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有信科技创始人林少章独家分享:当企业全渠道数字化遇见低代码

来源:互联网    作者:      2021年04月25日 13:44

导语:

大家上午好,我叫林少章。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当企业全渠道数字化遇见低代码》,去年阿里“宜搭”的出现炒热了低代码。今天,我将根据15年的从业经验,跟大家聊一聊低代码如何赋能企业数字化变革。

我本人拥有15年的互联网研发经验,10年的互联网企业服务经验,做过乙方也当过甲方,2006年毕业后,加入了微信张小龙的团队,先后担任腾讯企业邮箱、企业微信前身-微信企业号的技术Leader。2015年,我从腾讯离开,进入了一家拥有100+连锁门店的生鲜企业做CTO。

有信科技创始人/CEO 林少章

当我还在微信的时候,对于整个微信私域流量的变化产生众多思索,从而促使我萌生了创业的想法,想赋能企业的全渠道数字化升级。于是,在2018年就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创立了有信科技,并在去年获得了金沙江 A轮融资以及今年年初获得金沙江和凯泰的A+轮亿元级人民币的融资。

为什么说想助力企业全渠道数字化发展呢?

纵观中国企业的生意变化,可以发现在过去15年间,历经了多重商业模式的变革,从传统的线下流量到去中心化电商的流量,再到线下线上流量的交融。无论是基于微信社群出来的微商经济,在此之后的新零售,抑或是这两年特别火的社区拼团,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面所有的商业形态本质上是一个数字化的商业形态。这些商业形态的出现也带火了许多新兴词汇,像我们熟知的O2O、B2B、B2B2C、S2B2C或者C2……如果没有数字技术的发展,没有让业务在线,那这里面所有的商业平台都不复存在。因此,我认为商业模式的变迁或者流量的变迁,本质上是渠道的变化。商业模式的迭代,也意味着企业数字化变革是大势所趋,这就是为什么有信科技要做企业全渠道数字化。

但在中国这么创新的商业环境下,企业的经营变化多样,企业的全渠道数字化也面临种种困难。如我们刚刚提到的O2O、社区拼团,它的操作方式实际是千差万别的,对于企业来说,很难快速去跟上这种变化。那么,过去企业的数字化是怎么做的呢?

第一种:传统软件外包的方式。在我们创业的三年间,遇到的很多老板及CIO,他们都有相似的困境——“我们跟软件方合作项目,想做企业数字化。但我们等了4个多月才拿到手,却发现还是个半成品……”这期间暴露的直观问题是软件方根本不懂得企业的业务,基本上 CIO就是一个产品经理,开始是“我说什么你做什么”,最后变成“能不能把代码给到我们,让我们进行一定的修改。”我写了10年的代码,我非常清楚,程序员最怕的是改别人的代码,所以这基本上不太现实。

于是第二种方式应运而生——自建团队。

在中国的 IT普及之后,很多企业都建立了自己的IT部门,我们之前合作过的企业在刚接触之时,就已经有30多个人的IT团队。规模看似不算大,但一年也几乎耗了他1000万的成本。很多不同的业务方给过来很多需求,但仍然是跟不上企业的变化和发展,这里有很多CIO相信应该是深同感受。

另外一个更致命的问题是企业IT团队的管理成本是最高的,我们和一个行业头部企业的CIO了解过,他们有一个几百人的IT团队,每年的流失率却高达50%。包括我们服务的客户,其中有个服务两年的客户,服务到我们项目孵化的时候,他这个团队已经换了一波人。

第三种方式,就是购买成品的SaaS或者是找国外的大厂商。但首先,成品的SaaS公司它有它自己的毛病。虽说成本低,但是它的诉求是相对固定的,很难跟得上企业的发展。最近我们公司刚采购了一个HRM系统,而且是行业里面最领先的HR厂商之一。我认为HR系统已经发展超过10年的时间,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当我们采购下来之后,发现我们公司的绩效管理竟然不能够被满足。钱你已经收了怎么办呢?他说可以给你改。然后一排期排到三个月后,我们这两次的绩效考核就跟不上了。

