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我在北京”——赵立新访谈录

来源:新浪    作者:      2020年04月21日 13:50

导语:

近几天在网上出现一些关于演员赵立新被“驱逐出境”的文章,作为一个资深粉丝,我感到非常震惊,通过赵立新工作室微博,我联系到了赵立新老师,并有幸采访了他。他戴个棒球帽,穿得像个大男孩儿,我们的谈话更像老朋友之间的聊天。

笔者:赵老师,很久不见,最后一次面对面见到您是前年在国家大剧院《父亲》的演出现场。

赵立新:是啊,时间过得真快。

笔者:过去的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两天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些文章,标题都很吓人,说您“被驱逐出境”了。我很担心,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赵立新: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不过你看到我坐在你的面前,这里是北京,我没有被驱逐出境。我是外籍,又曾经是公派留学生,这两点现在都很敏感。

笔者:是的,我看了那些文章,都大同小异,首先质疑你公派留学又入外籍的事。

赵立新:当年国家公派我去苏联电影学院留学,我也立志将来回国发展教书育人,但是考虑到大学生刚毕业就回学校教书,纯粹是理论到理论,实际上效果并不是最好。从电影学院毕业时恰好有个去瑞典一家私人剧院工作的机会,就向我的母校戏剧学院导演系系主任鲍黔明先生进行了报备,他全力支持我,我就接受了。2000年中戏邀请我回校服务,我就带着我的家人回国,开始在中戏本科、成教、高职,和后来的传媒大学于世之艺术学院任教,前后将近10年。我想,做为当年的公派留学生,回馈母校回馈祖国了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笔者:是啊,十年啊,时间真不短,当老师的心得是怎样的?

赵立新:我发现能给年轻人一些指导,和他们一起成长是一件很棒的事。但感觉压力很大,因为你的目标不是让他们按照你的话去做,那没意思,而是要启发他们发掘自己的东西,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学生们也给我很多挑战,因为他们很聪明,出各种新的好的不好的想法和状况你都得应对自如,当时因为我一天八个课时讲下来,回家真懒得说话了,我老婆经常觉得不被重视不高兴了。”(笑)

笔者:真是不容易!可是在他们那些文章中,没有一个提到您回国教书的事。

赵立新:我希望他们通过这次访谈录,可以看到。

笔者:有些网友一直对你当初加入瑞典籍的事情不理解,您能谈谈当时是怎样一个过程吗?

赵立新:当初去瑞典是在一家私人剧院做导演工作,后来考入了瑞典国家话剧院,它是一家巡回演出剧院,不单在瑞典境内,还在北欧和其他国家巡演。当时瑞典还没加入欧盟,签证问题对我来说很麻烦,考虑到在欧洲其他国家文化交流及巡演的方便,剧院建议我申请加入瑞典籍。当时我什么也没想,只想图个方便。

我从来没对外说过我是瑞典人,我只说我是瑞典籍,我是中国人。瑞典也不是一个人种混杂的移民国家,我长得也不像人高马大的瑞典人啊,哪哪儿都不可能像啊,如果说我是”瑞典人“那真是太奇怪了,我自己都接受不了。我也从来没有起过任何洋名字,我觉得瑞典人想叫我名字,那就必须发我名字的中国拼音Lixin,因为我是中国人。当时那个年代出国的很多加入外籍的中国人都是这么想的,其实就是没太想,很单纯。你不能割裂历史来谈当时入外籍的选择对错,这是每个人个人的历史,它有很多原因,有工作,家庭的各种综合原因。现在来看当时的情况,没必要拿‘爱不爱国’跟它混在一起,两码事儿。

笔者:去年四月份的网络风波给您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和影响,您怎么看这件事?当时怎么会想到发那样一篇微博?

赵立新:首先我要承认我对网络平台的认识严重不足,很幼稚,你觉得它就是一个日常的发声渠道,日常的片刻有感而发,日常生活情绪的纪录,那就太错了。在你发声之前,你实际上要对自己写下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字与字之间逻辑关联都反复斟酌推敲,它比传统的纸媒对文字和逻辑的完美性要求还高,但很多人都没意识到,至少我当时完全没意识到。

关于日本没烧故宫这件事的发问,当时是看到文物鉴定专家耿宝昌先生写的一篇文章,说故宫文物南迁之后,仍有一百多万件文物还留在故宫。加上剧本创作的原因,也曾经研究过前故宫院长单霁翔先生的一些文章,他也有类似的说法。我确实不应该,在网络微博这样的平台,以碎片化的发问方式来和网友探讨这样一个严肃而复杂的话题,现在回想一下,这种做法是很幼稚,不可行的。

当时我本想讨论的是侵略者的复杂性,由于我没表达清楚,让网友产生了误会。实际情况是我在北京电视台《档案》栏目担任主持人期间,讲述最多的就是南京大屠杀系列,从录音录像图片到文字档案,接触了大量一手的详实资料,所以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对日本侵华的暴行,我应该比大多数网友更有切肤之痛。这在我之前的微博里也不止一次表达过,如果网友质疑我的动机的话,可以去参考。我认为对待一个民族历史伤痛的态度应该是正视它,了解它,甚至是研究它。我痛恨一个敌人,并不妨碍我要了解它,是为了比它更强大,最后战胜它。

笔者:您的父母都是老一代革命军人,您可以说是根正苗红,当时有人说您是“精日分子”,在微博上您没有继续做解释吗?

赵立新:当时我瞬间就被扣上了‘为日本人洗地、不爱国、甚是卖国贼’的各种帽子,网友情绪很激动,铺天盖地的,我当时已经懵了,感觉自己捅了马蜂窝,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也不敢说了。当时就发了一封道歉信,希望大家能心平气和,冷静下来,这完全是误会。我也没有组织好语言,所以产生了误会,是我的责任。

笔者:风波之后这一年当中您都在做什么?

赵立新(沉吟了一下):这件事情确实对我的事业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但从积极意义上看,它让我能够真正停下来,能够静下来反观这么多年走过的路,觉得自己一直只知道往前冲,真的会出问题。反思一下,认识到自己性格上确实有一些缺陷,有需要改变和提升的地方。公众人物也确实需要谨言慎行,这次是个教训。但是说我不爱国,卖国贼,这我实在无法承认,也无法接受。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不是。

我还是对未来充满希望,还在尽我所能持续地参与一些公益活动,包括对搜狐焦点基金先天性心脏病儿童的捐助,杨澜“爱的启蒙”艺术基金下面对六个学校的捐助,包括这次抗击疫情我也对武汉进行了定向的捐款捐物。拍完的两个电影在做后期,同时也在筹备两个话剧,我还开了自己的公众号,做书和电影的推荐。

同时我也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陪伴家人,陪陪孩子,之前真的亏欠太多。以前总想我只要把事业搞好,给家人好一些的生活条件,就是爱他们,孩子很久见不到我也是理所当然。现在我才真正地明白了,孩子更需要的是我的陪伴,他们其实并不需要太多。过去的这一年我最投入精力去做的,就是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