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行业焦点:鸿蒙HarmonyOS下的精准投放与流量反作弊

来源:互联网    作者:      2021年06月04日 13:37

导语:

北京时间2021年6月2日华为官方正式发布了鸿蒙Harmony(下文简称鸿蒙)OS2.0。

伴随着鸿蒙OS2.0的发布,移动终端领域iOS和安卓两大系统并存的时代将结束,取而代之的将是iOS、安卓、鸿蒙OS三足鼎立的局面。



*图片来源 华为官方网站

鸿蒙初开,未来已来

鸿蒙OS2.0之所以受人关注,不仅因为是国人骄傲,从此结束了国内没有操作系统的历史。

更重要的是,与安卓、iOS比起来,鸿蒙OS2.0是一个布局更全面更加面向未来的系统。

为什么这么说呢?十几年前iOS和安卓把手机带入了智能时代,引领了时代的进步,但同时也受到时代想象力的局限。

它们始终只是一个在移动端设备的可以接入互联网的单机操作系统。而鸿蒙是一款全新的、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创造一个超级虚拟终端互联的世界。

将人、设备、场景充分链接在一起,将消费者在全场景生活中接触的多种智能终端实现极速发现、极速连接、硬件互助、资源共享。用最合适的设备提供最佳的场景体验。

不难看出,鸿蒙OS的生态布局和前瞻性正在创造“新未来”。

这么说可能有些抽象,我们可以具体想象一下什么是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

以最简单常用的手机App“闹钟”为例。

在iOS、安卓时代各种“闹钟”也是花样百出,但无论什么花样都只是个手机上的闹钟而已。鸿蒙OS中的闹钟可以做到什么体验呢?

首先,鸿蒙OS是一个可以适配多种终端形态的操作系统,也就是说不仅仅是手机、智能手表包括各种大小家电甚至智能插座都可以适配鸿蒙OS。

第二,鸿蒙OS可以实现不同的终端设备之间的快速连接、能力互助、资源共享。

第三,鸿蒙OS可以实现一次开发,多端部署。

让我们回到闹钟App的话题,但这次它不仅仅是一个手机里的应用了,它分布在用户的手机、手表、电视、电灯和微波炉里。

晚上睡觉的时候,你跟手机或手表说一声:“我要睡觉了,明天早上6点叫醒我”。然后,电灯里的闹钟就逐渐把灯光调暗直至你熟睡后关上。

第二天早上6点,电灯和电视自动打开,光亮和声音把你叫醒,你去洗漱,微波炉里自动开始加热你的早餐。这么看来,鸿蒙OS下的闹钟App和iOS、安卓时代的闹钟是不是已经完全不同了?

我相信作为互联网从业者的同学还可以把闹钟的体验做的更加全景,也可以让更多的App在鸿蒙OS里全景化。

到那时候,我们回想现在的生活方式会和现在我们回想十多年前没有智能手机时代的生活方式感觉是一样的:我们的生活方式跨时代了。

所以说:“鸿蒙初开,未来已来”!

二. 鸿蒙时代的机遇与挑战

对于鸿蒙OS来说,首先需要应对的挑战就是如何建立手机App生态,从而让终端用户广泛的接受并使用鸿蒙OS。

鸿蒙OS如何应对这一挑战?随着6月2日鸿蒙OS 2.0的正式发布和对华为手机逐步推送升级,谜底已经揭晓:鸿蒙OS可以全面兼容安卓App,升级到鸿蒙OS后原安卓用户使用App完全不受影响。

众所周知,无论是互联网时代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底层逻辑都是流量获取与变现,而广告是流量变现的最主要手段。

因为免费的网站或者App可以通过广告变现,才会形成对终端用户免费试用为主体的互联网生态圈。

那么鸿蒙OS时代,广告行业又会面临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呢?

