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一切皆可盲盒:孙宇晨传递给商业太空旅游的机会

来源:互联网    作者:      2022年08月10日 15:14

导语:

导语:人类的商业活动还能到更高更远的地方吗?

      “没有更高的去处了”。

      这是《进入空气稀薄地带》里的一句话。人类要达到地球的最高处,当属登上珠穆朗玛峰。而征服珠峰活动的商业化运营,则是克拉考尔这老哥写成这本书的缘起。有组织、成规模的商业化运营服务提供了后勤保障,极大地降低攀登珠峰的门槛。寻求刺激是人类的天性之一,而人类趋利避害的另一个天性,则羁绊了大多数人的前进脚步。科学技术是钥匙,能解锁一道道难关。当科学技术以商业活动的方式运转起来,科技成果的转化才可以大规模惠及人类社会。于是,科学技术将冒险活动变成风险可控的探险之旅。而商业活动能把探险之旅快速变成坦途。北极、南极的商业化旅游项目早已成为旅行社的货架产品。

      人类的商业活动还能到更高更远的地方吗?

      早在2001年,美国富豪丹尼斯?蒂托就曾花费2000万美元搭乘俄罗斯的“联盟”飞船,在“国际空间站”上游玩了 8天,成为全球第一位太空游客。2002年,南非富豪马克·沙特尔沃思成为第二位进入太空的自费游客,也是非洲第一位进入太空的人。2005年,美国富豪格雷戈里·奥尔森进入太空,成为第三位自费太空游客。2006年,全球首位太空女游客、伊朗裔美国女企业家阿努谢赫·安萨里成为第四个自费太空游客。2007 年,美国软件工程师查尔斯·西蒙尼,成为自费到达国际空间站的第五人。2008年,美国电子游戏大亨理查·盖瑞特,飞往国际空间站的票价已经达到3000万美元。2009年,加拿大太阳马戏团的创始人与首席执行官盖·拉利伯特,成为到达国际空间站的第七位自费观光客。

      太空旅游的单人票价从2000万增加到3000万美元,阔佬们的钱多任性,催生出全新的商业太空旅游市场。商业运营就要符合商业规律,那种直抵空间站的高轨道飞行票价,显然太昂贵了,注定是少数人的游戏。地球亚轨道飞行无疑是性价比最好的太空旅游方案。

      2013年,就有荷兰的Space Expedition Corporation(太空探险公司)推出SXC太空旅行项目,对顾客的报价仅需要20多万美金,这是飞到离地表100千米的价格。还有飞至60千米高空的“低配版”报价,费用仅为10万多美金。当年SXC太空旅行项目招商路演后,小帅哥韩庚在联合利华旗下的“凌仕”男士品牌资助下,还获得过一张船票,还到NASA太空训练营参加过训练。尽管韩帅哥后来没有成行,但是商业太空旅游概念已在中国播下种子。

      去年,商业太空旅游是广受关注的事件之一。

      维珍航空的老板理查德?布兰森嫌经营民航公司不过瘾,干脆躬身入局,成立了维珍银河航天公司。其打造的“太空船二号”,于2021年7月,实现了亚轨道载人飞行。就在同一个月,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搭乘自家蓝色起源公司研制的New Shepard(新谢泼德)号运载火箭,也飞到了地球亚轨道上。或许不甘心比71岁的布兰森晚飞9天,贝索斯还带上了一位82岁的女飞行员沃利?芬克。

      维珍银河公司和蓝色起源公司先后完成的亚轨道载人太空旅行,向全世界展示了太空旅游行业的巨大吸引力,标志着太空产业进入新的快速发展阶段。而错过与贝索斯同行的一位青年华人,则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他就是Justin Sun。在中国,我们叫他孙宇晨。

      “孙宇晨”这三个字,或许是小众范围的“明星”,也或许是人们闻所未闻的“生僻字眼”;但这一切都不重要,无论他的过往身份是格林纳达常驻WTO代表、特命全权大使,还是波场TRON的创始人,在今天“商业航天”的世界里,他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太空旅游”的参与者。

      2021年底,蓝色起源官网公布的消息显示:孙宇晨以2800万美元中标,获得了“新谢泼德号”火箭的首飞资格;而因行程冲突,孙宇晨虽错过了与贝索斯同乘“新谢泼德号”火箭的机会,但却将其发展成了带有科普性质、普通人也有机会参与的一场名为“星辰大海”的“太空旅游”体验。在孙宇晨发布的Twitter中,他也公开表示,将会邀请5名乘客,与他共同探索“星辰大海”,共享那11分钟的太空之旅。如果足够幸运,那么在2022年底前,您就有机会收到一张飞往太空的旅游船票,实现一次“星辰大海”的公益旅行。

      这是个笃信英雄的时代,而这些笃信英雄史观的人通常认为,历史是少数人开创的。当然,更加严谨一点的表述方式应该是,历史的演化是由一小撮人先开始的。

      众所周知,在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商业航天产业赛道中,太空旅游项目,尤其需要意见领袖做出表率。孙宇晨加入太空旅游项目,并发布“星辰大海”公益计划,用一个人的席位变成了一群人见识太空的一次飞行。相比于彰显国家意志的传统航天任务,商业航天有必要创新出独特的游戏规则。而公开招募乘客,每一名乘客的宣布,都将成为一次盲盒的开启,更是引发了公众对太空旅游项目的关注,不仅符合商业规律,更符合一项公益项目的属性。

      中国凭借强大的传统制造产业成为了全球视野中新兴经济体,孙宇晨则是Web3.0时代的新兴符号。在中国商业航天的赛道中,以小米集团、吉利集团为代表的实业力量,正在参与构建新一代低轨卫星星座。还有更多优秀创业团队致力于卫星通、导、遥应用解决方案的研发制造。如何找到新路径,差异化地参与商业航天产业建设?拥有互联网基因的孙宇晨,很自然的瞄准了太空旅游项目。有业界资深人士表示,中国经济崛起的路径,很多领域都是从“借船出海”起步的。这次孙宇晨“借用”新谢泼德火箭,以开盲盒的方式邀请普通人“上天”,传播商业太空旅游概念,选择的或许就是中国第一代创业者曾经走过路子。

      毫无疑问,“太空旅游”丰富了商业航天产业的生态,也能开辟出一片新的蓝海,其市场价值可达到数百亿美元。瑞银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估计,到2030年,亚轨道和轨道太空旅游的潜在市值将达到30亿美元。随后是美国NSR北方天空咨询公司,也发布了其关于亚轨道和轨道旅游的市场预测,到2028年,亚轨道市场将达到28亿美元,未来10年的总收入将达到104亿美元,而轨道市场在2028年将达到6.1亿美元,未来10年将达到36亿美元。

      我们相信,向更高处去是很多人的梦想。只有创造出符合商业规律的太空旅游市场,才能让更多普通人有机会踏上冲出地球的坦途。如今,一位年轻的华人即将打开盲盒,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艾瑞网立场)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艾瑞网官方微信公众号