可能在专业知识层面储备不是那么充分,有些时候,他会进行一些简化处理,通俗化处理。这种简化当中,那必须得再强调一遍,的确是企业的良心,一定要对自己的这种宣传要谨慎,不能在宣传的过程中去夸大或者失真。 

Q:有NMN的企业宣称:NMN日服用量要在200毫克,才会有比较好的功效,这个说法有依据吗?段博士怎么看。

A:关于NMN日服用量这个问题,我在刚才的回答里面有提及,真正在科研层面有学术支撑的一个表述是,人体的服用量是每天每千克体重服用8毫克的NMN,这样换算成一个70千克的成年人来说的话,每日推荐服用量在560毫克左右。

其实560毫克 NMN相比于注射干细胞这些来得性价比更高而且更安全。(NMN)可以跟干细胞很好互补,干细胞打一次,然后通过补充NMN来维持,研究表明NMN对干细胞也有好处。 

最后我想分享一下就是说,其实从大的场景来讲, 延缓衰老,然后提升人的健康、生命的质量,这件事情意义还是非常重大的。具体来说,其实抗衰的方式有很多,有生物的,有营养的,当然有心理和人文的,最终我们都是坚持科学以人为本,希望大家都能够共同发展壮大这个事业,希望大家都健康的活到100岁。

-写在最后-

“新冠”正在裂变式影响着国人对生命价值的反思,所有已经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事情将改变人类的生活态度、健康意识和行为方式,我们已经真实地感受到了人类健康文明的又一次进步!

疫情使得建立“使用营养产品,提高御病能力”这个认知成为可能,让我们站在市场升级的明天洞悉当下,2020年必将成为营养健康产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谁来谋划、谱写、见证这个历史瞬间?当然是谱写者自己!

“庶”业专攻 是庶正康讯在特殊时期为大家带来的学术观点碰撞讨论栏目,选择套理论的题材并不局限于已经达成业界共识的内容。 希望通过大家不断的碰撞和讨论,带动行业同仁对科技创新的思考,共同谱写行业辉煌的未来。 

鸣谢

主答嘉宾 :段志刚 博士

对话嘉宾:尚小玉 博士

专业审稿人: 李  峰

庶正康讯

中国营养健康产业的高端智库,经常受国务院委托,承担诸多中国营养保健产业的研究课题,在中国营养保健产业政策制定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该机构也是中国营养保健行业企业信用等级评价工作中的具体承担部门。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