首先是生态模式的变化会带来广告模式的变化。

具体的说就是从单一的手机App过渡到全景多终端的App后,应用可搭载、可传播的途径也变成了全景化的。

就像短视频流行后催生了视频广告的发展一样,全景化的应用将催生新一轮的广告行业变革。

我们再回到刚才那个闹钟App的问题,如果想要通过广告变现,以前只能在闹钟App上开一些开屏、插屏、Banner等广告位。

由于应用功能比较单一,界面也不会太多,意味着广告位极其有限,多了还会严重影响用户体验。

鸿蒙时代的闹钟就可以把广告放在所有声有影的地方,而且还可以结合具体的场景播放广告,甚至直接延伸到更多场景。

比如:在早上电视叫醒你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播放个广告并问问你是否需要一杯咖啡送到公司呢?我想这样的广告效果会比在闹钟App上弹出一个咖啡的图片好的多吧?

当然,机遇总是与挑战并存的。要想迎接鸿蒙时代的机遇必须要先接受新时代的挑战。我们看看都有哪些新挑战:

1、广告物料的复杂化:

显而易见,全景化的广告需要全景化的物料,广告物料的制作成本会大幅度上升,这就像图片广告发展到视频广告后制作成本上升的道理一样。全景广告不仅需要物料形式的多样化,还需要多个物料在多终端播放时机的配合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2、广告系统和广告协议的进化:

比起视频广告来说,全景广告物料的制作可能是个更加精细的工作,尤其在各个终端播放的时机上产生了一个新的可优化维度。这就要求广告系统和广告协议进一步进化,将多物料多终端播放时机纳入协同和协议的范畴。

3、精准投放仍然是效果的基础:

无论广告形式如何进化,精准投放仍然是保证效果的基础。那么传统的通过设备ID定向广告受众的方式在鸿蒙OS中是否继续可行呢?

鸿蒙OS已经不再提供类似之前IMEI、OAID这类设备唯一定位符,取而代之的是NetworkID、DVID和UUID三个ID,而这三个ID无一是设备唯一标识。那么我们如何保证精准投放呢?这里先卖个关子我们后面详细说明。

4、避免更疯狂的假量:

从报纸、杂志为主导的平媒体时代到互联网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虚假流量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事实上是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广告技术的复杂化,造假者越来越猖狂,虚假流量愈来愈泛滥。按照这个规律来看,鸿蒙OS时代的虚假流量大概率会只增不减。

如何避免虚假流量的侵害,让场景广告真的更加有效将是鸿蒙OS时代的最大挑战。

三. 鸿蒙时代如何摆脱无效流量的影响

互联网广告行业长期受到虚假流量的侵害,随着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广告平台开始为自己的广告平台构建流量反作弊功能模块,在不同程度上抵御虚假流量。

但是,流量反作弊系统的建立是一个投入大,专业性强且需要大量横向数据对比的工程。

因为近几年行业格局变化很快,广告平台本身需要不停的发展和进化,就已经要投入很大的精力和财力,这种情况下很难把反作弊做到位,并且无论业务规模多大,仅凭自己一家的数据无法做到横向对比,这个基础就注定了无法将流量反作弊做彻底。

于是,一些第三方数据公司加入了虚假流量反欺诈的大军。利用自身的数据优势和建模能力各自推出针对广告行业的反作弊、反欺诈产品。

但从实际的使用来看,这些产品的设计者对广告行业了解精深的寥寥无几。

推出的反作弊、反欺诈产品要是基于设备ID或者IP库进行流量反作弊,或者就是在广告活动完成后再检验哪些曝光、点击、转化是假的。

无论是基于设备ID或者IP库的流量反作弊还是基于广告活动之后的反欺诈其实都不太适用于广告行业。

首先,基于设备ID是无法进行虚假流量反作弊的。

因为,现在都是基于程序化购买的广告,在广告请求时很容易使用真设备ID去制造虚假流量,事实上稍微经验丰富一些的流量黑产就是这么干的。

所以,基于设备根本ID很难杜绝虚假流量。

其次,基于IP库的反作弊产品效果就更需要打个问号。

IP的动态漂移性本身就让IP库准确很有时效性,IP库本身都无法保证准确性,怎么能直接对抗黑产呢?