再说到找国外的大厂商,在过去的30年期间,ERP为代表的厂商推动了全球信息化发展。我们合作的一个客户,他在跟我们合作之前已经找过我上面说的各种方式,当他联系到国外的大厂商,得知服务期限3到5年的价格是1.2亿到1.5亿。试想在中国有几家企业能够去接受这样的一个价格体系呢?后来,这个客户选择了和我们合作,我们用了一年时间,让他整个企业的全渠道数字化在线。

那我们是如何帮企业做全渠道数字化的呢?

下面给大家看一个美妆类品牌的案例,叫三草两木。这是一个10年的国产品牌,他经历了中国过去10年最丰富的渠道变化,从最早的天猫京东开始电商,到后来的微商出来之后,他们也做微商,到这两年他们开始全力推门店体系,他们的门店现在已经超过4000家。现在的抖音快手,他们也做,整个渠道体系非常的丰富,它的业务诉求也非常地丰富,而且在接触过程中,三草两木几乎每三个月到半年都会有新的业务想法提出来。

我们的系统上线之后,把它原有的所有系统几乎替换掉,整个切换是非常顺利的,而且它所有业务数据全部汇集到总部。今年他们举行的一场开门红活动中,5分钟内,GMV超过了数千万。在这个案例中我们仅用了别人1/10的价格体系,就完成了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

下面,我们来聊一下低代码,低代码在学术术语上,有人把它叫做APaaS平台。刚才我们也提到,其实低代码这个词是去年阿里“宜搭”提出来之后,把整个行业炒得非常热,我们公司成立之初就是做低代码平台。

为什么我们会选择这个方向?

在过去的十年期间,作为传统大厂,我看到很多乙方服务商到最后他们都陷入了一种困境:由于企业外部市场时刻都在变化,很难真正去满足企业与之对应的诉求变化速度。所以我们在找,到底有什么样的方式能够快速的去满足企业的变化。

期间,我们接触了多种先进的理念,才把APaaS作为我们创业方向,并且专注于企业外部数字化中的低代码。对比刚刚提及的三种方式,低代码的优势,体现在交付时间、成本方面,还有能够持续的去跟进企业的诉求变化这三大点。

这里我们分享一下有信云的整个产品矩阵,以及有信云是如何构建整个企业的全渠道。首先在上面的客户触点。目前已经打通了小程序、公众号H5、安卓/iOS APP、企业微信,以及抖音与快手等全线数据链条,这里面的所有数据、链条是可以根据企业不同的业务诉求变化的,且甚至同一业务,你在小程序的诉求与在APP的诉求都可以完全不同。

目前,已经支持了全渠道分销体系、全渠道门店体系、全渠道经销体系,以及快抖通(打通公域平台)、企微通(利用企业微信去做销售人员或导购人员的MOT管理)、服务通(企业的现场流程在线化)。有信云OCD(omni channel digitalization)的根本意义是把企业的人、货、钱、场、单,以及营销、内容进行全面剖析,并用隐形化的方式无限地去支持企业变化诉求。

在更底层,我们已经研发出了8大引擎,包括了最早大家提的表单引擎与流程引擎,以及到我们的规则引擎、数据引擎、结算引擎……这里是指对所有业务板块的预先布局,以引擎化的方式支持一定的低代码,或者二开我们自己的专属代码。在 API平台上,有一些厂商本身是我们的服务商,在听到我们平台后希望和我们合作,表示原来的开发就不再往前继续做了,而是用我们这边的平台做地基进行二次开发,来满足他在整个行业里面的业务需求。

一个企业最大的成本是什么?

