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新丽传媒商誉计提损失,影视行业的告别与重启

来源:网络    作者:      2020年07月21日 16:52

导语:

  文 | 浮萍

        该来的总会来,新丽传媒的商誉减值完全在预料之中。


        今日阅文集团发布公告称,其2020年上半年将由盈转亏,主要原因是新丽传媒受影视行业深度调整+新冠疫情黑天鹅影响业绩未达预期,造成阅文集团计提新丽传媒商誉减值37-47亿元。


\


        这样的事情放在影视行业大背景来看,似乎是一种必然。

        2018年爆发税务风波之后,整个影视行业逐渐走向调整,逐渐消化2018年以前行业狂飙突进带来的部分泡沫,商誉减值就是其中议题之一,2019年以来华谊、万达、华策、慈文等头部影视公司陆续计提损失,如今最后一家头部公司新丽传媒也即将完成计提损失。

        这意味着一个影视行业并购时代的彻底结束,内容精品化新发展阶段即将如同电影院一样重启。

   ▼ 商誉不是洪水猛兽疫情之下行业普遍亏损 

        虽然新丽传媒的商誉问题给阅文集团带来了一定的损失,但是套用资本市场的一句经典名言“商誉不是洪水猛兽,应该理性看待”。

        所谓的商誉是指能在未来期间为企业经营带来超额利润的潜在经济价值,本身也是企业整体价值的组成部分。通俗意义上来说可以理解为购买企业投资成本超过被合并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的差额。 2014年到2017年期间影视传媒行业成为资本市场最受欢迎的板块,因此投资并购异常活跃。资料显示,2015年A股市场有近90起标的为影视类的并购事件,加上港股的并购案例,累计近百起。


\


        由于影视行业轻资产、重人才的特殊性,不论是头部影视公司的行业整合性并购还是其他行业跨界并购影视公司,都积累了巨大的商誉。文娱商业观察初步统计发现,华谊兄弟2017年底商誉为30.47亿元、华策影视2018年底商誉为13.2亿元、万达电影2018年底商誉为95.6亿元。

        2018年以来影视行业经历了深度调整,众多影视公司的业绩都不甚理想,因此发生了集体性的商誉减值导致亏损。其中华谊兄弟2018年、2019年分别因为商誉减值亏损10.93亿元和39.6亿元;万达电影因并购万达影视2019年商誉减值致整体亏损48.46亿元;华策影视商誉减值导致2019年亏12.95亿元。 


\


        本来就处于深度调整期的影视行业,又遇上了疫情黑天鹅而陷入停摆状态。电影院上半年无法复工、剧组停拍等综合原因,导致2019年上半年影视行业业绩集体低迷。从目前仅有的几家公布的上半年业绩预告来看,万达电影亏损超15亿元,金逸影视亏损3.1-3.9亿元;而电视龙头公司慈文传媒也处于亏损状态。

        如果从这个大框架出发,新丽传媒2020年的商誉减值和阅文集团上半年的亏损就相对容易理解,符合行业大趋势。 

 ▼新丽传媒价值重估仍是一家TOP级别的优质公司 

        新丽传媒的商誉减值,最主要的是业绩不达标。

        2018年10月,时任阅文集团联席CEO的吴文辉和梁晓东,以不超过155亿元的价格完成对新丽的收购,新丽传媒承诺2018-2020年连续三年的净利分别不低于5亿、7亿和9亿,总体共计21亿元。但是近两年影视行业调整不断导致新丽传媒2018年和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3.24亿、5.49亿元,没有完成承诺的业绩。 

        由于当时收购支付分为4部分,即收购时支付总价的40%;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业绩完成后将分别支付20%、20%、20%,因此新丽传媒在没有完成业绩承诺的情况下,会扣减相应的金额。 


\


        根据阅文集团的公告,2018年新丽管理层的获利计酬代价由20.42亿元減少至11.88亿元。即新丽传媒在2018年获益直接减少了8.54亿元,2019年则减少7.88亿元,两年共减少超过16亿元。 

        可以肯定的是2020年新丽传媒也将难以完成业绩承诺,这意味着新丽传媒的最终收购价格将会低于140亿元,这样的估值对于头部影视公司新丽传媒来说,依然是被低估的,换句话说阅文集团依然是超低价并购。 

        文娱行业观察此前统计了12家A股主要影视公司的2019年净利润排行榜,发现新丽传媒5.49亿元的净利润可以进入TOP3行列,仅次于2019年表现异常亮眼的光线传媒。 


        但是从市值方面来说,光线传媒总体市值已超300亿元,就连亏损的华策影视市值接近150亿元、万达电影市值也超过300亿元,综合比较下来新丽传媒依然是一家优质的影视头部公司。 

▼生态联动升维阅文集团看中新丽传媒长线价值

        新丽传媒成立以来为行业贡献了诸多爆款作品,尤其是2019年更是拿出了《庆余年》《芝麻胡同》《精英律师》等多部剧集,都取得了口碑与收视数据的双丰收。


\


        这样的一家拥有优质内容制作能力的公司,与阅文集团的互补性非常强。 作为国内网络文学行业绝对的一哥,阅文集团旗下810万网络文学作者创造了1220万部作品、 覆盖200多种内容品类,客观上已经成为泛娱乐产业的“IP宝藏库”, 已成功输出《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全职高手》《扶摇皇后》《将夜》《庆余年》等大量优秀网文 IP ,并改编为动漫、影视、游戏等多业态产品。


\


        相对于仅仅输出IP的浅层参与,阅文集团更想打造的是从IP孵化到改编制作、长尾价值开发的一整套IP开发机制。 

        这也是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的出发点和动力。因此即使当时收购的时候有争议,但是原CEO吴文辉依然看好双方协同价值。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收购后,阅文集团与新丽传媒的协同性越来越强,《庆余年》就是双方共振的绝佳案例。

        在这部剧集的开发过程中,阅文不仅仅是一个IP提供方,而发展为“授权+联合投资/制作+自制”,加强了自己在内容生产上的话语权和对IP的掌控力,并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作品挑选及改编操作体系,最终双方携手打造了2019年的爆款之作,一改男频IP改编近年来的颓势。 

        伴随着今年4月底,阅文集团的新旧管理层更迭,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出任阅文集团CEO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总裁和执行董事。在遭遇合同风波后,新管理层面对网文行业发展20年常年累积的法律和商业问题集中爆发,一个月内推行改革推出单本可选新合同,也一并发布了多项举措严打盗版等组合拳,被视为是对平台与作家权责对等的一次行业变革。 很快,多位白金大神和大批作家选择回归阅文,一份旧合同引发的轩然大波才得以平息。经此一战,程武带领的新团队无论在举措力度还是处理速度上都受到好评,阅文股价也在换帅后翻了一倍。如今,上任不到三个月,新管理层又面临盈利预警和新丽商誉减值等严峻的经营挑战。

        不过,程武也在5月《给腾讯影业、动漫内部公开信》中说表示,“我将会进一步在各个维度推动腾讯动漫、腾讯影业、阅文集团及新丽传媒,以及更大范围内腾讯体系下不同业务之间的深度结合与联动。” 

        阅文正在加速融入腾讯新文创生态,创造网络文学价值拓展的新阶段。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