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团油解决物流能源成本之困:让司机快起来,成本降下来

来源:互联网    作者:      2021年07月21日 16:23

导语:

作为年中的消费盛宴,618促销大战已经落幕,而物流运输的“战线”正在发力。在快递速度比拼的背后,是货车司机的奔波身影,也是依然残酷的物流江湖。

我们和一线物流人聊了聊,谈谈他们的工作和生存状况,以及所经历的618。

时间赛跑

这几天,全国都不约而同的开启了“蒸笼”模式,白天阳光炙烤,晚上闷热难当。刘俊陆顾不上炎热,马不停蹄的快速穿梭在路上,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把货物快速安全的送到目的地。

对于刘俊陆来说,每到电商大促的时候都是一次考验。虽然只做了三年的物流司机,但他的实际驾龄已经接近15年。刘俊陆是河北汉子,在他老家的村子里,四十出头的同龄人里有一半选择了司机这份职业。那时候司机的收入尚算可观,门槛也不高,很多年轻人把司机作为进城谋生的首选职业,刘俊陆也在同村人的带领下入了行。


图片1.png


开夜车的刘俊陆

在这之前,小到黄鱼车,大到重卡,他都跑过。孩子上初中后,作为单亲爸爸的刘俊陆想稳定下来,留更多的时间陪陪儿子。通过老乡介绍,在当地物流公司做起了物流司机,专跑北京到广州的路线,2000多公里,22个小时左右,来回两趟,做四休二。

物流司机的每一刻都是在和时间比赛,除了加油和必要的休息、吃饭、三急,几乎全程在路上,碰上618和双十一这些特殊节点,刘俊陆是没有休息的。为保证在规定时间内将货物及时送达,他日夜兼程奔波在运输途中。“你的身体、腰和你的腿,基本上就不属于你自己了,老是那一种姿势,精神一定要高度集中。”

除了路途的辛苦,等候装卸货也是一个考验。刘俊陆车上的配备很齐全,热水壶、小电扇、灭蚊拍一应俱全,他在车上安装了音箱,连上手机之后,在等待的时候,就可以伴随着音乐吼上几声。

货运路上的“夫妻车

和单打独斗的司机相比,夫妻车有它的优势。 张家林基本只和自己的老婆李沫一起跑车,孩子则在家里由长辈看管,这在业内往往被称为“夫妻车”。对比两个男性司机一同上路来说,夫妻车可以互相照顾。此外,在狭小的空间内,司机之间的性格很重要,夫妻间则没有那么多讲究,换班也可以更加自由。

今年的 618与往年不同更的是,沿袭了去年双十一的模式,在月初就先分流了一波,张家林夫妻俩的忙碌提前开始,他和妻子提前调休了两天,他们知道这又是一场硬仗。

李沫之前是一名公交车司机,刚开始开大车的时候,她觉得比公交车难开多了。货车的倒车方向几乎与公交车完全相反,视野也更受限制,这些问题和习惯都是在自己丈夫手把手指导下学会的。


图片2.png


张家林在驾驶室

李沫觉得,跑物流是获得不错收入和适当休息的一个选择,她现在的收入和张家林绑定,按照公司要求来,但也是之前开城市公交车的近两倍,值得他们一起去打拼。


图片3.png


张家林驾驶的货车

客户的时间要求很重要,但安全还是根本。有一次回程的路上,李沫有些吃不住,又想继续开一段,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也很疲惫,夫妻之间,需要体谅。但车过嘉兴,路上一辆侧翻的物流货车让她打消了强撑的想法,于是拐弯到服务区,和丈夫轮换休息。

第二天,物流货车侧翻的消息上了热搜,剁手的网友们纷纷哀嚎:自己的快递是不是就“物流未半而中道崩俎”?但至少,张家林和李沫两人因为小心谨慎,也不贪小便宜,出车过程中没出过事。

巨大的行业缺口与被挤压的生存空间

国家邮政局监测数据显示,今年“618”活动期间(6月1日-20日),全行业揽收快件超65.9亿件,同比增长24.24%,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84.16%。

电商的发展拉动了物流行业,物流司机存在很大的缺口,有专家预测目前货车司机的缺口至少在1000万人左右。但在货车司机的眼中,他们的生存空间已经是越来越小,生存的状况愈发艰难了。

根据统计,我国的个体货车司机占比达到70%以上,超过六成的司机都没有相应的保险,此外,70%以上的货车司机每天工作时间在10小时以上,40%的货车司机每天的工作时间在12小时以上。

通常,除了固定成本,他们的收益,取决于时间和油价两个维度。准时到达,自然皆大欢喜,如果迟到,就会遭受罚款;油费则是物流公司根据平均油价进行核算,根据路程给出一次运输过程的可承担部分,多出的地方,由司机承担。

“必须要两个人,不然容易被油耗子偷油。”开大货车经验丰富的张家林说,尽管物流货车的油箱容量相较而言没那么大,但是一箱子油也值个大几千。如果被偷,这些成本,不在物流公司允许范围内,都需要司机自己承担。

物流企业成本之困和自我破题

实际上,不仅是司机,物流公司也遇到了成本之困。刘俊陆所在的物流公司,是河北当地一家体量中等的企业。企业老总刘丰为人不错,对司机比较慷慨,在疫情期间,也勇于承担企业责任,2020年反而打响了名气。

疫情期间,刘丰每天都能接到电话,在省际运输、城际运输均暂停的战“疫”时代,调动车辆不光要获得政府通行证,还需要司机配合。复工复产后,刘丰也终于松了口气。物流企业也是服务行业,只有上下游产业都复产,它们才能跑起来。

刘丰的物流公司,日常成本不低。在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2021年物流企业营商环境调查报告》中,2020年一半的被调查企业收入规模集中在3000万-3亿元之间,占比50%;还有8.1%的企业收入在3000万以下。


图片4.png


而企业成本支出总体呈上涨局面。被调查企业中,成本支出与上年相比出现增长的占50.8%,超过总量的一半。


图片5.png


《基于大数据的中国公路货运行业运行分析报告(2017)》显示,公路货运的成本构成,主要包括轮胎费、维护费、燃油费、路桥费、人力、折损、纳税等方面,其中路桥费超过30%、燃油费28.4%。

成本中,路桥费全国统一,价格透明,避无可避,而油价则各地不一。另外,在物流行业,货物的量都是固定的,时间才是第一导向,人力成本之外,油价和路桥费是最高成本,要想节省又不克扣司机收入,油价是第一选择。

刘丰选择从油价下手,在公司内用油卡、ETC等方式降低成本。现在他也让司机装了团油App,“至少让他们知道哪里有便宜而质量有保障的加油站,时间和油价平衡还是要司机自己把控”,他自己则综合考量根据路线定下每次报销的标准。如果用油卡加油,单车年平均可节约燃油支出约3000多元,用团油App,一年甚至能省下来近一万。

作为80后,张家林夫妻他们对互联网并不排斥,甚至非常愿意和同事、同行分享:“我在团油找到个实惠的加油站,跑广州线的时候中间加油可以去。”

后记:在加足马力的同时,物流行业也面对着越摊越薄的利润,和越来越高的成本。后疫情时代,物流产业也面临着升级转型,和激烈的竞争,一线司机和中小物流企业的生存状况的改变至关重要。团油希望为司机和物流企业提供灵活、高效、优惠的加油服务,让运营车辆节省约5%的加油成本,促进车队整体利润提升30%左右,让物流行业快起来,成本降下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