前阵子元气森林特别火,它的创始人分享了一个观点:企业最大的成本,不是人工成本,也不是原材料成本或者其它,而是决策成本。老板他的关键性决策将可能影响整个企业未来一年两年甚至到三五年的发展。昨天,我与石头科技董事长进行了一番交流,对此,他也表示:应该去想怎么样做对的事情。

所以,我们认为企业最大的成本是决策成本。但因数字化的过程困难重重,很多企业在决策的时候会发现它的数字化跟不上变化。就像前面分享者所提到的,说要加一个字段,要整个IT部门花费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加。三个月,夸张了点,一般来说是需要一个月或者一个半月。但是在低代码的方式之下,你要加一个字段,只需要一秒钟。因为企业的所有数据是元数据化,所有的商品的字段都可以根据自己的诉求去调整。

我们服务过的很多厂商,它不但加字段不行,减少也不行。这时,低代码的价值就显现出来了,它可以快速地、柔性地支持客户的诉求变化,并且能够大大降低企业数字化决策成本。老板只需要深入思考要去做怎么样的数字化进程,而如何落地就交到我们这样的专业公司去执行。因此,当老板有新的想法的时候,就能快速的把这个想法落地。

云服务的本质是互联网。比如,从商业模式的角度去看,SaaS的本质是订阅制;从SaaS运营的角度去看,SaaS的本质是客户成功,因为只有客户获得了成功,才会持续订阅。但是我认为SaaS的本质是互联网,所谓的订阅制和客户成功机制,都是建立在互联网这一基础上。利用高效、透明、极致的互联网基因,SaaS模式可以有效降低外部交易成本和内部管理成本。

所以我们组建了一个纯正的互联网团队,请允许我借此介绍一下我们的创始团队。我是在腾讯呆了10年的研发,做成过腾讯微信的两大to B产品,产品的主负责人。

总裁冯卫钊,曾服务过立白、美的、拉芳、无限极、颜如玉等行业领袖企业,拥有15年大客户市场营销经验,深度理解新零售的玩法。

COO孙晋侯,曾是滴滴的25号员工及首个产品经理。过去中国互联网,能够让企业的业务在线,就是美团和滴滴,晋侯有着丰富的产业互联网经验。

CTO黄伟,拥有15年的互联网技术,曾任腾讯和YY的架构师,擅长海量用户业务建模和技术架构,具备存储系统资深经验。

产品副总裁郑秋明,拥有10年的互联网产品经验,及腾讯电商和微信支付产品经验,曾任考拉先生和加推的CPO。

我们邀请了大量的行业大咖组建了顾问团,像前立白的CIO朱建明老师,百果园CMO沈欣老师、及家具、奢侈品等行业专家。他们将自己的经验、专业性赋能给有信科技,让我们的产品更好的赋能企业数字化变革。

有信科技笃定的是长期主义,过去合作的客户基本都成为了一直合作的长期伙伴。有一家合作的公司,从最开始只有单一的渠道,现在几乎覆盖了所有渠道,当他们有新的业务方向之后,数字化也跟我们产品合作。

我们相信好的产品会说话。其实今天是我第一次公开的分享,在这之前我的所有精力,包括我们团队的精力都是放在怎么样去打磨好产品,怎么样去理解客户。 我们的研发团队花了大量的时间做了无数调研。研发是一个艰辛且短期内很难有回报的事情,但是我们坚定长期主义,也坚信这件事是有巨大价值。

在中国未来5到10年一定是一个数字化的时代,所有的企业都将成为数字化的企业,不然将会被飞速发展的社会淘汰。

最后我分享一个观点,我们刚拿了凯泰资本融资时,凯泰资本董事长徐永红跟我说,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我投资你只要求你不要赚钱,我可以帮你去准备10亿美金一起来投入这个行业。在此,我号召我们的同行以及甲方的CIO一起来进行企业数字化变革,让中国的数字化再往前走一步,感谢大家。

(中国消费品CIO峰会演讲实录)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