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安世亚太谈中国仿真软件自主研发的五大核心障碍

来源:网络    作者:      2020年04月01日 10:44

导语:


      针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国际打压事件近年频繁上演,中国各个领域自主创新和转型升级已经不是能否过上好日子的问题,而是生死问题。只要我们还有制造强国的梦想,仿真短板迟早都将成为我们的制约。所以,仿真技术的自主化突破,是中国工业软件界不可放弃的阵地。安世亚太作为中国仿真技术发展的先驱者,多年来致力于工业软件的自主研发和推广应用。在这个过程中,深切感受到中国仿真软件自主研发中存在的问题,并积极寻求解决之道。



工业仿真云平台(来源:安世亚太)

      安世亚太高级副总裁田锋在其新书《苦旅寻真》中分析,中国仿真的主要差距不完全在技术本身,而在于将其从科学计算程序转向软件工程。从分散在各行业内部的仿真相关程序的水平看,差距有二三十年,从仿真软件的商业化进程看,我们的差距至少有四十年,还达不到国外1980年代的水平,而且还存在被逐渐拉大的势头。

      与工业软件领域具有相同时代背景、相似国际格局和类似国内环境的工业设备类、硬件类产品却有不一样的发展态势。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在这些领域,中国制造不算强,但至少是最大的。类似的事情却没在中国软件行业发生,因此中国仿真软件发展应该有更深层原因和更难逾越的障碍。

      安世亚太基于多年对中国仿真软件发展的深入思考认为,中国仿真自主研发的核心障碍有以下五个方面:

      障碍一:技术上很难在短时间内追平国际对手,用户缺乏耐心

      不论什么原因,即使让用户认可了发展和支持国产软件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但国内仿真软件的功能与性能与国际大牌软件有30~40年的差距,很难在短时间内赶上对手。如果用户对软件的完整功能和顶级性能的需求是刚性的(至少目前用户是这么认为的),那这种差距用户基本不可能接受,也没有耐心等待中国公司的追赶。

      障碍二:仿真软件的开发成本巨大,一般公司难以承受

      国际大牌仿真软件公司一年的研发投入动辄数亿美元,据测算是我国所有工业软件研发投入三个五年计划的总和。这种研发成本在当前中国公司是不可能承受的。

      障碍三:研发企业难以短时间实现盈利,资本缺乏耐心

      用户认可难度大,研发成本高,那仿真自主研发企业的短时间盈利就成了小概率事件。社会资本的逐利本性,让这种投资几乎不可能发生。

      障碍四:单凭功能、性能和价格,替换国外软件的难度较大

      即使软件功能和性能接近国外软件,国内客户为什么要拿你的软件替换当前已经在用的国外软件?价格可能是个变量,但低价甚至免费就能获得客户么?客户反倒会怀疑这个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其实,在缺乏积累的当下,前期的高投入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即使采用零利润战略,价格也未必比国外软件低。

      障碍五:知识产权保护弱,获得国际顶级软件的成本可以为零

      之所以把这一障碍放到最后来讲,是觉得它对中国仿真软件自主研发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如果让对这五个障碍做一个取舍,只能保留一个的话,那我们毫不犹豫保留这一个,所以值得拿些篇幅展开讨论一下。

      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是国家一直不懈努力要解决的问题,但是有个过程,仍然需要时间。仿真这样一个小众软件始终就在市场上存在各种形态的盗版,如果不尊重知识产权,那用户有可能以零成本获得仿真软件,这让后发软件企业根本没有生存空间。

      在知识产权问题中,你会发现一个怪现象:在硬件行业,总是被侵权的企业强烈要求打击盗版,保护知识产权;在软件行业正好相反,总是那些没被盗版的公司对盗版行为痛心疾首,强烈要求打击盗版,保护知识产权!

      任何一个行业,不论国外有多好的产品,在中国肯定能找到一批同类产品,也同样有其对应的市场。在硬件类行业,国外的好产品必然贵,因为成本是硬性的。中国制造的产品也许功能弱,质量差,但可以便宜点,总是有支付不起好产品的市场空间留给我,只要这个市场能覆盖我的成本,我总是可以续存。

      但在软件市场变天了,特别是在中国市场。软件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复制无成本、功能不降低、质量不下降。如果我能免费获得质量高、功能强的产品的话,我为什么要花钱买功能弱(先不说质量如何)的产品呢?所以,障碍四中讨论的价格问题,在盗版面前已经没有什么讨论的必要了。

      另外,安世亚太研究发现,盗版软件的存在,让中国仿真市场规模与工业增加值明显不匹配。类比欧美日市场,按照当前中国工业增加值,仿真软件市场规模应该在数倍以上。

      所以,软件知识产权保护也许是中国工业软件发展缓慢的原罪。如果每份软件都是合法授权的,偌大的中国工业体系造就的巨大市场,总是有中国软件由小到大成长的空间。

      我们欣喜地发现,我国相关机构打击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力度日益加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环境将会有所好转。但我们还是希望这种力度再大些,不然中国工业软件产业等不起。

      其实,我们不主动打击盗版,国外原厂也不会视而不见,而且可能会利用这一现象设置陷阱和地雷。当前,中国仿真市场的盗版转正(其实就是有节奏的打击盗版)逐渐成为国外原厂新的收入来源。在互联网时代,软件供应商收集你单位的软件使用证据如探囊取物。在证据面前,轻则补缴,重则受罚,而且有企业已经被苛以重罚。

      总之,纵观以上五大障碍,安世亚太高级副总裁田锋指出,国际仿真软件已经建立了足够高的技术门槛和商业门槛。按照常规的市场化模式,走国际大牌之路,中国自主仿真软件基本死路一条。

      当然,中国仿真发展虽有障碍,但也不乏机会,尤其在国际贸易摩擦和科技竞争的国际背景下,这种机会明显增加。如果充分利用中国的市场特点、应用特征、服务能力和制度优势,是可以找到一条可行的发展路径的。安世亚太认为,高点起跳、基础免费、赋能开道、云化普及、人才聚合以及政府力量,才是中国仿真自主发展的有效策略。



中国自主仿真发展的双驱策略

高点起跳,赋能开道(来源:安世亚太)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