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数字经济潮流来袭 既要强监管又要稳创新

来源:互联网    作者:      2021年02月25日 18:04

导语:最近,互联网大厂程序猿们纷纷在关注一个新重点

最近,互联网大厂程序猿们纷纷在关注一个新重点:“适老化”。简单来说,现在社会老龄化问题突出,所以互联网产品也要充分考虑到老年人的特点和需求,让他们也能方便使用。

还记得2019年的冬天,新冠疫情刚刚肆虐,健康码快速普及,但有年迈的农民老大爷因为不会使用手机设置而被迫步行几百里,这样的新闻着实让人心酸。适老化说明,时代在进步,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服务越来越人性化。

适老化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互联网带来的数字化潮流已经不可阻挡,真真正正在深入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

另一方面,最近关于互联网平台经济的争议也很多,互联网公司大了,掌握了那么多用户信息,该如何规范它们来保护消费者呢?

互联网技术让生活更便利

现在很少中国人出门会带现金,钱包早成为新式古董。因为移动支付太便利了,有位法国小哥哥离开中国时候还直呼,请微信快到法国去。

买东西上淘宝、拼多多、京东,甚至买菜都可以不出门,吃饭可以外卖送上门,中国的消费市场在互联网经济不断创新下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疫情期间,即使是前段时间饱受争议的社区团购这种新业态,也在武汉等许多城市,帮助居民大大解决了菜篮子的日常需求难题。

互联网企业的技术创新和投入,为这些便民服务提供了强大的支持。中国互联网在人口红利基础上,创新了先进的连接服务和商业模式,也一定程度上带动了5G通信、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

疫情期间,健康码和防疫行程卡快速覆盖了超过10亿人群,成为中国防疫抗疫的重要助手。相比国外防疫还要靠人工筛查、人员管控,中国人民靠手机扫一扫二维码就可以快速通行,不知道节省了多少时间和效率,怪不得中国是率先在疫情期间经济复苏的国家!

这背后,离不开阿里、腾讯等互联网企业的技术投入。仅仅在微信小程序上,健康码累计服务用户超8亿;防疫行程卡累计访问用户达5.5亿。能够在微信上实现健康码登记,很多人都大呼方便。

在许多行业,互联网产品和工具也帮助了不少中小微企业在疫情中快速复苏。比如拼多多在“年货节”期间发放了30亿红包加码农产品补贴,帮助很多农产品能够不受疫情影响,获得更好的销量。就连一向不做电商的腾讯,也在去年大力推广了微信小程序平台,很多商家在小程序上注册了官方旗舰店,只要用户下单就能送货上门,真正的实现一站式服务。

这些线上的生意模式可能长久存在下去,为商业持续带来收入。一句话,数字时代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和工作。

警惕平台经济的“另一面”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便利,也成就了许多大企业,在我们越发以来这些技术和大平台的同时,行业规范和监管成为另一话题。

欧洲的一项法案中提到,大数据时代,互联网企业要做好守门人的特殊角色。

去年以来,“互联网反垄断”在国内经济生活领域被热议。某大平台因涉嫌“二选一”被调查,关于“大数据杀熟”、“平台偷听”的话题也受到关注。

有网友反映,刚跟朋友说了什么商品,打开购物软件,“猜你喜欢”的推荐就已经出现了,让人诚惶诚恐。也有人特地观察了某生活软件中的商品价格,使用软件频次较多的用户看到的价格反而会偏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时建中在接受媒体采访中提到,互联网经济领域的垄断、不正当竞争、侵害消费者权益等现象不断增多,对市场经济秩序带来新冲击,对市场竞争和创新乃至市场监管都构成新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所谓平台经济是指在互联网等虚拟数字空间所产生的交易活动等经济关系,对电商类平台的指向性更强。从一段时间以来监管动作来看,目前的反垄断的重点主要聚焦在和消费者购买行为相关的互联网交易平台上,社交、内容类平台涉及的较少,当下反垄断的明确指向在于消费者权益的保护。

现在《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出台了,在政策层面对我国数字经济领域中的反垄断问题做出了针对性的规范,其中对“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问题的监管都有相关指引。

相信随着监管的完善和跟进,这些大企业的自我约束也会增加,在使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过程中,获得便利的同时,普通用户和消费者利益会得到更好的保护。

反垄断要保护创新

现在还有一种非理性的观点认为,企业规模大、市场份额占比高,就有可能涉嫌垄断,这种一刀切的想法其实也不可取。

无论在美国还是欧洲,对垄断的也界定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例如是根据市场份额来认定还是根据最终的行为结果来认定在学界争论多年。但有一点是简单的共识,就是反垄断关注企业行为是否伤害了消费者利益、是否影响了公平竞争。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曾发表文章提到,“我们一方面要鼓励竞争、防止恶意的垄断,另一方面也要用动态的眼光去看待数字创新中的回报收益的问题,不能为了反垄断而误伤创新。”

也就是说,不合理的一刀切的反垄断论调可能会抑制企业创新,消减其发展动力,最终更不利于民生服务。

彭文生还强调,要将研发投入强度作为评判企业垄断是否合理的重要指标。

还有专家提到,要秉持包容审慎理念下的依法监管原则,以保护创新为政策目标,避免从不监管、松监管的极端,走向过度监管、过严监管的另一个极端。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张工在谈2021年市场热点问题时提出,要支持各类企业创新发展,支持平台经济健康规范发展,平等对待所有市场主体,公平公正开展执法,保障各类市场主体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时他还强调,“既要注重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实践,又要注重构建维护公平竞争的长效机制。”

整体看来,鼓励企业和行业的创新发展和公平竞争,为消费者和国民经济带来更多创新成果才是国家开展反垄断的最大初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