当然,对付IP库用来对付一些作假做的很粗糙的情况还是很有效的,比如直接用服务器机房IP当广告客户端IP发送过来。

但能这么做的其实也就是一些“小作坊式”的黑产,真正专业的流量黑产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小作坊”其实也没有多大危害,真正造假大户是那些专业的黑产团伙。

最后,说一下广告活动完成后的假量检验。

这种方式先不说准确与否,就算是被检验出来假量,广告商要找媒体去核减或者议价本身就是不容易的事情,对于大多数广告平台来说也不能怪罪媒体,核减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

说到这里好像有点儿绝望,难道整个行业就真的对虚假流量就没有办法吗?当然不是。

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注定是变革的十年。

2021年华为公司发布了“鸿蒙OS”发布将会逐步把互联网带入下一个时代。在流量反作弊领域,智慧易科技在2021年初发布了“净量引擎”。

“净量引擎”是一款全新的面向实时流量反作弊的产品,依靠多个基础数据源及很多客户的原子级广告数据横纵双向数据建模,全面实现在事前防御虚假流量,防假祸于未然。

“净量引擎”作为过滤广告假量的产品,早在年初就开始研究并筹备如何面对未来鸿蒙OS进行流量反作弊,并于“鸿蒙OS 2.0”发布同期支持鸿蒙OS。

“净量引擎”会逐步把广告行业带入一个 “没有假量” 的时代。

四. 鸿蒙时代如何进行精准投放

前面说到鸿蒙OS没有设备唯一标识,取而代之的是NetworkID、DVID和UUID三个ID,那如何实现精准投放呢?

我们先看看这三个ID是什么?

8 NetworkID:

NetworkID网络设备节点通信标识符,是分布式软总线提供的一种非永久性标识符。主要用于业务调用分布式能力时,标识分布式网络内的设备节点。不同App在同一时间获取到同一设备的NetworkID相同。

这个看起来好像可以当替代IMEI或OAID,当做设备唯一ID使用吗?

但实际上并不可以,因为NetworkID会在设备下线后清空或者设备重启后重置,这样经常会变动的ID只能作为未来鸿蒙OS下场景广告的标识(或组合其他数据进行流量反作弊),无法作为精准投放中人群定位的ID使用。

8 UUID:

UUID是随机生成的字符串,同一时空下所有设备生成的UUID都不同。应用在其生命周期内可以用该标识唯一识别相同设备。当应用卸载后该标识销毁。再次重新安装后调用获取UUID接口时会重新生成不同的ID。同一设备上每个App的UUID都将是不同的。

这个ID只能作为单个媒体内部的标签体系,无法实现跨App的联邦学习,其作为精准投放的ID作用实在有限,还不如App内部账号系统的ID有用。

8 DVID:

DVID(Distributed Virtual Device Identifier)分布式虚拟设备标识符。设备登陆了鸿蒙OS账号后,系统根据鸿蒙OS账号及应用程序信息生成分布式虚拟设备ID,即DVID。

应用程序可以根据DVID访问和管理分布式设备,具备类似管理本地设备的能力和体验。

同时,为防止其他应用获取当前应用数据(比如用户行为收集),DVID与鸿蒙OS帐号及应用程序信息强关联,在登录了相同鸿蒙OS帐号的分布式设备上,相同应用获取到的DVID相同,不同应用获取的DVID不同。

DVID看起来非常不错,不仅可以定位设备甚至可以定位的人。但相同账号下不同应用将会获得不同的DVID,这也意味着无法跨应用进行联邦学习,将使精准投放的能力大大降低。

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精准投放,就连转化归因都很难做到。事实上,不仅仅是鸿蒙OS,iOS14以后在iOS上也同样存在转化归因和精准投放的问题。

难道说真的无法延续广告行业一直使用的转化归因和精准投放了吗?

同样是2021年初,由工信部直属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合作智慧易科技研发的“卓信ID”可以彻底解决这个尴尬的行业性问题,使广告行业完全可以延续之前的精准投放和归因方法。

与此同时,“卓信ID”还具备设备和一定的流量防伪能力,结合“净量引擎”可以使广告投放在真实流量的基础上进行精准投放。

关于智慧易科技

北京智慧易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人工智能驱动营销增长的企业,我们的宗旨是“智慧简单营销”,通过应用大数据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让企业的营销更简单,让企业的增长更容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